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第十三章、冷家

    “唔...”

    在昏迷了俩天之后,叶天终于缓缓的睁开了沉重的双眼,但身子略动之时全身还是会传来钻心的疼痛和浑身无力之感。

    “这是哪里?”

    他是在那天回家的途中昏过去的,毕竟受了王威扬这等高手的一击岂是那么容易消受的。

    叶天闭上眼睛回思起当时的情景:“记得那天我昏过去之后隐隐约约好像是见听冷博远说带我回冷家什么的...”

    “那这里该是冷家了?”

    掀开床榻上粉黄色的帐幔,叶天走下床来,转目四顾间,只见房间之中的摆设皆是极为精致,而且雕工细腻,散发着阵阵的紫檀香味。

    ‘吱呀’

    叶天推开了窗子,顿时一股清冽的寒风灌入屋中,让其精神也为之一振。

    几片枯叶从窗前飘过,再过个把月时间应该就到冬天了。

    原来叶天现在所在是一个二层的楼阁之中,站在窗前放眼看去,只见窗外景色颇为写意,假山、小池、荷藕、水莲,远处还有一处香樟小林,香樟常绿,在这深秋季节更是平添了许多盎然之意。

    此时楼阁前方的小路上正有有婢女穿过,脚步轻轻,谈话声也极轻,在此看来冷家的规矩应该也是极为严厉的。

    “真是好景色,原来大户人家过的是这样的日子啊...”

    叶天感叹了一句,如此环境比起自己那破陋茅屋简直强了百倍有余。

    “叶天哥哥,你醒啦!”

    叶天此时正沉浸在满心的舒爽之中,身后却响起了一个银铃般的声音。

    转头看去,一位妙龄美少女正面带的欢容的向自己走来,正是冷家的二小姐冷凝霜。

    “呃...刚醒,这...是你家?”叶天有些尴尬,所以明知故问的找起话题来。

    “恩,是我家,而且你现在所在的这间屋子是我的...闺房。”冷凝霜小脸之上略带羞红,小声说道。

    “闺房?闺房就闺房呗,你脸红个什么...”叶天从小父母双亡,过得和流浪儿一般的生活,哪里明白那些香闺不入的规矩,所以也没感觉有什么不妥。

    “那个、在你之前还没有男孩进过我的房间呢...”面对叶天的回答,冷凝霜变得更加不好意起来。

    叶天闻言怔了片刻,似乎明白了什么,尬尴的道:“好啦,好啦,你这屋子里太香,我还不乐意呆呢,我要回家了。”

    “不行!你伤还没好呢,而且我爹说了以后你就留在我们冷家吧。”冷凝霜急忙拉住了正要动身离去的叶天。

    叶天听后却是一惊,连忙推辞道:“我留在你家做什么,我有家,我得回家!”说罢跨步迈出屋外。

    “你那个家已经没了。”

    随着声音响起,楼梯上转出了俩人,一个是冰雪美女冷凝月,另一个则是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

    说话的是冷凝月,她似乎犹豫了片刻后,开口道:“你的那个小茅屋已经被大火烧成一片废墟了。”

    “什么!怎么好端端的就着了火了?”叶天一脸惊讶疑惑。

    “应该是王家的那些人干的吧...”冷凝霜小心翼翼的说道,她害怕叶天因为此事动怒再牵扯到伤势。

    ‘啪’

    叶天紧握着拳头,重重的打在墙上,面露愤恨之色,便欲冲出去找王威扬报仇。

    “叶天是吧?”中年男子缓缓开口问道。

    闻言,叶天停下身子打眼来看,只见此人身材修长、品貌非凡、风度翩翩、大有逸群之才的感觉,正是当日出手相助的冷博远。

    “怎么了?”

    “我听霜儿说是你救了她,且不说这救命之恩如何来报,就只凭你小小年纪便有如此胆识,我冷博远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等人才流浪街头。”冷博远顿了一下,却闭口不谈斩杀王虎一事,而是继续道:“从今日起,你就在我们冷家住下吧,身份就是冷家护卫,当然,你也不能白吃白喝,也要做事,也要和其他的护卫一样修炼,一样起居,你看可好?”

