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288.第287章 上清古传

    ‘美人盅’是**一支鼓捣出的玩意儿,上古《阴符经》载: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天有五贼,见者则昌;五贼在心,施行于天;宇宙在手,万化与身。

    说天地万物由造化蕴生,万物中都潜藏着获得造化的门径,而这条门径就是天地五气,阴阳五行,称之‘五贼’,暗指将本不属于自己的造化,盗用己身,统称‘天之盗’。

    化道为盗,便成为了天下道法的总纲。

    就连运用功德,也逃不出盗法门径,只是相较下此种盗法要比直接从人身上‘强盗’显得高明。包括服草食丹之术,也是如此,万物有灵,皆能盗取。

    也就是说,大活人也可以当做花花草草来养,如同养蛊,故称美人蛊!

    但这里的美人说的是‘众眇之门’,众生眼中不同的世界,上古有句话叫做‘情人眼里出西施’,所谓的美人,是养蛊之人眼中的美人!

    江云猛然意识到,此人邪异,喜欢残害雅童!

    如此说,难道梁丽也是‘美人盅’?

    但此人是谁,万通明吗?

    江云眼中如蕴寒星,看来泥丸宫是他魔宗门派,柳无双的门下。八大天魔上下等分,柳无双等人是正道口中所称的‘下流四魔’,邪魔之首!

    彩芝道:“仙家,通明道内有门邪法,源于泥丸宫,只有俊倚祖师才会,名为《重七玄功》,而彩芝就是被俊倚选中的药鼎,他每年都会接济我等灵药,所以我等的精进极快。”

    江云点头,登仙后将会重铸身躯鼎炉,有异凡人,称之为仙,普通灵药对仙家用处不大,所以俊倚用此等法药煨童子,造假灵之果,采真归元。

    看来那《重七玄功》的运用,与处子童身有关。

    果然,彩芝挽起手腕,道:“仙家请看,这便是彩芝的‘果印’……,彩芝宁可给您,也不想便宜那恶贼。”

    江云看着彩芝白皙的手腕,‘果印’一语双关,因果相随,灵果印记。因为处子童身与镇元子的人参果具有异曲同工之妙,故称‘假灵之果’。

    “你……”事情如此玄奇,江云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彩芝道:“仙家无需担心,彩芝可以将七重玄功传给您。”

    “你也会此法?”江云问道。

    彩芝点头:“此为双修法门,若无配合绝难强取,所以会得。”

    江云再次点头,盗用功德并非易事,否则仙家何须布道,如妖宗般抓人来食便可。但人妖有别,此法仙家行不通。

    “仙家要我将它写出来吗?”彩芝问道。

    江云犹豫,摇头道:“不可,仙家修行,慎内闭外,多知为败。既然是邪魔外道仙家也不想看。”

    虽然江云心性坚定,但也不想轻触欲魔,欲魔难抑,他怕陷身于此道。

    彩芝闻言变了脸色,问道:“仙家不想帮彩芝吗?”。

    江云摆手,“你细细说来”。

    原来彩芝将要进入洞神中期,俊倚便盯上了她,认为果缘已到,想采摘与她。所以彩芝害怕布道,不想进入洞神中期。她从前一直在拖,可又知道拖不是办法,情急下便想成全了江云。

    “那梁丽是怎么回事?”江云觉得她与彩芝有关联。

    彩芝道:“姐姐蒙难已久,但不知为何,她躲过了进‘人种堂’的厄运。”

    “苏俊倚会将你等送去泥丸宫?”江云又问。

    彩芝深抿嘴唇点头,开口道:“他会毁尸灭迹,因为据说《重七玄功》果成之时,果身会遭受极大的痛苦,要七七四十九日才能熬得过去,很多姐妹连进人种堂的机会都没有。”

    江云攥拳——畜生!难怪叫《重七玄功》,竟由此而来。

    这么说……

    江云心头的困惑释然,难怪梁丽会有心魔,原来她遭受过此难,相比之下,彩芝的命要比她幸运的多。

    苦命的丫头。

    江云起身道:“这泥丸宫,我定要连根铲除!”

    是可忍孰不可忍,江云统御魔道两千年,早就想收拾柳无双等人,否则无法恢复上清古风!

    彩芝呆呆的看着江云,落泪道:“彩芝怕是看不到那一天了。”

    江云道:“你无需担心,万事有我,往后你寸步不离我左右,我就不信那苏俊倚敢将你如何!”

    彩芝急道:“仙家,您斗不过他的,他已是逍遥九境,要入元婴的祖师。”

    “那又如何?!”江云看了彩芝一眼,彩芝心惊,江云眼神凶狠万分,仿佛他杀过无数的人。

    “而且,而且他精进的急快,据说梁丽姐姐三十年前便有我如今的修为,可被那恶贼所害,险些连丹沙都未能保住”彩芝解释道。

    江云骂道:“该杀!”

    这下江云明白了过来,难怪梁丽的修为进展如此缓慢。

    “可是……”见江云怒气难消,彩芝焦急,她知道自己是躲不去了,通明道派来的寻常道人中,也有仙门眼线,苏俊倚已然盯上了她!

