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365、强援到来

    叶天全神贯注的等待着王威扬进入攻击范围,殊不知王威扬已然激活狸猫本相,狸猫乃是夜视动物,一双碧幽幽的诡眼之下,对于其他人来说的黑夜,在他这里简直比白昼还要清晰三分。

    王威扬缓缓向叶天藏身的地方逼近,当然,对于他这种心机缜密的人来说,肯定不会大咧咧的直接走过来,而是经过伪装,做出一副探寻的样子。

    此刻叶天微微弓起身子,整个人就如同一张蓄势待发的强弓劲弩般,随时做好了“射杀”猎物的准备。

    天空一片阴沉,之前的数道惊雷不知都打到了哪里,不但没有下雨,反而更加闷热了起来。

    不过谁都清楚,这是暴雨来临的前奏。

    这场大雨若是下起来,恐怕要远比今日那几场狂暴的多。

    相比之下,秦家也进入到了这样的一个状态。

    李庆武监守自盗只是毛毛雨,秦砂秦青殒命也无非就是大雨而已,今夜,才是秦家生死存亡的时刻,秦长林如果不能击杀叶天,那他们秦家,可就要面临一场狂风暴雨了。

    毕竟云海宗弟子在外被人追杀,就光是争个面子,山上也会派出精兵强将一举踏平秦家的。

    更何况叶天的身份还是亲传弟子,甚至还是云令持有者,这样的身份,不出意外的话,将来在云海宗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地位,也是不言而喻。

    秦长林发动秦家人马围剿叶天,成了什么都好说,一旦让叶天生离,那可就是埋下了无穷后患。

    不对,简直就是引火烧身,而且还是那种杀死全家的火,尽管他已经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了。

    所以,这次围剿,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相对来说两个儿子是小,秦家老祖宗留下的基业如果毁在自己手中,那才叫通天业障啊!

    想到这里,秦长林眼中慕的腾起一股杀气,杀气之盛,已经远超之前丧子所致。

    神秘所散发出的霸道气息已经越来越近,转头看去,数百丈之外,已经有一道壮硕身影急速奔掠而来。

    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

    秦长林徒然暴动,又是一道巨粗光柱从双掌之间喷涌而出。

    蕴含着武统强者的强悍实力,方圆二十丈之内也绝对留不下半个生命,当然,也包括还在磨磨蹭蹭不知做些什么的“盟友”王威扬。

    此刻王威扬仍在有条不紊的假装探寻,但身后却突然散发开一股狂暴的力量,他心里一惊,不用回头也知道秦长林是沉不住气发动攻击,而且顺带连自己也当成了炮灰。

    这一瞬王威扬简直恨的牙根发痒,连连暗骂秦长林这个老匹夫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但情况紧急,也由不得多做思虑,最要紧的还是先躲开光柱才行,这种力量,若是轰在身上,那他妈以后吃饭可就不香了。

    呼!

    光柱带起了呼啸的风声激射而来,王威扬只觉背后生出一股巨大的推力,他把牙一咬,用尽全力向着旁侧闪去。

    与之同时,叶天也动了。之前经受的波及仿佛没能伤到他的根本,身影仍是极为迅捷,只不过周身已经没了那层护体的金光。

    王威扬最恼恨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很是明白自己和秦长林之间的关系,背后下黑手的事情他能够理解并且早在意料之中,毕竟他也是这个想法。但打草惊蛇逼走叶天,这一点可就太没脑子了!

    “不行,绝对不能错过这次机会,一旦神秘人赶到,形势可就不容乐观了!”王威扬心中暗暗发狠,对于已经“死”过一次的他来说,电光火石间赌上一把性命连眼都不需要眨。

    嗖!

    一枚和暗夜融为一体的深黑色钉状暗器从王威扬的手中激射而出,如同吐信的毒蛇一般,冷血,凌厉。

    此刻叶天的动作和王威扬相同,都是向着旁侧奋力扑出以图躲开秦长林的全力一击。以他的谨慎,当然会防着王威扬趁机下手,若不是体内封心钉的制衡还没有完全消退,无暇多顾,叶天也是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在这个时候向王威扬发起攻击的。

    俗话说得好,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经过叶天估算,以自己目前的情况来看,堪堪躲过秦长林的攻击已经算是造化,如果王威扬再暗中出手,恐怕难能幸免。

    索性,除了秦长林造成的气息波动,叶天并没有感受到其他异样。

    纤细的黑钉以刁钻的角度像叶天袭来,值得一提的是,这上面并没有任何武元力附着……

    王威扬的嘴角不由勾起一丝阴笑,为自己的心机而得意。

    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瞬之间,叶天和王威扬的动作都很相似,尽是向着身侧尽可能的远扑以避开秦长林攻击。巨大光柱的狂躁气浪汹涌席卷而来,一种撕裂般的压迫感裹挟全身。

