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258.第257章 六丁六甲

    转瞬间,天枢殿前广场上的各国夫子们被团团云雾笼罩,云雾弥漫中,高大的身影隐隐可见,每一尊都十数丈高面目狰狞,如同远古巨神般朝众人踱来。

    这些巨神的躯体上还扭动着火龙般的六甲符图,绽放出赤红色的光焰,步履森然。

    见此一幕,江君羽急掠到江珊身前,高声威胁道:“江云你给我住手!”

    江云不得不收回玉箓,巨人站定,云雾弥散开,展现出那由天外陨铁和符图所构成的恐怖身躯,众人的头顶上还盘旋着三只周身赤红的朱雀玄鸟,包裹着五色光晕,耀的人睁不开眼。

    江君羽抬头看了一眼,道:“区区六甲阳神能奈我何,传音秋烟雨!”

    江云闻言看向众人中的贾灵雁,只见她怒视着自己,祭出了手中的符箓。

    符箓化作一道金光飞向天枢殿,与先前一样的情形出现,大殿上方腾起祥云朝众人而来,祥云中同样身影重重,但裹挟的却是身携青色闪电的六丁阴神,由老龟般的玄武统领,三只小山般的玄武甲兽背是上是秋烟雨等各国学子,见到夫子们后,纷纷跳下来见礼。

    “爹爹!”

    盈盈骑在啸月身上第一个跳下来,啸月疾奔到江云身前站定,江云瞅了一眼,发现它眼眸内九星连珠,已将要突破,‘降娄宫’四十二星已被它点亮了九星,江云暗暗点头,然后示意小女靠后,继续戒备着江君羽等人。

    “烟雨,你不要一错再错!”见秋烟雨出现,贾灵雁高声喊道,她身边的听雨书院诸位女夫子,也纷纷看向秋烟雨。

    秋烟雨手持天枢玉箓,威严的站在甲神背上未动,她已取得了七真首座天枢的掌教玉箓,与江云一明一暗,共掌七真,可控制二十七尊六丁阴神。

    这些甲神也称‘造化天神’,是七真派最后的依仗,用来守护根基传承,算上六尊朱雀、玄武,正好六十之数,对应五行纳音造化。六十尊甲神若联合起来,可衍成‘真武玄天’,上洞十境真武众神的看家阵法。

    据江云估算,这些甲神可抵挡真仙,足够确保七真山门不失。但却不能带在身上化为己用,只能镇守山门。

    制造这些家伙需要《丁甲贯胎书》,此书在仙坊中价格不菲,只有造化境的大匠才能锻造。

    “秋烟雨,你要助纣为虐吗!”见秋烟雨脸色凝然,贾灵雁又喊道。

    秋烟雨这才开口,道:“师傅,烟雨确实不能一错再错,您还是及早回头吧。”

    话声刚落,雍青雪便朝贾灵雁奔去,江云想要阻止,但被江君羽拦下,二人对了一掌江云略胜半筹,趁势改变方向,朝江珊而去,飞剑出手把江珊救了下来,还想再救周蔓芸的时候已然来不及,天道阁的老鬼们围了上去。

    周蔓芸喊道:“你别管我!”

    江云便带着江珊杀出重围,江君羽配合数只老鬼阻拦都未能将他拦下,气的周身发抖。

    “照顾好她”江云把惊魂而定的江珊交给了武思敏,从一开始江云就没打算要救贾灵雁,可惜周蔓芸还在他们的手中,被看守的更为严密,江云担忧的望过去。

    十四年前,江云和周蔓芸有过一个约定,要保她母子平安。

    但如今……

    “江云,江珊就交给你了!”不要看周蔓芸毫无修为,但这女人的高傲源于骨子里,丝毫不属于武思敏,不管任何时候都不肯屈服低头,怒视江君羽道:“畜生,你杀了吧!”

    江珊被救走,江君羽本就在气在心头,闻言暴怒,折扇交与左手,右手化爪朝周蔓芸抓去。

    就在这时,周松阳身边一人冲出,巨剑猛斩,朝江君羽而去。

    江云也再次出手,又一次冲进人群如入无人之境,刷刷几下,便扫开面前挡路的老鬼。

    但出手那人还是没能挡住江君羽,持剑的右手从肩甲骨处被活生生的扯了下去,如同撕扯布条,恐怖的声音听的人心头发冷,只见他身打盘旋,大喝了一声,将周蔓芸送出来。

    “走!”他大吼道。

    江云接住周蔓芸,剑气横扫逼退众人,定神再看,那人已被江君羽利爪穿心定在了当场,口中涌中鲜血,含糊着道:“小姐,你周家的恩,我,我满弘报了……”

