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280、纠结

    对于韵儿的挑衅,叶天早就习以为常,佯怒横她一眼,而后话锋一转,正色道:“说实话,你下山到底干什么去了?”

    韵儿的身份叶天是知道的,作为血宗某刺杀组织安插在云海宗的杀手,其目的性不得不让人深思,叶天对云海宗的感情虽然还没到那种殊死报效的地步,但也做不到明明知道这种事情却还放任不管。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云海宗是什么实力不需多说,就凭韵儿一个女子,叶天可不想看着她自寻死路。

    “我去找师傅了啊,好久没见有些想念。”韵儿背着小手走在前头,叶天缓步辍在后面。

    “真的?”叶天并不是很相信,韵儿古灵精怪,最喜玩笑。

    “当然不是。”韵儿回眸一笑,在这黄昏里犹如绽开的百合。

    “...”叶天一脸无奈,寒声皱眉道:“我认真问的。”

    “哦...”韵儿见叶天语气转厉,似乎有点小小委屈。

    见状,叶天心头忽然腾起一丝不忍,不过转念间却被自己压制,语气依旧有些寒意,道:“你是不是下山与老班主他们策划刺杀事宜去了?”

    “恩。”韵儿十分干脆的点了点头,没有任何想要隐瞒的意思。

    “这很...”叶天说道这里似乎想起什么,顿了一下之后方才再度开口:“你们不可能成功的,你以为云海宗是什么地方?就凭你也想在这儿完成刺杀?如果我分析的没错,你们刺杀的最起码也要是个长老级别的人物,你认为你有机会还是有实力?”

    “我也不怕跟你说,我跟我们卷云阁一位毫不起眼的长老交过手,实力之悬殊简直天地之差,你自忖能赢过我么?我劝你还是尽早放弃!”

    叶天一口气说了一大堆,说罢之后紧紧盯着韵儿,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我当然赢的过你呀。”韵儿望着叶天,一双灵动的大眼扑闪扑闪的,极为可人。

    “屁吧,真的别闹了,快点收手吧。”叶天知道她是在开玩笑,但语气中仍是有些忧虑不自觉的流露。

    “你这是在...关心我?”韵儿露出标志性的笑容,有点女生独有的那种坏坏的味道。

    闻言,叶天徒然意思到自己刚才竟然不自觉得说了那么多话,而且想想刚才的语气,似乎还有焦虑和忧急...

    “我身为云海宗卷云阁弟子,岂能坐视你们血宗妖人为害?!”叶天说罢便觉后悔,“血宗妖人”这几个字的分量可是有些重了。

    “在你的眼里,我们血宗都是妖人?”韵儿的双目间徒然泛起水花,那模样,简直委屈到让人心碎。

    叶天虽然能言善辩,但对于安慰女孩子从来都是束手无策,而且韵儿的情况还很特殊,因此叶天便更觉毫无办法。最后只能轻叹一声,低语道:“好了好了,回去和大家汇合吧,他们应该已经接过任务了。”

    “你们去吧,我不去了。”韵儿站着未动,语气中有些萧索悲意。

    自从叶天认识韵儿以来,就从未见过韵儿有伤心难过的时候,向来都是一副没心没肺古灵精怪的模样。可是今天,叶天一句无心之言竟然让她伤心几欲落泪,这种情况的发生,使得叶天心头没来由的一痛。

    “不行,我不能再这样下去!”叶天暗自咬牙,正是这痛的提醒,让他清醒了几分,如果再这样下去,他恐怕会喜欢上韵儿。

    “既然不去,那便早些回去,我走了。”叶天勉力装出一副冰冷神色,而后转身离去。

    一步,两步,三步...

    “她为何还不说话...”叶天故意把脚步放的很慢,但身后并没有传来韵儿的声音。

    四步,五步...

    “这次是真的伤心了,我刚才的话说的太重了...”叶天心头升起自责。

    六步...

    “别生气了,我不是故意的!”叶天终于转身,一步之内解决了心头的挣扎。

    此刻韵儿正抹着眼泪,听得叶天话语抬起头来,在见到叶天那副可以压制着脸上自责的古怪神色后,登时破涕为笑。

    “...”叶天再度无奈,自己最后还是没能忍住,这也意味着从这一刻开始,他心头的防守大闸已经不再严如铁壁。

    “我真是服了你了,赶紧走吧。”叶天叹气招手,而后不等韵儿跟上便转过身形,向着众人而去。

    韵儿最后擦了一把眼泪,蹦蹦跳跳的快步跟上。

    ......

    二人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出很远,所以在回到任务榜的时候冷凝月早已选好了任务,因此众人已经在此等待叶天和韵儿好一段时间。

    见到二人回返,冷凝月率先发难,佯怒道:“叶天,你小子干嘛去了?”

