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第十七章、喜与悲

    “呼...”

    终于结束了这番折腾,叶天也是轻轻呼出一口白气,身体放松了下来。

    此刻在这冰天雪地的山林一片寂静,只有一人一兽的粗重呼吸声音。

    “唉...你说你为什么非要吃我呢,不然是不是就不会...”

    叶天看着即将死去的银鬓豹心中升起一丝怜悯之意,可话还未说完,异变突起,只见那银鬓豹似乎奋起最后一丝力气,嘶吼一声之后,暴扑了过来。

    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变故,叶天悚然一惊,身上瞬间出了一层冷汗,但是由于他之前的放松大意,勉强站起身子的时候那银鬓豹已然扑到了身前,血盆大口之中獠牙寒光森森向叶天咬来。

    此刻已是避无可避,叶天只能双手死命的撑住银鬓豹的头颅,可在银鬓豹这鱼死网破的一击之下,巨大的力量推动着叶天不断的向后退去,终于在背上一痛之后,抵在了一棵大树之上。

    巨大的冲击力让那棵大树都颤动了起来,而叶天的手臂此刻也是瞬间弯曲,银鬓豹的巨口距离叶天的脖子已是近在一寸之间。

    “呃...”

    叶天咬紧牙关奋力的支撑着,但是银鬓豹的獠牙却也在缓缓的向前逼近。

    “这么下去绝对不是办法,生死在天,拼了!”

    这种情况叶天如果继续硬撑也是撑不了多久的,眼下只能舍命一搏了。

    只听他大喝一声,然后在抵挡着银鬓豹的双手之中撤出了一只,数十种印决的姿势在脑海中急速的浮动,现在来说,下印之时绝对不能有分毫的差错。

    指随心动,在每点向银鬓豹头颅一下的同时,印决也是紧接着快速的变化了几次,随着啵啵声响,直到最后的九次变化之后,第九印也终于重重的点在了银鬓豹那硬如钢板的头颅之上。

    原本俩只手的力量尚且抵挡不住,现在只剩一只更是无法阻拦银鬓豹了,锋利的獠牙如同钢刀般刺破了叶天的脖颈,一丝鲜血顺着森利牙齿流了出来,下一刻,就是咬断叶天的脖子...

    “破!!”

    在獠牙触到脖颈的那一刻,叶天终于完成了九印,同时用尽全身力气大喝了一声,然后闭起了眼睛。如果九印八卦印掌的威力还是不足以击杀银鬓豹的话,那就是天意了。

    可能只是一瞬间,但是叶天却感觉十分的漫长,脖子上的疼痛越来越剧烈...

    “嘭!”

    终于,在叶天已经认为必死之时,一声闷响传入其耳鼓当中。

    睁眼来看,只见银鬓豹硕大的身躯已经软倒在地,而碎裂的头颅正向四周喷洒着血液和脑浆,一股浓重的血腥气息也是散发开来。

    见到这一幕之后,叶天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如果这还不能击杀银鬓豹,那么他也是不打算再反抗了。

    彻底放松的身体沿着树干一点点下滑,最后坐在了地上。

    “这威力...”

    叶天看着自己的双手,眼光中涌现出极为浓重的震惊之色。

    相比于昨天的木人桩,显然今天的银鬓豹更能说明一切,按照实力的对比,如果能够在敌人身上下满九印,那么四段武者的实力之内恐怕没人能够生还。可是人不同与妖兽,人有智慧,他们可以闪、可以躲、同样可以修习武学,所以想要在敌人的身上下印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威力是够了,但是我的速度还差的太多。”叶天拍了拍身上的雪,站了起来。

    以他现在的能力对上七段武者想要取胜应该是轻而易举的,甚至面对八段武者都有着非常大的胜算,可想要击败四段武士的徐傲,则最起码要达到三段武者的速度然后再配合柔术,那样的话在其身上下满九印应该就不算太难了。

    叶天抬起头来,透过林间树木的缝隙望向天空,此时日正当空,阳光温和洒向大地,在这片密林之间投下稀稀落落的光影。

    “也该离开这里了,一会保不齐会有什么妖兽闻着血腥味寻来呢。”

    叶天看了一眼已无全尸的银鬓豹尸体,便是准备离开。

    “等等,那难道是...”

