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228、劣徒

    二人缓步向小院行去,由于已经登上断崖,所以视野豁然开阔起来。断崖的两侧是高低不同的山峰,此刻满山葱翠,让人不由心神开阔。

    侧耳细听,隐约听得隆隆水声,叶天站到断崖尽头,举目远眺,只见远方是那片清澈碧蓝的湖泊,之前所看见的那座平整崖壁却不见了踪影。

    叶天转念一想,不禁莞尔发笑,由于山间小路婉转曲折,所以很容易使人迷失方向,那刻有“云卷云舒”的崖壁此刻就在叶天的脚下,只不过是他方向感缺失没有想到而已。

    隆隆水声该是瀑布,他之前并未看到有瀑布坠入湖中,不过想来该是视线角度的原因。

    “瀑布从这断崖崖体流过,在崖壁中心处坠下,你俯身便可看见。”酒孩儿见叶天侧耳凝神,知道他是在寻找瀑布的所在。

    叶天闻言俯身下视,入眼只见崖壁中间处有一个长达四五十丈的大豁口,而奔流的激流便是从那豁口中澎湃涌出,形成一道雄伟壮观的大水瀑。

    看了一会,叶天直身站起,笑问:“你住这地儿啊?”

    叶天有此一问是因为此处风景奇佳,兼之藏风纳气,不用说常住,叶天只是在这站了一会便感觉耳清目明、心神开朗,端的是一处福地。而如此福地竟然会给一个小小少年去住,这有些不太合理。

    “恩,师父也住这。”酒孩儿点了点头,旋即向着篱笆小院而去。

    “你和轩辕前辈住在一起?”叶天快步追上。

    “当然不是,我住下面。”酒孩儿向地面努了努嘴。

    “你打地铺?”叶天惊讶发问,轩辕长风在他心中乃是一个和蔼和善之人,怎么可能让如此小小少年打地铺居住。

    “不是。”酒孩儿摇头,伸手推开篱笆小院的木门,示意叶天先进。

    叶天进入院中后便停住脚步,然后等待酒孩儿解答。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酒孩儿神秘一笑,再度前去开启茅草屋的房门。

    吱呀...

    房门很是老旧,开合之下发出刺耳的声音。随着门扉鉴开,阳光穿过缝隙射入屋中。

    屋子很小,一眼就能扫到全貌,摆设也很简单,东侧一只床榻,中间一面方桌几只小椅,其余便是一点锅厨用具,一袋白米,一口水缸。

    “轩辕前辈就住这里?”叶天环顾完毕,惊讶的问道。

    “恩,我们卷云阁和别处不同,我们的住处都是这样,师父自然也不例外。”说话间,酒孩儿已经倒好了一杯白水,提手向叶天递来。

    叶天接过水杯,眉头微皱,听酒孩儿这意思,其他三阁并不是这样清苦,不知为什么卷云阁要这样。按照常理来说,像云海宗这种等级的豪门大宗,财物该是堆积如山才对,怎地能让宗门弟子过得如此清贫。

    “师父说金银财物会使人心性变得浮躁。”酒孩儿坐在方桌旁边,自顾自的倒茶喝水。

    “恩,的确。”叶天点头以示赞同,随后在屋内四处转了一转。

    “对了,你可听说过一个叫冷凝月的女弟子。”叶天转了一会大感无趣,便想着先去寻冷凝月看看。

    说他转了一会,实际上只是迈了几步而已,因为屋内空间实在太小。

    “自然认得,她可是出了名的呢。”酒孩儿似乎对冷凝月很有好感,一听叶天提起这三个字,顿时来了兴致。

    “出名?”叶天皱眉问道。

    “没错,她没来之前邱天德那老狗的女儿号称云海宗第一美女,她一来之后,嘿嘿,这荣誉便被她夺了去。”酒孩儿笑的很是灿烂,甚至有点不符合他年龄段的意思。

    叶天无奈的看着酒孩儿,这小子年纪不大,心思可很是“混沌”。

    “你认识他?”酒孩儿笑过之后直视叶天问道。

    “认识,是老朋友了。”由于关系实在太过复杂,所以叶天只能以老朋友的身份来对酒孩儿解释。

    “你要去找她?”酒孩儿双眼放光,很是激动。他关心的并不是叶天和冷凝月是什么关系,而是认不认识,只要认识,是仇人也无所谓。因为他只是想借着叶天的由头去那苍云阁看上一眼美女罢了。

    “我是要去找她,但你...”叶天哭笑不得,酒孩儿现在就这样,长大后不定怎么花痴呢。

    “没我你找不到。”酒孩儿看出叶天想要拒绝,于是赶紧催促道:“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走。”

    说罢,酒孩儿不顾刚刚端起茶壶准备倒水喝的叶天,一把拉住便向门外奔去。

    “哎哎哎...”叶天想要将茶壶放回桌上,但由于被酒孩儿拉的太急,所以茶壶径直摔落在地。

    啪嚓...

