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357、仇恨

    “破!”

    清越的声音从叶天口中吐出,但正身处于空中的黑屠却无法听清,耳边风声劲响,下方青金光芒闪烁。

    一个字并不能影响战局,最重要的还是尽快结成护体光幕,因为那个已经流转至鼓面大小的八卦图案威力绝对十分霸道。

    黑屠的心中如此想着,更加卖力的催动起全身劲气来。

    砰!

    突然,他感觉到腹部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身子一颤,好不容易在千钧一发之际调动起的劲气烟消云散,别说是护体光幕,就连护体劲气都没给他留下半分。

    绝望涌上心头,因为金青光芒已经刺痛了眼睛。

    黑屠在空中下意识的摸了摸腹部,那里有些湿黏,显然是九道劲气炸开了皮肉。

    绝望中瞬间又夹杂起悔恨,他早该感知出,那九道劲气根本就无法对金纹强悍的体魄造成实质性伤害。而自己却出于对叶天的盲目恐惧乱了分寸,关键时刻,竟被一叶飘雪压垮了松枝。

    “走好。”

    叶天猛然将气势大成的八卦奔雷印推出,强悍的威力再加上二次引破的伤害,绝对不是作为诱饵的八卦印决可以比拟,这一击,黑屠必死无疑!

    轰!

    炸响声中,血雾漫天飞洒,方圆数丈之内,竟然如同下起了一场血雨。

    根本就没用上二次引破八卦奔雷印,仅仅第一段伤害便让黑屠坚如钢铁的身躯化为齑粉。

    叶天抽身后退,在血雾洒落之前飘然远去。空中的爆鸣声已经歇止,酒孩儿也已经斩杀了最后一个秦家护卫,小林中陷入一片沉寂。

    一场以五对千的大战终于落下帷幕,结局以秦家惨败告终……

    环目四顾,地面上横七竖八的躺着成片成片的尸体,初略计算,恐怕足有数百人之多。鲜血将碧幽幽的野草染红,空气中飘荡着浓烈的血腥气息,这原本该是宁静安逸的花园小林,此刻竟宛如修罗屠场。

    叶天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向酒孩儿看去,后者似乎感受到了叶天盯来的目光,于是转过头来,与之对视。

    酒孩儿的胸口起伏着,惨烈的厮杀也鲜血的洗礼似乎让他很是亢奋,一双原本该是深黑的眸子,此刻竟隐隐泛着嗜血的红光。

    眉头大皱,之前的那种心悸再度浮现,叶天几乎是下意识的后退一步,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面前的酒孩儿竟然他感觉如此陌生。

    两人对视无言,须臾,酒孩儿眼中的血色开始缓缓褪去,片刻之后终于恢复了往日的模样。

    “这么看着我干啥?”

    酒孩儿被叶天盯得发毛,低头打量了自己一番。

    叶天没有说话,但深锁的眉头却不曾放松半分。

    “赢了?”

    再确认了自己并无什么异样之后,酒孩儿又将四周的情况打量一番,在见到遍地都是秦家护卫的尸体和己方基本安然无恙之后,惊愕的问道。

    缓缓点了点头,叶天不再看他,也没有询问酒孩儿刚才到底为何杀心大起,将这个谜题藏在了心中。

    酒孩儿一脸迷惑,又抬手看了看正握着的已经卷刃的钢刀,随手丢掉,跟着叶天向冷凝月等人那里走去。

    “凝月姐,韵儿怎么样了。”叶天轻声问道,担忧并没有表现出来。

    冷凝月之前已经检视了韵儿的情况,外伤基本没有,之所以昏迷该是耗力过度,于是说没什么大碍,估计用不了多久便会自行醒来,但醒来之后身体会非常虚弱。

    叶天点了点头,其实他知道韵儿为何会昏迷,冷静月猜的也大致没错。只不过她猜不到韵儿耗力过度的原因罢了。

    “唉……”轻轻叹了口气,叶天蹲下来将韵儿抱起,向着众人道:“走吧,过一会秦长林恐怕就会来了。”

    闻言,众人脸上露出紧张神色,秦长林可不是秦砂秦青之流能比,他若真的来了,就己方这个残阵,估计都得交代在这里。众人眉头紧锁,唯有恢复了正常的酒孩儿兴高采烈,指着一地尸体道:“秦长林多个屁,他敢来就灭了他。”

    “谁给你的自信……”段流苦笑一声,转身同叶天冷凝月一起走了。

    酒孩儿愣了片刻,紧紧跟上,快步离开悍刀堂废墟。

    …………

    秦家,家主府邸。

    家主秦长林正站在鸟笼前逗弄着笼子中的金丝雀,脸上笑意横生,仿佛连岁月留下的褶皱都被展开,年轻了不知多少岁呢。

    昨夜,他得知了大儿子秦砂被一个云海宗持有云令的女弟子当街折辱,这可不是小事,秦家做到今天这个地步,争抢地盘横行霸道靠的已经不是打打杀杀了,而是年久日深积累的威望。威望一丢,造成的损失恐怕就不能用言语来形容了。

