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278、和好

    回返的途中,叶天一直在想着一件事情,到底是直接回云海宗还是去垂云镇与段流白阔二人汇合。

    他离开客栈已经很长时间,段流的醉酒早该清醒,虽然叶天是为了保全他们二人而主动离去,但说实话,心中仍是盼着他们能够寻找自己,为的不是让他们帮忙分担危险,而是那个“兄弟”二字。

    路程不远,但亦是算不得近,全程御空武学疾行的状态下,叶天与董七等人已是追逐出百里开外。

    这是一片广袤的密林,叶天天生方向感很强,所以并没有出现迷失方向的问题。此刻正沿着来时的路回返,因为无论是云海宗还是垂云镇,这个方向都是必经之路。

    路途行至一半,叶天突然感觉到前方里许外出现两道气息,气息较弱,实力当在四段武师左右。

    “难道是他们...”感知到气息之后,叶天的心头腾起一丝期望,他毕竟不是神仙,做不到无欲无求,他可以为兄弟独自面对危难,但同样也希望自己的兄弟不会舍弃自己。

    心中存有希望,叶天的脚步不由加快许多。随着气息越来越近,叶天心中的期望也是变得越发强烈起来。

    大约半盏茶之后,虽然仍看不到对方,但已经能够隐约听见言语。

    “老白,这件事不是我说你,你怎么能这么干呢!”

    说话的是段流,语气中明显有些无奈和责怪。

    “呵呵,坏人都是我当,我他娘的还不是为了保全咱们的性命!”白阔的话语中充斥着委屈和不忿,不管怎么说,他只是做出了一个正常人都会做出的选择,他不想当义薄云天的英雄,难道这是错?

    况且,就算这是错也轮不到段流来说,毕竟白阔做出这个抉择并非全是为了自己,而且他的心理已经非常难受。

    “不是...老白,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感觉...”段流也很是为难,说实话他对白阔的的做法有些不满,但心中却也理解。

    “算了,沿着这个方向找,找不到就不回去了!”白阔说的很是坚决,似有些赌气。

    段流沉默了片刻,又道:“你确定是那两个人不会骗咱们么?按你说的,叶师弟只是三段武师,他如何能够在五个三、四段武师手下生还...”

    这句话一出口,白阔登时火了,只见他怒吼道:“那你还要怎样?是不是要我自尽来还啊?”

    段流被白阔激烈的反应吓得一怔,半晌才支支吾吾的道:“说什么呢...我只是担心...”

    二人关系毕竟很好,所以白阔也并没有继续恼火,而是选择强行压下怒气。

    长叹了一口气之后,白阔轻声道:“不会错的,那两人的眼神绝不是说谎。”

    听到这里,叶天似乎明白了其中大概。其原因必定是段流醒来之后发现叶天不在,追问之下白阔将事情的原委讲与他听。段流听过心生不满,在其极力要求过后二人踏上寻找叶天的路程。而凑巧的是,他们出发的时间与先行逃跑那两人的时间刚好重叠,所以在某一处相遇。那两人不知为何被发现端倪,争斗过后不敌,而后说了关于叶天的信息,这才引得段流和白阔一路向此处寻来。

    “唉...”叶天轻叹一声,心中暗道:“虽然他们寻来,但相互之间的关系已经出现了一道难以修复的裂痕,段流还好,以后和白阔相处,难免尴尬。”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摇了摇头,叶天施展开御气踏燕决,数次纵掠之后,距离两人已经百丈不到。

    段流和白阔的实力低末只是相对云海宗弟子而言,如果放在灵武镇那种地方,以二人四段武师的实力,也算的上是顶尖高手了。

    所以,在叶天进入百丈范围之内时,他们便也开始略有感知。其实按照常理,他们的感知范围根本达不到百丈之远,究其原因,是叶天刻意放大了自己的气息,为的是给他们一个更加充足的时间进行准备,免得见面过后出现尴尬。

    “叶师弟?!”段流有些悲观,在听闻五人追逐叶天之后就感觉叶天一定会遇难,即便是当事人亲口转述,他仍然只信三分。所以此番有所感知才会如此惊讶。

    白阔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点头,脸上神色复杂。

    须臾,叶天的身影出现在两人视线之内,而他则是毫不吝啬的跟二人打起招呼。

    “段师兄,白师兄!”

