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393、关阳宇

    就在叶天陷入沉思的时候,两人终于动起手来。

    砰!

    一声闷响,随后气浪翻腾而出,将周围将近十丈内的所有事物瞬间摧毁。

    看得出来,这两个家伙一出手就是尽了全力,估计从刚才的争执中,这两人已经把对方互相看成了潜在的情敌,所以已经不管不顾,趁着此地罕无人至,皆想置对方于死地。

    叶天气定神闲的看着这两个家伙窝里斗,由于他远在百丈开外,所以气浪并不能波及到他,况且就算身处气浪中心,就凭他们的能耐,联手也奈何不了叶天。

    一击过后,两人毫不犹豫,竟然再度冲锋而上,显然是不死不休的节奏。

    砰!

    又是一声震响,络腮胡子直拳如龙,华光烁烁。白阔双臂交叉,一片云雾便浮现而出。

    虽然那云雾看似轻柔,但实际上却坚如玄钢,络腮胡子的拳影轰击而上,发出爆裂般的声响。

    这一击并没能击碎云雾防护,但白阔却被远远的击飞开来。

    若论实力和武学领悟力,看来络腮胡子都占据主导优势,白阔只是区区四段武师,想来络腮胡子已经接近六段行列,至起码,也要在五段武师中期。

    “哼哼,你就这点能耐?”络腮胡子在这几次交锋中摸清了对方实力,心头大定,于是开始嘲讽起来,似乎想要把刚才受到的鄙视全部偿还给对方。

    白阔双脚在地面上拉出一条长长的痕迹,终于在五丈开外方才稳住身形,他能够得到邱家双少的赏识,靠的自然不是实力。

    此刻白阔虽然落入下风,而且是在这种荒凉之地,但他却似乎并不害怕,好像有什么强有力的后盾那般,神态自若,冷笑的看着络腮胡子。

    “妈的,死到临头还敢故弄玄虚!”络腮胡子又是大骂一声,同时双脚猛然一踏一面,随后便有一股极为霸道的气浪以其身体为圆心看,向着四周暴散而出。

    所过之处,树木断折,沙石飞走,更有一些比较大的巨石因太过沉重而直接被震为齑粉。

    白阔脸色一寒,唰唰唰的连出数掌,每一掌都是云雾环绕,几片迷蒙雾气透过气浪向络腮胡子笼罩而来。

    “卷云阁的通用武学也好意思拿出来卖弄?”络腮胡子更加不屑,他修习的武学可是贡献点换取而来,比起这些通用武学简直不知道好出多少倍来。

    “嚇啊!”

    络腮胡子面对笼罩而来的云雾丝毫不惧,慕的大吼一声,如同黄钟大吕,一股无形的攻击波便激射而出,那几片云雾与之遭遇,竟是瞬间烟消云散,化为无形。

    “碎!”

    一举建功,络腮胡子更不迟疑,立刻发动第二波攻势。只听他继续狂吼,随后面前金光大盛,一个“碎”字凭空而现,竟是见风就长,眨眼间化作磨盘大小。

    那边白阔刚刚抵挡住之前的气浪,此刻面对激射而来的“碎”字真诀竟然有些措手不及,但他似乎还不恐惧,仅仅是有些慌乱而已。

    见状,远在百丈开外的叶天心头升起疑惑,白阔和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也不算短,对于此人的某些特质叶天颇有了解。

    临危不惧,这似乎并不是白阔的性格……

    “碎山决么。”

    就在这时,山林深处突然传来一道声音,那声音虽然并不是暴喝,但却如同奔雷滚滚,眨眼间便传递而出,一股莫名的压力笼上心头。

    络缌胡子心头一惊,来者他很是熟悉,乃是邱子明坐下第一猛将,身份为荡云阁亲传弟子,名字叫做关阳宇。

    “不好,他竟然来了!”络腮胡子暗叫不妙,关阳宇乃是九段武师的实力,更有传闻,他已经臻至九段武师后期,距离强者行列的武统界定也仅仅是一步之遥。

    今天他若是出手帮助白阔,看来自己必死无疑了!

