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261、世事悲凉

    “顶尖人物...?”叶天小声呢喃一句,目光中也显露出向往的神色。

    “没错,集合灵武暗三宗大能,屹立于天下之巅!”轩辕长风说罢迈步出屋,叶天紧紧跟上。

    二人一前一后,来到断崖边缘,耳中是隆隆的瀑布声音,远方是起伏群山和碧波湖面,半空中偶尔飞过几只禽鸟,穿过云层,翱翔于天际。

    但这些,都只在断崖之下,断崖是卷云峰的顶点,高耸入云,直插天际。现在二人所站立的位置,那可谓是真正的举手触天。

    “你看到了什么?”轩辕长风注视良久,悠悠问道。

    “俯视...”叶天声音很低,但却很坚定,有一种霸气微微流露。

    轩辕长风闻言心头一震,通常来说,一个正常人应该看到山、看到水,看到禽鸟和湖泊,看到的应该是风景,可叶天看到的却是心境,他看到的是自己,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自己。

    “我果然没有看错你!”轩辕长风拍了拍叶天的肩膀,眼眸中神色炽热。

    叶天也从远处收回目光,凝望面前的这位老者,道:“师父,你是要我...”

    “没错,我要你继承我的志向...”轩辕长风声音甚至微微有些颤动,那沉寂许久的心似乎也跟着激荡起来,只见他眼中炽色更甚,开口道:“我的志向,整合天下!”

    “整合天下?!”叶天徒然一惊,他纵然亦属心有抱负之人,但也万万没有想到轩辕长风竟然有如此野心。

    叶天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个老者,甚至能够想象得到他心头的激荡,整合天下,这该是一件多么伟大的事情。

    “孩子,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人活在世,特别是热血男儿,你要做的,是大事!”轩辕长风言辞激扬,似乎连自己都回到了那个热血翻涌的年纪。

    “大事...”叶天呢喃重复,眼前展开了一幅纵横天下的画卷。

    “没错,大事!”轩辕长风掷地有声。

    “大事?”叶天再度重复,心神微荡。

    “大事!”轩辕长风声音徒然拔高,穿云透雾,荡彻整个卷云山。

    叶天被轩辕长风的气氛感染,同样仰天长啸,清越的声音远远传开,在这千山万壑间流转不休。

    ......

    夜晚来临,叶天静静的躺在住处的床榻之上手中把玩一个淡白色的玉佩,那玉佩质地纯净,好似羊脂,打眼一看便知绝非凡品。

    床榻的旁边是一座圆木桌,桌上此刻正放着一个包裹,包裹的细带已被打开,落出了里面的几件事物。

    三本青皮小册,两套本阁衣物,一方贡献尺木,最后还有一个小小锦盒。

    其他几样事物叶天并没有动,因为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已经被小锦盒所吸引,不过这锦盒并不是包裹中的事物,而后有人刚刚才送过来的。

    此刻锦盒的盖着也是开着的,因为里面的事物已经被叶天拿在手中。

    这是一块云朵状的玉佩,上面雕工清晰,刻得是云卷云舒的秀图,一股淡雅舒和的气息隐隐透出。

    “云令...”叶天低声呢喃,这件事物的重要性他很清楚,而轩辕长风把云令传给他,这既是天大的荣幸,也是莫大的压力。

    看着手中的云令,叶天不由回想起白天的事情来。

    白天轩辕长风情绪激荡,将藏在心中的抱负说与了叶天。据其描述,叶天得知了关于轩辕长风过去所经历过的种种事件。

    云海宗云阁阁主,方圆万万里举足轻重的存在。这个范围内,所有人眼中的他都是风光无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说是只手遮天也不算夸张。

    可从来没有人想过这一切光荣背后的伤痛,轩辕长风的父亲是武宗人士,母亲却出身于血宗,二人在一次意外中相识,最后相爱,经过重重困难之后方才稳定在武宗的一处小镇当中。他的父亲是一位很有头脑和魄力的人物,虽然实力并不是很高,但仍然在很短的时间内于当地打出一片天地,轩辕家主一时间风声无两。

    轩辕家主之所以能够迅速崛起,当然不会只是靠着心机算计和胆魄气度,实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是武宗实力仅在武师界定,虽然在当时当地并不算低,但若想撑起一片天地恐怕还不足够。

