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398、散场

    骆珊珊的话让叶天和韵儿登时动容,且不管她人品如何,但对白阔的这份情谊倒是不假,二人对视一眼,甚至都在心里起了放她离去的念头。

    “少在这自作多情,你算个什么东西!”

    谁曾想,白阔却丝毫不领情,冷言冷语,就好像骆珊珊的死活根本和他没有半毛钱关系。

    “你还是人么?”韵儿冷声问道。

    白阔闻言嘿嘿冷笑两声,反讽道:“我怎么会不是人呢,我充其量也就算个狼心狗肺,到时你们,呵呵,以为我不知道么,你体内流淌的血液有多么污秽!”

    “你们根本就配不上‘人’这个字!两个名副其实的妖人而已!”似乎觉得刚才的话分量不够,白阔又恶狠狠的补充了一句。

    眼下白阔已是必死之局,他自己当然也很明白这一点,所以说起话来毫无顾忌,力求在最后时刻让韵儿和叶天的心中留下些伤痕。

    “叶天,韵儿,你们别听他胡说,他已经疯了,放了他吧,他日后肯定不会再为邱子明卖命,你们看在昔日的情分上就饶了他这一次吧……”骆珊珊仍然不死心,不管白阔如何对她,她却始终想着为白阔争取一线生机。

    “婊子,你他妈的是傻子吗,难道看不出他们不会放了我?”白阔恶狠狠的说着,又看向叶天二人,“要杀要剐赶紧一些,老子已经迫不及待化成厉鬼找你们索命了!”

    闻言,叶天的脸上便被一层寒霜笼罩,虽然他没认真考虑过放白阔一马,但后者死不悔改的姿态,却是让他极不悦。

    难道说背弃兄弟、无情无义还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之前和白阔相处,除了感觉他胆子小些略有些没有担当之外,其他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问题。今日看来,此子并非胆子小,只是之前没有什么触及过他的利益而已,而且他的品行实在是大有问题。

    “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么。”叶天冷声问道,现在来说,白阔和他们已经不再是一个世界的人,即使不顾段流感受,也必须要将他出去。否则的话,将来大家很有可能会为其所害。

    “交代?”白阔冷笑一声,道:“交代没有,但我诅咒你们,诅咒你们这群人不得好死,哈哈哈!”

    白阔笑的疯狂,像是临死前最后的狂欢。骆珊珊见状便落下眼泪,她虽然不堪,但白阔将死,对她的触动却十分巨大。

    试想一下,一个可以为了他而死的女子,这样的感情该是多么强烈。

    “叶天,求你了……”骆珊珊扑倒在叶天脚边,这一次,她脸上的恳求之色至真至纯,再无半点虚假。

    “他必须死。”叶天避开骆珊珊的目光,对于这样的人,她也许该死,但叶天却已经下不去手。不过,白阔却绝对不能放过。

    “求你……”

    “只要你放了他,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骆珊珊急切的说道,胸口剧烈起伏,“我可以帮你去对付邱子明。”

    “别说了,你帮不上忙。”叶天打断了她。

    “我能的,邱子明对我有意思,我可以色诱他。”骆珊珊仿佛看到一丝希望。

    闻言,叶天微微皱眉,骆珊珊说的话很有价值,这一点也许真的可以利用一下。

    当然,他不会做出让骆珊珊去色诱邱子明那种卑劣的事情,但却可以以此为媒介,逼得邱子明就范来抓住他的把柄,然后好好教训他一顿,让他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你……同意了?”骆珊珊满怀希冀的问道。

    叶天摇了摇头,还是那句话,白阔必须死。

    “但,你可以离开了,马上就走,连夜离开云海宗。”

    说完,叶天看向韵儿,韵儿会意返回小茅屋之中。

    片刻后,韵儿从小茅屋中走出,手中已经多了一个包袱。她来到骆珊珊面前,将包袱递向后者,道:“你走吧,这里面有几件换洗衣物,还有黄金五十两,应该够你很长时间的花销了。”

    叶天不由再度看向韵儿,他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刚才的意思只是让韵儿给骆珊珊些碎银而已。没想到她竟然给了骆珊珊这么多财物,而且叶天知道,这五十两黄金,几乎是韵儿的全部财产。

    “你走吧,以后别再涉及江湖事,还有……看人要准一些。”韵儿轻声说道,虽然没什么感情,但却自有一种劝慰隐含其中。

    “哈哈,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我是人渣喽?”白阔大笑起来,笑了好一阵,又道:“人渣又如何,比起段流那个傻狗不还是强了无数倍,否则这浪蹄子怎么会王八吃秤砣死了心的跟我?”

