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第307、贱人

    当叶天完全清醒时,天色已经大亮,风雨不知是何时歇止的,林间漫彻的雨后清新的气息。

    ”韵儿!“

    叶天清醒后的第一念头便是韵儿,他依稀记得昨天夜间韵儿身体不断发出寒气,那种寒气的阴厉自己都有些无法消受,更别提韵儿了。

    ”干嘛?“

    话音刚落,韵儿的声音便从耳边响起。叶天转头去看,只见她不知在哪找了几颗野果,正在用洼处的雨水清洗。

    ”呃……你没事吧?“叶天似乎又想起了什么。

    韵儿闻言嫣然一笑,道:“我当然没事,倒是你,险些吓死我。”

    “我怎么了?”叶天好奇问道,关于昨晚的事儿他并非忘得一干二净,但最起码现在需要暂时“忘记”一段时间。

    “初吻给你了,你还要演戏?”韵儿佯怒,随后抛来一个果子。

    叶天假装没听见,拿着果子在衣服上胡乱蹭着,转而仔细端详起来,似乎对这颗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野果有很大兴许。

    “喂,我和你说话呢。”韵儿见叶天不答,捧起一汪雨水向其泼来。

    叶天见状也懒得去躲,毕竟昨夜已经淋了一宿,那还差着一点。

    “我让你装死。”韵儿快步走来,一把掐住叶天脖子。

    叶天正在啃食果子,被韵儿一掐,果肉全从嗓子眼里卡了回来,一时间咳嗽连连,十分狼狈。

    他们二人昨晚都被自身的妖兽本想折磨够呛,眼下虽然能打能闹,但身体的本质还是极为虚弱的。所以在韵儿的“攻击”之下,叶天可怜相倒也不是装的。

    “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韵儿见状大感自责,连连拍起叶天的后背,为他顺气。

    “没,咳咳,没事……”叶天摆了摆手,而后稍稍挪了一点距离。

    “你在躲我?”韵儿一怔,叶天似乎有意和自己疏远。

    “没有,我只是觉得……”叶天想说他只是觉得对不起冷凝霜,但话到嘴边却收了回去。

    韵儿知道他想说什么,原本很是欢愉的脸色瞬间转为落寞。片刻后,轻叹一声,道:”你不用自责,是我主动的,与你无关。“

    叶天闻言心头愧疚更甚,他明明喜欢韵儿,却始终无法脱离内心的桎梏。而且昨夜,说实话在韵儿亲到他的那一刹那,不知为何,体内的异状便开始消减,直到头脑微微恢复神智,不过用了几息的时间而已。

    但是二人的深吻却足足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若不是韵儿最后及时收住,后面他们还会做些什么,叶天真是想都不敢去想。

    ”韵儿!“

    叶天突然站起,语气十分郑重,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

    ”干嘛。”韵儿依旧落寞,语气十分低迷。

    “我……我……“叶天吞吞吐吐,一句我喜欢你却偏偏说不出口。

    韵儿也没往这方面想,只当叶天是想说些道歉之类的话语,所以只是蹲在一旁,暗自叹气。

    叶天别别扭扭的挣扎了好长时间,最后一跺脚,却选择了放弃。

    ”咱们回去吧,凝月姐还在等着呢。“叶天的语气也有些低迷,他的低迷是因为感觉自己不像个男人,喜欢一个人却连表白的勇气都没有。

    不过片刻之后,这种感觉便消失了。他想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不去表白并不是因为不敢,而是对冷凝霜的愧疚。如果冷凝霜现在就在身边,他绝对不会对其隐瞒一丁一点。人在一生中喜欢两个人并不是一件错事,但前提是,必须要对每个你许以承诺的人都做到承诺当中的事儿。

    对于这一点,叶天自问可以做到。所以,他选择了沉默,因为冷凝霜还下落不明,他能接受自己在这个时候喜欢上一个女人,但却不能接受自己表达出来。

    ”哦……“韵儿失落的答应了一声,随后起身向着山洞方向而去。

    叶天眼中满载愧疚的看了她一眼,但终究忍住没有说话,缓缓跟了上去。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二人回到山洞的所在,此刻冷凝月等人全部站在山洞下方,似乎在讨论着什么。

    ”凝月姐。“叶天遥遥喊了一声,不过旋即却发现似乎有些不对。

    冷凝月等人闻声向此处看来,见到二人似乎并无大碍,脸上尽皆浮现欣喜神色。

    ”你们昨夜去哪了,害的我们好生担心。“段流快跑两步迎上前来,用力的抓住叶天肩膀。经历过任务榜的那一件事之后,他对叶天的感情便建立的极为深厚。

    ”哪儿没去……“叶天随意解释,想要蒙混过关。毕竟赤龙金血和韵儿体内寒气的事情暂时还不能让他们知道。

    ”扯淡,孤男寡女,深山老林……“段流一副鄙夷神色,他说话从不经过大脑。而眼下又见到叶天和韵儿都没什么大碍,那么一夜未归,谁知道他们对做些什么。更何况韵儿还喜欢叶天,这点”天下皆知“的事情。