    这人是满弘,四十年未见,他苍老了许多,但也显得更加魁梧,须髯满面猛一看众人都没认出来。他的修为也达到了神境中期,算是天下间难得的绝世天才,与当年的梁基也不分上下。但在江君羽面前还是毫无还手之力,说完这些话便断了气,因为他还在跳动的心脏已经被江君羽捏在了手中,‘噗’的一声炸开。

    “狗贼!”这时周松阳才反应过来,也朝江君羽冲来,身旁四人也闻声而动,不顾一切的朝江君羽而去。

    这是周家死士堂的全部高手,若非白原离开了周家此时也应该在其中,见到这一幕白原不由冲了上来,同时李冰荷也出手,与众人身前的赵国夫子们战在一处。

    江君羽还未出手,一道黑影便朝周松阳人冲去,转战腾挪间便将四人击倒,全都死于非命,周松阳也挨了一掌,被重重的打飞。

    周蔓芸急叫道:“父亲!”

    “王爷!”白原也拼了命,但还是冲破不了赵国夫子的阻隔。

    因为天道阁的老鬼们出手,谁都不敢去接周松阳,周松阳飞出数丈后倒地不起,还想起身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稳了稳后,看向对出手的那位中年人,问道:“祖父,你真要绝我周家血脉吗……”

    那人闻言没有再进,看着周松阳一言不发。

    周松阳又呕了口血,道:“咳,可能您也有苦衷吧……蔓芸,是为父害了你,索性老天待你不薄,带着孩子好好过……”

    周松阳再次呕血,修为差距让他毫无还手之力。

    “父亲……”

    要不是江云拉着,周蔓芸早已冲了过去。

    这时左文峰和梁基等人看不下去,纷纷出手前来解救江云,左文峰同时大叫:“诸位夫子,他们都不是人,是自食血脉的恶鬼!雍拓昌!你说话啊!”

    雍拓昌闻言嘴唇发抖,心惊胆寒的看向雍青雪,雍青雪却对他视若不见,架着贾灵雁道:“休要听他们血口喷人,我天道阁行事一向光明磊落,江云才是恶鬼!否则他何德何能可以五年登真,你们都不要被他骗了!”

    同时她对甲神背上的秋烟雨道:“秋烟雨!你再不动手,休要怪我不客气!”

    佩青雪将剑架在贾灵雁的脖子上,这时有些夫子听了她的鬼话,与左文峰等人交起手来,现场非常混乱,江云朝外冲出道:“都后退!”

    七真夫子们救出江云后纷纷后退,江云把悲痛欲绝的周蔓芸交给妙道,幻化出玉箓道:“卫道!”

    江云毫不客气,贾灵雁的死活他根本就不在乎,死了更好,催着玉箓命令六甲阳将围拢过去,翱翔中的朱雀玄鸟首先发威,口吐火焰盘旋而过,立时鬼哭狼嚎。

    如同一阵火海刮过,十几位夫子被烧成飞灰,场面极为恐怖。但更令人诧异的是,在这些中竟然有两人未死,烧的只省骨架,但还是能颤巍巍的站起身,并朝江君羽、雍青雪等人靠拢了过去。

    众人纷纷停手,散开。

    手摇金铃的雍佩这时走了出来,阴阳怪气的道:“天屠山,万冢垣,毙天相法孽无缘。左公信,右志安,丧心病狂起仙山。噬子孙,药白骨,天地不留阴阳人。扶正气,灭妖邪,人人诛杀万冢垣。”

    “我说江君羽,你到底是贾公信,还是林志安?别藏头露尾了,你知道他谁吗?”

    雍佩看向江云,迎梦和武思敏更加疑惑。

    江云冷声道:“他是林志安。”

    “哦!”雍佩看向佩戴面具的江君羽,好笑的道:“花衣皮囊林志安,你怎么没脸见人了?”

    面对挖苦,江君羽眼盯雍佩,道:“你是问苍山的大小姐?”

    江君羽看着雍佩手中的金铃,雍佩高高的昂起头道:“算你有眼力,还没忘了本小姐。”

    雍佩不像江云,丝毫都不在乎被人揭穿了自己的身份,再次看向江云道:“那这位就不用我再介绍了吧。”

    江君羽闻言看向江云,凝视了半刻道:“果然是你。”

    江云不屑道:“少装神弄鬼,你要早知道是我,还能忍到今日?”

    江君羽把面具摘下,扔在自己的脚边,口气冰冷的道:“没错,我要早知道是你,便是死也不会等到今日!舒精光没来吗?”