    “散步而已...”叶天心乱如麻,这一路上他并没有和韵儿说话,而是不断的在心中反复谴责自己,小霜下落不明,而自己的心门竟然如此轻易的便被攻破,这是不是一种始乱终弃、极度缺乏道德的表现...

    叶天不语,韵儿也很安静,然而越是这样,叶天的心中就不安。自责与放任纠结的存在,他的内心陷入一种前所未有的焦躁迷乱之中。

    冷凝月似乎看出了叶天的心思,轻轻叹了口气,思虑片刻,而后似乎下定什么决心一般,语气坚定的道:“这事儿我给你做主了,我觉得小霜也不会反对。”

    叶天闻言徒然一惊,紧紧盯着冷凝月,不知如何作答。

    “你这么看我干吗,我说的不够明白么?”冷凝月被叶天看的很不自在,略有尴尬的别过头去。

    “凝月姐,你在说什么胡话!”叶天终于开口,语气很是决然:“我绝不会做对不起小霜的事!”

    叶天此语一出,身前悄然传来一道无声的叹息,就好像心碎的声音。

    “凝月姐,我们只是朋友,我虽然喜欢叶天,但并不奢求什么的。”韵儿强颜欢笑,装出一副洒脱模样。

    场中的气氛登时变得怪异和尴尬,所有人都不知道说什么为好,原本热热闹闹的场面,一瞬间冷了下来。

    冷凝月闻言若有深意的看了韵儿一眼,皱眉道:“口是心非。”

    韵儿不置可否的笑了一下,那笑中满含无奈,她喜欢叶天,但直到今天她才知道自己的喜欢让叶天陷入无尽的折磨,如果是这样,那她宁愿为了叶天而放弃叶天。

    “算了,不说这件事了。”冷凝月亦是无奈叹气,叹气过后却又补充道:“人生在世,这一辈子的时间很是漫长,谁的心里也不可能只喜欢一个人,所以希望你们好好考虑,不要最后抱憾终身。”

    冷凝月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她虽然是冷凝霜的姐姐,但她却并不认为喜欢一个人有错,而且喜欢也并不是一件非要专一才能长久的事情。人是感性动物,只要真心喜欢,就算你同时喜欢十个,而且能够保证对她们一视同仁的呵护爱恋,那也没什么不可之处。

    叶天周身一颤,他又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如果小霜现在安然无恙的站在自己身边,那么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接受韵儿。但事实并非如此,小霜下路不明,甚至生死未知,如果叶天在这个时候和别的女子相恋,用不着别人,连他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

    “好了,真的不要说这件事了。”叶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而后转视冷凝月,强笑道:“凝月姐,挑了一个什么样的任务?难度系数不会太低吧?”

    冷凝月再度叹气,不只是她,此刻任谁都看得出叶天在强颜欢笑,不过他们并不知道叶天心中的痛苦,只当他是因为选择而纠结。

    “东南七百里,有一座叫做黄岗梁的山岭,那上面盘踞着一伙歹人,没少祸害周围百姓。”酒孩儿眼里极好,赶紧接过话头,他明白,如果这种气氛继续持续下去,叶天、韵儿,甚至都冷凝月,都有可能憋出“内伤”。

    “黄岗梁?!”

    “没错,咋了?”酒孩儿一脸不解望向神情错愕的叶天。

    “呵呵,天下之事,真是奇巧难言啊...”叶天大有感慨,一月前他刚刚斩杀了黄岗梁的董七,放生了刀疤男子,没想到今日,竟然又要踏上拔除黄岗梁的征程。

    “什么巧?”众人皆被叶天搞的很是不解,齐声问道。

    叶天无奈苦笑,而后将当日之事简单的给大家重述了一遍。

    众人听闻之后皆感巧合,亦是纷纷感慨起世事难料来。

    “那咋办,咱们还去不去?”段流似乎看出叶天并不相对黄岗梁动手。

    “当然要去。”冷凝月斩钉截铁,而后转视叶天,道:“黄岗梁的歹人为非作歹,行为十分恶劣,我之所以选择这个任务,正是因为这一点,你可不要被那他们的表象所迷惑了。”

    叶天点头,对于这点并不用冷凝月开解,他心中亦是清楚得很。当日那刀疤男子虽然表现出重情义的一面,但那毕竟是他的亲人,虎毒不食子,亲人之间就算舍身也属正常,这些并不能代表刀疤男子是一个好人,只能证明他还有孝心而已。

    有孝心就可害人么?

    很显然,这个结论并不成立!

    “走,黄岗梁!”

    叶天点头之后,酒孩儿兴奋高呼,一行人迤逦下山,直奔黄岗梁而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