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205、真怒

    王威扬此语有两重含义,其一,告知叶天冷凝霜还没死。其二,表明他暂时不会杀了冷凝霜。

    第一点的动机是为了让叶天心有牵挂,既然冷凝霜没死,那么叶天就一定要想救她,想要救她的前提是保证自己的性命,而保证自己的性命就不能再使用之前那种鱼死网破的招式,这会让王威扬压力大减。

    第二点的动机是为了让叶天心存顾忌,暂时不杀不代表以后不杀,要挟之意显露无疑。

    沉默了片刻,叶天气极反笑,神情由惊忧转为不屑。

    “王威扬,你还是男人么?”

    “哦?”王威扬明知故问,一副冤枉神色。

    “是男人就用男人的办法来解决,以女子要挟,你不闲害臊?”叶天迈步向前,双拳紧紧攥起。

    “哈哈哈。”王威扬似乎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反讽道:“你真是幼稚。”

    幼稚,二人第一次交手时叶天便被冠以这这一名头,那时他还和冷家没有任何瓜葛。

    眼下时光飞逝,眨眼之间时光匆匆而过,第二次从王威扬口中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冷家已然在王家的摧残下毁于一旦。

    “王威扬,莫要让我瞧不起你!”叶天一字一句,眼角微微抽动。

    “哈哈哈。”王威扬闻言又是一番冷笑,而后神色转厉,道:“我需要你瞧得起?”

    “她一个女子而且不修武学,对你们王家造不成任何威胁。”叶天神情很是复杂,有对王威扬卑劣行径的鄙视,又有对冷凝霜等人安危的忧心。

    “这倒是实话,不过古语有言,斩草除根,且不说冷凝霜有没有能力报仇,我总不当冷扬不存在吧?”王威扬阴笑着负过双手,脸色一如既往的阴翳。

    叶天眉头微皱,他虽然又气又忧,但仍看穿了王威扬的心思。

    以王威扬为人,叶天尚且不被他放在眼里,更何况冷扬。而他之所以这么说,乃是为了和叶天拖延时间,他负手而立看似潇洒,实际上却是在背后暗自催持武元力来运转周身,以图疗伤。

    不过叶天虽然看破却并未点破,王威扬疗伤的同时他撕下了一截衣袖,而后紧紧捆缚于腹部伤口之中。不过这么做的效果微乎其微,只能起到稍稍止血的作用。

    王威扬见状冷笑,他的内伤可以通过武元力来压制减缓,但叶天所受之伤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阴煞寒气,地阶一品武学,这是王威扬一直深藏不露的看家本领之一,寒气入体,会随着中招者调动元力的频率和程度来加快入侵心脉的速度,而且除了极炎武学无法破解。阴煞寒气虽然威力并不显著,但只要拖得住时间,用不了多久对手就会体内生寒,再过一段时间,那就是血液冻结的结局。

    叶天中的便是阴煞寒气,而王威扬等待的主要原因也并不是想要疗伤,其真正目的赫然便是等待叶天血液冻结的那一刻。

    届时他将不战而胜。

    想到此处,王威扬嘴角微微勾起一丝阴笑。

    “放了冷凝霜,你我一决胜负,我若输了随你处置。”叶天并没有发现王威扬的异常,实际上并不是叶天没能发现,而是因为王威扬的特质就是阴鹫。

    “我凭什么和你比试,直接杀死岂不更好?”王威扬一副杀你如同探囊取物般的神情。

    “你就这么自信?御气踏燕决之下你认为你能碰得到我?”叶天不屑反问。

    “呵呵。”王威扬只是一笑并不作答,既不肯定也不否定。

    “你今天和我决一死战是保全王家的唯一办法。”叶天用力将腰间布条系紧。

    “哦?你又是何来的自信?”王威扬似乎来了兴趣,扬头反问道。

    叶天简单的处理了伤口,而后直视王威扬,道:“我只用了一年半的时间便达到二段武师后期,若是今天走脱,再过一年半,你们王家必尽诛于吾手!”

    这并不是叶天炫耀自己的突破速度,而是为了让王威扬感受到威胁。叶天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你若不答应我的条件我是绝对不会和你硬碰硬的,留得青山在,将来必然以你王家做柴,焚尽尔等身躯。

    “恩...”王威扬点了点头,像是故作高深却偏偏让人不敢轻视。

    呼呼...

    场中微微有风吹过,一片被撕裂的窗纸随风而起,飘飘荡荡从二人之间划过。

    古语有言,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窗纸很恰巧的遮住了叶天的视线...

    “可惜你走不脱!”

