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254、失利

    风声呼啸中,背部徒然传来一阵巨大的压迫之力,随后是八卦玄元盾破碎的声音。

    砰...

    闷响声起,并不是特别的响亮,但却让叶天心头一震,因为自己的八卦玄元盾早已今非昔比,其中包含着灵力、武元力,和赤龙金血所融合的力量,普通地阶一品武学都未必能够轻易击破,但在窦长老连武学都没有发的前提下,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八卦玄元盾破碎,叶天的后背失去了防护,彻底暴露于武元力巨鞭之下。

    叶天瞳孔微缩,钢牙紧咬,这种情况躲是躲不过去了,眼下唯一的选择便是尽量在巨鞭摧毁背脊之前斩杀宏志。

    手掌距离宏志仅有一步之遥,此刻的宏志仍处于一种愣神的状态。他抬着头,目光呆滞,眼中倒映出的景象是一条武元力巨鞭,在巨鞭之下,一只金光璀璨的手掌震正急速放大。

    “啊!”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宏志突然惊呼一声,眼中再度亮起光华,只见他就地一滚,虽然姿势难看,但却在雷掌即将轰击到自己的那一刻之前闪躲开来。

    尽管宏志只是名义上的阁主亲传弟子,但他毕竟也是一名四段武师,危难关头终于成功冲破了气穴的限制。

    再者来说,他之前的惊惧也并不全是因为叶天的实力,更多的还是在见识到窦长老真正面目后的后怕,他曾经无数次对其无礼,甚至还有多侮辱打骂的情况。眼下回想起来,简直就是在老虎口中拔牙,简直就是自己把自己往阎王殿里面送。

    不过所幸窦长老有所图谋,而宏志也“幸运”的对他有一定利用价值,所以才得以保住了这条狗命。

    就在宏志闪躲开的一瞬间,巨鞭毫不留情的轰击在叶天的后背直上,叶天闷哼一声,而后如同流星般垂直陨落。

    砰!

    闷响传来,叶天的身躯被猛地砸到地面之上,但巨鞭的余劲仍未完全消止,一股气浪以叶天为中心猛地暴散开来,气浪卷过,沙石激荡,林间积累的腐叶纷纷扬扬。

    须臾,风止林静,场中再无任何声息,一时间陷入了沉寂。

    咕噜...

    宏志望着面无表情的窦长老,喉头不由紧张的耸动了一下,他从来没见过窦长老有这种气势,也可能是因为他从来没把窦长老放在眼里。在此之前,窦长老不过是一个年过花甲的懦弱可欺的糟老头子,不过今天,现在这一刻,此人的身上竟然散发出一种无匹的压迫,那斑白的发随着微风轻轻拂动,沧桑的面容不再显得和善而是变作幽邃,那双原本很是浑浊的眼,此刻竟精光烁烁,让人不敢直视。

    “这才是他真正的模样么....”宏志的心中震骇不已,小声嘀咕着。

    “宏志。”窦长老并未转身,语气依旧和之前是一样,是一种和善仁慈的感觉。

    这种语调若是放在之前,宏志大多数都会当成一个屁给放掉,但是现在,他在听到这声音之后甚至有一种想要下跪的冲动,因为那和善和仁慈,在他的心中已经不再意味着懦弱可欺,相反的,他意味着微笑遮掩下的死亡。

    “师...师父...”宏志有些尴尬,他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这位之前自己不屑一顾的师父。

    “乖徒儿,你今天看到了什么?”窦长老依旧没有转身,但通过侧面可以看到他那双幽邃的眼正遥望远方,光芒慑人。

    宏志是真小人,但凡小人都有一定的眼力,他明白窦长老的意思,于是强自定住心神,讪笑道:“看到叶天以下犯上,意图谋害师父,而后师父大展神威,毙了狂徒,为宗门清理门户。”

    窦长老闻言冷笑,道:“你确定你看到的是这种情形?”

    “我...”宏志瞬间陷入恐惧,他从来没有听到过窦长老的冷笑,而今“有幸”一听,竟然全身上下顿时泛起一层冷汗。

    “你很聪明,但你还不够聪明。”窦长老终于回过身来,脸上笑容可掬,眼中已无异样光芒。

    “弟子愚钝,请师父明示。”宏志急忙躬身行礼,虽然窦长老已经无有慑人之态,但宏志亦是不敢于他直视。

    “有时候,什么都看不见才是最好的选择。”窦长老的神情如同一位慈祥的老师,正在对弟子进行着谆谆教导。

    此言一出,宏志登时吓的跪倒在地,惨嚎求饶:“师父饶命!师父饶命啊!”

