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213、交谈

    老者虽然年纪不小,但身形却很是高大,有一种雄伟山峰的耸峙之感,这让叶天不禁联想到一个词语。

    云痕峰...

    东南极远处有一种高逾万丈的山峰,峰名“云痕”,通天彻地,远近闻名。方圆数万里无有不知。

    但让云痕峰如此出名的却并不是云痕峰本身,而是雄踞其中的武修门派,云海宗。

    而眼前的这群人马便是来自那让无数武修之人神往的地方,坐落在神木郡云痕峰之上的云海宗派。

    这队人马昼行夜止,已经连续赶了将近十天的路程。他们此行是来接人的,到一个叫做灵武镇的地方接一个叫叶天的少年。兴师动众,万里迢迢,竟然为了迎接一个少年?

    炽热难当的天气本就让人很是烦躁,再加上一路上毫不停顿的赶路,这使得云海宗众人心头极为憋闷。

    “小子,你说话注意点!”李勋之前因为被那老者训斥而极不情愿的闭嘴,此番听得叶天言语怒火更盛。不知为何,当他看到这个少年时心头就已经升起怒火。可能是本身就脾气有些暴躁,但更像是因为回忆起自己的经历而感到嫉妒。

    俗话说的好,爱屋及乌,但这李勋却是明显的恨屋及乌。

    据说本宗的风云人物雷震描述,叶天是一个略显消瘦的少年,除了长得还算俊朗之外,平平无奇,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却只用了几个月的时间便将修为从二段武者提升为四段武士,这种可怕的速度只能用变态来形容。

    变态一词是何含义?

    是指人的作为超过一件事物的极限,这个词很多时候都被人厌恶,但对于突破速度来讲,还是每个人都希望成为变态的。

    这种变态的前途不可限量,如果教导得当,很可能对一个家族甚至云海宗这种豪门巨擘造成决定性的影响。

    所以,云海宗决定对这个变态予以极大的礼遇,万里路途、百人马队,上门亲迎!

    李勋跨入云海宗的原因也是从武选大赛脱颖而出,但他可没经历过这样的阵仗,他能走到今天完全靠的是自身的努力,比之常人付出数倍的努力。

    因此,他最见不得便是所谓的天才和变态,这让他的心理产生阴影,这让他觉得天道不公。这也是他恨屋及乌的根本原因。

    眼前的这个少年就是有些清瘦,而且最主要是他的眸子中泛着的那抹倔强和不屈,据说那所谓的“变态叶天”也是这幅德性。

    “这又不是你云海宗,管的太宽了点吧?”叶天外头侧目,冷笑打量着李勋。

    “你他妈找死!”李勋眼中直欲喷出火来,作势便要翻身下马。

    “李勋!你当老夫不存在么?!”那长须老者语气之中的慵懒终于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十分霸道的凌厉。

    李勋闻言忿忿后退,但明显并不害怕,从他的行为再加上之前曾经喊过老者一声师傅,由此可以看出此人该是这老者的高徒,平日里多有放纵,所以才会养成这种飞扬跋扈的性格。

    “小兄弟,你听说过云海宗?”老者喝退李勋后转视叶天,笑问。

    “喏。”叶天见老者神情很是和善,于是敌意也不再浓烈,反手在背后的包袱中摸索片刻,然后递给老者一件事物。

    老者伸手接过,事物入眼的一瞬间眼中明显划过惊讶,不过转瞬又变作了赞许。

    “你就是叶天,呵呵,很合老夫脾气。”老者将事物还给叶天,那是一件玉质的云形环佩,正面刻有“云海宗”三字,背面刻有受接引人的名字,两个字,叶天。

    此物正是当日叶天夺下武选魁拔后雷掌亲手予他的信物,并且告知叶天云海宗将会在四个月后亲自前来接引。

    叶天摆了摆手,并没有接那玉佩,而后冲着老者拱手作礼,道:“麻烦老前辈把这信物归还贵宗,小子有事在身,先行告辞了。”

    叶天说罢转身便走,那李勋见状却再次忍耐不住,高声骂道:“大胆!竟敢如此蔑视我云海宗!”

    叶天闻言回身盯向李勋,眉头不由大皱,从此人言行已经可以看出他不只是暴躁而已,甚至还有些过于偏激,心态很是不端正。

    “李勋,回宗之后面壁一年!”长须老者明显动怒,因为李勋的言语已经损害了云海宗的形象,若是任由他这样下去,日后云海宗在世人眼里岂不成了一个恶霸般的存在。

    “师...”

    “两年!”老者豁然回头,冷声道:“在敢废话追加三年!”

