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235、拜师仪式

    当晚,叶天被安排在距离篱笆小院东侧里许外的一处弟子茅舍。

    茅舍很小,甚至能够和叶天当年在灵武镇的那间破落小屋相“媲美”,不过环境虽然简陋,但气氛却很是安静。因为周围数里方圆再无其他茅舍和弟子居住之所。

    这是轩辕长风应叶天请求而安排的,叶天虽然并不厌烦热闹,但相比于幽静,他还是在骨子里比较喜欢后者。

    次日清晨,山间传来悠扬的钟声,叶天之前曾在苍云阁听过,所以知道这是在召集弟子。

    咚咚咚...

    叶天侧耳细听,钟声共有九响,按照昨夜轩辕长风所说,钟声敲响的次数对应着各种指令,而这九声钟响则是集合的意思,卷云宗比较松散,没有大事平日不会集合。

    “难道出了什么事?”叶天皱眉,脑海中的第一念头竟然是韵儿被人识破身份,因为除此之外,他也想不到还有什么事情能够在这云海宗内部发生。

    迅速起身穿好衣物,而后梳洗妥当,穿换好昨夜领取的卷云阁服饰,而后一路疾驰,赶往集合之地。

    集合的地点并不是太远,位于住所北侧十里左右有一座高峰,峰顶山巅是一片开阔石砰,那里就是集合之地。

    那石砰宽广直达方圆百丈,色泽青黑,不似人间石类,很有可能是天外之物。

    石砰平整非常,周围已经被人为的进行了改造和装饰,此刻看上去很像是一个巨大的操练场。

    石砰靠东边缘处是一座看台,看台不高也不大,方圆只有丈许,高度离地三尺。看台的正中是三把交椅,中间那把最大,该是供阁主之用,其他两把相比之下显得略小,是为长老执事准备。

    交椅之后是一面迎风飘荡的大旗,旗依旧是云旗,但与叶天当日所见微有不同,因为缝绘图案的金丝被换成了一种乌黑泛银的丝线,上面绣的是云卷云舒的图样。

    此刻天色尚未大亮,只是晨光初透的时辰,所以光线并不是很明亮,因此云旗上的图面让人看着有一种压制的感觉,不过这种感觉在云层图案包裹中所显露出的那三个字的映衬下,却化为了威严肃穆之意。

    “卷云阁。”一个妙龄女子轻轻的读出大旗上的那三个字,眼神中有些复杂的光芒闪动。

    叶天来到时此处已经聚集了不少弟子,有百余人之多,占据卷云宗总人数的四分之一。而且环目四顾,可以看见四面八方的小径之上还在不断的涌来人流,纷纷向着此处汇聚。

    经过和一个年纪稍大一点弟子交谈,叶天得知此处名字叫做“观云石砰”至于作用就不用问了,无论是赏、是罚、是比武还是操练,总之只要卷云宗有任何集体的活动就都会在这里举行。

    “你新来的吧?”说话的人年纪当有三十七八岁,长相很平常,只不过神色间有些疲惫。

    “恩,还望师兄多多指教。”叶天客套拱手。

    “指教谈不上,不过你若是有什么问题来问我,我到是可以尽力帮你解答。”

    叶天闻言心头一暖,在他的感知之下,对方的实力在四段武师左右,只比自己高出一阶,其实并不能为叶天指导解惑,相反的,他在武学上的领悟力也未必能够强过叶天。

    “那真是谢谢师兄了。”叶天再度拱手,虽然以此人的实力并不能对叶天造成什么帮助,但就凭他那就话也足以让人心头温暖了。

    “不用客气。”那人随意的摆了摆手。

    “敢请师兄贵姓。”叶天与此人眼缘极好,所以有心多聊几句。

    “我姓张。”张师兄回答的稍微有些无礼,这是很多人所共有的毛病,在与新人相处的时候总是喜欢对自己高看一眼,因此说话或者举止中总是会无意间流露出些许的傲气和俯视之感。

    虽然无礼,不过叶天并不在意,仍是笑道:“那我就叫你张师兄了。”

    这位张师兄全名张斌,此刻张斌正盯着远处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人,听到叶天的话之后只是敷衍般的点了点头。

    叶天循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而后静待他看罢之后方才再问:“张师兄可否知道今天召集弟子所为何事?”

