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263.第262章 红花仙府

    “你对仙师说了什么?”

    步入此地许久,迎梦见陶晋恒关注起江珊的状况,又是为她把脉,又查看筋骨,不免好奇的上前询问。

    在迎梦看来,江珊是江君羽的女儿,而江君羽先前在江云手下死的那么惨,不得不防。

    江云小声对她道:“江珊是我的女儿。”

    “啊……”迎梦张大的嘴巴,江云的老毛病又犯了?再怎么说,周蔓芸也江云的长辈,他怎么可以……

    江云便对迎梦说起了此事的因由,为了救陶晋恒脱困,他当年被江君羽摆了一道,所以江君羽今日带来周蔓芸母女来要挟他。

    迎梦闻言气的牙根发痒,实在搞不懂江君羽为何要这样做。她哪里懂得,****所累是仙家大忌,所以天庭下令,众仙不可私通情禁,否则天庭下令诛杀谁时,众仙都有私心,法度何存?

    江云当年正是因为此事与太微翻脸,但此事难分对错,太微执掌天庭,也有他自己的苦衷,众仙若都有私情的话,那天庭法度确实难以保全。

    “那你为何不认了她?”迎梦问道。

    江云摇头,不是他不想,而是周蔓芸和江珊也很难接受此事,人言可畏,此事等重返中天后,换个环境再说吧。

    江云示意迎梦安心,能有迎梦这样的道侣,江云很是欣慰,换成普通女子,听闻夫君突然间多出了一个女儿,不大吵大闹才怪。足可见,迎梦对江云有多信任。

    “你怎么不去挑选仙缘?”江云询问迎梦。

    迎梦看着热闹非凡的众人,问道:“我正要问你此事,你认为有我何事的仙缘吗?”

    江云皱眉,此事他还真没多想,在他看来,迎梦不适合执掌一门,那是给她自己找麻烦。江云便道:“其实都不适合你,我交你的剑法,要比这里的仙缘都高明。”

    “真的?”迎梦诧异。

    江云点头,瑶城绝学岂是儿戏,七真再怎么说也只是中天仙门,虽然贵为一品,但也难比瑶城。

    “那我不学了”迎梦看向左右,对江云道:“嗳,你瞧武家,他们在破解景城剑法。”

    某座洗剑池中,武家众人正在破解‘景城剑法’,武思敏也在其中,而且还是武家的重中之中。

    因为这十几年来,江云和陶晋恒试图破解过景城仙法,并都交授给了武思敏。如今武思敏已和池中的仙师交手过半,并引出了剑法中的‘第变’,只见池中的仙师分身九变,武思敏猝不及防,败下阵来。

    江云道:“我们过去看看。”

    迎梦点头,随着江云来到武家众人所在的洗剑池,唐晓华也在这里,见江云夫妇过来,不由的冷哼了一声。

    “姐姐你没事吧?”迎梦的关心的询问着武思敏的状况,武思敏气息不稳,半晌才缓过来道:“好厉害的剑法。”

    此时武皇再度出手,但江云认为,他能坚持的程度,怕是还不如武思敏。

    果然,第六招时武皇便败下阵来,而此时,‘第变’还未出现。

    “第几招产生的第变?”江云问道。

    “第七招”武思敏道,她并不知道,材变后转入第变,中间的间隔越久,说明第变的威力越大,需要更久的蓄势。

    那么景城剑法定然不俗,至少也出自真仙之手,江云便让武思敏歇息,自己走入了剑池。

    江云的登场,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纷纷朝这边看来。

    “爷爷……”武磊欲言又止,他很担心自家所擅长的剑法,被江云破去。

    武皇暗瞪了武磊,让他闭嘴,江云有多少斤两武皇岂能不知,此地传承这么多,江云犯不着和武家抢!

    只见江云步入剑池,池中的灰袍夫子上下打量他,偶后出人意料的率先动手,朝江云杀来!

    江云撩开对方剑势抢出一剑,与仙师斗在一起。

    因为仙缘无果,众人便都围了过来,想从江云身上找找门道,看看江云是如何化解此套剑法的。

    但众人发现,江云所用的剑法并非武家绝学,而是他自己所擅长的‘参天覆地’,与池内的仙师斗的难解难分。

    众人觉得古怪,看向秋烟雨,而后又看向陶晋恒,才赶来的陶晋恒不由皱眉,提醒江云:“掌教,小心将剑池破去!”

    江云点头,继续与池中的仙师交手。

    江云此法,很可能会毁去洗剑池,因为洗剑是授业之所,一旦被人破去,池中真灵便会消散。

    在中天,洗剑池一旦被人破去,立池的仙师会再固真灵与池内,将自己领悟更加精深的修为展现与人。但七真派已灭,每毁去一座剑池,便是毁去一门绝学,所以陶晋恒担心。

    现场的比斗可谓惊心动魄,景城剑法入材时,万象生于剑首,如花团锦簇,令人眼花缭乱。但却被江云一招破解,剑舞旌旗横扫,池中的仙师竟然连退数步,惊讶的看着江云!

