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209、幻境

    要不要尝尝...

    这几个字飘入叶天耳中的时候他脑海中豁然浮现出一副残忍的画面。

    那是一个空荡昏暗的小屋,小屋很是破落,仅有的几件家具也旧的不行,屋中有一张不大的土炕,而那残忍的一幕便发生在这只有三尺长短的土炕上。

    一只毛色灰白间杂的偌大狸猫伸出两只前爪,它的动作像是在捧着什么,不过由于背对着它所以并不能看清,只能听到婴儿不住的啼哭,哭的很是用力。

    似乎感受到有人在靠近,那只狸猫突然转过头来,它嘴角的绒毛已经被鲜血染红,而它的口中,正嚼着一根婴孩的手臂...

    嘎嘣、嘎嘣...

    婴孩的臂骨尚未长成,所以很是脆软,在狸猫那锋利的尖牙咬嚼下发出刺激的声音,叶天听着这种声音身体不由自主的发寒,他想伸手赶走那只狸猫,但豁然发现自己竟然无论如何都无法动弹。

    “桀桀桀...”

    那狸猫发出一声类人的怪笑,而后转回头去猛的一口,婴孩停止了啼哭,胸口处的皮肉被整块撕下,一颗兀自跳动的心脏显露出来。

    叶天见状想要呵斥于它,但话到嘴边却发现发不出任何声响,惊骇之余想要后退,可脚下竟然也如同生出了根茎一般,挪不开半步。

    “桀桀桀...”

    狸猫又发出一连串的怪笑,然后将那婴孩的心脏囫囵吞下,长满倒刺的长舌贪婪的舔了舔滴落的血液,向着叶天缓缓移来。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直到近在咫尺,锋利森白的獠牙在昏暗的小屋中闪烁起诡异的光芒,一股淡淡的血腥气味扑鼻而来。

    “这...这是...”叶天急切之间猛然发力,他想挣脱开莫名的束缚,但无论如何用力,身体却都是不听使唤的分毫不动。

    那狸猫很大,其体型如同成年男子一般,此刻正人立而起,身形有些佝偻,一只长满灰白长毛的手臂缓缓伸向叶天心门,心门,那是心脏的位置。

    叶天极力想要闪避,但仍旧无法动弹,下一刻,尖利的指甲划破肌肤,一点点深入,一点点向内凹去。

    “这是幻觉?”剧烈的疼痛使得叶天有些清醒,但同样是剧烈的疼痛让他知道自己并非完全处于幻觉之中。

    “嘶...”指甲继续深入,钻心的痛感使得叶天浑身一颤,同时一股极炎般的热血豁然涌上心头,“王威扬!”

    大吼过罢,眼前的景物徒然变幻,夜风有些萧瑟,十丈外是破败坍塌的院墙,而眼前,仍是那张怪笑着的猫脸。

    叶天下意识的出掌,伴随着雷爆声响,八卦雷掌于金光璀璨中轰印出去。

    那狸猫见状眼中闪过一丝贪婪和不舍,而后快速跃起,避开雷掌的同时,眨眼之间到得门楼之上。

    门楼是整座院落中唯一一处没有被气刃波及的地方,高有两丈,下方左右各有两只石狮,石狮雕刻的惟妙惟肖,颇有威严霸气风貌。

    但也正是因为这威严的石狮,此刻的情景则显得更加诡异起来,“王威扬”正如同狸猫般蹲立在门楼之上,一双碧绿却又泛白的眼极为空洞。

    叶天与那眼光一触,心头瞬间回忆起刚才的画面,还是那个小屋,还是那只偌大的狸猫,还是那个被咬断臂骨的婴儿...

    猛地甩了甩头,叶天徒然从幻觉中惊醒,旋即恍然大悟不再与之对视。

    到得此时,叶天终于明白了刚才的诡异因何而起,狸猫素来有迷惑人心的能耐,而王威扬所换得的血液必然不会是普通狸猫,所以其迷惑之能自然更加逼真有效。

    想到这里,叶天不由自主的汗毛倒竖,后怕之心溢于言表。若不是体内有赤龙金血流淌,恐怕刚才王威扬已经掏出了自己的心脏。

    “桀桀桀,你还真得了赤龙金血?”狸猫般的王威扬目光不再空洞,它看向叶天,似乎即便知道叶天身怀赤龙金血也不甚害怕,更多的是想要据为己有的贪婪。

    “你已然背离了人类,无论是私仇还是其他,我今天必然要削你首级!”叶天吸气凝神,虽然他无意中发动易血换髓经,但此术具体有何作用还不得而知,他也不明白易血换髓经为什么会被称之为邪典,而今天,他终于懂了。

    “桀桀桀,你杀的了我?”王威扬,不,应该是狸猫再次发出一声怪笑,而后突然从门楼上跃起,落地之后也不停顿,几番纵跃之后再度回到门楼之上。

    叶天看向前者,他的眼依旧空洞。叶天强自定住心神,眉宇越发紧皱起来,它刚才的举动是示威也是嘲讽,因为在短短的眨眼之间,它已经围绕着叶天纵跃一圈。

    “易血换髓经...”叶天在心中缓缓的读出这几个字,易血换髓经的能力毋庸置疑,仅仅是一个狸猫妖兽之血便能将人体提升到如此地步,赤龙金血这种品阶又会具有怎样的威力!

