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319、惨况

    “啊!!”

    段流发出嘶声惨嚎,极炎的温度让他无法忍受,全身的衣衫瞬间起火,整个人瞬间被火焰淹没。

    虽然境地十分危急,但段流却并未完全慌乱,他用尽全力运转武元力,试图通过武元力在身体表层凝聚一层防护层。

    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武元力防护层根本就不足以抵挡虚无之火,所以他也不奢求太多,只求叶天能够在关键时候前来拯救自己。

    叶天并没有让他失望,几乎是在赤焰狂猿扑来的同一时刻便闪身来到近前,紧接着连出数掌,掌掌的都在了赤焰狂猿的硕大头颅之上。

    由于是后发而至,所以叶天根本没有机会推开或是替段流挡下赤焰狂猿的攻击,只能通过猛击其头部,试图阻止赤焰狂猿的动作。

    八卦雷掌金光灿灿,声声震响也是不断响起。可是,赤焰狂猿的头颅不知为何竟坚硬非常,即便叶天杂糅灵力,八卦雷掌竟然也不能伤你分毫。

    叶天见状,知道这是一场攻坚之战,他虽然心中急切却并未失去理智,一把扯下腰间装放丹丸的布包抛向远处,以免一会虚无之火烧毁丹丸。

    嗑磕磕……

    段流所凝聚的武元力防护层终于开始龟裂,发出阵阵脆响,就好像投进烈火中的干柴那种声音。

    其实说是终于,但时间只是过了一瞬而已。

    段流的武元力防护层只坚持了一瞬间,而叶天因救人心切,这数掌竟也是在一瞬间挥出。

    吼!

    被一个渺小的人类骑在脖子上狂打,这让赤焰狂猿很是愤怒。此刻它胸口的伤势仍在流淌着岩浆一般的血液,而头部连续遭受重击,虽然暂时并无大碍,但却免不了的头脑嗡鸣,直欲炸裂。

    头颅,这是赤焰狂猿全身最为坚硬的地方,也是它蕴化内丹的地方,更是它衍生虚无之火的地方!

    所以它的头颅在漫长的发展史中被不断的完善和进化,时至今日,其坚硬程度,已经远超金石。

    叶天不顾赤焰狂猿身上散发出了炽烈热浪,也不顾已经燃着的衣衫和头发,只管埋头猛击,雷掌丝毫不歇的向赤焰狂猿头部猛攻。

    “呃……”

    段流的防护层被摧毁,狂躁的热浪趁虚而入,其身体皮肤开始在极炎温度之下鼓起水泡……

    “叶天……别管我……”

    在生命的最后关头,段流看见了自己一样,已经快变成火人的叶天。

    叶天仍在玩命般的猛击这赤焰狂猿的头部,通红泛黑的火焰中,雷掌闪烁着阵阵的金光。

    “叶天!!”

    远处,韵儿和冷凝月几乎同时用一种近乎哭腔的语调高喊起来,这一刻,她们的心就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攥着,正从嗓口向外猛的扯拽。

    身体内似乎激发出了远超平时的能力,二人身形暴散而至,冷凝月出剑,韵儿挥匕,攻势凌冽,悲愤和着杀气一同涌起。

    “流云浮影剑!”冷凝月娇喝一声,这种关头,潜意识促使她使出了根本就不熟练,但却威力最大的流云浮影剑。

    喝罢,冷凝月凌空伫立,左手剑诀指印,右手长剑指天。此刻山风忽起,吹得她一袭白衣随风掠动,满头黑丝亦是飘扬鼓荡。

    热浪四下漫彻,冷凝月的脸被烤的有些发红,不过她紧咬着牙关,神色异常的坚毅。

    流云浮影剑乃是亲传武学,由苍云阁阁主秦扶风亲创。此剑术讲究散力于外,也就是说把自身所能够掌控的武元力最大化激发在外,身体内根本毫不保留,力求杀敌于千步之外。

    武学分为保守型和激进型,卷云阁的卷云掌便属于保守型,而王家的疯虎拳虽然不入流,但也算是激进型的典型代表。可这流云浮影剑,简直就是不要命型的赌博打法。

    此刻,冷凝月的长剑之上徒然暴散出无匹光芒,而光芒过后,方圆三十丈之内竟然尽数被云雾笼罩。

    “呼……”

    冷凝月轻呼了一口气,很幸运,她第一次施展,便成功的使出了流云浮影剑。

    接下来,便是化流云而浮影,凝浮影为杀敌之剑!

    嘶嘶嘶……

    云雾中响起细弱而不可闻的声响,一小片雾气以一种肉眼难见的方式向一起聚拢。片刻后,地面上出现一道微弱的黑影,状如长剑。

    砰砰砰!

