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331、落马集

    再醒来时也是第二天清晨,叶天舒展身体,一种前所未有过的充盈感油然而生,仿佛与有着用不完的力气。

    嘴角浮起一抹笑意,叶天知道,这是灵丹的作用。他的实力已经得到了突破性的提升。

    打开神识向内他那探查,果然,丹田连接处再起变化,细弱的灵力组成的线条下,第三灵囊应运而生。

    神识微动,向三个灵囊内部探测而去,第一和第二灵囊中的灵力十分充盈,就好像已经装满却仍在不停添水的杯子,是一种随时都会溢出的感觉。

    继续探查第三灵囊,虽然在神识中的外表上第三灵囊与一二灵囊无异,但叶天却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第三灵囊内所蕴含的灵力,简直被一二灵囊加起来还要多。

    而且,以目前的状态,第三灵囊还尚未饱满。

    叶天暗自咂舌,灵囊的进阶竟是成倍增长,看来在灵宗来说,只依靠单纯的灵力绝不会有越级击杀的情况出现。

    噗通……

    河水静静的流淌,突然跃起一条肥硕鲤鱼,而后又落回水中,砸起水花向四周溅射。

    思绪被拉回,叶天惬意的伸了一个懒腰,心满意足的返回村子。

    这条小河是在村西,回去的时候正好遇到冷凝月起床,后者见叶天精神畅爽,问道有什么好事,是不是做了美梦了。

    叶天直接无语,还做美梦?若无灵丹,昨晚的遭遇简直就是个惨字了得。没地方住不说,想在野外对付一宿还偏偏遇到暴雨。

    幸好灵丹的纯合药力直接让叶天昏睡,一觉醒来对昨晚发生了什么毫无知觉,如果不是衣衫湿透,他恐怕都要怀疑昨晚到底有没有下雨。

    “是不是梦见我们韵儿了。”冷凝月坏笑着说道。

    “梦见你了。”叶天随意答道。

    冷凝月闻言心头竟是一颤,不过旋即便意思到叶天只是说笑,所以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

    两人又笑闹几句,由于昨天已经和大家交代清楚,所以今天也不用在费口舌,简单的嘱咐几句,叶天辞别冷凝月和韵儿,回到村东喊醒段流,二人再度踏上前往落马集的路途。

    其实叶天很不想让段流跟着,一来这是自己的私事,除了冷凝月之外与任何人都无关。二来王威扬死而复生、冷扬失去记忆,如果这是真的,那么情况绝对要比想象中危险得多。

    让兄弟为自己涉险,这是叶天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不过段流可没想那么多,他是个直性子且没脑子的货色,他此刻的想法就是和叶天办事,危不危险不提,溜达溜达不错。

    昨夜下了一夜的暴雨,这使得本就破烂的道路更加泥泞,不过天气却是大好,碧空无云,艳阳高照。

    两人行走在通往落马集的山间小路上,而选择山间小路的原因很简单,不愿意被污泥弄脏鞋子……

    这里的山势很平坦,方圆数百里也望不见一座高大山峰,尽都是些连绵低矮的山脉,而且少生树木多有杂草,碧草红花漫彻山野,景色倒也宜人。

    山间阴凉,阳光照射不到草植的根部,所以颇多露水,没走多远便将二人鞋袜湿个通透。

    段流啐了一口,嘟嘟囔囔的抱怨天气抱怨露水,总之除了自己非要跟来之外,其他的他都抱怨了一番。

    “前方有人。”

    叶天打断了段流的喋喋不休,神色警惕凝神感应。在左前方三里外,他感受到数道气息,从一段武师到五段武师不等。

    这些气息突然出现,很可能是一言不合大打出手,不过在这莽苍草野之间行走的也肯定不是什么善类。

    “咦,好像有大白猿。”段流也感知起来,片刻嘟囔了一句。

    叶天点了点头,刚才突然之间又多出一道气息,不是别人,正是韵儿的师哥,白毛巨猿方雄。

    “大白猿势单力薄,咱们要不要过去看看。”段流向来秉持了一个原则,兄弟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兄弟有难必须要帮。

    “不用。”

    叶天却是出乎他意料的摇了摇头,神色轻松继续赶路。

    段流愣了一会,快走两步追了上来,疑惑道:“为啥不帮他?他不是韵儿的师哥么?”

