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260、宏愿

    山间小径是蜿蜒的,快到断崖时依稀能够听到隆隆的瀑布声,透过树木的缝隙,断崖一角隐约可见。

    由于心念酒孩儿伤势,所以叶天一路行的便快,没过多久,篱笆小院便已经出现在视线当中。

    叶天脚步再度加快,片刻后入得小院之内,抬手轻拍门板。

    敲过门之后,屋内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那声音有些悲凉和担忧,是轩辕长风的声音。

    “进来。”

    得到许可,叶天推门而入,情况和他想的差不多,只见轩辕长风坐在床边,脸上神色很是难看,忧急之意溢于言表。

    在他身边的床榻之上,酒孩儿双臂紧闭,脸色有些惨白,似乎失血过多,不过呼吸还算平稳,应该并无性命之虞。

    “师父。”叶天先是冲着轩辕长风拱手作礼,不管在何处,他的礼数还是不会少的。

    “恩。”轩辕长风点了点头,而后示意叶天随意。

    叶天快步来到床榻之前,想要将酒孩儿的伤势看的更加仔细一些。

    “没有性命之忧,但也只差半寸而已。”轩辕长风看出了叶天的意图,主动告解。

    “师父可知何人所为?”叶天也看到了酒孩儿胸口的那道伤痕,伤是剑伤,剑刃窄薄,于酒孩儿心口偏左半寸不到处刺入,直从后背灌出,触目惊心。

    “不知道,我已经派人去查,总之便是那几个任务目标的山匪。这一点那两个劣货到是没有说谎。”轩辕长风说话间自然而然的想起了之前那两个为李勋做假证意图陷害叶天的卑劣之徒,一时间脸上神色再度转厉。

    “师父宽心。”叶天劝慰,但也想不出什么合适的言辞。

    “恩。”轩辕长风再度点头,思虑片刻后突然转视叶天,道:“叶天,为师想要问你一件事情,你务必如实回答。”

    “师傅请问,徒儿必定禀实相告。”叶天正色说道。

    “你可否记恨勋儿?”轩辕长风语气大有悲意,那双睿智的眼也变得浑浊起来。

    “说实话不恨。”叶天回答的很果断,没有丝毫的犹疑,这说明他并没有说谎。不过这句话却似乎还有下文。

    轩辕长风闻言脸上神色微有好转,他已经被爱徒伤过太多次了,从王威扬到李勋再到酒孩儿,就没一个能让他省心的,眼下叶天的出现终于让他感受到一丝慰藉。

    “但如果再有下次,就不是恨那么简单了。”叶天犹豫片刻,终究还是说出心里的真正想法。

    在他的观念里,只要不触及他的逆鳞,凡事皆可再一再二,但若是得寸进尺还想再三,那么后果恐怕就是不死不散了。

    其实关于这一点叶天有些偏激,但这偏激却也是建立在忍耐的前提下,足够的忍耐而不能换来对方的悔改,那么也的确没必要这让这种人渣活在世上。

    “很好。”轩辕长风拍了拍叶天肩膀,叶天的回答让他很满意。懂得与人和善,适当隐忍,这很符合轩辕长风的思想,这种品质日后行走江湖,能够博得宽仁的美名。而隐忍不是愚善,一旦底线被被别人跨过,那么便杀伐果断,容情不下手,下手不容情,这一点轩辕长风更是欣赏。

    当然,也只是欣赏而已,他可不想见到叶天的杀伐果断体现在李勋身上。

    “师父,我也有一件事情想要问您。”叶天见轩辕长风不再说话,于是反问道。

    “说吧。”轩辕长风似是累了,从床边起身舒展了几下肢体。

    沉吟过后,叶天把心一横,问道:“您对血宗和灵宗怎么看待?”

    “灵宗不太了解,血宗的话,呵呵,倒确实颇有些诡异能耐。”轩辕长风对叶天没有丝毫的怀疑,不过叶天从他的语气中也听不出轩辕长风对血宗到底是一个什么态度。

    “徒儿的意思是...”叶天有些犹豫起来,他不知当问不当问,说实话他很想坦白。

    “你身怀易血换髓经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轩辕长风说的风轻云淡,同时端起茶壶倒了茶水一杯。

    叶天闻言面色剧变,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惊问:“师父如何得知?”

    轩辕长风哈哈一笑,将茶水端给叶天,似乎他莫要惊慌。叶天接过茶水一饮而尽,静立一旁等待解答。

    “可不是谁都能瞳生金泽的。”轩辕长风笑罢说道。

    “师父仅仅凭这个就确定我身怀易血换髓经?”轩辕长风的回答让叶天更感疑惑。

    “为师曾经和你说过六年前的事情,经过那件事,我曾对血宗进行了一系列详实的调查,所以对易血换髓经有所了解。”说到这里,轩辕长风顿了一顿,片刻后方才继续道:“灵武镇外的那次相遇你曾有过本相外露,如果我没有看错,该是赤龙金血吧?”

