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294.第293章 解药

    来到泥丸宫的几天江云没有修行,如普通人一般随意,被敖雪凝困在阁楼的二层研究着《重七玄功》。

    这是敖雪凝交给江云的任务,说等江云精通了此法,便会带着他共赴云雨……

    而在这些日中,熬雪凝自己与那些少年郎们做着隔靴搔痒,假意颠鸾倒凤的勾当,也不避讳任何人,反正这里也没有任何人来。

    后来江云弄明白了一件事,凡是与崔明父子几人日有瓜葛的妖姬,寻常人不敢触碰,只有江云这样的‘死人’才有这个胆量。

    那日带江云来的男子,便是崔明的六子崔邵明。若是凡间王室儒门之所,这样的名姓是犯忌的,可崔明恰恰喜爱此法,他的那些儿子们全都是在自己的名字中塞上一个字,尤其这个字的由来颇具讲究,比如崔明与敖雪凝如果有了子嗣,那肯定会叫做——崔雪明。

    由从此点可以看出,泥丸宫主崔明不是一般的自命不凡,而在他之上是‘万上上人——荀万上’,一个更加臭屁捏脚的存在。但荀家不在此处,住在‘万上宫’内,据说在另一境。

    也就是说,江云眼前看到的,只是泥丸宫阴阳左右中的一面。

    至于陪着熬雪凝的明纱衣童子,天根似有若无,只是妖姬们拿来派遣心情的玩物,熬雪凝折磨他们是因为心情不好,因为她失宠了。

    而这一切,都是被江云所累!

    她私离妖姬殿,与那死鬼苏俊倚‘私会’了几日,致使崔明将她打入冷宫,所以她找江云泄愤。

    江云走下阁楼,便见一堆身穿明纱的烂肉如同爬虫般在弄堂的软榻上沟壑交磨着,熬雪凝似乎就是那蛊王,这堆爬虫的焦点,六名少年郎围着她如蛇一般纠葛攀附,还有一名少年把头埋埋在她的两腿之间,敖雪凝香汗淋漓,埋身与纱中痴迷享受。

    那纱是淡红色的,如同化开的处子殷葵,姿态扭曲,躺卧在同样淡化的明纱中,如同一场梦境,白色的底单上有一抹殷虹,但如今全都化开,又迷乱在了一起。

    宫灯人俑侍立两旁一动不动,众目睽睽,敖雪凝使劲浑身解数,见江云出现,神志迷乱的盯着他不放,并配合着脚边少年的侍奉,发出一声声少女怀春般的嘤咛召唤。

    “啊,你来啊……”

    她叫着。

    江云旁若无人走出阁外,来此几****也该出去转转了,丝毫未把敖雪凝等人当做存在,辨明了方向后朝前走去。

    无顶的环廊石道两旁都是水雾,江云如同浅踩在云海中,辨别着半露在外的石栏,来到了另外一座小楼前。

    通过几日的观察,江云发现左近这些楼阁无人问津,应该就是凡间大内的清宫冷院。

    所以他来到这里,想探些消息。

    “仙家!”终于有人开口,阁外守着两名童子见了江云出现,直身跪拜,看意思是把他当做泥丸宫内的妖道。

    江云走入阁中,发现这里异常冷清,只有一位绿衣女子站在空窗旁发呆,江云看到了她的背影,不高。

    江云站定,观察左右。

    女子发现了他,竟笑道:“仙家您来了……”

    款款见礼,不知她为何会笑的如此开心诡结,江云心中古怪。

    “上酒”女子道,两名童子入内默默无声摆好小几,又放上了酒食,但全是素斋。

    “仙家请”女子对江云道,江云落座,她跪在江云的对面,隔着小案从容的为江云斟酒,还分允了盏碟摆放在江云的面前,一切拾到的仅仅有序。

    “仙家,您尝尝这个”

    女子为江云夹来一段翠茎,放在黑瓷盘中,江云不知是何物,但内里通透犹如玉段。

    “不知小姐如何称呼?”江云问道。

    女子一笑,似乎是在埋怨江云的薄情寡义,娇嗔怪罪道:“您不记得哀家了吗?”