    其实冷博远已在心中算定,若是直接以救下冷凝霜性命的理由来挽留恐怕叶天根本就不会同意,其原因可想而知,一个失去双亲的少年不但没有成为乞丐,还敢于和王家之人叫板,如此自强不息,怎么可能受他人嗟来之食。

    “护卫?什么意思?你要我做你们冷家的打手?”叶天疑惑的问道。

    “哈哈,你这小子,真是无知!”冷凝月听了叶天的问题之后忍不住笑了起来,随后解释道:“谁跟你说护卫就是打手的?我爹是想培养你呢!你现在就是一个武者,不过看你的苗头有可能很快就可以突破武士界定,然后是武师、武统、武主、武圣、武帝、至于这武帝之上嘛...”

    冷凝月说到这里眼中流露出敬畏和崇拜的神色:“武帝之上便是万人敬仰的天下第一人,称为——武神!”

    “没错!武道之神,那种睥睨天下的气概将是何等的豪迈!”冷博远透过窗子远远望去,目光之中充满了向往,片刻后恢复如常,拍了拍叶天肩膀道:“我看你胸中必有远大抱负,绝不是池中之物,如果多加努力,五个月后的武选大赛上可是非常有可能一鸣惊人的啊!到时候我们冷家不也增光添彩不是。”

    冷博远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其实心中想的只不过是哄他留下而已。他们冷家小辈人才济济,翘楚冷扬更是以十八岁的年纪达到七段武士的实力,添光争彩的事有的是人去做;他要留下叶天一是因为欣赏,二是为了报救女儿一命之恩,至于这三嘛,则是因为自己的宝贝女儿似乎对这小子...

    “对啊,对啊!叶天哥哥,你赢下武斗赛之后再接再厉,一直努力!说不定下一个武神就是你哦!”冷凝霜见叶天有些动摇,大为欢喜,在一旁打气加油道。

    叶天此时被他们说的目眩神驰,只觉自己只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那站在天地之巅恐怕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哎!不对啊,我自己慢慢修炼有何不可,为何非要加入你们冷家,到时候取得了成绩,还会给那些喜欢闲言碎语的人留下攀炎附势的舌根子来嚼!”叶天小手掐腰,有一种恍然大悟的得意感生出。

    “小小叶天,这你就不懂了吧,万一你真侥幸赢下了那武选大赛则可以获得进修认证的,凭借着这个身份是可以选择去神木郡的云海宗进修的,不过...”说道这里冷凝月面露迟疑不再说话。

    “不过什么?再说了什么叫侥幸啊?”叶天不满的追问道。

    “哦,姐姐说错话了,不是侥幸,是实至名归。”冷凝月掩嘴一笑,继续道:“不过接下来我要说的你听了可别伤心啊...”

    “堂堂男儿有什么可伤心的,尽管说来!”叶天言语豪放,显然还沉浸于武神的幻想之中。

    “进修认证的前提需要有一份明确清白的身份来历,可我们翻遍整个灵武镇所有的书录却并没有发现关于你的身世记录...”冷凝月说完因为怕叶天为身世伤心,所以小心翼翼的看了叶天一眼。

    不过叶天的回答却大大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只见他哈哈一笑,面露得意神色,道:“那是自然!我娘说了,我爹是大英雄,大英雄怎么可能被灵武镇这种小地方记载,关于我爹的事迹,肯定在武宗都城武都里供着呢!哈哈哈!”