    “用不着咱们帮。”叶天折下一枝野草叼在嘴里。

    “你咋知道,我隐约能够感觉到对方至少五人。”对于单纯感知武元力,段流照比叶天还是有着一定差距的。正如他所说,他只能隐约感应到对方的人数,至于具体实力可就一无所知了。

    “十个也不够他打牙祭的。”叶天笑了笑,对大白猿的实力颇有信心。

    “你和他交过手?”段流又问了一句废话。

    叶天选择不搭理他,前天晚上的偶遇,方雄已经将实力展露出来,段流应该感受的到,此刻来问,纯属没事磨牙。

    “话说前天晚上我竟感知不出他具体实力。”段流也意识到自己顺嘴胡咧咧的行为,于是赶紧扶正话题。

    “那不就结了,以你赤焰狂猿血液的实力,完全激活应当得以媲美武统界定,连你都感知不出,他的实力有多可怕还用我说么。”

    叶天说的随意,段流听着却美滋滋的,他并不知道易血换髓经具体能给自己的实力带来多大提升,眼下听叶天一说,登时双眼放光。武统界定,那可是可以和各大云阁首席弟子叫板的实力啊!

    “嘿,跪下磕头。”段流猛跨一步超过叶天,同时用肩膀顶了后者一下。

    叶天没注意被他顶了一个踉跄,怒道:“抽风啊你?”

    “啥也不说,三个响头哥哥以后就罩着你。”段流一脸得意,拦住叶天去路。

    “……”叶天皱眉无语,段流爱玩爱闹,找到机会就要胡扯一番,从来不看时机。

    “抓紧赶路吧。”叶天侧开一步。

    段流赶紧堵上,笑嘻嘻的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道,留下买路财。”

    说罢,将手按在叶天肩膀上,一副不打败我就别想走的表情。

    “你逼我的,自尊心受挫可别怪我。”既然躲不掉,索性就收拾他一顿,好在叶天实力占优。

    “切,除了你唬我,否则媲美武统界定的实力也是你能抵挡的?”段流一想到这个他就兴奋,武统界定,那可是武统界定啊!

    “我肯定没唬你,但你就这么自信已经将赤焰狂猿本相完全掌握?”

    叶天鄙夷的一笑,把段流心都给笑凉了。韵儿只教给他的只是简单的运转虚无之火的易血换髓经口诀,什么本相不本相的乱七八糟的他听都没听过,更别提掌握了。

    “啥是本相嘛?”段流怂了,他意识他自己现在还不是叶天的对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敏而好学不耻下问……

    “大白猿就是本相……”叶天毫不吝啬的给他讲解起来。

    其实叶天对于易血换髓经所知甚少,严格来说,他还不如段流,起码人家段流还能控制个虚无之火。他可倒好,从来都是被动的提升实力。不过这样也不错,否则天知道赤龙本相完全激活会造成什么样的恐怕下场。

    暴富穷得快,叶天还是喜欢稳扎稳打逐步掌握。

    “哦~!”

    听完之后段流拉着长音恍然大悟,心中羡慕不已,心道大白猿真威风,若是自己也能变成赤焰狂猿的模样,那真是帅到爆了。

    叶天看穿了他的心思,嘲讽道:“你又不嫌疑妖兽血液了?”

    “我何时嫌弃过?”段流不承认,眼神闪闪躲躲,他从来就不是一个撒谎的好苗子。

    “呵呵。”叶天冷笑,一切鄙视尽在不言中。

    “靠!”段流亦是用一个字清晰的表达了自己的情绪。

    “还来不?”也叶天问道。

    “来啥?”

    “你不是又开山又栽树的么?”

    “靠!”

    “注意素质。”

    “咋地?老子就是粗鲁,你奈我何……哎哎哎,等会,哎没准备好呢!偷袭是不!”

    ……

    当日中午时分,二人到达落马集,别的事不管,先寻到上次那家不起眼的小酒馆吃了一碗香葱卤面,这才再开始谋划正事儿。

    由于上次被误认为无耻蟊贼,所以得最到了当地最大势力秦家,大街小巷多有画像告示,赏金正经不低,没人一千五百两黄金。

    段流是个大众脸儿,但叶天却颇有些俊朗英气,走在街上频频引人回头,不过所幸的是人们都喜欢把事情复杂化,叶天坦然走在大街上,反倒让人不觉得他是秦家通缉的贼人。

    “啧啧啧……”段流撇嘴看着二人的画像,不屑道:“都没老子画得好。”

    叶天也是一笑,的确,画的不够传神,虽然面容有五分相似,但毫无神采,这也正是二人没别人指认的主要原因之一。

    二人对这画像好一番品头论足,极尽嘲讽鄙视之能事。当然,他们并不知道,这些画像,乃是根据秦无羁的亲自描述画成。换句话说,画的如此不像,和秦无羁有着很大的关系……

    城南尽头处,坐落着一座浩大气派的庄园。庄园之中有一座高塔,此刻塔尖上正站着一人,临风而立白衣猎猎。

    他目光幽邃的望向远方城门,轻声道:“叶天,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