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367、心灰意冷

    不消说,那道身影自然是潜伏附近的冷扬,只不过他终究没能忍住王威扬的刺激而出手。

    见状,王威扬似乎并不想做出任何防御,冷笑着盯着那道身影,一言不发。

    呼!

    凌冽的招式带起一阵劲风,五指成抓,直向王威扬喉头捏来。

    叶天是明眼人,王威扬也不例外,这一抓之力足以洞穿金石,若是牢牢抓在喉咙之上,恐怕王威扬立刻便会被拗断脖颈。

    这一刻,甚至连叶天都幻想着王威扬一击毙命的场景。

    当然,这绝不是一件现实的事情。

    “啊!!!”

    伴随着痛苦无奈的悲吼,冷扬生生止住身形,那夺命的铁爪,也终于留在了王威扬脖颈前不到半寸距离。

    “动手啊?机会就在眼前,你不是一直都想杀了我么。”王威扬鄙笑看着冷扬,轻蔑之极。

    “王威扬!”冷扬的五指在猛烈颤抖,任谁都看得出他想要捏碎对方喉咙的强烈冲动。

    对于叶天来说,之于王威扬最大的仇恨,便是他挟持了冷凝霜。可对于冷扬来说,家族被毁,杀父之仇,他所拥有的一切,可都是毁在来此人手中!

    也许,这场仇怨的最大受害者,便是被迫苟活于世,每日却还要被仇人当枪使的冷扬了。

    “动手啊?你怎么不动手呢?”王威扬放肆的笑了起来,只要有冷凝霜这张王牌在手,无论冷扬和叶天对自己如何痛恨,也终究无可奈何。

    此刻可以看到,强烈仇恨被抑制下,冷扬额头上那暴起的青筋。

    五指缓缓靠上了王威扬的脖颈,只要稍一用力,这场宿仇便可以了结。

    王威扬面无惧色,表情仍是令人发狂的嘲讽的冷笑,脚下,那根手臂粗细的铁链发出铮铮声响。

    砰!

    锁状的铁扣突然崩裂开来,一阵生铁摩擦的声音刺人耳鼓,但却更加刺激着叶天和冷扬的心灵。

    他们很是清楚,这根铁链的尽头处绑缚着什么。

    只要王威扬拗断铁索,冷凝霜将立刻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小霜呢。”

    身后突然响起平缓的声音,冷扬也终究冷静下来,铁爪缓缓从王威扬的脖颈上抽离。

    叶天缓步上前,他知道此刻急躁不得,王威扬脚下的铁索已然崩断,只要他一松脚,后果不堪设想。

    “呵呵,明知故问么?”王威扬一脸的轻松惬意,不知情者,甚至还以为在和许久未见的朋友交谈。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如果你不能让我们看到安好无恙的小霜,凭你的实力,恐怕还做不到逃出生天吧。”叶天平静到无以复加,缓缓说道。

    王威扬沉默了片刻,突然笑道:“叶天,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这句话他曾在灵武镇就说过,那个时候,王威扬就有种预感,这个略显单薄的少年,将会是自己一生的劲敌。

    “唉,真是后悔,早把你料理了还哪有这些事情。”王威扬叹了口气,不过他说的确是实情,灵武镇时他自忖高傲,不屑于对初露锋芒但实力却不成正比的叶天下手,没想到时至今日招来无穷后患。

    冷扬也终于彻底冷静下来,随之而来的是一种羞愧,相比于叶天,他终究差了一截。无论是实力还是关键时刻的冷静处事。

    “王威扬,不要故弄玄虚,今天若是不能见到霜妹,你插翅难逃!”后知后觉的冷扬厉声喝道,到得此刻,他终于缓过神来,谁能保证那铁链下方绑缚的便是冷凝霜。

    “哦?”王威扬似乎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你从哪看出我想逃来着?”

    闻言,冷扬一怔。的确,如果王威扬想要逃走,岂会自己把自己逼进死胡同里。

    “换句话说,即便这下面的不是冷凝霜,你们杀了我,那又怎样?”王威扬用一种看待蠢货般的眼神盯着冷扬,嘲笑侮辱之意显露无疑。

    轰……

    冷扬只觉得头脑轰鸣,的确,王威扬说的一点没错,杀了他又能咋样……

    叶天眉头微皱,王威扬可谓是他目前最大的宿敌,虽然仅有一次正经交锋,但他却深深领教过后者的心理攻势。虽然这种攻势对于自己来说不足畏惧,但对于冷扬,恐怕可就事半功倍了。

    “王威扬,你真的以为一个冷凝霜就能牵制住我?”叶天突然开口,语气冰冷略带嘲笑。

    “恩?”王威扬投来狐疑目光,他的头脑在飞速运转,分析着叶天此言的可信性。

    毕竟,据他打探,叶天最近可是和一个云海宗的女弟子走的很近,如果冷凝霜毙命,也许对于叶天来说,反倒解决了一件大麻烦。

    当然,叶天这么说只是祸乱人心而已。他看出了王威扬的疑虑,于是趁热打铁道:“我之所以要杀你,为的不过是给她、给我、给冷家一个交代,至于她的死活,已经在我可超控范围之外,所以我想说的是什么,你应该懂吧?”