    她微缩脖颈看向江云,江云摇头,他确实没见过这女子。

    “我是葱儿啊”女子道,并看了眼江云的盘中,似乎是在提醒江云葱段的样貌。但江云真想不起来她是谁,疑惑着。

    “仙家您吃啊”女子探身为江云夹菜,但突然打旋儿倒下,并未碰到几案,极为巧妙的倒在江云的怀里,问道:“仙家,葱儿美吗?”

    江云抓着她的一只手腕,防备她的偷袭,同时感觉到她和自己的修为一样,但是内里空如鼓囊,而且丹中晦涩,这说明此女子已经反反复复的被人采炼了无数次。

    同时江云察觉到,她的年龄已近三百!

    金逢望后,她已然无望。

    江云意识到这是一只‘废炉’,如同被人用了几十年扔掉的夜壶,这女子没几年活头了。

    而且,她疯了!

    未等女子再说出话来,江云便催她入睡,起身对两位童子道:“让你们的仙家好好的睡上一觉吧。”

    金丹望后的仙家不会如凡人般酣睡,便是行功打坐也百感通明,两百多年这女子如此过来不疯才怪,也只有在这龟息梦中可以找到片刻的安宁。

    此梦无梦,江云离开此处,返回雪凝阁。

    他回到阁中时那龌蹉的一幕已经消失不见,童子侍立,仙家假寐,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宁静的异常。

    红纱之下,敖雪凝曲线玲珑的枕卧不动,娇躯一览无遗,江云突然想知道她多少岁了?

    “你回来了?没白白便宜隔壁那骚/货吧?”敖雪凝也不睁眼道。

    江云来到她身边,居高临下的打量她。

    敖雪凝睁开眼看到江云,但心间有了异样的感觉,似乎身边站着的就是从前那个让她生死不得的噩梦,这样的气势让敖雪凝感到害怕,而且她发现了两者的不同,如果说从前噩梦中出现的是野兽,随时可能会向她张开獠牙。那么此时身前的人就是死神,不肖说一句话,就能将她带走……

    敖雪凝呆呆的望着江云,江云收回七元慑心术,抬起眼道:“说吧,我有什么可以帮你。”

    若是从前,敖雪凝肯定会嬉戏江云,在他欲罢不能之时将他冷落,但此时她说不出话来,只觉得那人站的极高,如同没身天地的道像。

    江云道:“万万千千说不尽,此时此地,我能站在这里也是咎由自取,所以我想了断这段凡尘,这样吧……”江云默默掐算“一百五十载后,我助你心愿得成。”

    敖雪凝闻言心惊,江云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难道他知道自己的心事?

    敖雪凝猛的起身,胸前玉肌脱跳,贴过来道:“把那书交我!”

    她要学‘钉头七箭’,这江云也想到了,但江云摇头,敖雪凝若学会了此术将给他带来个更大的麻烦,因为她肯定会用在崔明等人的身上。法不轻传到是其次,而是麻烦环环向绕,江云要做个了断,不能解决了一个麻烦又制造出一个麻烦。

    纯无,江云想要将此事划归虚无。

    江云看向敖雪凝,问道:“宝船境的事情你知道吗?听说泥丸宫为了防备下门反叛逃离,开启大醮前会给众仙家喂服‘诛心蛊’,可真有此事?”

    熬雪凝点头,起身后又披上了一层纱,做了些遮掩道:“你要投靠执金山?”

    “不可吗?”江云问道。

    敖雪凝思索,“我也不知,但听说执金山门众嫉恶如仇,而且已立下重誓,绝不容许我等活命。”

    江云皱眉道:“为何?”

    “据说是两百七十年前,崔明等人抓回了一位执金山的天仙女修,将她困在此处折磨,养做仙家药鼎,执金山为此立下重誓,我等一干人罪无可恕,都要死。”

    “此人是谁?”江云又问。

    敖雪凝摇头,那人谁也没见过,也不知被关在何处,只知道她叫‘大鼎’,意为此处最大的仙家鼎炉,而且只有崔明、荀万上两人有权问鼎与她,谁知道关在哪里。

    见敖雪凝确实不知,江云无奈的摇了摇头,若寻到此人他就更加有把握离开此境,但此时想寻到这人无疑与痴人说梦,江云没那么天真,此事也只能视作不见。

    “将‘钉头七箭’交我!”单手掩胸的敖雪凝几乎扑到江云身上,扯住江云的衣襟小声道。

    江云看着她思索——此事该如何解释,敖雪凝十有八九钉不死崔明,但她又不肯听劝。

    “只要你交我,我什么都给你……”敖雪凝投怀送抱,放开手臂直贴到江云的身上,几乎与江云面贴着面。看得出来她很想得到‘钉头七箭’,而且她不信江云心如明镜,对自己一点意思都没有!