    叶天闻言愕然膛目,没想到轩辕长风仅仅凭他本相外露的那一瞬便能够甄别出叶天体内所流淌的血液为赤龙金血,轩辕长风果然不愧云海宗四大云阁阁主之位。且不说他实力如何,便是这份见识,就足以让人心悦诚服。

    “的确如此。”叶天点头,他想要说几句赞叹之词,但后来还是没有开口。虽然他想表达的敬佩是由心而发,但终究有讨好之嫌,因为接下来会发生他并不知道,没点透之前什么都好说,眼下这层窗户纸已经捅破,身怀血宗邪典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叶天也不知道。

    “小小年纪竟得如此神物,你的机缘造化不浅啊...”轩辕长风并没有处罚叶天的意思,反倒是感慨起来。

    “我宁愿没有这场机缘。”叶天被牵动往事,悲从中来。虽然眼下赤龙金血的力量只显露出冰山一角,但即便如此,如果能够用赤龙金血来换取时光倒流,那么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交换,然后回到冷家覆灭之前,即便最后陪着冷家一起毁灭,他也绝不会后悔。

    “呵呵,机缘为什么叫做机缘,但就是他的不确定性,你想要便有,不想要便没有,那还叫什么机缘了。”轩辕长风笑着开解,仍然没有丝毫追责叶天的意思。

    “师父,武宗之内不是容下不这血宗邪典...”

    “那是表象而已。”轩辕长风打断了叶天的话语,目光透过窗棂缝隙,遥望远方。

    “哦?请师父为弟子解惑。”叶天闻言疑惑顿起,隐隐感觉到轩辕长风接下来所说的话可能会颠覆他的一些认知。

    “那些表象,只不过是当权者为了迷惑底层人士而刻意伪造出的东西而已。”轩辕长风顿了一顿,旋即气势徒起,高声道:“小子,看好了!”

    叶天被这突如其来的气势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当他站定抬头之时,只见轩辕长风的双臂竟然正在发生着骇人的变化。

    “嘶...”叶天倒吸了一口凉气,眼前的这一幕让他震惊不已。

    “这是...”

    “易血换髓经!”轩辕长风的话语如同前进巨锤般砸落在叶天心头,他万万没有想到,身为堂堂云海宗四大云阁阁主的轩辕长风,竟然身怀血宗邪典——易血换髓经!

    此刻随着轩辕长风口诀的默念,他的双臂正渐渐被一层鳞甲所覆盖,那鳞甲闪烁着乌黑的光泽,如果一副玄钢铸造的战甲,给人以一种坚不可破的感觉。

    “玄阶三品,荒火铁麟蜥。”轩辕长风猛地一抖双臂,那些鳞甲便如长鲸吸水般骤然倒卷消退,眨眼间恢复如常。

    “...”叶天被惊得说不出话来,轩辕长风不但身怀易血换髓经,而且其造诣还非同寻常,不但收放自如,竟然还能够达到控制身体局部变化的地步...

    “小子,感觉很惊讶对吧?”轩辕长风笑问。

    叶天愕然点头,这件事超乎了他对武宗规则的认知,不是说但凡发现外宗人物,轻则驱逐,重则直接斩杀的么?为何事实却是连云海宗这样的豪门巨擘的阁主级别人物竟然按怀血宗邪典?不是说三宗老死不相往来的么?为何事实确实处处都透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灵武暗三宗本为一体,统称武宗,但由于掌权者的私心和门派之见,才导致了四分五裂,三位掌权者各执己见,鼎足而立,自此几乎完美的修炼法门被一分为三。而且因为他们的互相防备和敌视,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身兼三家之所长已是一件极为不易的事情了。”

    “但是,少数人的心中却很是明白,如果想要达到最强,只靠一宗之所长是万万不够的,只有重新集合三宗大能,那样才能真正做到天下无敌!所以,他们才会极尽手段的遏制三宗间的互相往来,为的不是别的,只是单纯的希望通过这种效果并不是很显著的手段来控制住三宗精髓的大范围交融。呵呵,如意算盘打的虽好,不过却总有一些命中注定的人会出现,他们的出现将改变天择大陆,比如你...”

    轩辕长风越说越激动,眼神中的幽邃已然变作了炽热,“叶天,我在你身上看到了这种希望,有朝一日,你定然会成为集天下大成的顶尖人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