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第155章、局势平衡

    胡掠被叶天蒙骗以至于手臂受伤,眼下实力大减,不由怒火中烧,他以一敌二尚且有所余力,但王天狂还未出手,若是王天狂出手,那么他就算完好也必然不敌,更何况现在还添了臂伤。

    再者来说,若是其他处伤痛还算好说,即便是心腹等重要部位也能咬牙坚持,可是手脚受伤在打斗中最是要紧,即便不甚疼痛,但是灵活度却大大减少,这一点也正是胡掠最为憎恨叶天的地方。

    “说话啊!你他娘的在那笑个鸟甚!”胡掠高声大骂,因为先前质问过后叶天并没作答,反而站在那里盯着自己笑个不停。

    面对胡掠气急败坏的模样,此番叶天还不回答,仍是看着前者满脸轻笑。

    “你妈的!老夫今天死了便算,若是不死我定要你日后彻夜难眠!”胡掠气得狠了,也不再顾忌叶天对于他命运的影响,只有不断的高声叫骂,污言秽语,极为难听。

    如果之前还能因为其言辞少有脏话而将胡掠与其他土匪区分来看,那么现在来说,此人已经完全的暴露了本质。

    “停停停。”叶天终于笑够,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不知是骂的累了还是怎地,胡掠闻声竟真的停了下来,然后咬牙切齿盯着叶天,等待后者说话。

    “我只是觉得风行公子人还不坏,被你杀了着实可惜,所以才出手相救的。”叶天笑着回答,他如此作答虽然有拉拢樊风林的意思,但是却有八分出自真心。

    想那樊风林所作所为当是一个极有情义之人,他之所堕为断袖和加入黑风寨都是为了报答胡掠救命之恩,故此叶天觉得此人该救。不过随后想想也有些后悔,因为前者为报恩德便不惜身体尊严,另外作为土匪的时间恐怕也多有杀掠无辜,这一点让叶天又想弃之不管,可是已经出手哪有回环余地,于是只能中途使诈,诱的那胡掠中计受伤。

    不过倒也巧合,眼下胡掠手臂虽然受伤却并非完全不能动,本来他以一己之力对上徐樊二人尚有余力,这回估计受伤势所限,他们之间的争斗鹿死谁手可就不好说了。

    如此一来对叶天有两点好处,第一,即救了樊风林也未直接击杀胡掠。第二,他们旗鼓相当则会拼的更惨烈一些,最后的结果不管谁赢谁输,谁生谁死,凭叶天眼下的实力都足以轻易掌握大局,如果胡掠生还,那么他再行补刀,如果徐樊二人生还,他们亦是会受不同伤势,届时回返途中也不用在分心提防于他们。

    “他不坏!他若不坏会当土匪?他若不坏会和王天狂联手?你他妈的是不是脑子坏掉了!”胡掠闻言再次暴怒,不过言语之中虽然有骂到叶天的地方,但却带了更多的挑拨之意。

    “呵呵,看来这老贼又想讨好于我。”叶天中心鄙笑,据他分析胡掠再说几句就会转变神色态度。

    “他是坏,可是你更坏啊,你不是土匪头头么,若是没你,他怎么会当上土匪。”叶天有心戏弄胡掠,于是和他抬起杠来。

    “唉!”胡掠唉叹一声,似乎十分为叶天惋惜。

    “呵呵,没用几句,一句便来。”叶天心中暗笑,胡掠从这声哀叹开始,以后的话语绝地是以过来人的姿态“劝告提醒”叶天的。

    “叶老弟啊!你实力虽高,但是年纪毕竟太小,这世间险恶你多有不知啊!”胡掠果然以叶天所想的方式开口。

    “哦?胡老哥请指点一二。”叶天装出一副求教的神色。

    “那好,老夫今天就明示与你,日后行走你当多多注意才是。”胡掠心中暗喜,只当叶天已经被他蛊惑。

    “少他娘的在那放屁了,你若行事得当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破口大骂的是王天狂,他虽然眼睛不好,但是耳朵可还中用,胡掠的装模作样连他都看不下去了。

    “...”胡掠闻言立时无语,脸上全是尴尬神色,王天狂虽然五大三粗,但这句话的确一语中的。

    反应了片刻,胡掠讪笑一声不再理会王天狂,这好不容易抓来的蛊惑叶天的机会他岂能轻易放过,虽然自己一臂有伤,但若是能够联手叶天,其他三人还是不甚为惧的。

    “叶老弟啊,休听那王天狂放屁,他是在挑拨你我。”胡掠一脸谄媚,褶皱横生。

    “滚你妈的!老子用得着挑拨?人家都动手伤你了你还在那舔人屁股,我真是受不了你这样的。”王天狂再次大骂,他之前以为胡掠受伤应该收敛气焰才是,没想到自己骂他前者竟然还敢回骂,这种情况让王天狂瞬时对胡掠产生了极重的反感。

    胡掠眼中杀意一闪而逝,他好不容易调平心境,可不能再因为一个王天狂毁了求生希望。

    “叶老弟,你听我...”