    嗑磕磕……

    叶天双拳顿时握出声响,骨节处泛出白色,可见其怒火之盛。

    “你,竟然还敢如此贬低段流!”叶天骤然闪身上前,一把揪住白阔的领口,质问道:“难道对于你来说,就真的没有一个兄弟吗!”

    “哈哈哈,兄弟?兄弟有什么用?”由于领口被叶天攥的太紧,白阔有些难以透气,但仍是大笑不止。不过,但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眸深处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苦涩。

    也许,对于他来说,段流还是唯一的兄弟吧。

    “你去死!”叶天盛怒之下挥拳就打,只听咔擦几声,白阔的肋骨便折断数根。

    “咳咳……”白阔因为剧痛而抽其凉气,同时喷出一口鲜血。

    鲜血喷洒在叶天的身上,但他却丝毫不去理会,此刻他的双眼中满是怒火,虽然很想杀了白阔,但真到了动手的时候,却有些下不去手。

    毕竟,这是曾经的兄弟,而且段流直到现在还时常提在嘴边……

    如果他死了,段流会不会悲痛万分,即便他是这样的一个人。

    “滚!”

    最终,叶天还是选择了放弃,他下不去手。不管是为了段流还是为了昔日兄弟情,总之,他无法对白阔痛下杀手。

    最起码现在还狠不下这颗心。

    白阔被叶天掷在地上,又是一通剧烈的咳嗽,等到咳嗽稍缓,他挣扎着爬了起来,冷笑道:“叶天,你别以为今天不杀我我就会感激你,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现在想要杀我还来得及。”

    闻言,骆珊珊惊惧万分,生怕叶天改变主意。赶紧一边抱住叶天的腿,一边冲着白阔喊道:“快走,快走啊……”

    “闭嘴!”白阔极为不屑的怒吼一声,而后缓缓抬起头来,对着叶天道:“你给老子记住,有朝一日,我会亲自割下你的脑袋。”

    “滚。”叶天深深吸气,他是怕自己盛怒之下出尔反尔,对白阔下手。

    “哈哈哈,你记住了,我会变本加厉,到时候我不只要杀你,我还会好好伺候她的。”白阔指向韵儿,一副阴厉神色。他之所以敢如此放肆,便是因为他了解叶天。他知道叶天说过不杀自己,那今天就绝对会放自己离去。

    砰!

    叶天骤然出腿,一脚踢在白阔胸口,后者倒飞的过程中,甚至可以听见触目惊心的肋骨崩碎声音。

    “今日放你离去乃是仁至义尽,隔日再见,我定会将你灭杀于世间!”

    “哈哈哈,你恐怕没有那个机会了。”白阔忍住剧痛爬起,然后向着远方走去,走的时候还不忘回头挑衅:“放心,我下次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便是将你抽筋扒皮的时候!”

    “大言不惭,你记住了,无论你给谁当狗,再见之时就是你丧命之日。”叶天对着白阔的背影说道,声音如同黄钟大吕,一种令人心头压抑的威慑力扑散开来。

    韵儿和骆珊珊都是一怔,叶天已经怒到极致,昔日再见,别说是邱子明,白阔就算找到邱天德,甚至云海宗宗主做靠山,都是难逃一死。

    这场仇,就算是彻底结下了,可谓不死不散!

    声音慢慢消散,白阔的背影也缓缓消失于暗夜之中。

    骆珊珊望着他的离去的方向怔怔发呆,整个人似乎被抽空了灵魂,昔日还算颇有颇有姿色的面容也好像瞬间苍老了十几岁,不只是惊吓还是什么其他原因,她的脸色蜡黄,嘴唇煞白,不再有一丝灵气。

    “你也走吧。”韵儿轻声说道。

    “我能去哪……”骆珊珊失魂落魄的回答着,想起过往她和白阔之间那并不算幸福的点点滴滴。

    叶天眉头皱起,骆珊珊对于白阔的感情,简直就是段流对骆珊珊感情的放大版。

    不对,段流和骆珊珊没有经历过这般的生死离别,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天,也许段流的做法,会比骆珊珊还要执着深情十倍。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可是,对于这样的人,真的值得吗……

    韵儿似乎看出了叶天的感伤,缓步走上前来轻轻握住了他的手,一双流转至温柔光芒的眼满含柔情,似乎在开解着他。

    叶天之于对视,片刻后只觉心底一片温暖,他从韵儿的眼中得出了一个结论。

    生死相许真的是值得的,只要有韵儿相伴。

    给读者的话:

    两个小时左右还会有一张,还有一点,之前把邱家双少的老爹写成段天德了,写错了,他叫邱天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