    此时此地,江云心中确实难得宁静,因为那软玉幽香就紧贴在他的身上,即便江云可以空忘掉***邪想,但身边总归是有个物件儿粘着他,连应着他体内心烛荡起阵阵涟池。

    收心,江云提醒自己,对敖雪凝道:“此术传男不传女,而且必须是仙家。”

    “你骗我!”熬雪凝哑着嗓子道,不肯放过江云。

    江云慢悠悠的探前了身子,如同将敖雪凝拥在怀中,这引的敖雪凝又起了反感。她真的愿意投怀送抱吗?

    江云贴在她的耳侧轻声道:“想办法帮我找一瓶诛心蛊来。”

    江云后撤半步,敖雪凝的一只手仍保持着扯拽江云衣袍的姿势,但她紧紧抓着的稻草已经离她而去,她看向江云道:“你说的都当真?”

    “绝无戏言,一百五十载,你想如何杀刮崔明由你,算我再还你个苏俊倚如何?”

    “你做不到”敖雪凝思索了片刻,眼神变的阴冷,似乎就连红纱的软香娇躯也凝固住了一般,看向江云。

    “这你不用担心,只要你知道自己做不到就好”江云也不理她,转身道:“三日内我要返回玄妙境,否则就来不急了。”

    看着上楼而去的江云,敖雪凝咬牙思索,此时该如何应对。

    她抓江云来只是为了泄愤,但几天过去,她发现杀了江云也不能让自己泄愤,便渐渐的对此事失去了兴趣。

    这正是江云处事高明,敖雪凝想要折磨他,他若配合反抗,敖雪凝只会乐此不疲。所以江云不为所动,但也不激化敖雪凝的心魔,而是想了另一个法子,祸水东流,潜移默化的将敖雪凝的心魔仇恨,引到崔明的身上!

    否则江云的消极对抗,会给自己惹来更大的麻烦。

    因为敖雪凝心中有魔,江云虽然可以视作不见,但那心魔始终存在。

    道祖言——归根曰静,静曰复命。复命曰常,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凶。知常容,容乃公,公乃全,全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没身不殆。

    祸事若想彻底化解掉,需要循序渐进,首先化常静处,当它不存又似,包容与它,绝非纯无。而后以容化全,一步步的将敖雪凝对自己的仇恨,转移到每个人的身上。

    如此,全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没身不殆。

    将压在敖雪凝心底里的魔化归天道,一草一木,每一个人的身上,虽然还存在,但对江云来说已稀薄若无,再难形成彻骨的仇恨。

    江云正在用此法化解恩怨。

    但敖雪凝那里懂得这些,她已记起了崔明,虽然因为江云的出现她似乎淡忘了这些。可如今,崔明该死,这泥丸宫上上下下都该死!

    听着楼下的巨大响动,江云便知,敖雪凝的心魔已进常容,不会只报应自己的身上了,敖雪凝正在发泄,楼下的盘盘盏盏遭了殃,但它们也是天道所容之物,分均报应粉身碎骨,不冤。

    而且江云相信,‘诛心蛊’敖雪凝肯定能弄得来,因为那只是平常之物,那么多仙家都要吃的东西不可能太紧要。对应相生,解药才是不好找的,敖雪凝也肯定找不来,所以江云没为难她,只是想看看这‘诛心蛊’到底是什么东西,凭自己的眼界也化解不了吗?

    所谓大道至简,‘诛心蛊’的解药因‘诛心蛊’而生,得到了‘诛心蛊’便是得到了解药,只是要走的路会麻烦一些,所以江云只给敖雪凝三天的时间,因为他还要赶回去研制解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