    就在这个行当,叶天却突然敏锐的察觉到一阵细弱蚊蝇的尖锐声音,他凛然一惊,几乎是下意识的发动柔术,但即便如此,仍是感觉肩颈一同,有锐物贯穿而过。

    由于王威扬的攻击手段出其不意,叶天又毫无防备,所以连八卦玄元盾这种随心而发的防御手段都没来得及使用,这次的中招,着实是吃了一个大亏。

    如果只是被普通的锐物贯穿肩膀,根本就不能对叶天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此物乃是出自王威扬之手,其中所蕴含的危险可就要复杂多了!

    不过眼下叶天也没心思去细想这些事情,避开秦长林的攻击才最要紧。毕竟无论王威扬使得的是什么阴险手段,最起码目前还取不走叶天性命,可秦长林就不同了,若是被这光柱轰击个正着,恐怕当场就得化为齑粉。

    情况十分危急,巨粗光柱以摧枯拉朽般的气势冲荡而来,叶天甚至能够清晰的看到,光柱所过之处,地皮都被掀起一尺有余。

    关键时刻,叶天想要发力却偏偏力不从心,正是之前王威扬埋下的封心钉起了作用。若是放在平时,倒也不足畏惧,可在这关头,动作上有丝毫的滞缓,那可都是要命的存在。

    叶天心头一沉,暗道一声不好,恐怕是要凶多吉少了!

    他并不怕死,因为此次主动前来迎战秦长林,他已经做好的最坏的准备,为的无非就是拖住后者给韵儿等人腾出足够的撤离时间。眼下目的已经到达,唯一的遗憾就是遇到了王威扬,却没能将其就地伏诛。

    “唉……”叶天无奈且不甘的轻叹一声,眼睁睁看着王威扬成功的避开了光柱攻击,虽然亦被余韵波及,但性命肯定无忧。

    “吼啊!”

    突然,一声惊雷般的咆哮响彻天穹,那种躁动的气势,给叶天的感觉就是四野都在震荡!

    随后便是无数的沙石迅速凝聚,竟然在千钧一发之际于自己身前凝成一道沙墙。

    轰!

    下一刻,光柱轰击在沙墙之上,巨大且沉闷的轰鸣声瞬间压过所有声音,即便身体耐受度如叶天者,也是不由觉得耳鼓生疼,被震的目疵欲裂。

    漫天沙石崩飞,打在身上如同利箭穿透,端的是疼痛至极。但这些已经可以归属到外伤之类,也就是说,叶天成功脱险!

    须臾,震响散去,沙石落地,周围除了弥漫的飞灰,再度陷入一片平静之中。

    叶天并不是很艰难的便站了起来,刚才那道沙墙已经挡住了光柱的绝大部分威力,虽然自己余波震出的沙石打的血肉模糊,但正如之前所说,仅是外伤而已。

    眼睑被头上伤口留下的鲜血遮挡,视线模糊不清。叶天伸手拭了一把,随后场中的情况便明朗起来。

    地面一片狼藉,方圆二十余丈内的地面简直就像被翻新了一遍那般,不远处,秦长林正咬牙切齿的浑身颤抖,想来是被气到了极点。

    在秦长林的对面,一只巨型白猿低头俯视,獠牙外探的血盆大口中,呼哧呼哧的冒着白气。

    “果然是他。”

    那巨型白猿不是别人,真是韵儿的师兄,与自己有着数面之缘的血宗高手——方雄!

    到得此刻,局势终于有些逆转的味道了。方雄加入,情形立刻明朗起来,以他的实力,折合成武宗界定,恐怕绝非一段武统那么简单。

    而秦长林一段武统实力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因为叶天曾听冷扬说过,秦长林刚刚突破武统界定不久。想他六十岁方才达到这个程度,天赋资质不言而喻,绝无短时间内再进一步的可能。

    “朋友,我不知你是哪个点子的抗头,但我想告诉你,这里叫落马集,是我秦长林的地盘。看得出来你也是个为首一方的人物,但我劝你一句,脚还是别伸太长为好。”秦长林不亢不卑,颇有几分执掌一方的气势。

    方雄盯着秦长林看了片刻,白猿本相毕露的他,面目不复憨厚,倒显得有些狰狞起来。

    片刻,方雄缓缓开口:“踏的就是你落马集地界,灭的就是你秦长林的威风!”

    叶天听了暗自叫好,心说没看出来方雄还有这股子霸气。

    突然,肩上传来一阵刺痛,叶天猛然想起王威扬来,但环目四周,除了山风寂寂野草凄凄,哪来还有王威扬半个影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