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第一章、叶天

    第一章叶天

    残阳西落,天边彤云朵朵,时间已是将近黄昏了,夕阳的余晖洒向大地,投射在灵武河里,河面上波光粼粼,时不时的便有着几只打渔归来的小舟静静划过,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与安逸。

    此时河岸边的一片小林里,一道单薄孤苦的少年身影正驻足在一个坟茔之前。

    他叫叶天,从出生到如今的十五个年头里他从来没见过父亲一面,母亲说父亲是个修为通天的大英雄,而身边的人却说他的父亲是嫖客、母亲是妓女,至于他嘛,大家都‘亲切’的将之称为——野种。

    就是这个野种,在十几天之前却连他的母亲也去世了。

    那坟墓只是简单的用土堆就,土色尚新,没有一根杂草生长,显示是被人精心的打扫整理过。墓碑也只是木制的,之上刻着‘慈母郁晓蓉之墓’七个字。

    这里是叶天母亲的坟墓,他几乎每天下午都会来这里和母亲说说话。

    可今天的墓碑却是有些不同,不但看上去湿漉漉的,而且起风时还传来阵阵的骚臭味道。

    叶天面对着墓碑,双拳紧紧的握着,眼里的神情也不断变化,从最开始的愤怒,到后来的愧疚与自责...

    “娘,对不起,是孩儿没有照顾好你,让你离开后还受到这种侮辱!”

    叶天伸出手来轻轻的擦拭着墓碑,眼中闪动着苦涩的泪光。

    “呦!流猫尿啦?”

    就在这时,一道嘲笑的声音传来,然后松林深处人影耸动缓缓的走出来六七个少年,他们脸上充斥着蔑视与挑衅的把叶天盯住。

    叶天缓缓的抬起头来,眼中的泪光已是变作了愤恨的怒火,声音嘶哑沉沉的说道:“果然是你们!!!”

    为首的是一个叫做王虎的壮硕少年,只见他嘿嘿一声冷笑,故作疑惑的道:“哦?野种生气了?”然后指着前者母亲的墓碑,继续道:“我们只不过是在这木牌上撒了一泡尿而已嘛!”说罢,这几人对视一眼竟然哈哈大笑起来。

    “我要杀了你们!!!”

    奇耻大辱瞬间涌上心头,叶天狂怒的暴喊了一声,然后挥起了拳头用尽全身的力量,对着他们冲了过去。

    “噗通!”

    伴随着王虎脚起脚落,叶天已是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二段武者也敢出来献丑?

    后者蔑视的笑了笑,冷声道:“李丁李立给我打!”

    一声令下,李丁李立人则是一拥而上,对着叶天拳打脚踢起来,一边打一边嘴里还不住的叫骂着。

    “好了!停手吧,别把正事耽误了,一会河东寡妇可就要开始洗澡了。”

    王虎挥了挥手,二人也停止了对叶天的殴打。但是叶天此时已经是口吐鲜血,倒在地上面露痛苦神色,而他的眼中则是充满着无尽复仇之火。

    “不平此恨,我今生誓不为人!”

    放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叶天在牙缝中挤出了这句话。

    “想报仇是吗?那我再给你一些动力!”

    原本已经转身的王虎豁然又转回身来,嘴角微微的冷笑了一下,然后在叶天的注视之中一脚踢向了后者母亲的墓碑。

    “啪!”

    伴随着一声清响,墓碑断为两截,然后其中一截远远的飞了出去。

    面对如此一幕却无力阻止,叶天全身上下的血液瞬间涌上天灵,紧接着嗓口一甜,哇的吐出了一口鲜血,血红双眼中的仇恨已经渐渐的转化为了冷静和坚毅神色:“王虎!现在我无力为此!但是武选大赛之时,我定要让你横尸于灵武镇万人眼前!”

    王虎闻言嘿嘿嘿的嘲笑了起来,似乎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笑了一会后,他突然用力嗅了嗅,道:“谁撒的尿这么够劲!不行了,这地方味太大,兄弟们!把他拖到河边沙地上继续打,打服了为止!”

    片刻之后,众人出现在了沙地之上,放眼望去,只见那七八个少年把叶天围在中间不住的叫骂着,他们的影子都被夕阳光芒拉的老长,只有圈中心那团小小的影子可怜的对应着那蜷缩着身体的主人。

    “一个野种也妄想着去参加武选大赛?简直太可笑了!”