    “别说了,我觉得天狂二爷说的没错。”叶天摆手示意他别再浪费口舌,转而继续道:“不过我毕竟先前哄骗伤你,眼下为了公平起见我帮你拖住王天狂,想必以你之能独战他们应该无甚问题吧。”叶天探手指向徐樊二人,语气之中多有戏虐。

    胡掠脸上再次闪过狠色,不过旋即消失,这种结果也算不错了,他虽然受伤,但是没有王天狂的参与,他还是有着和二人一战之力的。只不过此战将关乎生死,绝不会再如之前那般从容应对,还有一点是他最为担心的,那就是叶天是否能够拖住身为二段武师的王天狂,或者换句话说,叶天到了关键时刻是否会出尔反尔放任王天狂加入战团。

    “胡老哥别多想了,安心对敌才是正途。”叶天看出了胡掠心中所思,言下之意是你想那么多没用,我如何行事你根本就没能力干预。

    胡掠恨恨点头,到了此刻他算是明白了,联合叶天纯属妄想,他若想要活命,那么就只有拼了老命力求一胜了。

    俆安替再旁一直没有说话,眼下终于再次开口,只见他向叶天拱了拱手,道:“多谢叶公子出手,否则我兄弟二人还真就无胜他把握。”

    他此言看似道谢叶天,实际上却仍是带有恶意,因为叶天刚才言明会帮助胡掠拖下王天狂,换言之就是他极有可能帮助胡掠,所以俆安替才会如此说话,为的是让胡掠更加憎恨叶天。

    叶天微笑点头,并无任何推拒之意。

    “老贼受死!”俆安替不再犹豫,发动武学直取胡掠。再多的他也左右不了了,这个少年的心机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所以眼下唯一正途便是在尽量减轻受伤的情况下击杀胡掠,这一样一来在回去的途中才能有足够的筹码来挟制叶天,不为其所害。

    其实他这一点完全是杞人忧天,因为叶天从未想过在回返途中对三个武师强者动手,因为即便能胜,亦会冒着连带一众兄弟涉险的风险,所以他只求能够制衡徐樊王三人,并不再有多求。

    俆安替既然出手,风行公子自然上前助阵,一时间三人再次激斗到一处,武元力冲荡间多有巨响和爆炸,一股股气浪狂猛不休的激荡开来。

    叶天笑看场中,然后转身来到王天狂身边站定。王天狂斜瞥了他一眼,等待前者说话。

    不过叶天并不说话,那种情形就好像是围观看热闹的路人一般,站到这里只是为了表明观众立场。

    “叶公子好手段啊!”王天狂忍不住率先开声,他们毕竟不是路人,而且在更多的时间里,他们还是生死仇人。

    “呵呵,见笑了。”叶天并不是不自谦的倨傲之人,不过在面对王天狂这等货色的时候完全没必要谦虚。

    “我刚才还在...”

    “我有一事想请问天狂二爷。”叶天打断了王天狂的话,因为从他开口便可听出,此人必定要说些拉近关系的无聊话语。

    王天狂一怔,旋即点头道:“叶公子请问。”

    “天狂二爷为何不加入战团?”叶天开门见山,直接问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这王天狂若是及早加入战团,那么此刻他方情况已定,何苦还要周旋这么长时间,而且在此之前王天狂便多有忍让之处,以他的性格来说实在太过难以置信,这一点也是让叶天怀疑的地方。

    “呃...”王天狂沉吟一会,旋即笑道:“他们二人是近时投靠于我,这点叶公子你也知道,而我之所以不出手相助则是原因有二。”

    王天狂说到这里停了下来,转头看向叶天,似乎对自己即将说出来的理由感到十分满意。

    “哦?天狂二爷请明示。”叶天饶有兴许的听着。

    “呵呵,一来嘛,这二人本为山匪,所以老子要他们力抗胡掠为的是证明他们的归顺诚心。”

    “天狂二爷高明。”叶天竖起拇指,实则心中鄙视之极,这等烂借口竟然也值得他如此满意。

    “这第二嘛!老子身为王家第二把交椅,如果对付一个胡掠还要三人围攻的话,嘿嘿,那岂不不凭白折了身份。”

    “呵呵。”叶天闻言冷笑,王天狂这第二个理由实在太过恶心,他折身份折的难道还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