    江云不屑的哼了一声,当年他与舒精光剿灭万冢垣的时候,舒精光曾用‘赌魔炼心决’活炼了林志安七七四十九日,本以为这家伙已经魂飞魄散,天地不留,没想到还能道入轮回,近四千年后,又出现在了这里。

    舒精光和江云一样,同样与万冢垣有血海深仇,二人便是因此结交下了情谊,所谓志同道合,万年不悔。

    其实江云早已看出了林志安的根底,当年在安阳时便看了出来,因为某些人的习惯很难改变,比如雍佩,她由死转生后,便总喜欢摇手铃。

    而林志安在天屠六鬼中的个性最为鲜明,此人极为臭屁,喜欢俊朗不凡的外形。而大多数的皮鬼,都喜欢藏头露尾,如同雍青雪般不引人注目。

    但江云一直没表现出来,杀父仇人就在眼前他也面不改死,这就是帝尊的心性修行,已入化境,百感不查。

    江云不想与江君羽过多啰嗦,以免被旁人知晓了自己的根底,他将摇光玉箓甩给陶晋恒,持剑上前。

    “等等”江君羽道:“你不想要天心地眼了?”

    江云神色冷凝,急掠了出去,道:“杀了你它自然是我的!”

    “你休想!”江君羽和江云交手,并威胁道:“天心地眼被我放在外间,你杀了我就永远得不到它。”

    “你还想出去?”江云毫不留情,手中紫青上下飞舞,带起道道剑气惊的众人连连后退。

    但这些人在甲神的包围下又毫无退路,雍青雪再次威胁秋烟雨:“你快阻止江云!”

    贾灵雁此时已说不出话来,在场的人都看出了不对,但她仍旧固执,还不肯相信天道阁夫子们都是些恶鬼。

    听雨书院的女夫子纷纷道:“烟雨,快救救你师傅。”

    秋烟雨看向江云,江云与江君羽斗得不可开交,全都拿出看家本领,除了神通之外手段尽出,都想治对方与死地。

    秋烟雨静静了心神,对贾灵雁道:“师傅,弟子对不起您……”

    同样的错误秋烟雨不会再犯,在甲神背上叩起首来,恨的雍青雪牙根发痒,她本想等秋烟雨下来,趁机擒住她,这样肯定能要挟江云。毕竟秋烟雨的修为只有玄境。但秋烟雨至始至终都没有下来,她似乎是变了一个人,不再是从前那个乖巧听话的秋烟雨。

    秋烟雨起身后,看向雍青雪,面色平静的道:“冯婆婆,你若敢伤我师傅分毫,这丁神赵子玉的对持坎离之牢便是为你准备的,我发誓,你万年也逃不出去。”

    冯婆婆是雍青雪的化名,闻言她看向秋烟雨脚下如山般的玄武乙神,六丁六甲不但是七真护山之神,而且还是十二方天牢,七真门下弟子犯有十恶不赦的大罪,便会被慑入牢中永世不得超生。

    甲神属阳,乙神属阴,被甲神慑走要受万年火焚之苦。而被乙神慑走,则要遭水毒侵蚀,骨生天疮永不愈合,奇痒难耐。

    秋烟雨不是在吓唬她,而是真起了杀心!

    雍佩闻言也道:“呦呦,这可是阴毒乙神,司马卿,崔巨卿,石叔通,臧文公,张文通,赵子玉,这赵子玉可是阴神中的最狠毒的一位,得他胎书炼化出来的阴神,我建议您可以试试。”

    雍佩口气轻松,雍青雪骂道:“你给我住口!”

    雍佩却笑的花枝烂颤,极尽邪魅之能,看到的武思敏直皱眉,总觉得江云跟这女人在一起太危险。

    雍佩身上有股子邪性,所有人都看了出来,纷纷皱眉,连雍拓昌与雍星欧也不例外,好像从不认识她。

    雍星欧气道:“父亲,小妹被江云那恶贼慑走了魂魄!”

    众人思索间,雍佩大叫:“冤家!你听到了没有,你把本小姐的魂勾走了!哈哈哈……”

    见江云皱眉朝自己望来,雍佩大笑更甚,开心的不得了,丝毫都不在乎旁人的眼光。

    直到江云把江君羽逼的退无可退,猛然间,江君羽戾哮了一声,地动山摇,身上的衣袍竟裂成了碎片四处飞舞,身躯也陡然长高。同时他的皮肉也被撑开,炸飞的到处都是,众人急忙闪躲,惊愕的说不出话来。

    众人眼前,是一只身上还沾着些碎肉的高大厉鬼,身躯丈半,比江云高出近两倍,硕大的眼窝中吊着两颗小眼珠,张开血盆大口朝江云戾吼。

    “吼——!”

    江君羽显出真身,江君后退,但江君羽并没有追出来,而是猛然转身,朝雍青雪等冲去。

    冲到近前,江君羽抓起一人,扯为两半,塞入到自己的口中……

    江君羽吞咽着那没有了画皮的血肉之躯,苏家人目瞪口呆,因为那人正是他家老祖苏天宇,天道阁蜀山长老,就这样被人吃了,那是什么怪物……

    雍佩提醒江云:“是大鬼!”

    四品鬼通‘大鬼’——大鬼食婴,天地难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