    所以,管你是云海宗弟子还是谁,就算天王老子来了,触及到秦家的脸面,那就必须付出代价。

    在哪都的面子在哪找回来,于是便有了千人大队围剿云海宗弟子的一幕。

    秦砂和秦青两个不成器的儿子自然不提,为了事情稳妥,黑屠暗影两大高手同时出阵,旗下千余人的精兵强将,这种阵容,必然万无一失。

    当然,考虑到和叶天毕竟有些一面之缘,所以秦长林并没有亲自出面,不过他出不出面又能如何,几个十几二十岁的小娃,难道还能在自己的地方掀起什么风浪不成。

    更何况退一万步讲,就算事情败露,云海宗究责下来,他也可以拿黑屠和暗影顶罪。

    不过事情是不会败露的,云海宗那几个“高徒”肯定逃不过身首异处的结局,到时候先绕着落马集示众三天,然后付之一炬,来个一个死无对证,既能即大幅大提升落马集秦家的威望,又能为儿子出一口恶气,当真是一举两得。

    秦家连云海宗云令弟子都敢杀,呵呵,这话头传出去,谁还敢和秦家作对。到时候不只是落马集这种小地方,就算到了神木郡也绝对有着秦家的一席之地。

    想到此处,秦长林笑的更灿烂了。

    不过云海宗亲传弟子倒也名不虚传,整整一晚上的时间了,事情竟然还没办妥。秦长林丝毫没有感觉到异常,其实就算让谁来说,这件事也不可能说先什么异常。时间虽然久了点,事情办妥就行,毕竟好事多磨嘛!

    得意之极的秦长林哈哈大笑起来,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秦家,即将面临一场灭顶之灾。

    “报!”

    门外突然传来了急促的禀报声,听那声音,仿佛是在大门口就喊了起来。

    秦长林不耐烦的抖了抖衣襟,已经和这群下属说过多少次了,别他娘的慌慌张张,让人瞧见还以为咱们秦家底蕴不深呢。

    须臾,脚步声响起,门外的护卫转进堂内,见礼之后面色凝重的道:“启禀家主,外门护卫传来噩耗,大公子和二公子……”

    护卫的声音渐渐减弱,他明显的看到秦长林在听到噩耗两个字之后脸上的变化,杀气腾腾,直欲择人而噬。

    “继续说!”

    秦长林大喝一声,他仍是不信叶天等人能够在那种阵容中换掉秦砂和秦青的性命,不过却也有些开始动摇。

    护卫被吓得一抖,急忙继续说来。

    秦长林静静听着,老迈的脸庞上却不失豪气的脸庞上越发显露狰狞,一双铁拳攥的如同磐石,满口钢牙咬的磕磕作响。

    当护卫讲述到己方伤亡情况的时候,秦长林身子已经开始抖动,但让他最为激动的却并不是爱子爱将之死。秦砂秦青黑屠暗影尽数毙命,千余人护卫仅剩半数,这就五个人做的?绝对不可能,难道云海宗派了援手,一切都是阴谋?意在对秦家动手!

    半晌后,秦长林硬生生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来:“那五个人呢,将尸体带来,老子要挫骨扬灰以消心头之恨!”

    护卫一怔,叶天等人的伤亡情况他还没来得及讲呢,想来家主雄才大略应该能够猜到结果,可万万没想到的是,秦家竟然还在天真的以为叶天等人是以命换命……

    “恩?”护卫久久不语,秦长林愤怒夹杂着疑惑的忘了过去。

    阴沉且满含杀气的眼神让护卫当场瘫痪,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虽然没有说话,意思却很是明显不过了。

    “别告诉我他们全身而退。”秦长林的嘴角都开始颤动起来。

    “小人小人……”护卫支支吾吾最后只能怯懦点头。

    “一千人对五人让他们全身而退了?”秦长林踏前一步,狰狞的脸庞如同地狱恶魔。

    护卫终于彻底崩溃,哭嚎着喊道自己只是一个传信的下人,不管自己的事云云。

    “下去吧。”秦长林大袖一挥,放过了这名并没有参加围剿的传信护卫。

    护卫如蒙大赦,咚咚咚的连磕了数个响头,家主的脾气他很了解,气头上不光杀人,还他娘的生吃呐!

    “等等!让凯旋回来的五百英雄在武场集合,老子要亲自犒赏他们!”

    秦长林阴鹫的语气冲身后传来,护卫明白,家主是要大开杀戒严惩不利了……

    护卫走后,秦长林突然惨笑起来,笑了好一会儿方才歇止。然后他缓步出门,望着不知名的远方,恶狠狠地道:“毁我秦家,是要付出代价的!”

    目光尽头,一座巍峨山峰傲然挺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