    闷响声好不歇止的传来,叶天仍在咬着牙拼命的重击着赤焰狂猿的头颅。到得此刻,他已经不再是为了拯救段流,而是疯狂的想要报仇,因为段流的惨叫声早已停止,他的肉身,也已经开始逐渐被焚成焦黑……

    冷凝月使出了看家解数,但韵儿却没了声息。

    云雾中的某处,韵儿面色痛苦异常的蜷缩在地。额头上冷汗涔涔而下,紧密的双目中,掩住了那既焦急又无奈的神色。

    就在刚才,她因心急叶天的安危而再度催持易血换髓经,然后便引发了现在的结果。

    就在两天之前,她刚刚激活过九幽冰凰之力,与四爷的大战几乎耗费了她所有的气力,若不是叶天以赤龙金血的极炎之力镇压,估计她现在还要处于重病养伤的情况之中。

    所以此番她再度强行激活九幽冰凰之力,结果毫无意外,还没等帮上叶天,韵儿自己已经陷入了危险边缘。

    嗤嗤嗤!

    云雾突然开始颤动,地上的黑影越发密集,只是眨眼间,竟然足足出现了数百道之多。

    半空中,冷凝月的额头汗如雨下,鬓边的长发也因潮湿而贴在了脸颊之上,虽有些凌乱,但却平添了几许坚毅的美。

    段流已经不再有剧烈的挣扎,只剩下嘴角模糊不清的呓语,似乎在说着三个字,是一个女孩的名字。

    砰砰砰……

    “嚇啊!”

    叶天再度狂吼,全身的所有力气尽皆凝聚于左臂。

    武元力、灵力、赤龙金血之力……

    八卦图案凝现,在左掌浮动而出,流转不休,仿佛要挣脱出去。

    赤焰狂猿动作猛地一滞,它感受到了威胁,骑在自己肩上的这个少年,这次的出手很有可能会炸开自己的脑袋。

    远处,半空中的冷凝月身形晃了一下,嘴角竟渗出一丝鲜血。流云浮影这种程度的武学,她根本没有足够的能力去支配,她快支撑不住了。

    虚弱之极的韵儿挣扎着爬起,其脚下方圆数尺之内被一层薄薄的寒霜所笼罩,即便是赤焰狂猿所发出的的热浪炎气亦无法消融。

    赤焰狂猿扭头看向叶天,硕大的眼眸中浮现出一抹惊骇的光泽,仍是如同火焰,但却不再熊熊而是闪烁欲灭。

    此刻的叶天也已经极为狼狈,全身上下的衣物被尽数烘为飞灰,一身略显消瘦却十分矫健的肌肉也已经呈现出焦黑之状。但他的眼神却很是犀利明锐,仿佛下一刻,将会射出利箭一般。

    “去、死!”

    一人一兽,四目相对片刻,叶天的眼中徒然爆出耀眼金泽。而后薄唇微启,一句一字,仿若审判。

    金泽爆出的一刹那,赤焰狂猿猛的悸动了一下。它虽然是妖兽,但它的灵智已经让他具有了一定的情绪,之前捉弄虐打村民便是淫威,而眼下的情况是,怕了……

    “吼……”

    似乎求饶般,赤焰狂猿发出一声低低的嘶吼,它的眼中折射着对面那个渺小但却拥有如山岳般气势的人类眼中的威严金光。

    叶天举掌,猛然落下。

    同一时刻,冷凝月开声:“苍剑图!”

    浮云留影苍剑图!

    数百道黑色剑影先是一颤,而后猛地向着唯一的目标激射而至,影子倒影在地,但空气中却根本见不到也摸不着任何实质性的剑气。

    砰!

    八卦奔雷印猛然从叶天掌中脱离而出,裹挟着巨大的威力印上了赤焰狂猿的头颅。

    嗖嗖嗖!

    随后,苍云剑影紧跟而至,完全没有实质的剑影每次冲击,却都让赤焰狂猿浑身颤栗。

    岩浆般的鲜血开始四处溅落,赤焰狂猿的身形轰然倒地,它的头颅在倒地前的那一刻,伴随着一个“破”字轰然炸裂,整个头盖骨被掀飞出去,红白间杂的脑浆撒上天空。

    尸体笔直倒地,周围的热浪迅速散去。叶天此刻已经如同一个炭人,全身上下尽是一片焦黑。

    “段……”

    后面的话没能说出口,叶天噗通一声昏了过去。

    “叶天!”

    半空中的冷凝月焦急的高呼一声,随后嗓口一甜,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双眼一阵沉重,终于在摇晃几下之后从半空中坠落下来。

    赤焰狂猿被击杀,施加于段流身上的虚无之火逐渐消退,但他已经奄奄一息,全身上下哪里还有一点完整的地方。

    叶天体内有赤龙金血护持,虚无之后只能伤其表面无法动其根本。可段流就不同了,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四段武师,面对虚无之火,他没被烧成灰烬已然要感念天地。

    口中还在咿咿呀呀的胡乱言语着,但光看外表,已经无法将段流称之为一个人了,估计再过一时半刻,他便会彻底化为阴间的鬼魂……

    “叶天誓死都要守护的兄弟,他若死了,叶天该有多伤心,我决不能让他伤心……”韵儿坚定着心中的想法,然后艰难的移动着脚步,终于在漫长的挣扎之后挪到了段流身边。

    赤焰狂猿如同岩浆般的血液汩汩而流,韵儿煞白的嘴唇轻轻张合,一串古老而诡秘的经文凭空浮现而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