    这话如果放在几年前,恐怕连叶天自己不都信,但是在见识了灵宝通鉴和天火璇心炉之后,他心中已经认定,他的父亲一定是一个通天彻地的大人物。

    见到叶天如此形状,三人对望一眼,皆是无语神色。

    “呃...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不过眼下还是先给你弄个身份要紧不是吗。”冷凝月被这稚气未脱的少年弄的哭笑不得。

    叶天闻言一手托腮,沉思了片刻后,道:“恩,关于进修之事我也听说过一些,看来我真的应该先弄到一个身份才行。”

    “呵呵,叶天哥哥,我爹都给你准备好了!”冷凝霜见叶天终于开窍,顿时兴高采烈的从冷博远手里接过一件事物,送到了叶天眼前。

    “这是什么?”叶天看着眼前这个似玉非玉,状似雪花的东西,问道。

    “这是武徽纹,他代表着一个人的身份,当然,拥有的资格是必须已经修习武学且身家清白的哦!”

    “那我怎么可以拥有?”叶天不解的问道,他并不抵触自己的身份不明被别人提起,毕竟这是事实,更何况他也知道冷凝霜没有恶意。

    “因为爹爹已经帮你打理好了,从今天起呀,你的身份就是我们冷家的远方亲戚了呢。”冷凝霜眨了眨眼,俏皮一笑。

    “哦...”叶天捎了捎头,有点缓不过神来,一眨眼之间自己怎么就成了冷家的远房亲戚...

    “那我也没有修习武学啊?”叶天又追问道。

    “这个你不用担心,等你养好伤就可以和其他的冷家外戚一起修习武学了。”冷博远也是打心里有些喜欢叶天,所以说话时目光之中满含慈意。

    “真的吗?”叶天闻言低下头去,喏喏的问道。

    冷凝月见状嗔道:“我爹难道还会骗你啊?”

    “不是、不是,我只是...”叶天缓缓的抬起头来,此时他眼中已经因感动而变的有些湿润了,要知道武学对于一个家族来说可以是极为重要的存在,哪有轻易教授外人的道理,如果说是为了报恩,那冷博远阻止王威扬对自己痛下杀手已经可以说是报过了,如今又是给他安排身份,又是授予他武徽纹,现在又要教他武学,还要留他在冷家生活,这一切的一切让叶天在母亲去世的这些年里终于又一次感受到了被人呵护的感觉。

    “叶天哥哥,哭鼻子!好丢人啊!”冷凝霜嬉笑道。

    叶天闻言赶紧揉了揉眼睛,狡辩道:“谁说的!凝月姐说话时口水喷到我眼睛里了!”情急之下,他竟然找了这样的一个理由...

    “臭小子...”冷凝月笑骂了一声,便要与之打闹。

    “好了好了,凝月、小霜,他刚醒过来,让他多休息休息吧,小霜,你带他去安排一下住处吧。”冷博远说完从袖中取出俩件事物递给了叶天,道:“这是在你家废墟里找到的。

    叶天伸手接过,只见其中一件是他听说房子被烧毁之后就一直担心的天火璇心炉,而另一件却是通体呈现一种暗红色的残缺玉玦。

    “等等,我还是不能留在这!我...”叶天喊住了想要离开的冷博远。

    “好了,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个道理你该懂吧?你救了我女儿一命却不让我报答,难道是要我冷博远做一个不义之人?”冷博远打断了叶天的话。

    “冷大叔,你也救了我一命,这事算是扯平了吧。”

    “扯平?恩情只有相互报答,何来扯平一说,你万般推脱可是瞧不起我冷博远?”冷博远微有怒意的道。

    “这话从何说起,我只不过是不想白吃你家粮食罢了。”

    “婆婆妈妈,我真是看错你了!”冷博远大袖一挥,侧过身去。

    叶天从小到大被人骂过,被人打过,但还真的没被人这般说过,顿时只觉无地自容,想想自己这一次次的撅起冷屁股去挡人家的热脸也确实是有些过分,于是不敢再去推脱:“冷大叔,你别生气,我留下便是了。”

    三人闻言顿时喜出望外,只听冷博远道:“如此最好,凝霜,你快带小天去休息吧。”说罢冷博远爽朗一笑,便携着冷凝月去了。

    给读者的话:

    马上就要过年了,先给拜个早年吧,小伙伴们看过之后给点票票收藏什么的,就当红包了好不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