    她忍着疼跪在床上,恳求道:“仙家,彩芝愿祝您扫平泥丸宫,宁可粉身碎骨,您就成全了彩芝吧……”

    江云能明白彩芝的心思,她什么也不顾了,宁可死,也不想白白便宜了苏俊倚。

    江云眼中闪过寒芒,狠狠的道:“仙家一言九鼎,让你宽心便宽心,其他无需你多问!”

    彩芝抬起头时,江云已走出屋外,步履稳健似乎毫无忧虑。彩芝不由怀疑,难道仙家真的有办法?

    这是自然,江云已做好了决定,像苏俊倚这样人不能留,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自寻死路!

    来日,江云命人清理出来一座僻静的院落,并传音梁丽三人,让她们归观听命。

    两日间,三人急匆匆的赶回清源山,走进院落后发现此地极为怪异,墙里墙外用黑布包裹,连片瓦都看不到。

    更奇怪的是,院中同样黑布层层包裹,扎成迷宫般的营盘,彩芝带着她们绕入营中,便见一座高台,台上立这一只草人,头顶一灯,脚下一灯,江云与草人对坐。

    这一幕很诡异,似乎江云正在与死人做些某种沟通。

    见四位童子进来,江云起身道:“仙师这些日要安心却祸,不能被外人打扰,招你们回来护法,记住,这些日中谁若进阵必死,仙家也要遭受莫大的反噬,你们四人可守护得住?”

    四人同声道:“仙家尽可放心!”

    江云点头,让她们退出阵外准备,一时三刻后他便开始做法。

    这时梁丽道:“妹妹们请先行回避,我与仙家有话要说。”

    彩芝三人相互看看,见江云点头,便退了出去。

    梁丽看了看左右,问道:“仙家,您布的可是上古‘七钉命书’?”

    江云眼前一亮,道:“没错,这正是上古陆压大神的‘钉头七箭’,你怎识的此法?”

    “我在书中看过,但此法早已失传,没想到仙家竟会……”梁丽惊讶的打量着四周,她向来沉稳,此时也激动不已,那一日斩杀荀玉她便已看出,江云手段不凡,但绝然没想到,江云竟然连古神奇术也会!

    江云到底是什么人?

    梁丽不可思议的看向江云,江云笑道:“看来你学了不少本事,通明道的藏典到也有些货色。”

    梁丽闻言道:“不敢欺瞒仙家,童子当年遭难,便是靠上古典籍得以活命。”

    江云连连点头,难怪她能幸免,不由好奇道:“运用的是何法?”

    梁丽也不隐瞒道:“纯阳四易。”

    江云吃惊:“吕仙法门,难怪难怪,这可是莫大的机缘。”

    上洞八仙,吕纯阳也称吕四,便是因为他有‘四易’随身。这里的‘易’指的是奥妙难懂幻化法门,仙家秘术。据说吕仙四易分别为——大火浮罗,黄粱海蟾。江云虽无缘得见,但知它定然不凡,七真一脉便是上洞仙姑所传。论起来,吕仙的本事比仙姑要大。

    江云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了吕仙根谱,不由对梁丽另眼相看,这五尺高的丫头好深的心机吶。

    江云又问:“你用何法化解的厄运,此法可有细说?”

    梁丽道:“黄粱梦死。“

    这就是对了,看来她说的是真话,对江云已再无保留。

    梁丽先前不说此事,也是担心江云见利弃义,可如今她不担心了,因为江云连这‘钉头命书’都会!

    梁丽问道:“仙家,不知您要钉死何人?听说此法凶险万分,需善用啊。“

    此话不假,‘钉头七箭’乃是逆天神术,先立一营,营内一台,结一草人,人身上书敌人名姓,头上盏灯,足下盏灯,施法之人书符结印焚化,一日中三拜草人,至二十一日午时,被拜之人三魂七魄虚散,此时射倒草人应劫,如中本身,那人必死!

    但此法弊端甚多,首先不可勤用,否则天地不容。

    再者,被钉之人若得天眷,有大造化压身,会将施法之人反克而死。江云施展此法,如同在与苏俊倚抵命,看谁的命硬!

    还有就是,二十一日内不能被人打扰,否则施法者必死!

    先前江云没有提及此事,是担心有心之人趁机害他,如今自然也不会说出来,自家已将性命押在了这里!

    此法是舒精光的看家绝学,当年没事就嚷嚷这要与人赌命,因为那陆压便是赌门巨孽,好与人赌命,所以才创出了此法。

    江云会此法不足为奇,因为这门绝学,同样出自上清通天教主的古传门径!

    江云拿出写好的符名,甩给梁丽道:“你自己看看吧。“

    “苏俊倚!”梁丽接符大惊,看向江云。

    “这个恶贼就要死了吗……”梁丽身躯发抖。

    “师尊,请容许我返回祖庭,我要亲自看那贼呕血而亡……”梁丽跪拜,哭求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