    张斌闻言略作思考,语气不太确定的道:“好像阁主是要为那个酒孩儿行正式收徒的仪式吧。”

    “哦...”听得张斌言语,叶天心中的大石终于彻底放下,其实他刚到这里的时候就发现这群人脸上并无严肃和疑惑的神色。无有严肃紧张,这说明此次召集所为之事并不是坏事,而无有疑惑则是因为大多数人都能够想到到底为何事,既然如此,那便韵儿身份暴露被发现这一情况就基本可以排除了。

    “酒孩儿还没行过拜师大典呢啊?”担忧不再,叶天便放松了许多,开始和张斌闲聊起来。

    “没有,那小子特别顽劣,我听说阁主早就有心举行这亲传仪式,迟迟不举行的原因是他想要酒孩儿开口求他,但酒孩儿却倔的像驴似的,然后就拖延到现在。”张斌说这句话时颇有些嫉妒,因为他们都巴不得的成为亲传弟子,而酒孩儿却如此对待这种宝贵的机会。而且不止如此,更重要的是酒孩儿这种行为并没有让轩辕长风放弃收他为亲传的念头,这才是让众人最忌恨郁闷的地方。

    叶天闻言刚想说话,那张斌却再度开口:“我听说一年之前还有一个这路货色,叫什么天来的,阁主亲请他都不来。”

    说完这句,张斌一脸的复杂神色,拍着叶天肩膀道:“老弟,你知道什么是亲请吗?就是阁主不远万里亲自去请啊!”

    叶天讪讪点头,脸色一红。

    “妈的,真不知道他们都是怎么想的!”张斌啐了一口,其神色完美诠释出五个字来——羡慕嫉妒恨。

    “呵呵,张师兄,我有事先去那边一下,咱们有机会再聊。”叶天尴尬至极,只能找个借口开溜。

    “去吧去吧,有什么不懂的记得来问我!”张斌扯着脖子对叶天嘱咐道。

    叶天回头摆了摆手,到得此刻他才明白张斌为何如此热情,原来他的行为只不过是想在新晋弟子身上找找自信而已...

    穿过人群,叶天来到石砰的东侧边缘地带,这里相对比较安静,不知为何并没有人聚拢在此处。

    站住脚步,叶天却突然感觉到有数道目光盯向自己,扭头探看,果然,在离自己所在位置十丈开外,那些围在外围的弟子,数十双眼睛,此刻竟然都用一种复杂的眼神在盯着自己直看。

    叶天心头发毛,他在这群人的眼中看到了太多的神情,有惊讶、有羡慕、有嘲笑、有嫉妒、有不屑、甚至还有巴结的神色,总之应有尽有。

    叶天捎了捎头,之后又搓了搓脸,最后只能将自己上下好一番打量,但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

    “这是怎么了...”叶天在心中小声的嘀咕,同时脸色瞬间红了下来。

    一个人被一群人当怪物般看着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甚至连为什么都不得而知。

    叶天凝神细听,试图通过其强大的感知能力来听清他们在说些什么,从而分析出一些端倪。但由于人数太多,加之议论纷纷,所以到得他耳中的尽是嗡嗡之声,简直和苍蝇打转一般。

    “叶天。”

    就在叶天头大无比的时候,突然一道清脆的声音传入耳中。

    叶天闻声豁然抬头,心中惊骇的道:“怎么又是她...”

    果然,抬头之后的第一眼便是一个落落大方的美丽少女正向着自己而来。

    “韵儿...”叶天硬着头皮迎了上去。

    “你果然在这里。”韵儿笑意盈盈的来到叶天面前,站定的位置距离叶天不到一尺。

    叶天急忙后退一步,尴尬笑道:“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你呀。”韵儿说话时一双美目眨呀眨的,十分动人。

    不过这动人落在叶天眼里可就有些骇人了,因为这等美女就在眼前,说话间呼吸可闻,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可能没有旖念,但旖念一动,随着而来的便是对冷凝霜无比的愧疚,这种感觉让叶天很是难受。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叶天再问,声音刻意转冷。

    “我听酒孩儿说的啊,他昨夜跑来苍云阁找凝月姐的时候说你们今天要举行一个什么亲传拜师仪式。”韵儿并不在意叶天的语气,因为她看得出来那种冰冷只不过是叶天为了拉开两人距离而刻意为之的。

    “凝月姐?”叶天惊讶的看着韵儿,女人他真是不懂了,韵儿刚才说话时那句凝月姐简直比他叫的都亲,这是什么情况。

    “恩,怎么啦?你叫她凝月姐,我总不能叫她名字吧。”韵儿抿嘴笑道。

    “...”叶天直接无语。

    “而且我们聊得很开心呢。”

    “你们聊?你们聊什么?”叶天惊愕万分,只觉得这个世界都要崩坏掉了。

    “聊你啊!”韵儿说罢咯咯娇笑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