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358、夜幕

    击溃了秦家人马,叶天等人却又陷入另一个窘境之中。近的有秦长林虎视眈眈、远的有黄岗梁搜寻报复,而且王威扬明显就在落马集附近,千载难逢的机会叶天也不想错过。一时间可谓前有追兵后有堵截,中间还有一段宿命般的纠缠。

    段流和韵儿都知道叶天此行为了便是搭救冷凝霜,所以他们极力要求留在落马集,冷凝月不明所以,只道此地危险不宜久留。几经商议,却又陷入一盘死局。

    此刻众人藏身于落马集东南山林中的一座破败小庙中,外面乌云压顶,庙内火光闪烁。

    被充当木柴的门板窗柩在明红的火焰中发出噼啪声响,小庙角落里传来酒孩儿酣畅淋漓的鼾声……

    由于商议结果的不圆满,众人默不作声,都在看着火堆发呆。段流扫了一眼酒孩儿,心说这小子真是没心没肺。

    气氛一时间有些压抑,呼吸可闻落针能辨。

    “回山。”

    叶天的声音打破了沉寂,有些无奈却又不容置疑。

    众人各自投来目光,段流一副“全听你的”之色,冷凝月则是点了点头,可韵儿的眼中,却多出了几分不甘般的心疼。

    若不是冷凝月招惹了秦砂,哪里会到今天这种地步,也许叶天已经成功斩杀仇敌救出爱人,如今却因为大家的安危不得不放弃机会无奈回山……

    韵儿心里如此想着,为了叶天,不禁有些怪罪起冷凝月来。

    不过冷凝月的心情似乎大好,她本就不知道叶天此次落马集之行所为何来,自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烦恼无奈。况且这一战酣畅淋漓直到现在还余味未绝呢。

    看着冷凝月的神情,叶天无奈苦笑,“休整一晚,明日启程回山。”

    韵儿叹了口气,但终于也没能多说什么。叶天有叶天的想法,他绝不会把大家推上风口浪尖。

    商议已定,段流随便找个地方睡了。在刚才的讨论中,任谁也能看出气氛的微妙变化,冷凝月和韵儿之间似乎有些针锋相对,段流很是担心酒孩儿和白阔的事件重演,不过所幸这些并没有发生。这让他如释重负,很快的,他和酒孩儿的鼾声便演奏成一首嘹亮高亢的乐曲……

    冷凝月不是心胸狭隘之辈,但此刻却隐隐有些占着风头的暗喜,毕竟在她和韵儿的主张中,叶天选择了自己这边。

    破庙北角有一蓬松散的野草,应当是过路人夜宿而留下的,冷凝月走过去和衣而卧,毕竟气力消耗过多,须臾便也进入梦乡。

    破庙不大,但也绝不算小,容纳五人绰绰有余。此刻空荡的庙堂中只剩下叶天和韵儿两人还未歇息,听着火焰噼啪爆燃,气氛有些微妙。

    “休息吧,你也累坏了,明天还要赶路。”叶天的语气很是柔缓,透着一丝关爱。

    韵儿摇了摇头,她昏迷了大概两个时辰,是到了此处之后方才转醒,虽然身体仍然疲惫之极,但她却无法安睡,因为她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叶天心中的彷徨与无奈。

    “想做什么就去吧,别让自己抱憾终生。”韵儿看着叶天,眼中满是理解与宽慰。

    叶天摇了摇头,营救冷凝霜的计划被冷凝月无意破坏,也许这便是所谓的天意吧。天意不可违,自己也更不能让大家为此冒险。

    韵儿似乎看出了叶天心中所想,起身缓缓走来,在其身边坐下,呵气如兰柔情无限:“一路,有我陪你。”

    心头一颤,此刻叶天竟然有一种紧紧拥住眼前人儿的迫切冲动,她是那么的善解人意,有她相伴,此生足矣。

    不过无情的现实很快便将叶天拉了回来,为了大家他不能去,为了韵儿,他更不能去。

    “睡吧。”

