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258、陷害

    轩辕长风表情阴郁,似乎极为生气,在他脚边跪着的那两个人则是瑟瑟发抖,不知犯了什么过错。

    “不会是酒孩儿又耍起小性子了吧...”叶天眉头大皱,自己刚刚将其劝好,为了此事甚至还得罪了阿雪等人,如果他真的又耍小孩性子,那可就有些太不懂事了。

    不过这个想法很快便被叶天否定,因为那轩辕长风脚边跪着那两人的情形,似乎问题是出在他们身上一般。

    “难道是他们害了酒孩儿?!”叶天心头一颤,突然联想到自己刚刚经历过的际遇,同是轩辕长风最为喜爱的亲传弟子,酒孩儿若是被害也不无可能。

    想到这里,叶天果断现身,径直向轩辕长风那里走去。

    叶天的突然出现引起场中一片哗然,众人脸上神色无不怪异非常,再度向其投来那种看待妖怪的目光。

    感受到成百上千道异样的眼色,叶天眉头微微皱起,心中隐约泛起不祥预感。

    “难道这事竟然于我有关...”

    “师父。”思虑间叶天已经来到轩辕长风面前,躬身拱手行了一礼。

    在卷云阁,除了一些特别的重大的仪式和场合,弟子见到师尊并不用行跪拜之礼,只需简单表达敬意即可。

    轩辕长风见到叶天之后神色也出现波动,他的眼神中有一种深沉的期待,似乎非常害怕叶天让其失望一般。

    “你去哪了。”轩辕长风沉声发问。

    叶天仍在躬身的状态,轩辕长风没有发话,他出于礼仪并不能直身。不过正是应为这样,也恰好掩饰了他的因要编造谎话而变得难看的脸色。

    在轩辕长风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场中似乎同时屏住了呼吸,一刹那安静的有些吓人。

    “难道是窦长老揭发了我身怀易血换髓经的事情...”叶天盯着脚尖前的地面,神思急速转动,短暂的分析过后,他得出否定的结论。此事是窦长老揭发告密的可能微乎其微,因为这是一个鱼死网破的举动,害死自己并不是窦长老的最终目的,所以他完全没必要这么做。

    “回禀师父,弟子贪睡,起得晚了。”仓促之间叶天并不能找到一个合理而又堂皇的理由,无奈之下只能用这种会引发嘲笑的烂借口了。

    叶天话一出口,场中似乎有人突然松了一口气。叶天有所感知,眼角余光扫了过去。

    那人紧张的站立在人群之中,除了年龄稍大并无任何特点,正是今日曾冒犯过叶天的张斌。

    叶天的实力连窦长老都胜不过,更别提轩辕长风,所以他能够感知到的,轩辕长风感知的更为清晰。

    “张斌!”轩辕长风突然厉喝了一声,一双似乎能够洞穿世事的眸子中徒然爆出一缕精光。

    张斌闻言面色剧变,身子不可控制的猛颤了一下。

    “恩?”轩辕长风面露疑色,本来他只是想试探一下,没想到一试之下张斌果然有异。

    “阁主,不关我的事啊!”张斌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高声告饶起来。

    “张斌,你是不是叶天的同伙?!”李勋上前一步,指着张斌厉声喝问。

    叶天闻言徒然抬起头来,隐约见似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勋儿。”轩辕长风皱眉看了李勋一眼,他的举动似乎有些不太正常。

    李勋讪讪退下,站到一边用一种狠厉的眼神瞪着张斌,张斌见状急忙低下头去,再也不敢抬起。

    “张斌,本阁问你几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否则性命堪忧。”轩辕长风的语气虽然并不高亢,但却掷地有声,平日里他多喜欢以“我”“老夫”之类自称,而今天这种场合似乎关系重大,所以他将称呼改为了代表卷云阁至高权势的“本阁”。

    “阁主请问,张斌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张斌惊忧作答。

    “你今日可曾见过叶天!”轩辕长风语调突然拔高,一股不可违逆的威压顿时漫彻整个观云石砰。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这种气势激的心头一荡,有心做过亏心事的人甚至情不自禁的颤抖了一下。

    “弟子见过...”几乎不用思考,下意识已经帮张斌做出回答。

    张斌回答过后,许多人脸上的表情都出现了细微的变化,窦长老明显微微皱眉,而宏志则是一脸求助般的看向窦长老。李勋面色阴郁,似乎有些气恼。而叶天的心头则是突然明朗,他已经大概知道自己遭遇了什么。

    不过这几人的神色变化都没有轩辕长风来的明显,只见他似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而后大袖一挥,对着张斌道:“起来吧。”

    张斌闻言一怔,似乎没有想到这么简单就可结束,不过这抹轻松的神色却在眨眼间被更深的忧虑所取代,他小心翼翼的望向李勋,而后者此刻正以一种想要杀人般的目光向自己盯来。

    “勋儿,他既然见过叶天,那么你说的是否就不能够成立了?”轩辕长风回头看向李勋,语气很平静,似乎在商量什么事情一般。

    “师父,难道你这么容易就轻信他的一面之词?”李勋指向张斌,又道:“平日里他的为人大家人尽皆知,十足的一个油滑小人...”

