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296、震慑

    转眼之间再度灭杀十五人,借助地利,叶天连斩二十余人竟然连两层的力气都不曾耗损。

    喊叫声渐渐消散,叶天撤去涡流玄劲,一些还未彻底被碾压成渣的残骸落于地面,发出轻微闷响。

    叶天扫了一眼,略微驻足,而后再度来到洞口向下探看。

    大雨依旧肆虐,狂荡的山风加剧雨势,风吹枝桠,和着哗哗雨声,如同鬼哭狼嚎,别有一番凄迷诡异。

    下方的视线仍然很是模糊,而且四爷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持着火把的两个大汉还站在刚才站着的地方,好像从未动过。

    “搞什么名堂……”叶天微微沉思,对方一共也就百余人,眼下已经连续白白送了二十多条性命,这并不合理。如果不是四爷小瞧了叶天,那就是他还有其他图谋。

    思虑片刻,叶天否定了四爷还有其他图谋的想法。因为山洞口就一个,他无论有什么招数,也得都冲着这儿来。既然如此,也就是说这二十多条性命的确是白送了的,他们的想法应当是先派最弱的上来,如果能杀了叶天便是赚了,杀不了也不算损失。

    “呵呵,真是毫无人性。”叶天觉得自己猜测无差,于是不再深思,冷笑一声转回目光。

    可是目光所及,那两个手持火把的大汉已经消失无踪……

    “嘶……”叶天倒吸一口凉气,因为他感觉到威胁正在急速向自己袭来。

    果然,仅仅在下一个呼吸的功夫,一道凌厉之极的气息扑面而来。叶天翻身闪开,八卦玄元盾随心而现,护住周身要害。

    叮!

    刚才那道气息是一把匕首,叶天躲开之后径直射入其身后的岩壁之中,竟然整根没入!

    用武元力将匕首掼入岩石之中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但刚才那匕首之上却并无丝毫的武元力加成,其目的自然是为了让叶天无法因为察觉到武元力而有所防备,毕竟武宗之人,对于武元力的敏感程度要远超寻常力量。

    对方的叵测用心确实起到了作用,叶天一直防备的都是他们的武元力,包括之前的所有准备,他都是通过感受武元力振动来分辨敌方动向和实力,所以这次倒也真的险些着了道。若不是他多次历经生死而养成的危险意识,估计他现在已经中招。

    还有一点,单靠腕力将匕首整个没入坚硬的岩壁之中,这说明此人身体力量极为强悍,虽然没有使用武元力,但据叶天分析,此人武宗实力至少要达到六段武师之上。

    “难道是那个四爷亲自出手?”叶天暗自想着,同时将警惕提高了三分。他身兼武元力、灵力、赤龙金血,而且对于武学的掌控亦是罕有敌手,自忖对上任何同阶之人都可以毫无悬念的取胜,对上高出自己一阶之人取胜应当也不算难,但对上比自己高出两阶的人,那胜负可就不太好说了。

    在战斗之中,两人若是旗鼓相当,则任何外力都能够轻易的左右胜负。如果四爷真达到了六段武师的地步,再加上一众喽啰从旁掠阵,叶天必败无疑。

    “小兄弟,出来一见如何?!”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四爷的声音,高亢洪亮,震动四野。

    说实话,叶天刚才的确有些气馁,但听闻此番言语之后却突然豪气大涨,四爷这是在向他示威呢!不过示威显然没有起到一个预期的效果,因为叶天吃软不吃硬,最不怕的就是这一套。

    叶天缓步来到洞口,向下俯视,片刻后在人群中搜索到四爷的身影,冷笑道:“四爷喊我出来,怎么自己却躲到人群当中去了。”

    此刻四爷正被一群人簇拥着,身边围绕着十余只火把,光亮异常,映的四爷脸色发红。

    外面的雨很大,但四爷一点不为所动,任凭雨水拍打在其身上。他周围的人也是这般,甚至有些像木偶一般,没有表情。

    “小兄弟,听说老七是被你杀死的?”四爷负着双手,语气中并无悲伤。

    “没错,而且不只是老七,今天还会加上一个老四。”叶天直视四爷,高声说道。四爷口中的老七必是董七无疑,因为元康不可能对四爷隐瞒叶天就是杀死董七的凶手的事实。而叶天所说的老四自然指的便是四爷。说实话,叶天并没有太大的信心,但气势决不能少。这是他多次历经生死总结出的经验。

    面对强敌,你只要有一丁点的露怯显怂,毫无疑问,那就是取死之道。

    “哈哈哈!年少轻狂!”四爷闻言哈哈大笑,他说叶天年少轻狂,但他的笑才是真正的狂,狂到雨势似乎都弱了几分。

    见状,叶天眼中竟不可控制的现出一抹欣赏神色。抛开两人的敌对关系不谈,也不说四爷的实力如何,就单看他这份气势,绝对称得上枭雄二字。

    不过欣赏归欣赏,四爷的气场固然强悍,但却并不能对叶天造成丝毫的影响。

    “过奖。”叶天拱了拱手,他身怀赤龙金血的王者之气,这种威慑还远不足以摄他心神。

    四爷似乎也颇为意外叶天竟然不为所动,要知道,他的身上可是流淌着噬月狂虎的狂霸血液的!