    李勋终于不再说话,而起脸上表情也再无不忿,由此可以看出这老者虽然放纵弟子,但在原则问题上还是极为严厉的。

    “小兄弟且慢。”

    此刻叶天已经走出十丈开外,老者见状在后唤了一声。

    叶天闻言回头再躬一礼,老者对他很是看重叶天自然看得出来,所以云海宗不管去与不去,礼数上万不能缺。

    老者满意的点了点头,身形一闪便出现在叶天面前。

    叶天心头微有惊讶,武修之人都有一个共同的习惯,若是有陌生人直奔自己而来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撤步做出防守姿态,但叶天没有,他没有并不是因为疏于防备,而是因为他没来得急。

    老者十丈距离一闪而过,这倒不算什么,因为叶天自忖也可以做到只不过在速度上绝对弱于老者,真正让叶天惊讶的是老者速度飘逸具备,由此可见此人的御空武学要远超御气踏燕决。

    “小兄弟,不是老夫吹擂,云海宗乃是这神木郡最大的武修宗派,方圆数万里万万武修之人都趋之若鹜,为何你却...”

    “老前辈,小子有事在身,所以并不能赶赴贵宗,无礼之处还望见谅。”叶天再次躬身。

    “老夫能否冒昧一问?”老者探手来扶叶天,叶天受之。

    “前辈请讲。”

    “你所言之事可是血海深仇?”老者眼中闪烁着睿智的目光。

    “差之不多。”叶天并没有惊讶,这一点很好判断,因为正如老者所言,云海宗乃是整个神木郡所有武修之人心中的向往,如果不是血海深仇,就算在心高气傲也不会放弃这等机会。

    “可知敌手实力?”老者再问。

    “已诛,小子是要寻人。”叶天也不隐瞒,因为他从老者的眼神中看出对方想要助拳之意。

    “恩...”老者闻言点了点头,思虑片刻,道:“去何处找寻?”

    听得此言,叶天心头一凛,面前这老者必是见过识广之人,关于金牛岭他或许会知道一二。

    “实不相瞒,小子要去一个叫金牛岭的地方,前辈可否知道?”叶天微有紧张,他的直觉告诉他此人必定能够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

    “竟是去那!”老者大感错愕,这金牛岭似乎对他而言都是一个不愿提及的存在。

    叶天没有说话,静待下文。

    “那可不是一个好去处,你非去不可?”老者眼中大有关怀神色。

    叶天心头一暖,二人不过萍水相逢,虽然他是的任务就是迎接自己,但其看重自己之心却是发自内心。

    “非去不可。”叶天语气坚定但并不无礼。

    “那是血宗的地界,血宗之人凶狠残暴,你又是如何于他们扯上瓜葛?”老者疑惑问道。

    “小子让前辈打听一人可否?”叶天似乎突然想起什么,所以并没有回答老者,而是反问一句。

    老者点头,但神色间仍在思虑,该是无论如何也想不通面前的少年为何会惹上血宗之人。

    “四年前灵武镇还有一人获得贵宗名额,姓王双名威扬,不知前辈...”

    “是他?!”老者惊呼一声,打断叶天话语。

    叶天没想到老者竟有如此反应,连忙问道:“前辈对他很是了解?”

    “呵呵,岂止是了解...”老者眼中现出深邃,似在回忆一段往事。

    二人谈话的地方里马队并不远,再加上在场中人都是练家子,耳聪目明自不用说,所以他们自然也听到了二人的对话。

    呼!

    破空之声响起,李勋闪掠而来,落地站稳,语气急怒的问道:“你可知王威扬那个孽障何在?”

    叶天并没有急于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微微皱眉重新将之打量一番,此人虽然很不讨人喜欢,但实力却很是高深,最起码也当在武统初期。

    这李勋虽然违反了老者刚才的警告,但此刻老者也并未责备于他,因为他们眼中的神色相同,都在等待着叶天的答复。

    李勋见叶天只是打量自己,不由更加着急,高声催促:“若是知道,务必告知于我。”

    “死了。”叶天轻声回答。

    二人闻言尽皆愕然,片刻后老者神色转为释怀,而那李勋却咬牙切齿,怒道:“妈的!不能亲手斩下这王八蛋的头颅,真是可惜可恨!”

    “小兄弟,你确定他真的死了?”老者像突然想起什么,眼中闪过一缕幽深光芒。

    叶天闻言不知怎地,心中没来由的升起一丝异样预感,于是回头向灵武镇遥遥望去。

    ......

    天阴山脉边缘,一个砍柴的农人正挥汗如水,暴烈的日光使得他不住低声叫骂,叫的久了,口中生渴,于是便抬手去取挂在树上的水囊。

    “妈呀!”

    但他抬眼的那一刹,面前的事物险些吓得他魂飞魄散,只见茂密的丛林中,一道佝偻的,类似狸猫的无头尸体正提着自己的头颅飞快而过...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