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269、开罪

    此语一出,尽皆哗然!

    很多人都被叶天这句话震得楞在当场,其中以邱子明错愕最甚,以他的身份,在云海宗横行十几年,从来没见过敢这么对自己说话的。

    跟他混?这是什么口气,他邱子明乃是阁主之子,不出意外的话,将来他和大哥绝对会继承阁主之位,虽然兄弟二人只有一人能够登此高位,但兄弟同心,谁坐还不一样。

    所以在所有人眼里,和叶天说话的人其实就是荡云阁阁主,这么和阁主说话?岂不是找抽呢么!

    “什么给你的勇气,这个么?”邱子明从错愕中恢复,伸手在怀中取出一物。此物形如云图,质地光泽,而且野田曾经有过一面之缘,正是荡云阁的云令。

    “呵呵,那又是什么给你的优越感?邱天德之子?”叶天冷笑反问。

    “如果是这个,我只能说你太愚蠢了。”邱子明并没有回答叶天问题,而是猛然用力一握,随着咔咔声音,再度扬手时,云令已经成为一捧灰烬......

    “嘶!”

    不敢说在场的所有人,但只要是见到这一幕的,都尽皆倒吸了一口凉气。捏碎一块玉佩谁都能做到,但必须要弄清楚他捏碎的什么玉佩,这块玉佩又代表着什么。

    “云令便这样被他...”

    “这才是真正的狠角色啊!”

    “任性,太任性了...”

    围观群众纷纷小声惊叹起来,各自有各自的感慨,不过还是羡慕居多。

    “子明二少,这是不是...”

    不光是围观看客,就连邱子明的跟班们都被这一幕惊呆,他们虽然跟着邱子明做过不少飞扬跋扈的事情,但毁坏云令这等大事可不是他们能够参与的起的。

    “住口!”邱子明厉声打断了众人的闲言碎语,而后冷视叶天,不屑的道:“云令,看到了么?在我的眼里,它就是这么不值一提。”

    段流和白阔一直担心叶天,所以目光始终紧紧盯着此处,眼下见到这样的一幕,心头咯噔一下,大呼不妙的同时快步赶来。

    云令是相当于云阁信物的存在,拥有云令的弟子尽是阁主最为器重的弟子,所以说云令就是靠山,拥有云令就说明拥有阁主的维护,这是很多云令持有者的底气来源。

    此刻不只是邱子明、段流、白阔,甚至在场的所有人都认为叶天的底气来自于那块小小的云令,他们以为叶天之所以敢如此硬气完全只是因为有明辕长风在背后做靠山而已。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叶天在只是一个二段武者的时候就敢于向当地第二大势力挑战,无依无靠的他走到今天这一步,并不是因为有谁来当做靠山,而是靠着自己的那份倔强和不屈。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权利和势力能够让叶天屈服,王家不能、李勋不能、邱子明亦是不能。

    “呵呵,你很幼稚。”面对邱子明满是优越感的眼神,叶天回以冷笑。

    “还要嘴硬?”邱子明大感意外,他天真的以为叶天的底气一定会随着那粉碎的云令而消散,但结果却并非如此。

    “子明少爷,您大人有大量,我这兄弟脾气有些臭,您别和他一般见识。”段流见形势不妙,于是赶紧装着胆子上前和解。

    “滚!”没待段流近前,邱子明便是一声怒喝,对于叶天他兴许还有几分耐性,但对于段流这种普通弟子,他根本来看都懒得看上一眼。

    脸上闪过一丝怒气,段流虽然不由自主的停步,但气势却依旧向前侵袭。

    邱子明似乎感觉到异样,微感讶异的扫了段流一眼,心中暗道:“怎么今日遇到的竟是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货色!”

    “段师兄,你和白师兄先回去,稍后我会去找你们。”叶天说话时笑的很随意,看起来并没有因为得罪了邱子明而产生丝毫的担忧。

    “不行,我等虽然没什么本事,但还做不出抛下兄弟独个避祸那种丑事!”段流斩钉截铁的打断了叶天的话语。

    白阔点头,语气同样坚定的道:“有难同当!”

    叶天见状大感欣慰,说实话,他们如果就这么走了,叶天并不会忌恨,但心头肯定会生出失望来。

    “你们留在这没用,先回去等我,老地方见。”叶天这句话到是实话,如果邱子明今天决议要动叶天,那么段流和白阔留下来只不过是多两个遭殃的而已。

    “你们废话很多...”

    “滚一边叨叨去!”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唰的一下集中到段流身上,因为他竟然打断了邱子明的话,而且还如此粗鲁!