    所以,他做了一件被武宗之人所诟病甚至极力打压的事情,那就是习得易血换髓经入体。

    得到易血换髓经的支持之后,轩辕家主在当地所向披靡,很短时间内便横扫各大势力,巩固了轩辕家在当地的地位。

    如果说事情按此发展,那的确也算是一段佳话,但俗话说得好,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安稳的日子仅仅持续了三年,一场绝顶的灾难便席卷而至。

    凡事皆有利弊,轩辕家主因为易血换髓经而打下根基,但同时也因为换血易髓经而招来祸患。

    是年,轩辕长风三岁,他亲眼见证了武宗那些视易血换髓经为邪典的大人物的冠冕堂皇,更是不幸的目睹了整个家族被屠的惨象。

    那些人是当晚来的,他们口中的目的是为武宗除害,决不能对潜藏在武宗境地内的血宗妖孽有所姑息。

    但透过事情的表象,轩辕长风却很是明白,他们只不过是为了易血换髓经而来。

    只要他们有所图,那么事情就不难解决,轩辕家主是一个聪明人,他能够权衡利弊,易血换髓经也不是什么不传之秘,血宗之人几乎人人都会,至于发挥程度的强弱,看领悟力便是。

    于是这件事情很轻松的便得到了解决,来的人只有三个,其中两人的实力当在武统界定,另外一人该是头领,实力深不可测。

    在得到易血换髓经之后,令轩辕家主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那名头领几乎毫无迟疑,眨眼间便将随从而来的二人斩杀,随后大开杀戒,整个轩辕家族无一幸免。

    临死之前,轩辕家主从那头领的口中得到答案,屠杀的惨剧,只因此事不能走路风声...

    但那人终究还有一点人性,在轩辕家族的苦苦哀求之下,轩辕长风的性命得到了保全,不过他之所以能够答应,估计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轩辕长风太小,根本就记不得事而已。

    但是,轩辕长风不是一般的孩童,他清晰的记得那天发生的事情,甚至精细到每一个画面。可记得又能如何,轩辕长风没有报仇的能力,甚至离开那人他连都无法独自生存。

    所以他跟随者那人来到了一个地方。

    那个地方似乎很有名字,有着高耸入天的山峰,山峰上有很多人,他们将这里称作什么云痕之巅...

    云海宗。

    随后的日子里,轩辕长风顺利成章的成为了那人的徒弟,他天资颖悟,勤奋刻苦,很快便超越了诸多先他入门的同辈,随着时间的推移,更是荣膺亲传弟子的殊位,实力一日千里,滚雪球似的提升。

    时光飞逝,眨眼间二十余年一闪而逝,当轩辕长风终于有了报仇的实力,却没有想到,他那血海深仇的师父,竟然驾鹤西去。

    对于这件事,轩辕长风一时间陷入无比的纠结当中,经历漫长苦修而等待的一天,竟然以这样的戏剧性而收尾,他甚至想过在卷云阁大开杀戒以消此恨,但看到那些陪着自己数十年的面孔,终究还是没能下得去手。

    在随后的日子里,轩辕长风渐渐解开了心结,云海宗不但没有错,甚至还有恩于他,他要怪只能怪这个时局的扭曲,三宗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如果天下一统,岂会有为习一技而屠人满门已做掩饰的行为...

    从那一刻起,他便发誓,他要让这个扭曲的天下回归正常,要扶正一些被人误视的东西,而要做到这一点,只有一个途径,那就是——天下一统!

    雄心大志普遍存在于很多的年轻人心中,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往往最后的结局就是湮灭在时间长河之中,不复存在。

    轩辕长风的志向没有被彻底磨灭,但已经开始变得模糊...

    直到这个少年的出现。

    心头的热血重新被燃起,一个身怀赤龙金血的少年...

    “呼...”

    叶天轻舒了一口气,收回思绪,手中的云令静静的附于手心,轩辕长风的经历不禁让他想起自己。

    天火璇心炉、灵宝通鉴、易血换髓经、还有灵宝通鉴上所记载的作为五相玄体的柔术...

    灵宗、武宗、暗宗,三宗之大能,尽数归于此人一身。但是,他却下落不明,甚至连妻子和孩子都无法照顾,他一生所为为何?

    难道是轩辕长风所说的整合天下么?

    很有可能。

    不过,最后的结果却是显而易见的,因为武宗还是武宗,血宗的易血换髓经还是被称为邪典,这说明他失败了...

    叶天打开窗扉,一股清凉的夜风灌入屋中,星空明朗,月光璀璨。

    “父亲...”叶天轻声呢喃,这一切难道都是巧合?亦或是上天注定要叶天重走父亲没有走完的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