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348、悍刀堂废墟

    那妇人说的绘声绘色,就好像身临其境一般,叶天听了一会儿,只觉倒也不像吹嘘,于是给了一锭银钱,火速赶往城北。

    大约四分之一个时辰,叶天终于来到城北某处,这里是一片荒芜的园林,围墙院落杂草横生,尽显破败景象。

    院落厚重的大门是虚掩着的,门楼上已经残缺的匾额依稀可以见见几个大字,但具体是什么字眼已经无法看清。

    推开大门,随着吱呀声响,叶天的身影出现在园林之中。

    放眼看去,到处都是破碎乱石,石屑尚新,显然这里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

    叶天拾起一块石屑仔细查看,只见石屑碎裂处参差不齐,该是被某种力量生生震碎。

    抛去手中的碎石,叶天继续向内深入,很快跨过一段拱桥,桥下的溪流早已干涸,腐烂的鱼尸随风散发出阵阵腥臭味道。

    再往里走,一座残破不堪占地颇广的大殿出现眼前,虽然已经面目全非,但依旧能够想象的出这里昔日的庄严气派。

    一般来说园林之中并不会设立大殿之类的建筑,除了典藏武学的所在。

    不过这个位置居中直面大门,似乎并不适合于建立武学大殿。

    叶天回思起之前那贩卖织布的妇人的话来,据说这里原来是势力叫做悍刀堂,专以刀法武学著称落马集。

    想到这里也就释然了,悍刀堂是为堂口,不同于家族势力,设立堂口大殿也不稀奇,甚至说白点,这就是一个冠冕堂皇的匪窝。

    目光向前延伸,只见大殿前两根一人环抱的朱红廊柱已经严重褪色,其中一根甚至被拦腰斩断,切口平整,是为利刃催发气刃所致。

    廊柱虽旧,但茬口尚新,必是昨夜才被人斩断的。

    “难道是凝月姐……”叶天心里咯噔一下,如果是冷凝月,她当真是凶多吉少了。

    根据现场的情况来看,冷暖月是直到这里方才出手,可通过刚进门时的碎石可以看出,战斗在那里便已经开始。

    冷凝月并不是一个忍耐之辈,从门开战斗便已经爆发,但冷凝月直到白十丈外的大殿方才动手,这说明她自忖不敌,已经到了避无可避的地步才拼死还击。

    当然,这只是叶天的猜测,不能仅仅凭借着主观的猜想便断定冷凝月已经遇难。

    毕竟她也是五段武师,而且手持碧月秋光剑。

    叶天心下稍安,继续向内探查,行不多久便又有重大发现。

    此处的墙体普遍焦黑,一股浓重的烧焦味道说明了昨夜刚刚经历过一场大火。叶天伸手轻轻刮了刮石壁上的焦黑,但伸手一触,正面石壁竟轰然倒塌,被清风一荡,卷起了漫天飞灰。

    普通的火焰根本无法达到这种毁坏力,很显然,这是段流的虚无之后。

    叶天心说如果段流也在想来众人必无大碍。

    心中大定,叶天的脚步便放缓了许多,但人影仍未见到,心里终究还是有些担心。

    漫无目的的晃荡在园林之中,叶天不禁感慨起悍刀堂之前的辉煌来。这里的占地极广,而且单是看已经损毁破败的建筑便被想象到此处昔日的风光。

    一个时辰之后,叶天终于来到悍刀堂最后的一处废址,和其他园林一样,这里是一片绿树红花,是为曾经的园林花园。

    园林的破落并不能影响树木的生长,只不过少了园丁的修剪,许多用作美观之用的树木已经枝干横生,歪歪曲曲不曾章法。

    远处似乎有潺潺水声,想来悍刀堂覆灭的时候这里并没有遭到波及,所以在偌大的废弃园林之中,唯有此地还略有生气。

    突然茂密的林木之中飞起一群惊鸟,带着扑簌之声从叶天头顶掠过。

    随后,呼喝之声传来,叶天心头一喜,听那声音,倒像是段流所发。

    御气踏燕决发动,叶天身影瞬间模糊,急速闪入林中。

    辅一入林,一股浩荡的炎气便扑面而来,叶天体内含有赤龙金血,极炎之力轻易便抗衡了这股炎气,虽然仍感燥热,但绝对无法对叶天造成分毫的伤害。

    须臾,前方出现人影,竟是黑压压的一片,装束统一,尽是黑衣劲裘,人数当在百人之上。阳光透过枝桠缝隙打在钢刀刀刃之上,折射出明晃晃的光芒。

    人群中心,依稀可见几道熟悉的人影,挡在前面的是一个魁梧大汉,全身被暗黑色的火焰围裹,怒目圆睁,威风不可一世。

    凝目再看,其身后韵儿冷凝霜酒孩儿皆在,除了酒孩儿身上有些暗红血迹,其他人并无明显伤势。

    双方都不说话,只是死死的盯住对方,但是可以看出,黑衣人不说话是因为气势已经完全被段流掌控。

    此刻的段流宛如烈火战神,强大的气场甚至连叶天都感觉到一丝威压。

    “哈哈哈,好气场,好威风。”