    “关师兄!”路腮胡子倒也不傻,以他对关阳宇的了解,此人若是有心击杀自己,肯定是直接出手,绝对不会先喊话出来,看来事情还是有可回环的余地,眼下最重要的是给对方一点蜜饯尝尝,溜须拍马和自吹自擂正是络腮胡子的拿手好戏。

    “受不起,无论是年龄还是入门时间,我都改叫你一声姚师兄才对。”关阳宇迎着“碎”字大步而来,到得近前,竟是直接捣出一拳,碎字诀应身爆裂。

    见到这一幕,叶天的心中都是微感惊讶,这个关阳宇其貌不扬,但竟有如此实力。如果换做自己,想要轻易的破开碎字诀倒也不是难事,当只凭武宗实力是绝对不可能的。

    “哎,关师兄这叫什么话,年龄也不能当饭吃。”络腮胡子收起攻势,既然关阳宇插手,他今天肯定是不能对白阔下手了。

    “不能当饭吃么?我记得姚师兄好像就是靠着这张嘴混呢吧?”关阳宇神色不屑,似乎很瞧不起络腮胡子。

    络腮胡子闻言脸上露出尴尬神色,关阳宇不过二十岁左右的年纪,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此刻竟然当着他的面如此嘲讽,当真是丝毫不给面子。

    不过这对于当惯了孙子的络腮胡子来说并不能激起多大愤怒,只见他呵呵一笑,又道:“关师兄说的不错,其实谁愿意这么活啊。唉……真是羡慕你的超卓天赋啊……”

    络腮胡子说完轻轻拍手做叹息羡慕状。

    “呵呵,姚师兄你这是变着法的骂我呢?”关阳宇冷笑一声,“我天赋超群,实力出众?那我何为还是邱家双少的一条狗?”

    闻言,藏在远处的叶天都是心头一动,没想到这关阳宇竟如此自毁身价,看来在他心中,并不乐意于委身在邱家双少手下当差,只不过迫于段天德的淫威而已。

    “……”络腮胡子都是一怔,关阳宇虽然平日里行为另类,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家伙竟然敢用这种方法表示出自己的不满。

    突然,络缌胡子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浮现出惊恐神色。

    在他的印象当中,关阳宇并非是一个鲁莽之辈。而且恰恰相反,此人心思细密,看似沉默,实则深谙谨言慎行之理。如今他在自己面前说出这般话来,难道是……

    想到这里,络腮胡子竟是忍不住有些颤栗,对于关阳宇来说,杀了他并不是一件费力的事情。

    “关师兄……你这是说的哪般话嘛,大家都是诚心诚意在双少手下当差,怎么能把自己说成是……狗呢……”络腮胡子嘴角抽动,勉强的挤出一道笑容。

    “哦?这么说姚师兄并不认为自己是狗了?”关阳宇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络腮胡子,此人名为姚霸,但从认识他开始就从来没见过他霸气的一面,向来都是摇尾乞怜的角色。

    “我是……我是……”络腮胡子,也就是姚霸被关阳宇盯得发毛,因为他从后者的目光中感受到一种玩味的感觉。

    这是老虎在杀死猎物前的戏弄么……

    想着想着,姚霸便生出一声冷汗。

    “关兄,杀了他!”这个时候白阔跟了上来,由于之前的结怨,他此刻竟是有些激动,恨不得立刻冲上前去,生撕了姚霸。

    关阳宇不屑的回头看了一眼,冷声道:“和我称兄道弟,你恐怕还不配。”

    白阔一怔,旋即脸上便浮起怒色。一来他并不是姚霸那种忍耐性极好的人。二来,在邱子明的阵容当中,他目前的作用不可谓不大。

    所以虽然在实力上远逊于关阳宇,但他却并不惧怕后者,毕竟自己才是剪除叶天羽翼的重要棋子。

    “怎么?你不服?”关阳宇也是丝毫不给面子,你怒有何用,一个没有本事的人而已。

    “呵呵。”白阔冷笑一声,他虽然气愤,但也深知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关阳宇虽然不敢杀他,但暴虐一顿邱子明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若论长期作用,关阳宇的分量还是无人能及的。

    “背信弃义之人,滚!”关阳宇似乎没了耐心,若不是邱子明吩咐他暗中看护以防万一,他真的是懒得多看白阔一眼。

    对于背叛朋友的白阔,关阳宇似乎更喜欢络腮胡子姚霸。

    白阔虽然被骂,但却也不得不滚。不过在临走之前,他还是忍不住留下狠话:“关阳宇,日子还长着呢,咱们慢慢走着瞧。”

    说完,白阔便几个闪身,快速消失于密林之中。

    待得白阔走后,关阳宇缓步来到姚霸面前,双眼中射出寒利光芒,问道:“事情到底办妥没有?”

    姚霸在这种目光的注视下再也不敢有所隐瞒,连忙如实回答:“云令并不在他房间之中,想来是被他带在身上。”

    “哦?”关阳宇似乎有些惊讶,根据他们的眼线回报,叶天并未随身携带云令啊,而且那么重要的东西他又不会交给别人保管,除了住处,到底是会放在哪里呢……

    听到二人的对话,叶天心头方才明了,原来对方是想盗取他的云令。云令丢失,这可是一项重罪,少则面壁五年,多则逐出师门。

    “呵呵,原来是这样,那我索性就把云令给你们好了。”叶天心中已有策略,而后冷笑一声,悄然退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