    王威扬的声音徒然响起,紧接着一道阴寒劲气直袭叶天胸口。

    “卑鄙之人永远也摆脱不了卑鄙行径。”叶天冷哼一声,王威扬的举动在他预料当中,御气踏燕决施展开来,很是从容的躲掉了这一击。

    “恩?”见状,王威扬眉头大皱,按照时间来算,叶天此刻的血液虽然不会冻结,却起码也该让他产生麻痹的效果,可是叶天的身法竟然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这可不太符合常理。

    “我说过,我若想走,你拦不住我。”王威扬的反应被叶天看见眼里,同时脑海中电转般分析起王威扬如此反应的原因。

    御气踏燕决并不能引起王威扬的惊疑,偷袭不成功也不会是他不解的原因,那到底是什么呢...

    就在这时,叶天的伤口处再度传来一股阴寒之气,那阴寒之气沿途之上,透过肌肤渗入血肉,但进入血液中之后,伴随着一声嗤嗤声响,竟然瞬间荡然无存。

    “我明白了!”叶天心中暗呼一声,王威扬的疑惑当是来源于这怪异阴气并没能发挥出该有的作用。阴气极寒,而且有渗入血液的功效。若是常人被这阴气侵袭,恐怕其结果必是血液冻结而死,但叶天体内流淌的可是极炎龙血,莫说是这点微不足道的阴寒之气,夸张的说,就算搬座冰山来,想要将之融化也不是难事。

    想到这里,叶天恍然大悟,他虽然不知道这寒气到底为何物,但却可以确定对自己并不能造成丝毫的威胁。

    “寒气入体,好生凉快!”叶天呵呵一笑,歪头看向王威扬。

    王威扬闻言眼角狂抽了一下,同时在心中快速分析问题的原因来,但不管他如何猜测,最后结果也只能无一例外的被自己否定

    “不够凉快,再送我一点寒气如何?”叶天观王威扬神色更加确定自己所料不错,于是趁机出言嘲讽,以图一战。

    “我答应你的条件。”王威扬突然抬头,笑着说道。

    “恩?”这个结局虽然是叶天所期望的,但在此之前连他自己的心里都并不相信能够发生,所以此番亦是不由自主的疑惑出声。

    “你把小霜他们带来,我送走他们之后当回返与你一战。”叶天思虑片刻,既然想不通就不想,反正不管王威扬有什么诡计,冷凝霜他们来到自己身边总比被王天霸羁押好上数倍。

    “那可不行,你须得先赢了我。”王威扬说话时仰首望天,不知在看些什么。

    “你当我是傻子?”叶天不屑笑道:“我要确定他们是否还活着。”

    “他们对我来说都有用处,岂能随意杀了。”王威扬掸落衣袖上的灰尘,语气十分平淡。

    “你要怎样?!”叶天闻言语气瞬时冷厉了起来,“用处”这个词所涵盖的实在太过广泛,当牛做马是用,为奴为婢也是用,消遣发泄还是用,但无论怎么用,肯定不会好过便是。

    “我缺一条看门的狗儿,那个不男不女的货色敲断双腿膝骨、挖出小脑正好何用。”王威扬在说这件惨无人道的事情时很是平静,似乎闲话家常。

    叶天冷眼厉视,并未接话。

    “冷扬呢,我也安排了一个好差事,只有狗不行,我还需要一条能咬人的狼。”王威扬发出轻笑,阴阳怪气的道:“我跟你说你可不要告诉别人,我学会了血宗的一门秘法,可以让人失去神智,失去神智后他会感觉自己是一条恶狼,随我指令,我说咬谁他便咬谁,你说快哉否?”

    叶天仍旧未语,他知道这只是王威扬的铺垫。

    “咳咳。”王威扬即将说道高潮,轻咳了两声,道:“至于冷凝霜么,呵呵...”

    “你到底想怎样?!”叶天双拳已然紧握,磕磕作响。

    “这小妮子长得不错,调教调教当做性奴正好何用,哎对了,你可知道性奴为何物?”王威扬阴笑着看向叶天,不待对方答话,再道:“对了,冷凝霜和你是什么关系来着?愚兄记性不好,竟然给忘了。”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叶天一字一顿,缓慢却极为清晰的吐出了这几个字。

    “你说的那是龙,叶老弟别和我故弄玄虚好不好,我胆子小的很呢。”王威扬说罢笑个不停,到得此刻,他的真实面目终于浮出水面。从他刚才说话时的表情中可以看出,他先前所言并非只是为了扰乱叶天心神,而是他脑海中确有这种想法,通常来说,这样的人都被称为,变态。

    “你想看龙是吗?”叶天声音变得冰寒刺骨,同时双眼中悄然泛起一丝金泽,金泽闪烁,将叶天漆黑的眼眸尽数覆盖,而后渐渐凝聚成形。

    一条翻腾的金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