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401、错失机会

    林家虽大,但叶天好歹也在这居住过一段时间,所以对地形位置还算比较熟悉。一路上只见他如同灵猿那般矫捷,身影闪烁,避开所有护卫的目光,最终从一座高墙翻过,成功的潜出林家。

    落下墙头,叶天不禁摇头苦笑,“这哪是帮忙啊,简直和做贼没什么区别。”

    其实,以林青峰的聪明岂会料不到他暗夜潜出的行为,所以在席间之时,林青峰猛灌叶天,直把叶天灌得七荤八素才算做罢。

    即便如此,林青峰却依旧不放心,直接在叶天房间前安排了一对护卫专门看着他才算彻底放心。

    不过对于叶天来说,想要避开那些实力只在武士后期徘徊的护卫简直就是轻而易举。而且,他喝酒时耍了个心眼,这边猛喝,那边便用灵力化解,所以到得此刻,竟是丝毫没有醉意。

    当然,若是放在平时,他自然是不会这么做,毕竟喝酒就是要喝个尽兴嘛,藏着掖着还喝个毛。

    但这次不同,这次他可是铁了心的要帮林家做点事情,所以才会出此下策。

    “唉……有些对不住林老丈他们的盛情了。”叶天无奈的摇了摇头,到头来还是感觉怪怪的。毕竟这是帮人而非害人,却还要处处作假,真是可悲可叹。

    抛开这些杂念,叶天快速上路。南荒镇方圆万里,从镇南到镇西至少数千里,对于普通人来说,恐怕要赶上几天的路程。即便对于武修之人来说也要一天时间才能到达。但对于叶天来说就没那么复杂了,他若是全程发力,估计不到半日便可抵至。

    这样做当然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武元力消耗是最为棘手的事情,好在他此刻四个灵囊全部丰盈,即便以此来对付罗汉堂堂主,也是有着一战之力。

    更何况,罗汉堂堂主若是见了他,恐怕根本就不会产生丝毫动手的念头。

    呼!

    叶天的身影如同一点电光,只见他双脚之下隐泛金光,御气踏燕决施展到极致,道路两旁的景物飞快流逝,连看都看不清楚。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叶天来到一处还未打烊的酒馆暂歇。毕竟数千里全程消耗武元力而不休息,即使是他也承受不了。

    叶天在此小坐了一会,要了一碗香茶,然后再度上路。

    之所以没有喝酒,是因为灵囊内的灵气只能控制醉意,但是酒水却真真实实的落进腹中,他是真的喝不下了。至于那碗香茶,是因为他说只是暂歇,店主便非不收他的银子,无奈之下叶天只好点了一碗茶水,但最后仍是没动一口。

    再度上路,速度更快,这一次叶天没有休息,直至到达目的地。

    南荒镇西,这里相对于南荒镇中心的南部要破落不少,不过所谓破落,也只是相对而言。

    这里的街道并不是特别宽敞,大概在五丈左右,道路两旁的酒肆客栈也不算少,只不过规模上差了一些。

    叶天从林家出发的时候是半夜时分,经过几个时辰的赶路,此时已经天将破晓。

    今天的天气并不是很好,虽然晨光初透,但却只是几缕,大部分都被乌云遮住,想来过几天便会下去初秋的第一场冷雨,天气彻底转寒。

    叶天站在街口望去,街道上行人不多,除了偶然可见早起的农夫和柴夫猎人之外,几乎见不多一个游人。

    据林青峰所言,林家在南环镇西的分堂共有七处,而星堂只是其中之一,但规模是这七堂之最。

    “老伯,您知道星堂在哪么?”叶天拉住一个提着斧子的老者问道。

    那老者穿了一身麻布衣裳,肩处已经磨的破损十分严重,斧子刃口也已经卷曲,该是常年以砍柴为生的柴夫。

    “星堂啊,过了这条街一直往西走,用不了多远就能看见了。”老者带着一个大檐帽子,估计是砍柴时防晒之用。

    他伸手指了指前方不远处的一条拐角街道,声音有些沙哑,似乎患有咳喘。

    叶天点头道谢,随后掏出几块碎银塞入老者手中,然后方才离去。

    按照老者所说,叶天拐进了那条巷道,然后一路向西,直走了约小半个时辰,仍是不见尽头,甚至两旁房屋已经渐渐变少,前方出现荒凉小道也没出现星堂的只瓦片檐。

    此刻叶天终于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他停住脚步,开始回忆起老者的细节来。

    这是一个七旬老者,由于大檐帽子的遮挡,所以并不能看清容貌,只能看见几缕白丝从头上散下。他的衣衫破旧之极,肩胛上的摩擦十分严重。而他手中的斧子也是锈迹斑斑,刃口卷曲的十分厉害。

    这样的一个老者给人的第一印象肯定是苦命柴夫,不过仔细思量起来,问题便随着浮现了。

    在市井之间有一句金科玉律,叫做“磨刀不误砍柴工。”

    可是老者的斧子刃口已经卷曲的十分严重,这有些不合常理。想来一个肩头衣物都被磨破的柴夫,怎么会连这点道理都不懂。

    而且,一个柴夫却带着大檐帽子,难道砍柴的时候就不碍事么?

