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327歇脚

    天色虽然昏暗,但韵儿大师兄眼中闪过的那一抹杀意却没能逃过叶天的眼睛。

    心中一凛,叶天下意识的防范起来。对方的实力深不可测,想要在这么近的距离取自己性命,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杀气一闪而逝,大师兄轻叹一声,很快便恢复了完全的平静,让人看去再度变回了那个与人无害憨厚老实的杂耍艺人。

    “这位大哥,不知如何称呼才好。”段流大大咧咧的问着,全然没有注意到气氛的微妙。

    “我叫方雄。”

    “方雄……”叶天在心中重复了一句,他隐约记得当日在杂耍班子时老班主并不是这么称呼他的。

    见到叶天疑惑的表情,方雄也猜出了他心中的想法,解释道:“这是我的真名。”

    方雄的骨子里是个实诚的人,既然道出姓名,那就说明他已经无心再为难叶天二人了。

    “那韵儿她……”叶天突然问了一句,问过之后,甚至连自己都想不明白原因。

    “她怎么了?”方雄反问,不过片刻便反应过来,道:“她的名字是真的,就叫韵儿,与我同姓。”

    “你认识韵儿?”段流十分好奇,这怎么大半夜随便遇到一个人竟都老相识?

    叶天对好奇心极重的段流简单敷衍了两句,而后拉过方雄,问道:“老班主现在怎么样了?”

    “家师一切都好,烦劳小兄弟挂念了。”方雄对叶天的印象极好,而且极为疼爱韵儿这个小师妹。否则的话早就动手取了叶天性命,他素来可都是对师命言听计从的。

    “我想问方大哥一个人。”叶天微有犹豫,不过最终还问了出来:“你听说过卷云阁的窦长老么?”

    “恩?”方雄神色明显一变,最起码对窦长老有所听闻。

    “你问他做什么?再说,他不是你卷云阁的长老么,你怎么问起我来了。”方雄谨慎的回答道。

    在上次相遇的时候,叶天就曾从方雄口中诈出了杂耍班子是血宗组织的老底儿。这次故技重施,可怜的方雄再度中计。

    对于叶天来说,方雄自以为谨慎的回答已经相当于直接告诉了叶天答案一般。

    “你问他做什么”这句话说明窦长老确实与杂耍班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而后面那句苍白的辩驳,无疑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之举。

    “方大哥,我想奉劝你一句,窦长老绝不是善类,与他合作,小心反被其害。”叶天语重心长,脑海中浮现出窦长老那副忍辱负重的卑躬神情来。

    “小兄弟玩笑了,我们山野之人哪里能够高攀上云海宗长老级别的人物啊。”方雄还在狡辩,他对叶天印象好并不代表他会向叶天透露消息。

    不过,任何狡辩都已经是徒劳无功的了。

    叶天笑了笑没再提这茬,而是直奔今夜相遇的最终话题。

    “咳咳……不知方大哥半夜赶路可是有什么事么?”叶天有些尴尬,从李庆武身上缴获的宝物,肯定与方雄有关。

    “受人之托,追截一伙无耻小人。”方雄看了叶天一眼,又转头指了指地上的四具尸体,道:“就是他们,还有四人,应当逃不出多远。”

    闻言,叶天心头松了一口气。方雄的意思很明显了,大家只是在这偶遇,这四人的死也和叶天段流没有关系。

    “谢了方大哥。”叶天拱手道谢,看来方雄很厌恶托付自己任务的人,否则以他这种性格,绝对不会不忠人事。

    “客气。”方雄回礼,旋即似乎想到了什么,又道:“你们是要去落马集对吧?”

    叶天点了点头,段流早就闲的难受,凑上前来,笑道:“大哥是有什么好玩的去处推荐我们么?”

    方雄微微皱眉,道:“我是想嘱咐你们,落马集人多眼杂,别太招摇了。”

    听得方雄言语,段流哈哈一笑不以为意。但叶天却能听出他的弦外之音。

    方雄是在提醒叶天二人,从李庆武身上得来的东西,最好不要再落马集地阶落出来,否则容易惹祸上身。

    “谢了,我们还有事,方大哥咱们就此别过,来日方长,下次一定请你喝酒。”叶天看出方雄脸上似乎有焦急神色,于是主动请辞。

    “那正好,我也赶着去追那群蟊贼。”方雄拱手转身,便欲离去。

    “等等。”叶天喊住方雄,将众人暂住的村子的位置告诉了方雄,说如果相见韵儿,在哪里可以见到。

    方雄再度道谢,小师妹独自潜入云海宗,他是既担心又想念。可是苦于平日里都被师父看着行踪,今天刚好有机会,定然不能错过。

    几人做了最后的道别,而后纷纷启程。

    …………

    风云渐歇,天色放明。

    此刻已是清晨,昨夜笼罩天穹一整夜的乌云终于散去,远处群山近处的草野之间都飘起雾气,缥缈虚浮,如梦似幻。

    叶天和段流一夜未停,到得此刻,终于来到了落马集外部的边缘地带。

    前方百丈之外,隐见一面旗帜,旗上绣着一个“酒”字,想来必是这条路上的歇脚摊子。

    “呜~”

