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第六十五章、往事(2)

    微风缓缓吹过,缭乱了那美妇额前的几缕柔丝。

    犹豫了片刻后,美妇语气冰冷的道:“什么条件?”

    “嘿嘿,若是说起这条件么,倒也简单...”王威扬阴沉的笑声,让人心生烦躁。

    “废话少说,直接说条件。”美妇打断了王威扬的话,此刻她心中恐怕已经猜出个大概,所以言语之中已是大有怒意。

    “美人不用动怒,我这就说来。”王威扬顿了一下,然后面露猥琐的道:“这第一嘛,自然便是今日伺候好我们兄弟二人,这第二嘛...我要学你这怪异身法!”

    “呵呵!”那美妇闻言怒极反笑,不屑的道:“就你们二人,也不问问自己凭些什么?”

    “徐傲兄,你先走,去集市路口等我,我来告诉她我到底凭些什么!”王威扬阴险一笑,对着徐傲耳语了几句,然后盯着美妇狠狠说道。

    “威扬兄自己小心,兄弟我帮不上什么忙,可就先走了!”

    “走吧!”

    那徐傲见到这美妇有如此神通之后便已后悔,早就生出了离去之意,迟迟不走只是碍着面子而已,如今王威扬开口让自己离去,哪里还有迟疑的道理,赶紧冲冲离去,走为上策。

    徐傲走到数十丈开外后,回头暗骂了一句:“这王威扬是被美人和武学迷坏脑子了,全身而退估计都难,还敢提什么条件...真是他娘的傻鸟一个,本少爷可不陪你送死!”

    想到这里,徐傲却又是眼球一转,趁着正好行至路口拐角,闪身躲入了一棵大树之后。

    “我得看着些,万一王威扬真的制服了美人可不能让他独吞,这身材、这姿色,我说什么也的分一杯羹啊...”

    说罢,徐傲三角小眼微眯注视场中二人,侧耳细听了起来。

    王威扬向着徐傲离去的方向看了看,似乎在确定前者有没有走远,然后才缓缓开口道:“我还未使出全力!”

    “我知道,不过即使你全力以赴也必败无疑!”美妇语气冷淡,颇显自信。

    王威扬闻言冷笑一声,道:“也许吧,不过我之所以开口谈条件那就必然有让你服服帖帖的筹码!”

    “闲话少说,我最后警告一遍,如果你还不马上离开此地,休怪我下手毫不留情!”

    “哈哈,好烈的性子,看来,我是不说不行了!那你听好,我的筹码就是...叶天!”王威扬大笑过后目光阴鹫的看向那美妇。

    “你、你好卑鄙!”美妇粉面带煞,心中恨不得立马杀了这无耻之人。

    “怎么样?我这筹码的分量够不够重?”王威扬奸笑了一声,向徐傲离去的方向望去:“这灵武镇能给小孩子玩的地方就那么几处,估计此时徐傲兄应该已经得手了,哈哈哈哈!”

    前者话音刚落,那美妇的身影已经消失无踪,然后王威扬还未来得急反应,一根银簪便已出现在自己的喉咙之前了。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美妇攥着银簪的手因为激动而有些微微发抖,但是却没有刺下去。

    “刺啊!尽管下手啊!只要我一死,你那宝贝儿子也绝对活不过明天!”

    ‘啪’

    银簪于美妇手中滑落,掉在地上发出了一声脆响。

    “我若如你所说,你一定会放了我儿子吗?”美妇心间消沉,为了儿子她什么都可以做,当然也包括出卖自己的身体。

    “当然!他的命对我来说不值一文,我又何必杀他,再说,你若信不过我只管杀我便是!”

    任谁都看得出来,若是杀了王威扬则叶天必死,若是委曲求全,也许叶天还有一线生机。

    美妇权衡之后深深叹了一口,道:“但愿你是个守信之人!”

    “呵呵,如此最好,你先把你那身法的修炼之术教给我!”王威扬眼中精光闪动,极为兴奋。

    “此术修炼之法极为艰涩繁奥,不是一日之功,你若领会不得就别怪我了。”

    “放心,学不学的会是我的事,只要你肯教,这第一条便算你过了。”

    “口诀说来吧!”王威扬凑到美妇面前,将耳朵测到其唇边。

    那美妇微微后退一步,然后朱唇轻启,将这秘法口诀娓娓道来。

    日轮转动,时间一晃便已过去了两个时辰。

    此时已是正午,王威扬满头大汗的正以一些极为怪异的姿势不断练习着。

    片刻后,他收势沉气,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身体,然后惊喜的道:“果然如你所说,我的筋骨柔韧大胜从前,看来你教我的是真的!”

