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第134章、黑风寨的内斗

    “兄弟们,亮出刀剑!给我杀啊!”

    “杀!”

    “杀光冷家狗!”

    “杀!”

    此刻胡掠已是将气氛调动起来,随着他把话说完,那将近四百人的土匪队伍顿时发出惊天动地的喊杀声,气势相当不凡。

    轰隆隆...

    马蹄声大响,滚滚黄尘吞天而起,将这宽广的旷野都是尽数埋没其中。

    喊杀声中,却是有着两个人并没有动,一个身形魁梧、一个一身儒气,不消说,此二人正是王天狂和俆安替。

    “二当家,我很好奇,你的心里到底是希望谁会取胜?”王天狂并未回答俆安替的问题,反而是反问了一句。

    “呵呵,天狂二爷,请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如果我助你摆平了黑风寨,你能够保我在王家拥有一席之地?”俆安替掸去长衫上的灰尘,淡笑道。

    “这个自然,能得惊风雷加盟乃是我们王家的福事!”王天狂回答的毫不犹豫,对于灵武镇这种小镇来说,即使是霸主冷家,如果能够得到一个武师强者的加盟,实力的提升也不是一星半点那么简单的,更何况他们王家。

    “呵呵,既然如此,那小弟就先在这谢过二爷了。”俆安替向着王天狂拱了拱手,语气微有喜意。

    “唉!堂堂惊风雷是何等人物,我们王家求之不得,徐兄万莫客气才是。”王天狂连连摆手,客套道。

    “只是还有一事小弟想要事先言明。”俆安替已经将称呼改成了“小弟”足见其心机深沉,还未到王家,便先从最基本的小事来讨好王天狂了。

    “徐兄请讲。我王天狂若能办到,定然竭力相助。”王天狂为人最喜被人高看,此刻正一脸笑意,已是被俆安替这一连串的“小弟”一称搞的自我膨胀了起来。

    “呵呵,天狂二爷自然能够办到,小弟所求...”俆安替说到这里顿了一顿,若有深意般的看了王天狂一眼。

    “徐兄不必如此,有何难事只管说来便是。”王天狂言语豪爽。

    “呵呵,小弟所求不为别事,就是有些担忧二爷您过河...”俆安替的话又说到了一半,不过这过河二字后面是些什么,想来王天狂也应该能够想的出来了。

    “过河...拆桥?”王天狂有些疑惑,不过旋即却哈哈大笑起来,高声道:“徐兄放心!我不是已经说过么,我们王家能得你惊风雷,那是福事,如果我过河拆桥,岂不是做蠢事么!”

    “那就好,咱们也快动身吧,否则的话胡掠可能会起疑心。”俆安替说这句话时风轻云淡,根本就没有一丝半点的着急之意。

    王天狂见状微微皱眉,虽然俆安替说话方式让他十分舒坦,但是心中却隐隐觉得如果真将他招入王家,还真就未必是一件好事。

    “天狂二爷请!”就在王天狂愣神之际,俆安替已是牵过了一匹好马,然后双手将缰绳送上,行为举止十分恭敬。

    王天狂没有答话道谢,而是直接接过缰绳翻身上马,这次他却并没有客气,甚至神色间都有些傲慢。

    王天狂如此作为是想要试探俆安替一下,因为他觉得如果俆安替是真心投靠,那么也不会在乎这点小小的无礼。

    对于王天狂的无礼,俆安替脸上一副平静神色,似乎给王天狂牵马乃是理所当然,丝毫的不满都没有表现出来。

    “呵呵,不错!”王天狂见状心中暗笑,对于自己的无礼,前者所表现出来的正和自己心意,而且还恰好满足了一点小小的虚荣心。

    二人为了追赶前方人马,所以一路之上也是快马加鞭,但是那群土匪在胡掠的带领下杀气正盛,所以行进的速度十分快速,待到二人追上时,他们已经驻马不前,和叶天等人对上了。

    “二弟,你们怎么才跟上?”见到俆安替二人到来,胡掠语气不满,冷声问道。

    “大当家...”

    “是这样,我和天狂二爷商议了一下迎敌的对策,所以晚了。”俆安替打断了王天狂的话。

    “呵呵,是么,你们商议的真的是迎敌的对策?”胡掠眼神也冰冷了起来,对于这个二当家,他一向很不放心。

    因为这俆安替不是投奔而来,也不同于一起拼杀多年的兄弟,此人乃是胡掠年轻时候抢杀一处村庄留下的活口,当时因为见其天资出众而且已经吓得神志不清,所以就冒险将其收入手下,这么多年过来,胡掠一手将其雕琢成一个武师界定的强者,但随着其日渐强大,胡掠的心头也是越发的不安,因为毕竟俆安替的父母是死于他的手中,一旦此事被其知晓,那这么多年的苦心培养可能转眼间就会变成养虎为患。所以,胡掠给了俆安替一个二当家的位子,以图安抚。

    “大哥难道怀疑我么?”俆安替目光无有波澜,丝毫不惧的迎了上去。

    “二弟多心了,你乃是我的左膀右臂,我岂会去怀疑自家兄弟。”胡掠率先收回目光,但是从他那种语气已经可以听出,对于俆安替,他已经不再信任。

    “那就好,不过大哥我可要提醒你一句,自家兄弟,有时候才是最危险的存在。”俆安替不依不饶,声音极为冰冷。

    “哦?你的意思是你很危险喽?”胡掠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俆安替。

    “自然不会是我,我说的是谁大哥你心中应该明白。”俆安替淡笑,其实他说的就是自己,但是却还非要戳戳胡掠的痛处。

    闻言,胡掠那张老脸上顿时腾起一股杀气,冷声道:“不是你最好,至于别人不用你来管!”

