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284、强大的敌人

    此时已是将近四更,叶天和岳凌巍相谈甚欢毫无睡意,索性便不睡了,一来时间不多,二来正好等待杀手的到来。

    岳凌巍等人此番也是下山做任务的,他接取的是红字任务,属于相对较难完成的一类。而且目的地十分遥远,所以也不急于这一时半刻。

    随着天色渐亮,其他几人困意难当,纷纷上楼休息去了,不多时,座中便只剩叶天和岳凌巍两人。

    大约又过一个时辰左右,里许范围内终于出现杀气涌动。

    “来了。”叶天停止把玩酒杯的动作,一仰而尽。

    岳凌巍乃是武统界定的实力,但他的感知能力也不过里许之远。在刚才的交谈中,叶天自称实力为四段武师,可他竟能够同样感知到里许外的气息,这可何故?

    岳凌巍心头微有惊讶,不过去并未发问。

    “只有一个人...”岳凌巍凝神感知片刻,眉头皱起。

    “的确只有一个人。”叶天亦是有些迷惑,这是瞧不起他叶天的实力啊,还是连岳凌巍也不放在眼里?一个人,那要达到什么样的实力才能有如此自信。

    二人对望一眼,纷纷呢在对方的眼中看出一抹疑惑。

    那道气息移动极快,几个呼吸之间便已经到得客栈百丈开外,叶天在心中暗自思忖,这等速度与全力催持的御气踏燕决相比恐怕也不落下风。

    “是个高手。”岳凌巍微微点头,面露凝重神色。

    “我去嘱咐一声。”叶天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而后快步上楼。

    岳凌巍没有说话,端起酒壶,将剩余酒水一饮而尽。

    须臾,叶天从楼上回返,向着岳凌巍点头示意,而后二人身形闪动,向着客栈外面急速掠去。

    叶天刚才是去安抚众人的,因为此人实力高超,一会儿若是开战实力不够的不但帮不上忙,反而会成为负担。所以不如将敌人引开,等到处理完毕再回来寻找众人。

    二人出得客栈之后向东疾行,而那到气息亦是调转方向,向着东方追来。

    “是冲着你我来的。”叶天轻声说道,同时心中微感放心,这样一来客栈众人便可保无虞。

    “在这等他。”岳凌巍停住脚步,此刻二人已经奔出三里有余,进入到一片广袤的草场之中。

    叶天点了点头,此地地势开阔,无法躲避藏身,一会儿开战,便于两人配合。

    “喏。”岳凌巍探手向叶天递来一物。

    伸手接过,竟是一壶酒水。叶天一笑,一口气喝下半壶,而后归还岳凌巍,岳凌巍一仰而尽,将酒壶摔碎。

    远处已经出现一个黑点,那黑点急速放大,几个呼吸间便已能看清穿着容貌。

    来人是一个三十出头的中年男子,穿着一声血红色的大袍,右手倒握一把长剑,面容阴狠森林。

    “是他...”岳凌巍似乎认识来者,语气微有惊讶。

    “岳师兄认得此人?”叶天皱眉发问,因为岳凌巍不只语气惊讶,其神情也更加凝重了几分。

    “血海隆隆,剑荡长空。”岳凌巍轻轻吐出这八个字的同时,似乎回忆起什么往事。

    “血海隆隆...”叶天低声重复,然而话未说完却被来者打断。

    “岳凌巍,好久不见啊!”来人身形一顿,停在二人对面三十丈开外。

    “剑荡长空...”叶天第一眼注意到的并不是此人那颇为乍眼的血红大袍,而是其手中倒持的长剑。

    只见那长剑剑身薄长,约有五尺,其上流转着似水华光,虽然光芒柔和,但却极为吸引眼球,一种波涛暗藏仿佛一剑便能劈开虚空的感觉应运而生。

    “呵呵,左剑星,上次让你走脱,这次可没那么简单了。”岳凌巍虽然在笑,但其身上,一股山呼海啸般的气势却徒然像四面八方席卷而来。

    “桀桀,我为什么要走?”被岳凌巍称作左剑星的红袍男子阴恻冷笑。

    此人的笑声很是刺耳,甚至让叶天想起了变成狸猫的王威扬的惨笑,有一种相同的阴戾,仿佛不似来自人间。

    “这位小朋友就是叶天喽?”左剑星阴阳怪气,对着叶天打量了几眼。

    叶天没有答话,而是凝神与之对视,细看之下,叶天徒然一惊,只见此人的脸竟是一种毫无血色的白,而且双唇却娇红欲滴,就好像刚刚喝过新鲜的血液那般...

    “此人大有古怪,应当不是武宗之人。”叶天暗自思忖,心中隐隐将其归于血宗一类。

    “左剑星,上次的伤好利索了?”岳凌巍仰首,语气轻蔑。

    左剑星闻言亦是还以冷笑,道:“你呢,肠子接好了?”