    说罢,叶天从北角草堆上取来干草,然后在火堆旁扑就妥当,他知道韵儿体内寒气还未褪尽,挨着火堆也许会好受一些。

    韵儿轻咬着嘴唇,但最后也没在多说什么,叶天心意已定,谁也无法更改。况且,他还是为了大家。

    躺在火堆旁的“草床”上,韵儿感受到安静的幸福。叶天说不困,但韵儿却知道他是在看护着自己,害怕焰火燃着干草。

    外面传来寂寂山风,今晚星月无光,林间有不知名的野兽长鸣。

    山林小院,静静为伴。这是韵儿一直向往的生活,此刻在这荒山破庙中竟也颇有几分意味。

    …………

    自从上次叶天到访秦家,虽然表面上秦长林对秦无羁更加器重,但实际上却早已暗自堤防,一个能够和云海宗云令持有弟子扯上关系的人,秦家这座鸟笼是绝对养不住的。

    所以“秦无羁”的职位从外门护卫统领“高升”为惊风堂堂主,一堂之主,一个仅有三名下属的一堂之主。

    冷扬当然不会对此感觉到任何别扭,他打入秦家内部本就不是为了地位权利,如今得了清净反倒更加舒坦。

    不过此刻,冷扬却眉头紧锁,看样子正在为什么事情而忧心忡忡。

    “无羁长老,您在想什么呢。”一个十三四岁的小童端着新沏好的碧螺春,扑闪着水灵灵的大眼,好奇问道。

    冷扬所有闻,对其轻轻一笑,摇了摇头。

    这个小童名叫小柱,乃是风流成性的秦砂在外留下的野种,后来不知怎地良心发现竟然带回家中,但正儿八经的名位肯定没有,给口饭吃给留活路已经算是“仁至义尽”。

    小童还有个身份,便是这惊风堂的总执事,他手下还有两人,也都各自有些名衔。当然,另外两人也都是秦砂风流的产物。

    就这三个,再加上冷扬,组成了这个名声响亮的惊风堂。

    “无羁堂主,您原来是护卫统领,一定经历过很大事吧?”小童又问,他对秦无羁很有好感,因为他的到来,自己混了一个总执事的名头咧。

    “大事……”冷扬目光透过窗扉看了出去,浩瀚星空下,遥远的东方似乎浮起一副画卷,那里是灵武镇的方向。

    冷家覆灭,几乎满门遭屠,妹妹至今被恶人控制,自己无奈成为一枚棋子。从灵武镇年轻一辈的才俊翘楚,到如今的深堂冷坐,不知自己所经历的,是否就是小柱口中的大事。

    “无羁堂主,您喝茶。”小柱还是很有眼色的,知道秦无羁触动心事,为了将他从怅然若失中拉回,于是奉上茶水。

    淡雅的茶香飘入鼻端,冷扬收摄心神,这将近两年的时间内,他的心志得到了极大的磨练,悲伤无用,他几乎从不允许自己将时间浪费在无谓的悲伤之上。

    “小柱,你今年十一岁了吧?”冷扬和声问道,同时示意小柱做到自己旁边的位置上来。

    小柱点了点头,他生性活泼伶俐,看得出无羁堂主并不向其他上位者那般眼高于顶,所以也没那么多顾忌,让坐便坐,倒也更加拉近两人距离。

    “你想不想学武学呢?”冷扬又问。

    闻言,小柱双眼放光,忙不迭的点起头来。

    “那你告诉我,你学成武学之后要做什么?”

    “杀坏人!”小柱回答的斩钉截铁,不知道他心目中的坏人是何定义。

    “呵呵,坏人……”冷扬竟有些无言以对。

    “无羁堂主,我有一件事不知道能不能问。”小柱说这话时并没有怯生生的感觉,反而眨着眼睛大有一探究竟之意。

    冷扬点了点头,并没放在心上。

    小柱犹豫片刻,似乎在考虑从何说起。

    “上次来找你的大黑袍是谁啊?”小柱问罢可能觉得有些失言,又补充了一句:“感觉好像很厉害很神秘的样子。”

    这种问题冷扬自然不会回答,只是笑了笑,说是一个朋友而已。又问随口问了小柱一句你怎么想起他来了。

    “刚才我看见一个大黑袍进到老家主府邸了,好像就是就那个黑袍朋友,所以就想起来了。”小柱做回忆状。

    冷扬被擢升为惊风堂堂主之后王威扬曾来找过他一次,小柱负责了那次的茶水,可能是因为小柱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屁孩,王威扬也并未避讳。没想到这小子记忆力竟如此之好,一眼便将王威扬记在了脑海里。

    王威扬去见了秦长林……

    冷扬腾的站了起来,脸色瞬间绷紧,仿佛如临大敌。

    上一次,王威扬曾要求冷扬以自己的力量动用秦家护卫前往悍刀堂废墟,但很不凑巧,那时候冷扬已经被剥夺实权,手里能用的就三个小童,也正是因此,小柱还有了给王威扬奉茶的机会。

    王威扬起初不信,后来经过查探发现冷扬真的已经大权旁落,最后没做其他交代,悄然离开。

    只是冷扬纳闷,这家伙为何要让自己调动人马前往悍刀堂废墟,那里荒废已久,根本没有人烟。

    由于身份的变化,冷扬的消息来源也随着巨变,从原来八面玲珑到现在的深居幽堂,消息闭塞,简直与世隔绝。

    甚至,连秦砂秦青黑屠暗影被杀,秦家人马折损过半这种大事都不曾耳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