    当然,若是平时可以理解成路上遮阳之用,可今天天气虽算不上冷,但绝对不热,大檐帽子的出现,而旧有些蹊跷了。

    还有,星堂乃是林家分堂,在南荒镇西来说已经是相当不俗的势力。若是换做正常的砍柴老夫,在见到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年人问出星堂位置的时候难道不应该有些反应么?

    可是那个老者却很是不以为然,似乎叶天就应该问出星堂的方位一般,而且最后,他还骗了叶天。

    将这些综合起来,叶天终究惊醒,如果不是奇葩,那个老者就必是罗汉堂堂主无疑!

    想到这里,叶天反身便追,不远千里为的就是寻他,不曾想却与之擦肩而过……

    不对,不仅擦肩而过,竟然还对了几句话。

    这使得叶天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智商被严重侮辱……

    越想便越是气愤,叶天不由加快脚步,甚至连灵力都调动起来,真乃是风驰电掣一般。

    按照原路追了大概一盏茶的时间,叶天突然挺住脚步,然后换位思考起来。他若是罗汉堂堂主,在得知有强敌前来追杀自己之后,该是做出怎么样的反应。

    毫无疑问,正常人的思想肯定是逃走。不过,叶天相信罗汉堂堂主绝非常人,他不仅不会逃跑,还会向星堂发起进攻!

    当然,这只是叶天的主观猜测,属于赌博性质,不过非常之事必须要非常对待。

    在放走罗汉堂堂主和星堂遭屠之间,叶天必须选择压在后者身上。

    若是罗汉堂堂主直接逃走,凭借叶天的速度想要追上他并不是什么难事,因为他逃走则必须要使用御空武学,十里之内叶天会有感知。

    而他若是前往星堂则完全可以依靠七段武师的强悍身体速度赶路,神不知鬼不觉,趁着叶天原路追赶的空隙便可将星堂覆灭。

    所以,叶天必须选择后者,哪怕罗汉堂堂主真的逃之夭夭。

    既然定下决策,那么便只剩下一件事情,那就是在罗汉堂堂主之前赶到星堂,这样才能尽量的减少人员伤亡。

    之前说过,由于林家的干系,星堂在南荒镇西属于很超然的存在,随便问个人便可得知位置。

    说起来也不知是叶天运气太好还是太差,竟然随便问一个就是罗汉堂堂主伪装而成的柴夫,但却有偏偏粗心大意,被他蒙骗,白白浪费了小半个时辰的时间。

    似乎刚才的事情在叶天心中留下阴影,这一次他找到的问路之人是一个中年妇女,除了这货满嘴跑火车的胡咧咧,否则肯定错不了。

    “去星堂啊?小哥哪里人?”中年妇女似乎从事的不是“普通职业”,身材还算可以,面容也还说得过去,只不过涂抹的烟粉跟白面一般,一种风尘之气扑面而来。

    叶天被她那秋波不断的眼神扫的后退一步,问道:“没错,还请大姐为我指路。”

    听闻大姐这两个字,那中中年妇女似乎就不高兴了,随后白了叶天一眼,又对身边佝偻着的老奴说了一句什么,不再搭理叶天。

    叶天顿时只觉尴尬无比,反正也是,哪个女人愿意被别人叫成大姐。

    “唉……”叶天为自己的粗心大意叹了口气,转身便欲离开。

    “等等,小哥别走。”中年妇女突然喊住了他,走上前来媚眼频送,装嫩般的说道:“叫声姐姐,叫声好姐姐我便告诉你。”

    叶天眉头微皱,他实在是没闲心和这中年妇女闲扯,大街上人虽不多,但想找个问路的还不是什么难事,

    见到叶天又要离去,中年妇女顿时急了,快步跑上前来挡住去路,但刚才的风尘之色却已经一扫而空。

    “小兄弟凭白问起星堂为何,今天不说清楚,恐怕难以安然离去。”中年妇女双眼闪烁精光,身上竟然散发出一种气势。

    叶天一怔,挑眉打量她几眼,心道:“难不成是罗汉堂余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