    美妇闻言,语气冷淡的道:“希望你也可以遵守承诺。”

    “哈哈哈!那是自然,不过你还得洗净了身子等我,晚上我们可还要云雨一番呐!哈哈哈哈!”言罢,王威扬身影掠起,疾速向着远方而去。

    待到王威扬彻底离开,徐傲才疑惑的走了出来。因为刚才离的有些远,所以他们二人的对话后者也只是听了个大概。

    “王威扬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听他最后一句话似乎是得手了?”徐傲捎了捎头,也不去多想,反正王威扬说了晚上还要云雨一番,到时候自己再来“凑热闹”也不迟。

    想到此处,徐傲嘿嘿淫笑了一声,也是猫着腰偷偷离去。

    兴奋不已的徐傲在离开茅草屋之后便是找了一个酒馆,狂饮了一下午之后迫不及待的再次返还此地。

    脚步越来越靠近,那破旧的茅草屋之中却是传来了阵阵的哭泣声音。

    “他娘的,王威扬这王八蛋,轻点啊,把美人疼的都哭变声了。”徐傲暗骂了一句,慢慢的凑到窗前向屋内窥视而去。

    想象中王威扬那颠鸾倒凤的淫邪场面并没有出现,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满身泥污,放佛刚刚在泥巴里滚打过得少年正在痛声哭泣。

    那少年表情悲痛欲绝,泪水滚滚而落。在他怀里,正抱着一个软绵绵的身躯,那身躯拥有着一副称得上沉鱼落雁般的容貌,不过此刻那绝美的容颜之上却是脸色煞白,唇青无血,看去犹如死人一般...

    ...

    两行清泪从那漆黑的眸子中悄然滑落,眉头紧蹙,脑海之中母亲那温婉的身影、那慈祥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

    “母亲...”

    轻轻的呼唤了一句,叶天摇了摇头,再次从神伤中缓解出来。

    他抬头看了看天色,此刻,东方已经现出一抹鱼肚白,旭日初升间,晨光透过枝桠,斑斑驳驳的洒落在地。

    从夜半到凌晨,不知不觉中,叶天已是出神了好长的时间。

    “王威扬!此仇不死不散!”

    咬了咬牙,叶天将冷厉目光投向远方,那是王家的所在。

    看了好一会,直到阳光有些刺眼,叶天才收回了目光,然后缓步向着林外行去。

    一路上闷头行走,直到林边之时,已是能够听见集市之中那隐约的公鸡啼鸣声音。

    叶天轻轻的呼了一口气,整了整因为大战而有些凌乱的衣衫,转目四顾,在确定没人注意之后,方才出现在街道之上。

    此刻,初露的晨光渐渐地越来越明亮了起来,由鱼肚白转为桔黄色,投射着朦胧般的光芒。

    叶天回首看去,那已在身后的桃柳林之中不知何时已经泛起了薄薄雾气,在那雾气的笼罩之下,一切都显得模糊了起来。

    街道两旁的小贩们正秉承着早起的鸟儿捉虫多的原则,卖力的吆喝着。

    “包子嘞!热腾腾的肉包子!薄皮大馅的肉包子!”

    “炊饼,好吃的炊饼!三铜板一个,物美价廉喽!”

    小贩们一个个神采飞扬,昨夜所发生的那场大战就在不远处,不过似乎并没有惊动他们的美梦。

    看着这群只为了简单的人们,他们没有那么多烦恼,他们似乎也没有仇恨,他们只是一群普通人,为了生活而操劳,为了家人而奔波...

    叶天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双拳豁然紧握。

    砰!

    劲气激荡,伴随着一声闷响。

    “呵呵,这有什么用...”

    低低的垂下头,如果可以选择,他绝对愿意放弃自己的一身武道,宁愿让王虎复活,让徐傲复活,让自己从来没进过冷家,这一切的一切,只要能换来母亲的一缕目光,足矣...

    可是,叶天的一生注定如此。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在。这无尽的仇火,迫使自己不断的变强,只有那样,所有自己关心和关心自己的人才能够得到保障,才能够更美好的生活下去。

    “我从来就不是一个普通人么...”叶天怔怔的望着街道两旁那忙碌着的人们,他们辛劳,但是简单。

    自己好像从来就是和他们生活在两个世界。

    打从自己记事开始就不曾见过,但是却留下了灵宝通鉴和天火璇心炉的父亲...

    打从自己记事开始就温婉慈祥且眼有重疾,但是却能够独自逼退徐傲王威扬的母亲...

    打从记事开始就被人不断的欺压,被人不断的强行施加仇恨的自己...

    “父亲、母亲,你们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而我将来又会踏上一条什么样的征程...”

    叶天目光烁烁,遥遥的望向了天际那片彤云朝霞,心中激荡不休。

    给读者的话:

    我突然发现少传了一章,今天才发现,是第五十八章,现在已经补上,回头看就可以,万分抱歉,实在对不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