    段流伸着懒腰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一夜赶路累到不累,主要困意恼人,没完没了的袭上心头。

    “一会咱们买好东西,找个地方歇歇脚吧。”段流看着前面的歇脚摊儿,双眼放光。

    “恩。”叶天点头没再多说什么,他知道段流是在那口是心非呢,这货其实真正想说的是:咱们先歇歇,歇好了再去买东西吧。

    “咱们先歇歇,歇好了再去买东西吧,真是困的不行,你别看昨夜那几个蟊贼死的嘎嘣脆,但真没少耗费我的精气神……”

    “好好好,歇,但只歇半个时辰。”叶天低估了段流,没想到他竟然做了这么充分的准备,估计叶天要不及时应允,他会一直找借口墨迹到叶天应允为止。

    段流乐了,脚步都加快许多。

    二人进入歇脚摊儿,挑了一张桌子坐下,然后开始倒茶解渴,同时与小二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起来。

    此刻距离落马集主镇还有一段距离,这家歇脚摊儿是从这到终点的唯一一家,所以叫声酒肆说得过去。

    “你们这歇脚摊儿……”

    “客官,我们这是酒肆。”小二第三次纠正段流。

    “酒肆酒肆……”段流服了,换个话题问道:“落马集最大的势力是谁的?”

    “秦家,家主秦长林,威风的很哩!”小二回答秦家两字的时候铿锵有力,后半句话锋一转,羡慕憧憬之情溢于言表。

    “嗤嗤嗤……就好像跟你有什么关系似的。”段流起初被小二顶了几句,眼下正好抓住机会反讽过去。

    小二闻言不高兴了,撇嘴道:“咋就没关系叻,俺也姓秦,俺的三姑的五爷爷的堂兄弟的表妹……”

    一口气说了好长好长,叶天和段流则是目瞪口呆的听着,心中暗叹不已:这小二的气真长。

    小二大概要说了十几个连带关系,最后长吸一口气,收尾:“……的二叔便是在秦家做工的!”

    “我靠!”段流直接骂出声来,叶天也是忍不住将刚喝进嘴的茶水喷了出来。

    “本以为你能说出个什么名堂,到最后就是人家一个做工的……”

    “做工的咋了,你瞧不起做工的啊?”小二义正言辞。

    “不是不是,小二哥,你先去给我们上菜吧,赶了一夜的路,真是累坏了。”叶天笑着安抚,心中想着,这小二脑子好像缺根弦,怎地能当此既需要眼力又需要嘴里的重任呢。

    “得了,我也懒得跟你们一般见识。”

    叶天好言好语,到了小二耳中就成了服软。只见他一甩满是油渍的抹布,昂首挺胸的去了。那模样,简直就是打了胜仗。

    段流目瞪口呆,愕然道:“这是小二?”

    “不是,这是老爷。”叶天打趣道。

    “我看也是……”

    大概小半个时辰,酒菜上齐。一碗牛肉,一盘花生,一碟茴香豆,一壶酒水。

    “这是我们要的?”段流惊愕的指着酒菜,除了一壶酒之外,其他根本与他们点的菜品不符。

    “算了算了。”叶天虽然也无奈至极,但看在这小二似乎精神有些问题的情况下,还是决定忍一忍算了。

    段流忿忿不语,一只手抓起牛肉猛往嘴里塞去,另一只手提壶倒酒,倒满一杯就着牛肉一饮而尽。

    “我呸!”

    一大口酒水下肚,段流却又吐了出来。这回是真怒了,只见他腾的站起,吼道:“这他娘的也能叫酒?”

    “又怎么了?!”小二也是个小脸子的人物,听闻段流的质疑之后,立刻就不乐意了。

    “酒家在酒里掺水实属正常,我也能理解,但你这是啥?你他娘的这简直就是水里掺酒啊!”

    叶天险些笑出声来,端起酒壶在鼻子前嗅了嗅,的确没什么味道。

    “段流,算了,简单吃点东西咱们就走了。”叶天拉着段流重新坐下,而后端起刚倒满的酒杯凑到嘴边,仰首饮下。

    饮罢,叶天抹了抹唇边的酒渍,豪爽吼道:“好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