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260.第259章 星龙含冰

    玉石铺地,祥云绕空,天枢殿前广场,众人眼盯江云身后凝出的龙形诧异莫名。

    驭气剑首,化出鞭形不散这还好理解,八荒内也有修士可以凝气如珠,催发火丸,更不提风波阁的掌中符幻化,更加奇妙。

    但可以将体内真气衍成龙形逼出体外,还栩栩如生,这就太奇妙了。任是谁也无法想象的这样的造化因何而来,除非它们达到造化真仙境,初窥造化之道,才会懂得这其中的奥妙。

    天生天杀,造化非凡,世间万物皆由天地精气所成,只要能巧用造化别开洞天,造境如沙又有何难,这清明境便是如此来的。

    至于龙威帝相,是江云当年所斩杀的星龙所幻化,星龙有别与蛟龙,据说其与巨神盘古同种,乃是孕生天地之根,虚空之本,常酣睡万年不醒,世间百域便是它们的尸骨所化,万顷山脉则是他们的身躯骨架,万物不过是孕生在它们身躯上的微几爬虫,蝼蚁般的存在。

    江云当年有幸,行走虚空时遇到了此物,力战数年才将其斩杀,从而获得了自己的龙根帝相,得意勘破地境成就天境,并一统百域诸魔,与天庭平起平坐。

    要想他当年的高度,绝不是勤加苦炼可成,更主要的是机缘。

    因为江云当年所获得的帝相属阴气杂变,众水之合,厚土难克,所以他才能叫板太微的‘五相金龙’。

    此龙名为‘炼狱含冰’,江云当年发现它时,它被包裹在冰核内,正远游与无尽虚空的黑暗中,也就是世人眼中的扫尾孤星,也称‘脏雪球’。

    江云本想获取冰芯炼器,便破开了它,没想它还活着,于是恶战数年将其收服。

    造化真仙与天地仙尊的区别便在于此此,仙尊可以游走虚空,真仙却不能,而可以获得帝相的仙尊便为天境,从地境跨越天境,靠的不是岁月苦熬,而是机缘,所以分外艰难。

    如舒精光等人如今也没有自己的龙根帝相,在八大天魔中,也只有江云和瑶千雨得成了自己的帝相。瑶千雨的帝相是‘凛冽泉龙’,是其在‘灵泉星’所得,那是一片周身浴水,没有一片陆地的奇妙世界。

    因为获得帝相时,江云也在场,并出手帮了瑶千雨,瑶千雨才立下誓言,不问魔道,不杀江云。

    原本她一心想杀江云,为杜问心报仇,但造化弄人,此事一言难尽。总之魔尊内‘情狂赌痴,色病生杀’,情魔瑶千雨的大名始终在江云之上,但其中的纠葛,却鲜有人知。

    也是因为江云和瑶千雨的横空出世,魔道才得以大昌,并有了自己的根基。

    只是如今江云殒命,瑶城还存不存在,江云也不清楚,除非瑶千雨能打破当年立下的誓言出山相助,否则舒精光等人绝难保住瑶城。

    其根源,便在于江云身后的这只龙,它不是一般蛟龙,而是星龙!

    看到了这一幕,只剩下一只手臂的江君羽支撑着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还不肯放过我……”

    他感到绝望,他的眼界要比雍佩高出许多,自然能看出江云身后的这只龙意味着什么,那是道祖的印证!

    而他,两世加一起,离这一境也差着十万八千里,他甚至从未达成过地境!

    江云道:“你不觉得一切都是天意吗?”

    江君羽闻言愣住,而后支起身子,仰视天空,怔怔出神道:“四千年了,还未过去吗……”

    江云朝他走来,天道循环,报应不爽,自己能在八荒与林志安重见,这难道不是天意吗?

    江君羽看向江云道:“那你呢!你为什么没有报应!”

    江云的眼中的神色变的炙热,不屑道:“我要是没有报应,还能让你多活这四十年,并一再要挟与我!”

    江君羽闻言看向周蔓芸等人,心头懊悔起来,江云忍他并不是因为心性受阻与凡尘,而是在为自己还债!

    “记住,欠下的债,早晚要还!”

    江云猛然出手,长剑直指,‘含冰’沿着剑身奔腾而去,化作万道冰凌朝江君羽猛扑过去,江君羽连喊都未能喊出声儿来,便被光影般的冰凌包裹进去,在众人惊愕的注视中四分五裂,化作晶沙消失不见……

    之后含冰团舞,江云抬头道:“去找天心地眼。”

    天心地眼为星龙所化,互有感应,含冰闻言朝雍青雪急掠过去。

    如同刮过一阵旋风,雍青雪和她身边的一众夫子都倒在地上,而含冰再次飞回到江云头顶时,口中叼着一颗五色晶石,熠熠生辉。

    那晶石巴掌大小,落入江云的手中。

    “仙尊……”陶晋恒来到江云身边,眼中热切的盯着晶石,江云笑道:“此物你也稀罕?”

    陶晋恒闻言尔尔,曾几何时,天心地眼虽然珍贵,但他还不放眼里,如今这是怎么了。

    江云收起天心地眼后化去帝相,看向雍青雪。

    “你自绝吧。”

    江云不想脏了自己的手,更不想刺激雍佩,说完这句话便对雍青雪视作不见。万冢垣唯一还剩下的老鬼被众人围在当中,孤苦的看了看左右,问道:“你们怎么还不动手。”

    雍青雪似乎并不怕死,眼中一片决然。

    雍佩走上前,看了她一眼道:“回头是岸,希望你来生能有个好结果。”

    噗嗤!

    性情大变的雍佩毫不留情,一剑贯穿雍青雪的胸口,雍青雪闷哼了一声但却未死去,因为她非人非鬼。

    雍青雪咧嘴狞笑道;“哈哈哈,来生,若有来生,老身还会如此,因为你们不懂,走上了这条路,就无法回头。”

    雍佩闻言看向江云,江云思索道:“轮回也洗不净血毒?”

    雍青雪苦笑道:“若是能洗净,三百年前飞升的就不是武烈,而是我夫君若山。”

    这下江云懂了,善恶有报,万冢垣非人非鬼,习了此法后身负血毒,便无法再盗用功德,只能不停啖食子孙精血。

    三百余年前,江若山想飞升,也没有那么多的子孙可用。

    武皇和武思敏听她提到了自家老祖和帝师,都倍感惊奇,疑惑的看向江云。

    江云伸开手道:“闪开。”

    众人闪开,头顶玄鸟急冲下来,口吐火焰。

    “夫君!青雪来陪你了!”

    烈焰当中,雍青雪惨号着。

    众人听到她的名字,都想起了另一人,帝师——江若山。

    雍青雪当年不是不知道万冢垣的危害,但她夫妻情深,实在不忍心与江若山永诀轮回,所以才助纣为虐。

    正如江云所言,天道之下,何人不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