    在看到了一件事物之后,叶天心中瞬间涌起了无比的兴奋和期待。

    向着尸体慢慢的靠近,眼中的事物也是越来越清晰起来。只见银鬓豹胸腹部的伤口上血迹已经差不多流干,而坍塌破损的肋骨也是狰狞的外露着,可是就在这一片血腥景象当中,一道银白的光泽却是更胜白雪的映射出来...

    “灵兽内丹!”

    在确定了之后,叶天飞快的扑到银鬓豹的尸体之前,然后小心翼翼从其胸腹之中取出了一个银光耀眼的圆珠。

    “没想到这银鬓豹竟然已经达到了这个地步了!”

    叶天在灵宝通鉴中了解到,灵兽内丹是能够为修习带来极大提升的一种存在,虽然眼下这只黄阶六品银鬓豹的内丹很小,估计是刚刚成型不就,但是其药力估计已能堪比地阶一品灵药!

    “难怪这银鬓豹在胸腹部受到重创之后反应如此激烈,现在看来它应该是不想辛苦修来的内丹落入旁人之手。”

    叶天向银鬓豹的尸体看去:“唉,虽然你想吃我,但是最后却送了我如此大礼,看在这内丹的份上我也不好让你曝尸荒野...”

    嘴上这么说着,叶天已经决定将其尸体掩埋一下,毕竟它已经是拥有灵丹的妖兽,或许再过个十年八载的就能修成灵智也未可知,眼下它死于自己的手中,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的。

    四处张望过后,叶天寻了一处坑洼的所在,把银鬓豹的尸体拖入坑中用雪掩埋严实,然后才转身离去。

    由于在和银鬓豹的搏杀之中消耗精力、体力过多,叶天决定不再继续逗留,反正此次已经有了一颗灵兽内丹在手,对于收获来说也称得上是颇为丰厚了,所以他在简单的休息了片刻之后便是离开了天阴山脉。

    ...

    太阳已经斜斜的落到了山峦之中,把天边的云朵染映成红彤彤的一片。

    因为被银鬓豹带出去太远,所以叶天在从天阴山脉走出来之时已经是傍晚时分,此刻他行走在集市的街道上,影子被夕阳余光拉的老长。

    “这不是那个天才叶天么,怎么这幅样子了?”

    “谁知道啊,他不是被冷家收留了么,看这衣衫褴褛的样子...”

    “该不会是被冷家给撵出来了吧。”

    街道两侧的小商贩们三三两两的小声议论着破衣烂衫的叶天,眼光之中神色各异。

    “那你以为呢,王家是那么好得罪的?因为他王家几乎要和冷家翻脸了呢!”

    “这么说的话,他肯定是被撵出来的了,冷家怎么可能为了他和王家接下大仇呢。”

    “是啊,我要是冷博远,我也把他撵出去。”

    对于这些闲言碎语,叶天一副充耳不闻的样子,但是他心中却是有些难受。没错,正如他们所说,自己一个流浪儿而已,凭什么让冷家因为自己而和王家接下仇怨,凭什么要让冷家来抗下王家的报复...

    心中如此想着,叶天已是打定主意,回到冷家之后便向冷家众人请辞。

    由于街上的议论声每一句都能触动叶天的心门,所以他脚步也是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许多,快步穿过集市,然后拐进了一条小巷。小巷不长,没多久便走到了尽头,此时一座占地极广秀美华丽的园林出现在叶天的眼前,正是冷家园林。

    来到园林正门的门前,巨大的石狮矗立在大门两侧,形状威武、栩栩如生。

    “叶...公子。”

    守门的几个护卫见到叶天之后极为别扭的吐出了这几个字,对于这个冷博远吩咐下来的称呼他们显然是不太习惯,因为眼前这个少年的形象一直可都是野种的。

    叶天闻言之后也是勉强的挤出了一丝笑容,然后点了点头便推门走了进去。

    ‘吱呀’

    大门应声关闭,可是刚想迈开脚步的叶天却是再次听到了门外的议论声。

    “你看他那个样儿,不知家主看中他哪一点了。”

    “是啊,这不,估计又是出去惹祸了,一个王家还不够,我看他早晚得把冷家折腾垮。”

    “哎,但愿别吧,好不容易在冷家谋个差事,我可不想再去干那些砍柴之类又脏又累的活了。”

    随着叶天脚步的不断加快,那些声音也是越来越微不可闻,不过此刻叶天的心中已经翻起了滔天巨浪,没想到自己的到来竟然让这么多人心里面不痛快,原来有这么多人巴望着自己离开...