    他这一招,江云早已了然于胸,武思敏便会,江云想看的是之后的招式,所以将其化解。

    但这一幕惊呆了武家众人,武家绝学,竟然被江云如此轻易的化解,他们如何能不惊讶。

    之后的招式江云开始慢慢应对,刻意压制节奏,因为仙家功法环环相扣,第变虽然惊艳,但绝非一蹴而就,而是从之前的招式中第进而来,所以被称为第变。

    这景城剑法虽以木气为主,但其内辅以路、壁、驿、砂四土,才可移盆入景,生出幻象。

    而且,第六招一反常态,磅礴水气涌动,所以武皇在这一招落败,是因为他对此等变化应对不急。

    这说明,此套剑法的第变,关键在与水!

    总得来说,这套剑法由石榴木起,房内盈盈,埋下变化根本。再辅以路、壁、驿、砂四土,筑基漫待。偶后,引天河绕灌,成雨露相滋。进入第七招后,剑气外放,太阳、霹雳二火喜承普照,洞彻诸般奥妙,才能将先前埋下的根基发挥出来,恍然间如彩虹挂天,生出诸般幻象,一人九影,朝江云而来。

    众人屏住呼吸猜想,这同时出现的九人,到底哪个才是真的?

    可还未分清,江云便已飞身池外,稳稳的站住。

    江云落败,众人不免失望,更有不屑者暗自冷哼,如唐晓华一般腹诽——江云也不过如此!

    武思敏扶住江云,问道;“你没事吧?”

    江云能有什么事,所以发呆,是在回想景城剑法中的关联,低声与武思敏说道起来。

    武思敏认真的听着,并不断点头。

    众人见此,大多散去,实在懒得看下去。无非是江云故弄玄虚,假意指定武思敏,为自己的失败寻找借口。

    其实,江云若想破去此套剑法,也并非难事,毕竟他的眼界在那里摆着,堂堂帝尊若是没这点本事,如何能与天庭并座。

    江云没有继续,是想把机缘留给武思敏,因为他答应过武思敏,要助武家获取仙缘!

    如此过了半刻中,武思敏再次走下洗池时,如同变了个人,前三式和江云应对的一样,速度极快的应对了过去。而后从第四招开始,她也小心的布局,第用四土为基,引天河水绕灌。

    第七招时,武思敏同样祭起烈阳剑气,普照四下,幻化出彩虹虚影,分身而出,十人分对十人,剑尖抵住剑尖,与池中仙师一模一样,便听‘叮’的一声震响,引来四下瞩目,洗剑池内如同绽开十朵莲花,光影斑驳!

    “好!”武皇叫了一声好,众人震惊,景城分身竟然都是真的?不是虚影?那,那该如何防范……

    许久,虚影化去,就连池中仙师也消失不见,而从池底水纹斑驳处,飘出一只玉箓和一把剑,武思敏接住玉箓拿起剑,仔细的端详,激动万分。

    “啊,啊!”

    武思敏突然喊了两声,像个小姑娘似得蹦蹦跳跳,朝江云扑去。

    “成了成了,是开阳门下,红花玉箓!”

    武思敏欢喜的把手中的玉箓给江云看,江云还没看,她又吊在江云的脖子上发起了疯,好好的叫喊了一翻。

    她可是第一个获得仙府传承的人,红花楼是什么地方?

    陶晋恒拿过江云手中的玉箓,解释道:“这是开阳六子红师弟的开府玉箓,恭喜公主,从此以后,您就有了自己的仙府。”

    “仙府,真的!”

    武思敏激动万分,江云却在暗暗为武家可惜,看来武家没有掌教的福源,只得到了仙府传承,占据开阳六宗之一。

    既然这是天意,江云也没说破,且让武家欢喜一阵吧。

    得了仙府传承,武家兴高采烈,众人也都炸了窝儿,更有甚者厚着脸皮来求江云,帮助破解仙家传承。

    江云有言在先,此事他可不管,仙缘有待天时,非有缘人不得,他帮武家是因为武家对他有恩,当报,其他的他可不管。

    江云还提醒众人,七真立后波折难免,若与其他仙门发生冲突,得了仙府传承的各家难免遭受灭顶之灾,祸福相依,慎行。

    但仙缘就在眼前,谁还管得了这些,不由有人埋怨起江云的厚此薄彼,有失公允。

    但江云不在乎这些,七真派不是滥竽充数的杂货店,强求一帮饭桶回来,会害死众人。

    至于帮助武家,乐意,你们管得着?

    众人只好散去,各自去想办法。

    这使得唐晓华,看待江云的神色更加复杂,暗暗的咬紧了嘴唇。

    江云和武家人寒暄了一阵,迎梦扯了扯他的袖子,悄悄的道:“你认为这里有适合晓华的传承吗?”

    江云疑惑的看向迎梦,迎梦偷偷的使眼色,原来是让唐晓华让她来问的。

    江云心情复杂,再怎么说,唐晓华也……

    这时远处的雍佩大叫道:“笨蛋!你怎么笨成这样!”

    雍佩一雪前仇,正在痛打雍星欧,并警告众人,“我们告诉你们啊,这天玑仙府是我雍家的,谁也不许窥视!”

    雍佩看上了七真门下人宗,天玑府的传承。

    七真除了大德与耀天两个外门,七府分别为——枢为天,璇为地,玑为人,权为时,衡为音,开阳为律,摇光统星!

    也称苍穹天象,七真七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