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224、情愫

    “你是哪一派的?”老班主继续追问,脸上的神色很是凝重。

    “什么哪一派?”叶天歪头侧目,老班主说的什么他完全听不懂,叶天之前没有入过门派,眼下想入还没来得急入,何谈门派。

    “小子,你今天若是不说出个所以然来,咱们恐怕不得善终了。”老班主上前一步,那老瘦的身影似乎徒然拔高了几分,同时一股凌厉的气势顿时散发开来。

    叶天眉头大皱,心中暗道:“难道是我无意间触到他们某些禁忌了。?”

    韵儿见老班主有动手的意思,心中焦急,叶天什么实力她并不知道,但老班主的实力她可是一清二楚,若是老班主真对叶天下了狠手,估计叶天今天就是凶多吉少了。

    “师父,可否让我去问一问他。”韵儿绕到老班主身前,指向叶天。

    老班主闻言眼中闪过复杂神色,片刻后哀叹一声,道:“韵儿,你有血海深仇在身,莫要因为这些儿女私情坏了...”

    “师父,我有分寸。”韵儿打断了老班主的话,而后快步向叶天走来。

    此刻,先前那猿猴巨人已将易血换髓经关闭,模样重新变回街头卖艺之时那个憨厚的中年汉子。

    “小兄弟,你就和师父说清楚吧,否则...”那中年汉子变回人形之后吐字清晰许多,急忙开始劝解叶天。

    “可是我说什么啊?”叶天无奈,他看得出这三人都不想伤害自己,但老班主碍于某种原因却不得不与自己形成一种敌对的关系,韵儿和中年汉子想要从中和解。

    但和解的前提是让他“坦白”可叶天真的不知道有什么好坦白的地方。

    说话间,韵儿已经来到叶天的身边,一双美目中不断使出眼色,示意叶天随她而去。

    叶天皱了皱眉,缓缓跟在韵儿身后。

    二人没有走出太远,只是寻了一处避开老班主他们视线的地方,而且声音想来该也传不到那里。

    到得此处,韵儿率先站定凝望叶天,叶天赶紧避开她那有些炽热的目光。

    “你...”

    叶天刚想开口,韵儿却突然手指竖立唇边,微笑着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

    “到底要干嘛?”叶天很是无奈,并没有理会韵儿。

    “我想和你说个事。”韵儿歪头看着叶天,嘴边的笑意更浓了。

    “我不想听。”叶天无视了韵儿的笑意,转身向林间回返。

    韵儿也不生气,快走两步拉住叶天,一双美目流光闪动,但最后还是轻咬薄唇没有开口。

    “到底是要说什么?”叶天不耐了,因为这种相处让他在潜意识里产生抵触,让他觉得有些对不住冷凝霜。

    韵儿见状深吸了一口气,而后快速说道:“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叶天闻言顿时怔住,反应了好长时间方才开口道:“胡说!”

    由于叶天有些激动,所以言辞很是不恰当。他虽然从小到大经历不少磨难,甚至在生死存亡的关头也不曾慌乱,但毕竟除了冷凝霜之外再没有和别的女生有过情史,所以此番被人表白,实在让他有些措不及防的感觉。

    “我胡说什么了...”韵儿既无奈又委屈,同时还有几分不解。

    “算了算了。”叶天摆了摆手,而后稳住心神,问道:“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为什么会来这里?为什么要乔装成杂耍艺人?为什么非要知道我的来历?”

    叶天一口气问完看向韵儿,心中已无半分慌乱。根据之前和中年汉子的对话,他隐约猜到这三人的目的该是刺杀云海宗某一位位高权重的长老级人物,这虽然眼下与叶天并无关系,但他明天不出意外应该就会成为云海宗的弟子,身为弟子,护卫宗门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不过还有一点,这件事太过危险,他们三人若是真的那么做了,恐怕无异于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他虽然并不喜欢韵儿,但不知为何很是不想看到她送掉性命。

    “你...”