    王威扬生性多疑,此刻听得叶天言语不觉有些慌神,以他实力决然无法在叶天和冷扬的联手下逃出生天,而自己托大,竟然又亲自送进死路,这不是要面临瓮中捉鳖的局面了么!

    叶天察言观色,任何微小的细节都被他看在眼里,心中暗喜,被利用弱点的王威扬,心理已经开始松动。

    这时,冷扬却突然开口,只听他语气中满是不可思议的失望,向着叶天道:“叶天……你说的都是真的……”

    叶天暗自叹气,心说扬哥你平时精明干练,怎么在这种关键时刻却犯起糊涂来。

    “真的,我不欠你们冷家,我所作所为,不过是为了给冷家最后一个交代。”叶天心头难捱,但脸上却不动声色,又道:“我有自己的生活,况且我现在已经是云海宗亲传弟子,我不可能永远被一个下落甚至生死都不明的女子束缚,所以……今夜我帮你杀了王威扬,也算对得起冷家了。”

    轰……

    又是一阵头脑嗡鸣,冷扬险些站不住脚步,在他的心里,叶天可是亲兄弟一般的存在。这无关于任何家族纷争,只是单单纯纯的兄弟之情……

    “你再诈我?”王威扬心机毕竟不弱,反应片刻后,冷笑着问道。

    “我有必要诈你?”叶天亦是冷笑,那种神色,仿佛在诉说着他进入云海宗后的种种风光。

    见状,王威扬的眉头便又是紧皱了几分。如果叶天还如一年之前,仍在四处漂泊一心寻找冷凝霜,那么这番话王威扬说什么也不会信。可是现在,叶天已经是方圆万万里最大宗门云海宗的亲传弟子,更有消息,他还手持云令。而且,他又找到了其他心仪女子。在这种情况下,难保叶天的心理不会发生巨大变化。

    更何况,叶天现在走着路,王威扬也曾走过。

    曾几何时,卷云阁最具天资,云海宗最为年轻的云令持有者,赫然便是他王威扬!

    那种师尊宠溺,万人羡慕的无限风光,任谁承受,心理也必然发生巨大变化。

    “难道他说的是真的……”王威扬开始狐疑起来。

    “叶天,你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我只想问你一句话。”

    不知何时,冷扬也终于恢复了平静,此刻正看着叶天,眼神中颇有意兴阑珊滋味。

    “扬哥请问。”

    一个请字,瞬间将二人的距离拉开老远。冷扬不由的心里一寒,语气也是生硬了几分:“霜妹的死活,对你来说真的已经……不重要了么?”

    “不重要。”叶天几乎没有任何的考虑,语气亦是平静到波澜不惊。

    场中顿时沉默下来,冷扬痛苦的低下头去,他不明白,昔日的叶天,那个被自己当做冷家一员,如亲兄弟视之,甚至愿意将未来冷家家主之位拱手相让的叶天,怎么会变得如此冷血无情。

    片刻后,冷扬懂了。灵武镇之于神木郡,冷家之于云海宗,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叶天是雄鹰,他需要更广阔的天空翱翔。儿女私情对于他来说就好像雏鹰待哺时的虫儿,只是一时之需,他的未来,注定是食血啖肉的生活……

    “叶天,我不会拖累于你,说实话,我们冷家已经欠你太多。”冷扬默然开口,语气中已不复丝毫感情。

    叶天心头一颤,虽然导致这种结局并非出自自己真心,但此刻听来,却也悲怅莫名。

    “我作为哥哥,今天就擅自替霜妹做下一个决定吧。”

    冷扬仰首看天,夜幕中并无璀璨繁星,有的,只是乌沉凝郁的黑云。

    “没有了你,霜妹想必也是生之无趣。所以,她,亦是不会拖累你分毫。”

    言罢,冷扬的双眼中徒然涌起无穷怒火,任谁都看得出来,他已经做下决定,先斩王威扬以报叶天于冷家之恩,然后……

    叶天暗叫一声不好,冷扬心灰意冷,怕是击杀王威扬之后,便要自行终结生命。

    此刻相较于叶天,王威扬心头更是惊骇,他万万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弄成这种地步。这不是自己挖坑自己往里跳么!

    “王威扬,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冷扬豁然而动,这一击之后,必然要对所有人做出一个了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