    虎乃百兽之王,换得此物之血,四爷浑身上下所散发出的霸气绝非凡俗。普通人见了膝软欲跪,就算武修之人感受到亦会心头惊惧,怎么这小子竟然还能用一种欣赏的目光来看待自己?

    为何欣赏?这种感受出自于强者,因为这是天择大陆,这个若肉强者的世界中,弱者,根本不配欣赏!

    四爷目光闪烁,盯着叶天看了好一会儿,而后再度大笑,问道:“老七死的果然不冤,不知小兄弟在哪座山上习艺,又是何人高徒。”

    云海宗分为四大云阁,每个云阁都独占一座巨峰,四爷此问问的是叶天是哪一云阁的什么身份的弟子。

    “卷云峰,卷云阁阁主轩辕长风座下亲传弟子。”叶天高声回答,云海宗有这样的规矩,如果敌方问过来历,身为云海宗弟子则不可隐瞒,否则是为轻视本宗。当然,叶天对这狗屁规矩自然没什么顾忌,他之所以要报出来历,为的是不能辱没了轩辕长风的名头。

    轩辕长风名声极响,叶天若是临阵对敌连名号都不敢报,那他真是枉为轩辕长风亲传弟子了。

    “哈哈,原来如此,我说怎么有如此胆魄,原来是轩辕前辈座下高徒。”四爷说话时竟然冲着叶天拱了拱手,而且神态并不虚假。

    既然对方是诚心为礼,叶天自然不能折了礼数。而且由于对方年纪较大,叶天回礼之时微微欠身,但却并未说话。

    一礼做罢,二人再度陷入对视。

    这次的对视持续时间较长,而且四爷身边火把甚多,光亮充足。所以叶天得以仔细的观察四爷一番。

    四爷的年纪当在四十岁左右,长得很是英武,唇薄鼻挺、剑眉入鬓,一双虎目灿然生光……

    “咦……”叶天在心中轻咦了一声,说起四爷的眼睛,叶天竟从其中看到隐隐的淡红闪烁,这绝不是正常人能够拥有的眼神。

    当然,叶天在观察四爷的时候,对方也在观察着他。四爷换得噬月狂虎血液入体,夜里视物如同白昼,不过对于叶天,他所能够看到的却只是外表清俊不失刚毅,体格略显单薄而已。

    “难道是血宗邪典?!”叶天暗自惊呼一声,四爷眼中的红光让他想起了左剑星。他们不是所谓的正派人士,身怀多种异能并不是一件稀奇的事情。

    如果对方身怀武宗之外的其他功法,那叶天的胜算可就是几乎为零了。毕竟武宗修为已经高出叶天至少两段,若是再融合其他异术,威力无疑会大幅度增加。

    虽然叶天是身怀三家之所长,但眼下赤龙金血所能够提供的帮助并不是特别显著,如果单纯依靠灵力,恐怕过过经过大幅度消耗后略显空虚的灵囊根本无法予以足够的助力。

    想到这里,叶天决定试探对方一番。如果对方真的身怀其他功法,那叶天就会果断撤退。一来实力悬殊白白送命没有必要。二来,四爷一看就不是傻瓜,叶天守在洞口是为了保护里面的人这一点估计他早就应该想通,所以叶天就更不能与之硬拼,因为拼过之后四爷仍会派人向洞内搜查,届时反倒成了一个被逐个击破的局面。

    “元煞还是暗龙?”叶天高声发问,元煞和暗龙是血宗的两大分支,如果四爷身上真的怀有血宗秘法,那他绝对不会不为所动。

    “哦?”果然,四爷露出一副惊讶神色,显然没有想到,面前这个是十七八岁的,而且还是云海宗亲传弟子的少年,竟然会对血宗两大分支有所了解。

    “小兄弟,看样子你也是此道中人啊。”四爷没有直接回答叶天的问题,而是反问试探。

    叶天闻言哈哈一笑,高声道:“荒古有龙,鳞甲金赤!我的身上,流淌着它的血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