    “对了,还有你之前为何会有痛苦之状?你是在压制着什么?”叶天突然想到之前韵儿的异状,于是打断了韵儿的话。

    韵儿闻言心中一暖,叶天之前所问都是一些关于他们此行目的之类的问题,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叶天竟然还会关心自己,虽然这关心并无特殊含义。更甚至只是韵儿在自己心中把这句话理解为关心而已。

    “恩...”韵儿咬着嘴唇,她虽然是一个不拘束的开朗姑娘,但此番在意中人面前仍是免不了有些羞涩。

    “算了。”叶天以为韵儿不想回答,于是摆了摆手,道:“我有事在身须得尽快离去。”

    “你要去哪儿?”韵儿闻言急切开口,语气中不舍之意甚浓。因为毕竟萍水相逢,今日一别,日后也许永远都不会再见。若是不得再见,韵儿这一见钟情就要变成相思终生,那是何等的痛苦。

    “回小镇。”叶天也不瞒她,虽然隐隐察觉出他们的意图,但叶天在心里却提不起对他们的戒心来。

    “垂云镇吗?”韵儿轻声问道。

    “恩。”叶天点头,所谓垂云镇便是他和雷震过夜的客栈所在的那个小镇。

    “那你以后准备去哪?”韵儿问这句话的时候似乎有些害怕,她害怕听到叶天的回答后会让她的希望断绝。

    “云海宗。”叶天仍旧不瞒她,说罢之后转视韵儿,郑重道:“我不想与你们为敌,但我明日就要入门云海宗,所以我劝你们最好放弃。”

    “恩!我会劝师父放弃的。”韵儿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感到为难,反而十分高兴。说罢之后看向叶天,眼神满载柔情。

    叶天眉头大皱,他本来是想说“你们不要飞蛾扑火,到时候就算我有心相助碍于身份也无法相帮了。”但是话到嘴边转念一想,如果这么说,恐怕会让韵儿产生误会,所以才临时改口,但没想到,即便开口,韵儿依然有误会的迹象。

    “我走了。”叶天不再犹豫,转身便走。

    “等等。”韵儿快跑两步绕到叶天身前,道:“这个给你。”

    叶天低头看去,只见韵儿从腰间的小香囊中取出一个小盒子,那盒子很小,跟之前雷员外放飞信虫的很是相似。

    “如果你...”韵儿掰开叶天手掌,将那小盒塞入叶天手中,而后羞涩的低下头去,话只说了一半。

    叶天知道她想说什么,信虫的作用是为不同位置的人传递消息,所以韵儿的意思是:如果你想起我,偶尔让它带给我一丝消息。

    “小心些。”叶天若有深意的看了韵儿一眼,叮嘱一句之后闪身离去。

    韵儿却怔在原地。“小心些”这三个字虽然语气很是生硬,虽然明明知道叶天这么说并不是发自内心,但韵儿依旧欢喜的不得了,心中瞬间腾起一股暖流,那暖流游遍全身,让韵儿产生一种叫做幸福的感觉。

    叶天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丛林之中,韵儿直到眼瞳中那道身影彻底不见后方才回返。

    见到老班主之后,韵儿低头不语。

    “走吧。”老班主也没有责怪于她,只是哀叹一声,便欲转身离去。

    “师父。”韵儿却突然叫住了他。

    老班主闻言回头,似乎已经猜到韵儿接下来想要说些什么,所以眼神中大有失望神色。

    “师父,我不想报仇,我想...”

    “住口!”老班主勃然大怒,冷视韵儿道:“杀父之仇难道连一个数面之缘的小子都不如?!”

    “师父,打我记事开始我便没有见过那所谓的爹爹,我跟他根本就没有感情!在我心里,我从来就是一个没有父亲的人!”韵儿直视老班主,语气十分激动。

    “混账东西!”老班主举手作势要打。

    “师父消消气!”中年汉子见状赶紧上前拉住老班主,口中一叠声的开始劝慰。

    “师父,你为什么非要把我拉入他的仇恨当中?难道就因为你们是好兄弟?”韵儿声音很是冰寒,她的父亲死于何时她并不知道,她只知道五年前母亲突然把自己交到师父手中,而后便是日日夜夜的苦修,原因竟是为了给那个未曾谋面过的父亲报仇。

    “没错!就是因为我们是好兄弟,所以我必须帮他完成夙愿,我不只要你帮他报仇,我还要把你培养成为‘暗龙’的第一刺客!”老班主语气严厉,有一种不可置疑的味道。

    “我不要!我不要做什么刺客!”韵儿高喊摇头,这五年来,她每隔七日便要被体内强大的力量所折磨,那种折磨简直生不如死,师父说她很快就能克制,但她自己却很是明白,对于她这种根基很弱的人来说,玄冰狐的血液岂是那么容易便能消化。

    当然,这并不是她违背师父意愿的主要原因。在此之前,她从来没有过这种想法,但直到遇见了叶天。

    在一个从未尽过责任的父亲和意中人之间,韵儿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

    “女大不中留!”老班主唉叹一声,但片刻之后语气却突然变得狠厉起来。

    “下次再见,我定会杀了他以决你之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