    ”咳咳……“冷凝月轻咳了两声,如果在任由段流说下去,恐怕会出现一些少儿不宜的言语,酒孩儿可还小,在他面前说话得注意着些。

    ”深山老林咋了?你倒是快说啊?”然而担心什么来什么,只见酒孩儿瞪大了双眼,快步跑上前来,一脸求知欲的望着段流,神色极为期待。

    叶天见状大感无奈,脸上不由略微显红。说实话他到底不很怕尴尬,他怕的是辱了韵儿的清白。

    不过韵儿明显比叶天豁达的多,笑吟吟的走到酒孩儿身边,笑问:”你想知道么?“

    酒孩儿猛点头,道:“想!”

    “想你个头!”伴随着韵儿的笑骂,酒孩儿后脑便挨了一记响亮的巴掌。

    酒孩儿和韵儿相处的很好,而且不知韵儿用了什么手段,她俨然已经成了除冷凝月之外,酒孩儿的第二大克星。

    所以,酒孩儿被打也不炸毛,只是嘿嘿干笑,看那意思竟然还想继续追问。

    “咦?白师兄呢?”叶天从山洞处收回目光,确定了白阔不再这里。

    “他走了。”骆珊珊也行了过来,语气很是不悦,似在抱怨。

    叶天闻言一怔,问道:”走了?去哪了?“

    “不知道,这深山老林的,他一个人弄不好会出什么事情呢。“骆珊珊阴阳怪气,说话时频频扫向酒孩儿。

    见状,叶天似乎有些明白,于是转向酒孩儿,问道:”大哥,不会是你又炸毛了吧?“

    叶天和酒孩儿的关系很好,酒孩儿任性,所以叶天总是开玩笑的叫他大哥。而且酒孩儿脾气顽劣,经常性的做出一些让人郁闷气结的事情,故而叶天才会有此一问。

    ”不怪他。“冷凝月插了一句,她看不下去的是骆珊珊的挑拨离间。

    ”呵呵,不怪他,那怪谁?“骆珊珊不知怎地,突然涨了许多胆气。昨晚的时候是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今天竟然敢正面顶撞冷凝月了。

    ”珊珊……“段流横在两人中间挡住了视线,意图劝解。

    ”别和我说话。“骆珊珊白了段流一眼,似乎十分看不起他。

    叶天见状心头怒火顿起,段流是他的兄弟,这一个多月相处下来他也看出了一些端倪。骆珊珊根本就不喜欢段流,她喜欢的是白阔。可白阔却喜欢冷凝月,对她根本就是不屑一顾。骆珊珊跟段流在一起,多半是为了接近白阔。

    ”段师兄,你过来。“叶天像段流招手,后者犹豫过后来到面前。

    ”你来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叶天问道。

    段流闻言看了骆珊珊一眼,而后哀叹一声,一五一十的将整件事情讲述出来。

    听罢,叶天神情严肃的看向酒孩儿,后者被叶天那种犀利的眼神一触,心头登时好似划过一道电流,下意识的低下头去。

    其实说他怕冷凝月,如果真到正经关头,他还是最听叶天的话。因为那已经不是怕,而是一种发乎内心的敬重和依赖。

    虽然酒孩儿并不知道为何会产生这种感觉,但这种感觉却就是切切实实的存在。

    ”酒孩儿,这事由你挑起,过错大半在你,回去之后定要找白师兄赔罪。“叶天语气转和,酒孩儿毕竟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小孩,错又能错到哪去。

    骆珊珊见状冷哼一声,似乎颇有不屑之意,好像再说:少在我面前装模作样。

    段流眉头大皱,他喜欢骆珊珊,他也了解骆珊珊。自从昨天白阔离去,她便似乎有和众人决裂的心思,之所以没有立刻翻脸,不过是因为外面不太安全。眼下天色大亮,来敌尽数伏诛,威胁已然全无,因此她也没必要在忍着了。

    ”珊珊,我问你一句,你是不是……“

    ”没错,我就是喜欢白师兄,他长得俊朗,家资也丰,即便将来练不成大神通,我跟着他最起码也能过上一个好日子,哪像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还整天缠着我,简直就是啦蛤蟆想吃天鹅肉,烦不烦吶!”

    骆珊珊一口气说了一大堆,她是真准备翻脸了,言语虽算不上恶毒,但对于段流来说,绝对堪比一把利剑,一剑洞穿了段流的心。

    “珊珊……”

    段流还想说话,却被叶天伸手止住。

    “熊包一个,就你这样,这辈子也别想……“

    ”滚!“叶天冷声吐出一个滚字,声音虽然不大,但却蕴含着不可逆触的威严。

    骆珊珊闻言想要还口,但与叶天目光一触,纵然再多不忿也只能憋进肚子,因为她有这样一种感觉,如果再多说一句,叶天可能会毫不犹豫的捏断她的脖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