    穿过层层回廊,叶天向着自己的住处走去,因为还有一些东西在那里,所以他得去取出来,取出来之后就可以去和冷博远辞行了。

    “叶天!你到哪里偷鸡摸狗去了,衣服弄成这个模样!”

    正行走在一座拱桥之上的叶天此刻听到的却是冷勇的声音,他凝目看去,桥对面的阁楼前面冷勇正探着脖子冲着自己大喊大叫着。

    “我告诉你,你要是敢给我们冷家丢人我非弄死你不可!”

    面对冷勇的挑衅叶天并不想搭理,不过此刻冷勇身边却还站着一人,叶天的目光几乎是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此人看去也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面貌俊逸非凡,一双眸子灿若星子也正盯着叶天不住打量。

    “叶天是吗?”待到叶天走到身边,那少年也是开口问道,不过语气倒是颇为和善。

    “是。”叶天的回答相当简单,但是却也并无高傲之感。

    “我叫冷扬。”少年淡淡一笑,轻声说道。

    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叶天也是忍不住转头看了他一眼,眼前这个少年就是以十八岁年纪达到七段武士界定的冷家翘楚冷扬么,果然青年才俊、一表人才。

    心中虽然微有惊讶之感,但是随即却又恢复如常,他和冷勇一起出现其目的不言而喻,想到这里叶天冷冷说道:“有什么事么?”

    “我想告诉你一些话。”冷扬依旧语气和善,微带笑意。

    “讲。”叶天不去看他冷声问道。

    “世人皆喜闲言碎语,如果全部放在心上岂不要累死?”冷扬顿了一顿,看向叶天的目光之中却是多了几分劝慰之色,继续说道:“所以,遵守本心,做好自己足矣。”

    叶天听后一怔,听此人话中之意是要自己不必理会他人的背后之言,只要自己心中坦荡问心无愧,一切凭自己的心意行事即可。本以为他是来给冷勇撑腰的,没想到却开解起自己来了,想到这里叶天的语气也是缓和了下来,淡淡的道:“谢了。”说罢,迈步离去,再一次无视了一旁目露凶光的冷勇。

    叶天的身影渐渐的走远,冷勇凑到冷扬跟前疑惑不解的问道:“扬哥,就这么让他走了?你不是说帮我教训他的吗...”

    “我何时说过帮你教训他?”冷扬的语气也变的有些冰冷起来。

    “这...你不是说要我带你看看这叶天的么。”冷勇追问道,原来他在被叶天气势吓到之后便想起了冷扬,想要找冷扬帮忙教训叶天,可找到之后,冷扬只说了一句带我去看看他而已,冷勇当时还挺高兴,以为找到了靠山,不过现在看来该是理解错了。

    “这叶天绝非凡俗之辈,也许用不了多久就会成为咱们冷家的中流砥柱之一。”冷扬向叶天离去的方向远远望去,目光之中流露出期许之意。

    “他啊,不可能,别给咱们冷家带来灾祸就算大吉大利了。”冷勇嗤之以鼻,一副瞧不起的模样。

    冷扬闻言唰的转过头来,紧紧的把冷勇盯住,语气极为严厉冰冷的道:“冷勇你记住,想要高人一等靠的是不身份家世,而是实力!你若还不改正日后必然难成大器!”

    冷扬说罢转身便走,竟然也是看都不看冷勇一眼。

    随着冷扬身影慢慢消失,冷勇那张堆满笑意的脸庞也是渐渐凝固下来,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副歹毒神色,心中暗道:“他妈的,冷扬、叶天,你们给老子记住了,用不了多久整个冷家都会是我爹的,到时候我看你们还怎么猖狂!”

    给读者的话:

    码字不易,求点收藏和票票啊,拜谢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