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第六十六章、母亲(1)

    脚步轻缓,行走在松软的沙地之上发出沙沙的声响。

    初春凌晨,那天边的朝霞洒落而下,映的灵武河之中水汽氤氲,淡淡的薄雾飘浮不定,一切都显得那么朦胧。

    驻足,叶天向着眼前的景象怔怔的出神,在这种朦胧之中,他隐约的生出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大概一年之前,那时的自己就在这片沙地之上被王虎等人毒打辱骂。那个时候,且不说王虎,就连李丁这种货色都可以在自己的头上横行无忌。

    一转眼,时光飞逝,种种际遇让叶天的命运发生了巨大的转折。在这种转折之中,他不断的变强,时至今日,俨然已经成为了灵武镇当中名头最响、甚至被同辈少年仰慕崇拜的存在。

    废掉李丁、斩杀王虎、教训冷勇,而后又战徐坤、败李寒、直到现在徐傲也终于倒在了自己的面前。

    这种种种种,在一年前是他说什么都想不到的。

    而眼下,仇敌尽除,以为终于可以松一口气的时候,却偏偏又冒出来一个吴小壮和王威扬。

    既然因为复仇而选择了变强,那么这条强者之路就注定不会平静。

    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王威扬,一个以二十左右的年纪便达到了武师界定的强者,放在以前,这个名字可是让自己光是听听就打心里觉得骇然的,那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所在。

    但是着眼现下,那个被人称作天才的王威扬,那个被誉为灵武镇未来最强者的王威扬,自己和他的距离真的还远么?

    那一天来临的时候,便是王威扬偿还的开始,也是他生命的结束!

    “王威扬...王威扬...王威扬!!!”

    起初平静的声音渐渐变得声嘶力竭,叶天周身暴涌的元力将方圆数丈之内的雾气尽数吹散。

    “呼呼呼...”

    嘶吼了好一阵,叶天方才停歇下来。他颓然仰倒在地,胸口剧烈的起伏,呼呼的喘着粗气。

    对于母亲的死,虽然是由徐傲引起,但是真正的刽子手却是王威扬!

    缓缓的站起身来,入眼处,是一片由松柏组成的长青小林。

    林子非常小,小到只有十余棵树木,虽然尚是初春,但是松针仍然厚实,不过即便如此,透过那稀疏的视线,依然可以看到林子的中间有一个小小的坟茔。

    那是埋葬着母亲的地方。

    轻轻呼了一口气,叶天整了整衣衫,向着那里行去。

    一夜未眠,再加上刚刚经历的一场大战,所以此刻的少年脸庞之上挂着一丝疲倦的神色,这种神色把他那略显消瘦的身影映衬的更加孤苦了起来。

    叶天并没有选择直接回冷家,因为现在他心中的盘踞着太多太多的疑惑,这些想不通却又难以消化的困惑,压的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以往每当自己遇到什么难题,遇到什么不顺心他总是会过来和母亲说说话。当然,这次也不例外。

    拨开松针,叶天穿过了坟茔之前的几棵松柏。嘴角勾起了一抹自嘲般的弧度,因为这几棵松柏是他亲手种植,而当时的目的却是为了把母亲的坟茔隐藏起来。

    可即便如此,仍然免不了招到了王虎的毒手。虽然王虎已被斩杀,但那声脆响和断折的墓碑,已然成为叶天一辈子自责的原因。

    噗通。

    在见到坟茔的那一刻,双膝一软,直接跪到了有些潮湿的地上。

    “娘,我来看你了。”伸手拨了拨墓碑之上的尘土,叶天的眼圈微微有些泛红。

    最近事情太多,以至于都没有时间前来扫墓,此刻面对着只是略染尘泥的墓碑,叶天的心中竟然生出了一种不孝的愧疚感。

    尽管命途如此多舛,但是叶天从未因此在人前落过一滴眼泪。

    但是此刻,回想起那慈祥温柔的面容,这个坚强的少年终于滑落了艰辛的眼泪。

    “娘,曾经孩儿无能,让你在生前死后都受到了太多的折辱,不过现在不会了,以后则更加不会,对于那些冒犯过您的人,王虎和徐傲已经用性命来补偿,至于王威扬,用不了多久也会是同一种下场的...”

    声音低微,有如呢喃。任由清泪划过脸庞,叶天却并未伸手去擦拭。

    他紧咬着牙,那精廋的脸庞刻满了郑重神色,而脑海之中,曾经的仇人的身影一个一个闪过,最后终于定格在那阴翳男子的面容之上。

    “王威扬,我必定将你碎尸万段!”