    但,祸福永远相依而存,威力巨大的福,丧失人性则会造成远大于福事的祸端。

    “难道我也会变成这样...”叶天有些不敢想,但偏偏忍不住去想。

    就在这时,王威扬的声音传入耳中,“叶天,当今天择大陆风起云涌,再也不是三宗鼎立的时刻了,你的确有些能耐,但也只不过局限于灵武镇这种小地方而已,好男儿志在四方,你若交出赤龙金血,我愿不计前嫌,带你闯出一片天地!”

    叶天闻言一怔,因为这声音虽然晦涩嘶哑却多出几分先前没有的人味,转头看去,只见王威扬不知何时已经跃下门口,而面貌也在不知不觉中恢复如常。

    “不计前嫌?你害死我母亲,你屠了冷家,你双手上沾满了鲜血,竟然觍颜说什么不计前嫌!”叶天顿时发怒,咆哮着吼道。

    “谁说我屠了冷家,谁说我害死你母亲,你看,他们不这儿呢么。”王威扬突然笑了,笑的很是温和,然后伸手向着院内指去。

    叶天有心防备他偷袭,于是用眼角余光向院落中扫去。

    入眼处,是一座篱笆小院,木制的栅栏夹的很是不规整,参差不齐,院内是一间破陋的茅草屋,茅草屋很小,占地只有几丈,此刻一位温婉的中年女子正在小屋门前洗着衣物,她抬头看了叶天一眼,嘴角泛起一丝浅浅的却极为慈爱的笑意。

    “娘!”在见到温婉女子的一刹那,叶天失声痛哭起来,想要飞奔过去,但肩膀却被人按住。

    叶天疑惑的回头看去,按住的他是一个中年男子,该有四十岁左右,剑眉星目,长得很是俊朗。

    “小天。”中年男子微笑唤道。

    “冷大叔?...”叶天先是疑惑,旋即欢喜的道:“你没死,这一切都是个梦?”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同时目光移向别处。

    叶天循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远处缓缓走来数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妙龄少女,她长得很是娇柔可爱,叶天一看之下心头便腾起一股暖流。

    跟在后面的是一个瘦高少年,此刻正坏笑着打量着自己,打趣道:“几天不见就不认得兄弟我了?”

    “小天!陪老子喝酒!”

    叶天还未来得急回答那高瘦少年的问题,一个彪膀大汉便高声呼喊起来,在他身旁还有两人,那两人长得颇为相像,身段极为匀称,面目俊美,玉树临风。

    “冷大伯,博远三叔,冷扬,小平子!”叶天欢呼起来,这些故人一一出现在面前让他欣喜若狂,眼中流下不由的流下两行清泪。

    “我以为你们都...”

    “叶天哥哥,你不会是做恶梦了吧?”冷凝霜笑问,嘴角褶起两个浅浅的酒窝。

    “笑话,我怎么可能做恶梦。”叶天扭过头去并不承认,而后再次看见正在忙碌的娘亲,于是欢喜的喊道:“娘,您快过来,我给您找到儿媳妇了。”

    闻言,冷凝霜那吹弹可破的小脸上浮起一片羞红,微微低下头去,用力的看着自己的脚尖不再说话。

    “小天,你受伤了?谁伤的你?!”一直站在身旁的冷博远突然发问,语气中有些担忧。

    叶天低头探看,只见自己的腹部、左臂、胸口,尽皆有些血迹,不过却不甚疼痛,于是笑道:“不碍事,我以为你们被王家害了,找他们拼命去了。”

    “你怎么如此冲动!”冷博远语气有些不悦,但更多的却是担心。

    “真不碍事,而且我差点屠了王家满门,最后只剩下...只剩下...”叶天说到这里脑子突然一片空白,想说的话明明就在嘴边,但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唉,别管这些了,你能回来才最重要。”

    “没错,不过你以后可不能如此鲁莽了。”

    “叶天哥哥,我想去山里游玩。”

    “小子,还能不能陪老子痛饮十八坛了!”

    见到叶天想不起话头,众人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语气中满满的都是相见后的欢愉。

    “停停停,眼下最重要的是把小天的伤治好,伤好之后随意你们做什么去。”冷博远笑着打断了众人的话语,而后站到叶天对面,手掌缓缓向着叶天心脏位置伸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