    就在段流准备出手教训一下这些不知死活的黑衣人时,人群后方突然传来清朗笑声。

    双方同时都是一怔,下意识的向声音响起处看去。

    黑衣人中也有眼尖的人物,一眼便看出了此人正是前些日子在秦家做客的贵宾,好像是什么“山上”下来的大人物呢。

    “公子,这么巧。”一个衣着与其他黑衣人不同的壮汉快步迎上前来,只见他胸口处金丝绣着繁复图案,是一种叶天并没有见过的猛兽。

    叶天摆了摆手,他并不认得此人是谁。

    “在下秦青,公子到来有失远迎,还望海涵则个。”自称秦青的壮汉向着叶天拱了拱手,心说大哥秦砂的能量真是神通广大,竟然把父亲刚刚结识的人物都请了来。

    “秦青?你们是秦家的人?”叶天皱纹问道。

    “没错,在下正是秦家二公子。”秦青说话时不无得意,秦家二公子的名头虽然没有大公子秦砂和家主秦长林响亮,但在落马集地界也算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哦。”叶天只是点头,从其身边走过。

    秦青一怔,完全没想到叶天根本不鸟他这一套。那日秦长林接待叶天,因为深知这两个儿子都是纨绔子弟难登大堂,所以并没有叫他们作陪。不过秦青却在不经意见扫见了叶天一眼,也就暗自记了下来。

    本以为叶天会因为自己的身份而大肆寒暄一番,好歹也是秦家二公子,不看僧面看佛面,也不该这么无礼。

    “叶公子,是不是我爹派你来的。”秦青微有不悦,话说时可以加了一个派字,在他的心目中,甭管你是天王老子还是谁,在秦长林面前都不过是一条趋炎附势的狗而已。

    “派?”叶天突然停步转身,目光如同锐利的刀锋般射向秦青。

    秦青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反应片刻心道你凶什么凶,我爹奉你为座上宾不过是因为想要利用你而已,你还真拿自己当成一根葱了。

    虽然心里硬气,但脸上却并不敢表现出来,这个看上去与自己年龄相差不大的少年,浑身上下竟然散发出一种难以直视的威压。而这种威严,他只在父亲秦长林身上见到过。

    秦青讪讪两句,也不知在说些什么。叶天不再理他,所过之处人群自动退避,让出一条通道来。

    段流等人也终于看清了来者的容貌,一时间悬在心口的大石终于放下,还以为对方来了什么大人物呢,没想到是你小子在装神弄鬼。

    “叶天,你想死是吧,我的雕像在哪儿呢?”冷凝月率先发难,昨天她几乎走遍全城,哪里见到所谓雕像的半个影子。

    叶天呵呵一笑不置可否,随后段流酒孩儿上前轮番埋怨,说什么撇下兄弟独个行动,到底拿不拿大家当一家人云云。

    韵儿只是淡笑看着,直到大家埋怨累了方才将事情经过娓娓道来。

    此刻围在周围的黑衣人尴尬之际,这群得罪了大公子的人明显与“山上”的贵客相熟,这可如何是好。

    “二公子,他们把咱这百十来号兄弟当成空气么,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一个喽啰看不惯叶天等人的谈笑风生,上前挑拨道。

    秦青闻言苦笑一声,他可是足足带了三百号人物前来捉拿白衣女子的,没想到在此地却凭空杀出一个三人。起初仗着人多还能占些便宜,数人围攻之下伤了那个小孩儿,但也同时激怒了对方的大汉,几把大火就烧进去二百多条性命……

    到得此刻,看似围剿实为走不脱的局面下好不容易出现根救命稻草,没想到还是对方的熟人。

    此时,韵儿已经将事情的大致过程讲完。原来昨天冷凝月当街羞辱了秦家大公子秦砂,她始终在一旁看着,后来与段流二人汇合,本想去寻找叶天,却不曾想撞见了冷凝月被人追杀。起初冷凝月只顾奔走,大家还以为她是不敌,后来问过才知道,大姐大是没心思和这群人浪费时间,赶着寻找自己的雕塑呢……

    “等解决了他们,我非要去找那个卖草鞋的无良商贩教训一番。”冷凝月恨恨说道,心头浮起小贩收了银子之后为自己指路时那言之凿凿的表情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