    什么样的人才会什么都看不见?只有两种回答,一是瞎子,二是死人...

    宏志才二十二岁,在四段武师身体强度的支撑之下,如果不出意外他完全可以活到百八十岁,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他可不想完全在黑暗中度过。

    而相比于失去光明,后者似乎更加可怕一些,往远了说,他的野心还没得到丝毫的进展,他还没来得及享受被人仰望的感觉。往近了说,叶天多半活不成了,一千贡献点还在等着他领取...

    “师父饶命啊...”宏志越想越悲,涕泪横流。

    “没出息。”窦长老低骂一句,语气并无杀气,倒更像是在斥责不争气的弟子。

    宏志是聪明人,他自然能够听出窦长老并没有杀死自己的意思,于是赶紧抹了抹鼻涕眼泪,咚咚咚的连磕了好几个响头。

    “你起来吧,为师有话说与你听。”窦长老左右环视,最后找了一个不知因何而断折古木坐下。

    这一刻,他恍惚间似乎又回到了那个温和无害的老者,他脸上那平静无波的面容,让宏志再一次联想到一个词语——窦老鳖....

    宏志用力的甩了甩头,这可不是在做梦,他用力的让自己记住,以后这个词语,永远也不可以出现在脑海之中。

    “宏志,你说为师待你如何?”窦长老问的风轻云淡,似乎在闲话家常。

    “师父待弟子恩重如山,如同再造,好的不得了...”宏志说着说着有些编不下去了,他是聪明人,他知道窦长老这么问只不过是一个开场白而已,并不需要他阿谀奉承狂拍马屁。

    窦长老笑了,笑的依旧是那么温和无害,不过到底是感觉宏志的奉承比较受用还是在心中鄙笑于他就不得而知了...

    “师父...”宏志的神经已经快被崩断,在李勋的面前他都没有如此害怕过,相比于浮于表面的凶恶,这种隐匿在深处的笑里藏刀更加可怕。

    “宏志,既然为师对你这般恩重如山,那你可否愿意帮为师一个小忙?”窦长老笑意不停,面容越发和善。

    “愿意愿意,别说小忙,只要师父吩咐一声,我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义不容辞!”宏志连忙起誓,那副信誓旦旦的感觉,简直比拜堂都要诚挚。

    宏志此语明显是迎逢讨好,但窦长老仍旧看似满意的点了点头,不过他内心深处的想法却没人知道。

    “我不用你上刀山下火海,你是我的爱徒,我岂能舍得让你冒那等风险。”窦长老站起身来,拍了拍宏志的肩膀,继续说道:“我要你...”

    “呃...”

    就在宏志全神贯注准备听取窦长老的言语之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轻微的痛哼声。

    “恩?”窦长老微有讶异的转头,话语自然而然的终断。

    “师父,他没死?”宏志发现了叶天正在试图爬起,脸上神色大变,他亲眼看见叶天被那武元力巨鞭击中,他是一个四段武师,他很清楚这个阶段的武修者的身体承受度。

    “如果是我,恐怕绝无生还之理...”宏志在心中暗自想着,这也正是他惊愕的原因,叶天一个三段武师,竟然能够在这等威力的轰击之下而不死,他是如何做到的....

    “是那种神异的防御武学?”这是宏志的第一想法,但转瞬间便被自己否定,因为八卦玄元盾被武元力巨鞭击碎的时刻他并未错过,也就是说叶天是在没有任何防护的状态下硬受了武元力巨鞭的一击...

    “嘶...”宏志倒吸了一口凉气,同时心头越发后怕起来,脑海中再度泛起之前的那个想法。

    如果今天不是窦长老的意外出现,就凭他们三人还妄想击杀叶天?恐怕叶天站在那里让他们杀,他们都未必能够伤其分毫。

    “你去看看。”窦长老脸色的惊讶已经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好奇和玩味。

    “我...”宏志有些害怕,吞吞吐吐的不敢上前。

    “怕什么,难道你认为在为师的一击之下他还能有暴起伤人的能力?”窦长老有些不悦,宏志的行为明显是信不过自己。

    他之前所凝聚武元力巨鞭所用的力道是按照对付武统强者而来的,叶天在耐受之后不死已是奇迹,完全没有理由还能暴起伤人。

    宏志虽然担心叶天“诈尸”但权衡之下,还是“活着”的窦长老更可怕一些,于是深深吸气,把心一横,提起胆子缓缓向叶天靠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