    “更可笑的是这个野种还说要在武选大赛上打败你呢,王虎哥!”

    “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是一向嘴都硬的很嘛!难道今天我们把你的脑子打开窍了?知道服软了?”王虎指着蜷缩在地的小叶天轻蔑的道。

    叶天痛苦的呻吟了几声后伸手拭去了嘴角的血液,然后‘呸’的一声重重的啐了一口,双眼满含不屈与愤怒将那人狠狠盯住,咬着牙道:“服你妈个头!”

    “你个野种还敢骂我!兄弟们,给我继续打!”

    说完,王虎率先动手,一把揪住叶天的头发,劈头盖脸的便是一通耳光,其他少年也争先恐后的纷纷对着小叶天拳打脚踢起来,同时嘴里还不住的高喊着野种野种二字。

    叶天并不反抗,因为他知道反抗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相反的,还会给自己带来更多的伤害,所以他只是冷静的用手保护住头部要害,然后用一双愤恨与炽热的眼死死的盯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同时在心中不断的告诉着自己:“叶天,记住现在所发生的一切!你要让他们为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惨痛的代价!总有一天他们会跪在地上向你求饶!”

    在浓浓的恨意中小叶天的意识开始渐渐模糊了起来,终于,在王虎的一记重拳砸到了头上之后便是昏了过去。

    大约打了一盏茶的时间,可能是众少年打的累了,这才停下手来,停手之后还不忘每人在叶天身上吐上一口浓痰。

    “有种再骂我一句试试?野种!”王虎揉了揉拳头,语调拔得老高蔑视的问道。

    “王虎哥,你可说错了,他怎么可能有种呢,你难道忘了他自己就是一个野种。”王虎身边的一个肥胖少年献媚的说道。

    “哈哈哈!李丁说的对!我到是把这茬给忘了!”

    一时间众少年哄笑起来,笑声中还不断的夹杂着对小叶天侮辱性的词语。

    笑了一会,王虎发觉其并不还口,便伸腿踢了踢浑身是血一动不动的叶天,道:“怎么了?装起死来了?刚才不还是硬扎的很呢嘛!”

    王虎的这句话似乎提醒了一众少年,他们望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面色苍白的叶天心中开始紧张起来。

    “王虎哥,我们、我们该不会真的把他打死了吧……”李丁害怕的看向王虎,吞吞吐吐的问道。

    众少年虽然从小就胡作非为,但是若真的杀了人……那可不是打骂老弱病残,偷看寡妇洗澡之类的事情能比的。

    王虎此刻似乎也有些慌了,连忙蹲下用力的掐了掐叶天的人中,可等了半天叶天却仍是反应全无。

    “王虎哥,他到底……”所有目光全都投在了王虎身上,等着王虎的答复。

    后者深深吸了一口气,故作镇定了一翻后,说道:“没死,还有气儿……”

    众人闻言松了一口气,这才将提在嗓子眼的心放了下来,顿时便又变作了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小无赖模样。

    “不过……看样子怕是快死了……”

    在王虎此言一出场中瞬间静止了,不过片刻之后又突然沸腾起来,有的哭爹喊娘,有的推脱责任,更胆小些的甚至双腿一软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王虎作为一众少年的老大,自然也有着些过人之处,见到场面乱哄哄的一团糟顿时大吼一声:“都他妈的别吵了!且不说他还没死,就算真的死了,一个野种谁又能放在心上,更何况以我爹的势力难道还保不住我们?!”

    众少年闻言终于慢慢平静下来,有人开口道:“对呀,王虎哥的爹爹在我们灵武镇可是顶尖的人物,谁敢不买他的面子,不过死了一个野种而已,他定然保得住咱们的。”

    “对对对,到时我们就说是他偷了我们的东西,问他要他还抵赖,所以我们才动手打他的!”

    “再说了,王虎哥不是说了吗,他还没死,我们现在就走,他若是命薄挺不过去自己翘了辫子,那就是他活该命短。咱们只是伤人,并没有杀人啊,大伙儿说对不对!”

    王虎见自己一句话就把众人安抚下来,心中顿时得意起来,仰着头道:“兄弟们放心,跟着我王虎混,天大的事自然有我顶着!我若顶不住了,不是还有我老爹么!刚才李丁说的对,我们又没把他打死,他若是死了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哎呀!忘了正事了!估计寡妇的澡都要洗完了!”