    “竟有如此实力...”叶天心头一震,岳凌巍可是武统界定的实力,听两人对话,该是之前有过交手,结果以双双负伤而告终,左剑星不知伤在哪里,而岳凌巍竟是被豁开了腹部。

    “叶天,一会交手,你须处处小心,以我对他了解,他势必会先对你痛下杀手。”岳凌巍此刻正与左剑星对视,所说话语为秘银入耳。

    “放心。”叶天微微点头。

    “嘀咕什么呢?”左剑星冷笑,他通过岳凌巍眼神中细弱的波动而判断出后者正以秘音传话。

    叶天闻言再度吃惊,此人不光实力深厚,就连心机也不容小觑。

    “左剑星,咱们也算是老对手了,先后三次碰面,你害我师弟五人,呵呵,今天也该做个了断了。”岳凌巍说的轻松,但任谁都能够感受到他话语中所携带的恨意。

    “哈哈哈...”左剑星大笑,不过笑声依旧阴恻。笑了好一会儿,语气徒然转为恶毒,厉声道:“你害你师弟五人?你当初为了什么贡献点是如何尽屠我满门兄弟的?那可叫三百二十八人啊!”

    “放屁!你的兄弟也能叫人?你们血剑门罪恶涛涛,已经到了天理难容的境地,为了个劳什子祭剑,搞得方圆三十里无有活口,这是人干得出来的事儿吗!”岳凌巍勃然大怒,双拳紧握之下,磕磕作响。

    “嘶...”听得岳凌巍言语,叶天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屠戮三十里,这要残害多少无辜百姓...

    左剑星眼中闪过一丝森寒,冷声道:“杀人难道也有区别?同样是杀人,我们杀人就是作恶,你们杀人就扬善,呵呵,这就是天理?”

    “所谓天理,不过就是弱肉强食罢了。”说话间,左剑星将长剑倒转,置于眼前仔细端详起来。

    “放屁!你们是乱杀无辜,我们是铲奸除恶!”岳凌巍踏前一步,情绪越发激动起来。

    “哈哈哈,好一个乱杀无辜,好一个铲奸除恶。”左剑星仰天大笑,状如癫狂,笑到半途徒然收声,同时双眼中爆出一缕寒光,盯着岳凌巍,道:“天下善恶由你评判?难道天道由你主掌?不要再自不量力了,你不过是云海宗扩张势力威慑的一条狗而已!”

    听得此语,岳凌巍顿时怒火攻心,足见用力一踏,其身形便已如同陨石般爆射而出。

    左剑星嘴角勾起一抹不屑冷笑,手腕一抖,一道血红剑气撕开空气,迎着岳凌巍斩去。

    岳凌巍见状狂吼一声,双拳豁然爆发出耀眼白芒,一拳轰散剑气,一拳向着左剑星头颅捣来。

    两人的速度均在叶天之上,三十丈的距离眨眼便过,此刻已然斗在一处。

    叶天并没有立刻插手,因为实力相差太多,他根本就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而且还有另外一点,左剑星的最后一句话的确让他心头一颤。

    云海宗的一条狗...

    听到这句话时,叶天的心中突然有些寒意,这寒意并不是因为自己,而是来自于眼前正在拼命搏杀的岳凌巍。

    正如左剑星所说,什么是对错?什么是善恶?

    岳凌巍铁面无私,几乎将云海宗的人得罪个遍,他追求的是什么?

    无外乎是对云海宗宗规的遵从,但是,到头来呢?作恶多端的邱家双少每天依旧或碰乱跳,甚至还眼前的这个杀手便是他们雇来的。你岳凌巍能怎样?

    雇佣杀手刺杀本宗首席大弟子,难道这合乎云海宗宗规么?这种事情不是应该斩首以儆效尤的么?

    可是事实却并非如此,邱家双少之所以能够逍遥法外,靠的是他们的老子,身为云海宗荡云阁阁主的邱天德。

    他邱天德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对于云海宗又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岳凌巍固然是青年才俊,但能够和邱天德相提并论么?这不用想也知道,自然是不能。

    所以,他无论如何努力,有些事情却永远也改变不了。因为他只是一枚棋子。当然,所有的人都是棋子,但邱天德却是一枚位于阵眼的重要棋子。

    “唉...”叶天替岳凌巍感到一种深深的悲哀,世间算计、征伐杀戮,到头来埋葬的都是岳凌巍这样不知变通的人物。

    这就是规则,你所认定的,也许正是用来将你埋葬的所在。

    “呵呵,看来我也要加入其中了。”叶天自嘲般的苦笑一声,道理他想得通,其实当日他完全可以将邱家双少哄得高高兴兴,但他不想,因为什么?

    树要一张皮,人活一口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