    叶天在心中狂吼着,巨大的仇恨充塞心间,久久不散。

    可是逝者已逝,即使杀光了所有仇人,母亲也不可能再次复活过来。

    想到此处,叶天大感伤怀,跪拜在坟茔之前,额头贴着冰凉的地面,轻轻的啜泣起来。

    有风拂过,吹的松针煞煞作响。

    雾气随着风儿弥漫,很快的,便这这片小林彻底笼罩其中。

    不过那雾气到了这林中之后却不再随风而动,反而像是被某种神秘的力量所凝聚,竟然缓缓的在坟茔之上凝成了一个模糊的人形。

    兀自垂头的叶天并没有发现这种异样,手掌紧握,抓起了地上的一把尘土。

    “娘,我是为仇恨而生的吗...”

    叶天的身影有些悲怅,刚刚以为结束的仇恨,却又引出了一个更强的仇人,这种感觉,让人有些无奈。

    在这世上,没有人愿意活在无休止的仇恨当中,叶天也不例外。

    水气渐浓,那人形也是越来越鲜明起来。

    这是一个面容极美的中年女子,她五官精致,身材匀称,一蹙一笑之间总是流露出无限的温婉。

    终于,那女子开口了,声音轻轻的,但是却满含慈爱和温柔。

    “小天。”

    伏在地上的人影猛地一颤。对于他来说,这个声音实在是太过熟悉。在这将近一年左右的时间里,这个声音在叶天的梦中已经出现了岂止成百上千次。

    “娘!”

    叶天激动的呼唤了一句,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来。

    在见到那面容之时,叶天那滚烫的心却是瞬间冰凉了下来。却是母亲郁晓蓉的面貌没错,可是那种水雾凝结而成的虚幻感也是提醒着他,这一切并不是真的。

    “呵呵,又是一个梦...”

    摇了摇头,叶天无奈的苦笑出声。

    在他听到声音之时,脑海中闪现出数个画面。

    画面里,娘亲穿着一件淡紫色的布裙,那是她最喜欢的颜色,衣质虽然粗糙,但是穿在娘的亲的身上,却要比那些绫罗绸缎还要显得高贵。

    和着脸上的温柔笑意,娘亲缓步来到自己的身前,然后扶着自己的脸庞柔声说着:孩子,这只是个梦,我们回家吧...

    “这不是梦。”和想象中那种温柔的语气毫无区别,朱唇微启,这几个字缓缓的吐了出来,和以往梦中的娘亲一样的温柔。

    叶天摇了摇头,用力的揉了揉眼睛,然后仔细的向那水雾凝结而成的面容看去。

    “小天,娘对不起你,要你来背负这么多的仇恨,实在是太苦了...”慈祥的眼中滴落了几点泪水,虽然同是水气所成,不过这泪水却要晶莹剔透许多。

    “娘...真的是你吗?”虽然难以置信,不过叶天仍是期待着一个肯定的回答。

    “孩子...”水气凝结的郁晓蓉慢慢来到叶天身前,伸出双臂向着后者的脖颈搂来。

    “娘!”叶天也是猛地站起,想要一把扑到了母亲的怀中。

    一阵凉意穿过身体,在怔望中,二人却并没能彼此拥抱,互相穿透过去。

    叶天愕然的转回头,悲切的喊着:“娘,娘这是怎么回事!娘!”

    郁晓蓉无奈的摇了摇头,柔声道:“孩子,娘已经死了,你现在所见到的只不过是五相玄体残存的水魂罢了...”

    已经死了...这几个字犹如晴天霹雳,把叶天那刚刚生出希望的心轰的七零八落。怔然无语,片刻之后方才心有不甘的急问:“什么是五相玄体,什么又是残存的水魂?娘,你是在骗我的对吧,你根本就没死。”

    “对了,徐傲说你绝不是普通人,你会使用一种特殊的秘法,娘,你快告诉我,你可以用那种秘法复活的,对不对!”不等娘亲回答,叶天已经再次激动问道。

    “唉...其实我不该再出现的...郁晓蓉自责的哀叹了一声,她刚刚给了叶天自己并没有死的希望,却又马上将之亲手毁灭。

    “没错,那日我用来逼退王威扬和徐傲的便是这五相玄体。不过这也只是秘术罢了,怎么可能起死回生。孩子,你别伤心,好好的活着才是娘最希望见到的事情。”郁晓蓉语气温柔,眼中爱意流转,安慰着叶天。

    “我不信!我不信!”叶天拼命的摇着头,此刻这坚强的少年竟然如同一个脆弱的孩子。

    “小天,别这样,你要接受现实。”郁晓蓉语气变得有些郑重,顿了一下,却又转回了温柔,道:“放下仇恨吧,娘不希望看到你被仇恨捆绑而失去了这个年纪该有的快乐。”

    叶天怔然无语,呆呆的站在原地,眼前是自己日夜思念的母亲,可那道从小总是放任自己依偎怀中的身影却再也无法触及。

    给读者的话:

    这两天没收藏,大伙给点动力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