    “叶师弟!果然是你...”段流有些激动,赶紧冲上前去。白阔依旧没有说话,不过亦是紧跟而上。

    “你竟伤得如此之重?!”段流上下打量了叶天一番,只见后者胸口腹部一片血红,看上去很是骇人。

    “你...没事吧...”白阔眼中神色也有担忧,但却不好意思表现出来,因为毕竟有些马后炮的嫌疑。

    “哈哈,你们看我像有事的样子么?”叶天开怀大笑,不过这笑自然是为了宽二人之心,这种氛围,放在谁身上也不可能发自内心的笑得出来。

    叶天笑的很是豪爽,并无半分破绽,段流心思简单,半信半疑之下便没有再问,不过白阔却是若有深意的看了叶天一眼,脸上惭色更重。

    “给我讲讲,你是怎么大战那五个歹人的。”段流拉着叶天寻了一处干净地方坐下,一脸的好奇和兴奋。

    以三段武师的实力击败五个同等甚至超出一段实力的对手,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当然,他自然是不知道赤龙金血和灵力的存在,这种情况用他的脑子来分析,那就只有一个原因——叶天是武学天才。

    他的这个分析并不错,而叶天目前也仅仅只能够以这个为借口来对他进行搪塞,讲过之后,段流心悦诚服,叶天无奈苦笑。

    叶天之所以不以实情相告,并不是不放心段流的人品,而是因为此人略有长舌,而且头脑易热,嘴上实在缺少个把门的...

    “你的伤真没事啊?”段流扫了几眼叶天腹部的伤势,那里有一条细窄的刀伤,虽然看上去并没有皮肉外翻之类的吓人景象,但身为练家子的他却能够看出,这伤口深的很,恐怕再深一点,都容易切断叶天的肠子。

    “说了没事就是没事。”叶天佯装不耐,随后话锋一转,道:“白师兄,我偶的一物,看起来似乎有些来头,你年长识广,帮我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叶天刚才一直被段流缠着,生怕白阔以为自己心中有怨刻意冷落,所以此番一得空闲,立刻便主动扯上话题。

    白阔本来的确有些这种心思,但他却并不怪罪叶天,因为毕竟是自己有失义气,别说是冷落,就算给几个白眼,他也得受着。

    不过他万万没想到叶天竟然主动和自己交谈,而且言语中还多有礼让,但比起之前,终究还是少了些随意。

    “哦?何物?”白阔缓步而来,疑惑的看向叶天。当然,他亦是在刻意压制着那种生分的感觉。

    叶天呵呵一笑,从怀中取出一物来,此物散发着淳淳乌光,正是刀疤男子留下的玄钢护心镜。

    “这啥啊?”段流一把抢过,率先拿在手里繁复观看起来。

    由于此物无有丝毫的花纹刻饰,看起来如同盘子一般,所以段流并没能第一时间想到它竟然是一个护心镜。

    “盘子吗?”段流果然认为此物是一个盘子。

    “镜子?”白阔的想法略微接近。

    “护心镜,匪首身上得来的。”叶天解释,旋即再道:“我只是觉得此物材质特殊,但却不知具体来历。”

    其实叶天根本就没指望能够从他们二人口中得到答案,这只不过是找一个话头冲淡尴尬而已,况且对于这玄钢护心镜的材质,叶天心中早有定论。

    “该是乌坦玄钢所铸。”白阔看了一会儿,缓缓开口道。

    叶天闻言心头微有惊讶,没想到这白阔竟然是个识货的主儿。

    “何为乌坦玄钢?”叶天佯作不知,继续追问。

    见到叶天那副求教的神色,白阔心中稍感安定。因为如果一个人的心里并不认可你,那他绝不会向你请教。即便是古语中的“不耻下问”那也是建立在一个发问者对于被问者有一定认可的前提之上。

    试想一下,你会向你所厌恶的人请教问题么?回答是肯定的,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不会!

    “这个不太好说,是一种比较罕见的特殊材钢类。”白阔说到这里顿了一顿,补充道:“是一种咱们武宗比较罕见的特殊钢类。”

    “难道是密宗之物?”叶天心头暗想,但脸色却不露声色,笑道:“无趣,既然白师兄识得它,那就送你好了。”

    叶天说的随意,但他却很是明白这玄钢护心镜的分量,能够受雷掌一击而无损,这对于武统界定以下的武修者来说,绝对算得上一件保命的神器了。

    “这怎么行...”白阔急忙摆手,对于这玄钢护心镜他虽然没有叶天了解的透彻,但也知道肯定是一件防身的好器物。

    “白师兄不会还在纠结之前的事儿吧?”叶天随意的笑着,一幅既往不咎的神情。

    白阔见状先是皱眉,而后长叹一声。他明白叶天的用意,所以如果不收,那就相当于是与叶天划清界限,本来已经有些后悔,眼下自然不会再办错事。

    只见白阔最终释然一笑,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不过...说实话心中真的很愧疚。”

    给读者的话:

    7878787878,LiHysea325272,你俩是我能看到的跟的最紧的读者了,我迫切的希望能够在评论区看到你们的建议。么么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