    “我真没说谎啊!”张斌不知哪来的勇气,竟然高声打断了李勋的话,语调中满是被冤枉的委屈。

    “找死!”李勋眉毛猛地挑起,一股暴戾之气突然散发。

    “恩?”轩辕长风侧目看去,眼中光芒闪动。

    李勋见状急忙收敛,尴尬道:“弟子的意思是他竟还敢抵赖。”

    “有没有抵赖并非你说了算!”到得此刻,轩辕长风也有些忍无可忍了,他这个首席大弟子,今天竟然事事反常,先是用傻子都能看穿的手段来污蔑叶天,现在竟然还要威胁张斌这个证人改口,此等行为,当真是有些过分了。

    闻言,李勋脸上神色瞬息万变,最后只能不甘的退到后方,不再说话。

    “叶天,你今天可曾见过他?”轩辕长风望向叶天。

    “见过,此人与陈文师弟一同为我送来通用事物。”叶天仍旧躬着身子,背脊的伤势一震发麻。

    “恩。”轩辕长风点头,同时示意他直身说话。

    叶天站好,暗运灵力前往后背伤势处调和,但脸上神色并无变化,向着轩辕长风问道:“师父,弟子斗胆发问,这是...”

    “讲给他听。”轩辕长风向身边一位执事模样的人吩咐下去。

    那人正是上次传令的人物,语调尖利十分难听,但却能够起到一种让人不听都不行的作用。

    经过他的简单讲述,叶天大致明白了前因后果。

    今日是酒孩儿的拜师大典,但吉时之后酒孩儿并未出现,同时李勋却带来一个重磅消息,说是酒孩儿被人暗算,此刻身受重伤,而做这件事的凶手竟然和叶天熟识。

    跟他一同指认的还有两人,他们是所谓的目击证人,说的头头是道,即便分开之后各自问讯,所言亦是无差。

    只不过他们二人在整个过程中都充满了惶恐和惊惧,脸上的神色亦是幻化莫测,说话时眼神飘忽不定,一看就像是在扯谎。

    这种拙劣的陷害任谁都看得出来,原本轩辕长风连一丝一毫都不相信,但吉时之后,叶天竟然真的没有出现,这种情况却是和李勋所言的畏罪潜逃不谋而合。

    但即便是这样,轩辕长风亦是不会轻信他们的一面之词,只不过让他纠结的是,叶天迟迟未到到底是因为什么。

    “师父,酒孩儿的伤势?”叶天听过之后连搭理都不想搭理,因为这陷害的手段实在太过粗糙,那两个污点证人甚至到了现在还不断的偷瞄李勋,这一切太明显不过,简直就是临时起意。

    “尚可,伤不致命,估计七日后当可转醒。”轩辕长风语气大有关怀,虽然他说的轻松,但任谁也能听出他话中的自我安慰之意。七日转醒还称尚可,这不是自我安慰是什么。

    “怎地如此之重!”叶天在心中暗自惊呼一声,不过并未表露出来,因为他不想给轩辕长风增加压力。

    “可知何人所伤?”叶天再度发问。

    轩辕长风还没来得及回答,那厢李勋便已一跃而出,指着叶天厉声厉色的骂道:“无耻!明明是你伙同那群山匪伤了酒孩儿,眼下竟然还大言不惭的问他是谁所伤?”

    “李勋师兄,怎么听你说来,竟好像亲眼所见一般?”叶天早就猜到李勋会出来煽风点火,所以反击的话语早已备好。

    李勋闻言面色一寒,鼻翼耸动两下,冷声道:“休要顾左右而言他,人证在此,你难道还想抵赖?”

    叶天呵呵一笑,外头侧目打量起那两个跪在地上抖若筛糠的证人。

    “你看到我了?”打量了一会,叶天走上前去,对着其中一个古铜色皮肤的人问道。

    “看...看到了...”那人支支吾吾,不敢和叶天对视。

    “你也看到我了?”叶天再向另一人发问。

    “自然看到...”另一人回答的也很心虚。

    “呵呵,既然都被你们看到,那我就认了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