    二人同时皱眉回头,叶天脸上神色很是别扭,这还没见到轩辕长风,就先把人家的茶壶摔碎了。其实一个茶壶并不多重要,但在这空空荡荡的小屋中,这件事物可就显得有些珍贵了。

    “不管了。”酒孩儿皱眉过后果断拉起叶天继续出发,对于那一地的碎屑选择了视而不见。

    “这样好么...”叶天拗他不过,只能忧虑的问道。

    “没事,师父回来自己会收拾的。”酒孩儿的回答很是不以为意。

    叶天闻言一脸愕然,轩辕长风究竟是有多宠爱眼前这个少年啊,以至于叶天在酒孩儿的行为言语中看不出一丝一毫对于师长的敬畏。

    “酒孩儿,我觉得咱们还是回去收拾一下吧。”叶天想要拉住酒孩儿,但没想到力气发出并没能拉的住他,无奈之下只好暗运武元力,这才让酒孩儿止住脚步。

    “我说了不用,你怎么婆婆妈妈的呢。”酒孩儿脾气还不小,被叶天拉住之后面露不悦。

    叶天闻言一怔,不过酒孩儿旋即便意识到了自己言语的不妥,嘿嘿笑道:“不好意思啊,我只是...”

    “没事没事。”叶天哪里会真的怪他,只不过这小子看美女之心如此急切让他很是惊讶而已。

    “那就好,咱们还是快走吧。”酒孩儿这回不拉叶天了,只管独个在前头快走领路。

    叶天无奈只好小跑几步跟上,问道:“难道你不怕轩辕前辈责罚吗?”

    酒孩儿呵呵一笑,道:“只要我练功努力,其他事情师父从来不罚我。”

    说罢之后脚步又加快几分,走着走着,酒孩儿突然停了下来,像是想到什么一般,向叶天嘱咐道:“对了,师父喜欢果决的人,像你这般啰里啰嗦,估计师父见了会烦。”

    听得此言,叶天再度一怔,他向来果决,别说是说话办事,就算是杀伐也从来没有过犹豫不决的时刻。没想到此番竟然被一个小小少年嘲讽,当真是冤死。

    不过旋即一想也确实如此,不就是摔碎一个茶杯么,连酒孩儿都不在意,自己却婆婆妈妈叨唠了半天,当真有些小气之感。

    想到这里,叶天更觉得酒孩儿说的很有道理,当日轩辕长风之所以对自己刮目相看就是因为他敢于和李勋叫板,而且处事果决不乏灵动,立场鲜明却不失礼数。若是见了今天这般模样,为了一个茶壶唠唠叨叨,估计轩辕长风都会在心中暗骂自己瞎了眼了。

    “须得走多远的路程?”叶天想通之后脚步也变快许多,既然不在忧虑,那么相见故人的心情就变得有些急迫起来。

    这次轮到酒孩儿怔住了,只见他不解的看向叶天,上下打量一番后,怪笑问道:“真的只是老朋友?”

    “那你以为。”叶天白了酒孩儿一眼,旋即嘲讽道:“你小小年纪就算看美女也看一个和自己一般的不好么?”

    “不好不好。”酒孩儿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般。

    “为什么?”叶天好奇问道。

    “不为什么,我就是看上她了,等我长的比她高我就娶她。”酒孩儿说这话时连脸都不红,而且说得十分自信,好像他一定能娶到一般。

    “...”叶天直接无语,脚步更快几分赶超了酒孩儿。到得此刻他也不怕没人带路了,因为不但眼下就这一条小路,而且前方的山坳中已经可以看见乌青色的檐瓦,并且隐隐传来女子的欢声笑语,想来必是那苍云阁的所在了。

    “咋的,你不信?”酒孩儿脚尖一点地面,凌空急掠来追叶天。

    叶天见状呵呵一笑,有心与这小货玩上一玩,于是同样凌空加速,御气踏燕决施展之下瞬间出现在二十丈开外。

    “御空武学谁没有啊。”酒孩儿嘀咕一句,而后双腿灌入元力,虽然没有叶天的速度快,但二十丈的距离也只不过在几个呼吸间便以冲过。

    酒孩儿所施展的御空武学叶天见过,无论是李勋还是雷震都曾在他的面前施展过,由此可知云海宗人人都身怀御空武学,而且是同一种。相当于一门专属课程。

    “酒孩儿,你若是能在那里之前超过我,我一会见了冷凝月之后便给你美言几句,怎么样?”叶天指着前方百丈开外的一棵红枣树,笑道。

    “师父?!”酒孩儿突然望向南侧山巅,神情很是惊讶。

    叶天闻言哈哈一笑,伸出手来一把提住了想要趁机先跑的酒孩儿。

    “这种伎俩也和我玩?”

    给读者的话:

    对了,谢谢qq003372的订阅,也谢谢其他不知名的兄弟,其他订阅的兄弟们,我不求你们打赏,在书评区留下名字让我看见就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