    王虎说完转身便跑,众少年紧紧跟上,一边随声附和、一边马屁狂拍了起来。

    一行人渐渐远去,天色也逐渐暗了下来,只留下沙地之上那道蜷缩着奄奄一息的身影正被黑暗慢慢吞噬。

    ...

    咔擦!

    浓重的夜幕中炸响了一道惊雷,随后豆大的雨滴哗哗而落。

    时值深秋,天气转冷,倾盆大雨无情的砸落在叶天身上传来了阵阵刺骨的凉意,他的手指动了动,然后缓缓的睁开了沉重的双眼。

    意识渐渐清晰,叶天望着漫天的狂风暴雨,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看来老天不忍见我如此死去,故意降下大雨唤我起来。”

    确实如此,如果是月朗星稀无风无雨的好天气恐怕叶天的结果便是一直昏迷直至死去。

    叶天自言自语的嘀咕一句后便挣扎着想要站起,可身子一动,全身便传来了无数的痛感,好似骨头散了一般,特别是胸前最为严重,估计肋骨至少断了几根。

    “他娘的,王虎、李丁,你们这群畜生下手够狠!”叶天咒骂了一声,同时心中发誓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们放心吧,总有一天你们在我身上所施加的侮辱打骂,我必定百倍奉还!”

    正在此时,天空骤然划过一道闪电,映的深沉夜幕都为之一亮,随后便又是一道震耳惊雷炸响。

    叶天本来正陷入沉思,却被这突然而来的惊雷吓了一跳,好不容易才挣扎着站起,‘噗通’一声便又摔倒在地上,顿时疼的他龇牙咧嘴,心中不住暗骂。

    风急雨狂、惊雷炸响,在这风雨飘摇的深夜之中,叶天的身影越发的显得孤苦了起来。

    他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而母亲也在十几天前突然病逝了,但是叶天却不想到街头去做一个乞丐,所以只能出门做工,起初的时候他也同别人一样,是一个心地单纯的少年,以为辛勤劳作必定会有回报,努力奋斗就一定会过上好的生活。

    但他的这种想法很快就被一个人的出现所打破。

    第一捆柴火,叶天足足用了一整天的时间,收拾的整齐利落而且分量也比别人更多,他满怀期待的来到灵武镇一家大户想要换些碎钱,拖着沉重的柴火,虽然身躯疲惫之极,但他心里却是兴高采烈,甚至还幻想着买主夸赞着他年纪虽小但却懂事能干的场面。

    可事与愿违,那户人家收货的小厮强赖去了他的柴火,然后将户主给的用来买柴的钱两孝敬给了指使者,事后叶天才得知,这户人家姓王,而那小厮所作所为的指使者便是王家的公子,王虎。

    他与王虎无冤无仇,王虎为何对他如此?

    原因很简单,只不过是王家长辈斥责王虎时无意间的一句话而已。

    “你整日耗在家里不务正业,连门外那做苦工的流浪儿都比你努力!他虽然贱命一条,但是好歹也知道做工赚钱养活自己,你再看看你!唉!”

    就因为这句话,心理变态的王虎便开始了对叶天无穷无尽的欺压!

    你不是辛勤劳作么?你不是奋发努力么?好!我就偏偏让你活不下去!

    自从那天起,再也没有人愿意买叶天的柴火和药草,也再没有商铺人家愿意让叶天做他们的苦工,更过分的是,隔三差五叶天还会遭到一顿毫无道理的辱骂毒打。

    当然,这些事情的始作俑者就是王虎。

    可对于此事,王家之人的选择却不是制止,而是漠视和纵容。

    至此叶天明白了一个道理,武宗之内,以武为尊!王虎之所以猖狂就是因为他们王家之中高手层出,其势力在灵武镇也是首屈一指,所以在绝对的势力压制下,世人那所谓的良心,连一捆柴火都不值。

    公平二字,也只是在当你拥有了能够左右自己命运的能力后,才有资格来谈论的!

    十几天来的种种经历,让这样一个念头在叶天稚嫩的心灵之中生根发芽。

    “我一定要做一个强者!我一定要让我的名字响彻武宗、甚至整个天择大陆!”

    给读者的话:

    新人各种求显然是有点不要脸了,所以只求收藏推荐和宝贵意见。每天两更不出意外绝不断更,望支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