    “不用我管?大哥难道你忘了我也是这黑风寨的一份子么?”俆安替似乎有意气他,皮笑肉不笑的道:“况且我还是堂堂的二当家呢。”

    “徐兄...”王天狂见气氛不好,想要出言调节。

    “不必多言!”对于王天狂的行为,胡掠却是直接抬臂,示意他少说废话。

    “呵呵,三弟,不知你在一旁听着是什么感触啊?”俆安替见胡掠已然生气,于是话锋一转,将矛头对准了在一旁幸灾乐祸表情的三当家裂地太岁。

    “二哥问得好,说实话我还真有些感触。”裂地太岁呵呵一笑,瞟了胡掠一眼,道:“这番咱们黑风寨大难当头,弟弟我是真心犯难啊。”

    “老三,平日里你对我多有忤逆,但是眼下大敌当前,希望你能分得清轻重缓急!”胡掠的脸色已然铁青。这三当家裂地太岁是几年前投靠而来的,他凭借着实力精深屡屡为山寨立下功劳,但是为人野心太重,胡掠碍于情面极不情愿的将其封为第三把交椅。但是随着功劳的累积,他夺权之心也是日渐明显,时至今日已是昭然若揭。

    “大哥,你放心吧,我虽然想要这寨主的位子,但是还不至于蠢到在这关节眼上动手,兄弟们都没了我还要这寨主有何用处,我又不是傻子。”裂地太岁丝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胡掠才敢留他到今天。

    “那就好。”胡掠微微点头,放下心来,眼下惊风雷已然不为己用,如果裂地太岁再横起一刀,那么黑风寨必亡。

    “呵呵,大哥,老实跟你说了,我迟早会取代于你坐上这寨主大位,但是我要用光明正大的手段,堂堂正正的接管,所以只有众望所归的时候我才会动手。”说到这里,裂地太岁回望一众喽啰,然后方才继续说道:“想来这天也不会太远了吧。”

    “三哥,为啥非要这样?咱们兄弟五人每天喝酒吃肉岂不快活?为啥非要搞些劳什子别扭出来?”一直在旁边听着的黑弥勒包承恩突然开口,他是最看重兄弟情义的,在他眼里,这黑风寨五大金刚应当是情同手足才对。

    “老五,有些事你不懂。”胡掠心头微感动容,这五人当中也就只有老五对黑风寨最是忠心了。

    “大哥...”

    “别说了!”黑弥勒还想开口,但是胡掠却厉声打断了他,之后将惊风雷俆安替、裂地太岁左天狂、风行公子樊风林和黑弥勒包承恩依次看了一眼,开口道:“咱们黑风寨能走到今天,诸位兄弟都有着不可磨灭的功劳,今天你们之中有人生出异心,但是我不怪你们,眼下大敌当前,我只求咱们兄弟五人能够并肩杀敌这最后一次!”

    胡掠言语煽情,黑弥勒登时动容,嘴角咧动着,想要说话却没有说出来。

    不过其他几人可没这般表情,他们不是心机深沉之辈,便是野心极重之人,谁的脸色也没有因为胡掠的这番话语而表现出丝毫的变化。

    “大哥,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兄弟们都知道,而我在你身边伺候这么多年,呵呵,也算报了你的救命之恩了。”风行公子率先开口,说完之后便来到了惊风雷俆安替的身边,他是什么意思已经无需赘述。

    “很好,其实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胡掠的语气没有丝毫波澜,因为他刚才所说只不过是想哄他们为自己再拼一次命,但是现在看来,效果并不是很好。

    “大哥理解就好。”风行公子拱了拱手,不再言语。

    “他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跑到你身边来了?”王天狂用秘音入耳向俆安替问道。

    “天狂兄放心,此人并不是向你想的那般不堪,甚至还是一个极重情义之人...”俆安替明白王天狂的意思,他是有些嫌恶风行公子断袖的行为。

    原来,这风行公子乃是游侠散修,几年前行经此地被妖兽围攻,千钧一发之际却被胡掠所救,但是胡掠癖好断袖,见风行公子面貌清俊,于是便起了淫辱之意,风行公子因为感念他救命恩德,于是不得已而与其苟且,时至今日也有五年有余。

    听完俆安替的话,王天狂眉头微皱,看了风行公子一眼,恶心之感顿时消散了不少。此刻就算心肠铁石的王天狂,心中对这名声在外的黑风寨五大金刚各自的命运不堪也是微有感触了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