    “你够胆再说一遍!”邱子明万分惊愕,他是真的懵了,一个普通弟子,竟然敢让自己滚...

    “老子说你滚一边去,你耳朵聋啊!”段流一字一句的重复起来,脸上并无丝毫的勉强,可以看得出来,他是真的豁出去了。

    平日里能不惹事便不惹事,可一旦遇到事情,管你是阁主的儿子还是怎地,就算天王老子我也不怕!

    这就是段流的性格,既然无法避免,那索性就敞开了干!

    “你是找死!”邱子明的脸瞬间阴寒下来,语气亦是冰冷到极点。

    “子明二少是真的要杀人了...”

    “快走,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

    感受到邱子明的阵阵杀意,场中许多围观人士识趣的选择了离开,一会儿若真的开了杀戒,谁也不想让自己身上沾血。

    沾血就是沾上责任,杀人可不比横行霸道,纵然你是阁主爱子,杀人也免不了重责。

    “子明二少,我看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他们三个好像是脑子有点问题...”

    “还不快滚,以后别再让出现在二少的面前!”

    “二少宽宏,今天饶你们狗命,赶紧滚了!”

    一众跟班十分清楚现在的局势,子明二少杀机已动,但做这种后果严重的事情他岂会亲自动手。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报恩”的时候到了!

    但是,谁敢报这个恩,杀人可不是一件小事,宗规里有着明确的规定,残杀同门者,定斩不赦!

    也许邱子明动手杀人还能通过各种手段保全性命,但这群跟班可没那么厉害的老爹罩着。

    “我要你们何用?”邱子明怒视一众跟班,恩威并用道:“你们给我杀了他,日后保证飞黄腾达!如若不然,都收拾收拾滚了为好!”

    杀了断流不是难事,飞黄腾达邱子明也有能力给予,但前提是杀人之后还能有命来享受才行。可如果不杀,邱子明话里的意思也很明显,那就是卷铺盖滚蛋,这一点对于堂堂阁主少爷来说还是很轻易就能把办到的。

    邱子明声色俱厉,说的可不像开玩笑的话语,但即便如此,一众跟班仍就没人愿意动弹,只不过脸上却多出了几分犹豫。

    他们犹豫的是要不要押一次宝,押的是杀人之后在邱子明的庇护先能够得以保全。

    “二弟。”就在这时,另一位狠角色终于开口,只见此人长得亦是一表人才,如果说邱子明是俊秀,那么他就是英挺。

    “哥。”邱子明似乎很听他的话,在听到他呼唤之后,暴戾大减。

    “你怎么能张口闭口就说什么杀人之类的混话呢,我们又不是草菅人命的土匪。”邱子轩笑着开口,那副谆谆教导的模样看上去很是与人无害。

    “哥,你...”邱子明一愣,除了爹爹之外,就属他这个大自己一岁的哥哥最宠爱自己,怎么今天竟然向着外人说起话来了。

    “这位师弟莫怪,小弟性情顽劣,如果得罪之处还行见谅。”邱子轩没有再搭理弟弟,而是冲着叶天拱手告罪。

    叶天冷笑以对,此人一直在旁观看,到了情况无法收拾的地步才站出来说话,这说明他的确是一个既能沉得住气,又能掌握大局的狠角色。

    “我是荡云阁邱子轩,不知师弟如何称呼?”见叶天没有说话,邱子轩笑容不改,继续追问。

    “卷云阁叶天。”叶天语气冰冷,但对方礼数周全,所以叶天自然也不能缺了礼数,否则就是狭隘。

    “恩,看你年龄该是比我小些,我就称你一声叶师弟吧,不知可有冒犯?”邱子轩文质彬彬,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

    他的谦虚有礼并没有让任何人惊讶,因为除了新晋弟子之外,云海宗所有人都知道笑里藏刀是邱子明的一贯面貌。

    “冒犯到是没有,但你若叫我一声叶师叔或许更加中听。”叶天虽然也是新晋弟子,但他能看得出邱子轩的装模作样,对付这种人,叶天最有办法,那就是各种打脸各种气,你不是喜欢装的温文尔雅么,那我就用地痞无赖的方式来对待你。

    果然,邱子轩的脸上闪过一丝阴寒,不过却也一闪而逝。

    “叶师弟很会开玩笑啊,与你交谈当真愉快。”邱子轩冷笑,而后分别扫了段流和白阔一眼,似乎想要记住他们二人的容貌。

    “我今天有事,不能陪叶师弟多聊,这就准备告辞,不过你放心,咱们很快还会见面。”邱子轩语气中并任何情绪,但在场的所有人对他的意思都是心知肚明。

    除掉叶天等人,他已经是迫不及待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