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250.第250章 老妪青雪

    漆黑的夜色下,雍佩头晕目眩,精神恍惚,如同包裹在一团无法集中精力的飘渺云雾中,那云雾是黑色的,飘当来荡去,令她感到肚腹翻腾,忍不住呕了一次又一次,浑身乏力。

    “江云,是你吗?”好了一些的时候,雍佩靠在那温暖的感觉中气息奄奄的问道。

    “恩”江云应了一声,深夜,他正带着雍佩御剑而行,但赶往的方向不是琞京,而是鲁国都城吉安。雍佩中了毒,令人束手无策,江云也只能暂时克制住它,但江云知道,此毒肯定与鲁国有关,于是千里奔袭而来。

    “我怎么了?”雍佩小声的问道,并很努力的朝周围看了看。

    她被江云抱在怀中,什么都看不清,又问:“我是不是要死了,什么也看不到。”

    “如今是深夜”江云安慰她。

    “那我们要去哪儿?”雍佩问。

    “吉安,送你回家”江云担忧的看着她。

    雍佩闻言安静了一会儿,又道:“我也不知道哪里才是我的家,虽然我很喜欢吉安,但也不喜欢它。”

    这是非常矛盾的一句话,江云没有说什么,但他想明白了雍家为何如此重男轻女,因为男人可以更多的繁衍子嗣,所以不管雍佩如何努力,她都不会引起雍家的重视。

    这是万冢垣造的孽……

    但不说些什么,江云又不放心,他担心雍佩就这样一睡不醒,便低声道:“雍佩,你坚持住,我们就快到吉安了。”

    “恩”雍佩低头靠在江云的怀中,她突然觉得不那么累了,一直想要的那种感觉正随着渐渐迷离的意识而出现,让她整个人都麻木了进去,不再去想家,想战争与仇恨,也不想吉安。

    吉安不好,没有此时此刻的温暖感觉。

    江云屏气急行,数千里的路程对他而言半刻便到,越过高山后吉安城巨大的轮廓出现在夜色当中,江云疾驰了过去,转瞬来到鲁国皇宫的楼阁殿宇之上。

    “雍拓昌!”江云咆哮,引的皇宫内灯火如龙,力士阁的夫子们也陆续出现,并在空中把江云围了起来。

    有二十多人。

    “是江云”有人低沉的道,江云来过鲁国,有人记得他。

    “杀了他!”话音未落这些人便冲了上来,刀光剑影,手中抱着雍佩的江云看似危危可及。

    但犀利的风声吓的夫子们身躯震颤,江云像是突然间衍成了狂风张开,反把他们裹挟了进去。

    “什么东西!”

    “是恶鬼!”

    陶晋恒脱险后,江云身边的嵬傀数量剧增,陶晋恒属于鬼府副差境界,相当与人世的神境高手,可控五十阴兵鬼卫,虽然这些尸鬼没有自己的心智,但在陶晋恒的控制下如蜂炸开,立时便扭转了局势,把先前还气势汹汹的鲁国夫子们压制住,狼狈自保。

    江云矗立在战团中,扫了一眼,高声道:“雍拓昌!你再不出来,我让吉安存瓦不留!”

    江云口气冰冷,曾经何时,莫说是吉安,天市三垣也被他毁于一旦,那可是天帝居所,万宇之中最繁华的所在。

    忽——

    鬼影出现,但来的不是雍拓昌,而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妪,手拄着木杖阴戾的看着江云。

    老妪凌空站定,如果出现在深夜的厉鬼,对眼前的厮杀视若不见,低沉的道:“咳!娃娃,既然是同道中人,为何不能有话好好说。”

    江云凝视道:“解药拿来。”

    江云不想啰嗦。

    老妪的目光幽冥,如同鬼火,瞅着雍佩骂道:“没用的东西,这么点事儿也做不好。”

    “她是我的远祖……”雍佩低声的对江云道,不敢去看那老妪。

    江云闻言咬紧牙关,面上峰骨显现出来,重复道:“解药来拿。”

    老妪哼笑:“哼哼,此药无解。”

    突然间,老妪张开手,快若闪电,暗器针芒暴雨梨花般朝江云而来,但江云未动,凿木桩的碎响不断,四附出现在他的面前,为他挡住了所有暗器。

    “洛浦遗金……”已经开始熟悉纳音变化的四附手捏不可见的细针端详道。

    江云自然知道那是什么毒,洛水之滨,藏于水中的金毒,此种毒他也可以造化,当年在巨仙冢内,机缘巧合,江云和周锦挨了法宗弟子的板子,便用此毒领悟出了‘病绝火’。

    但同样的造化,每个人施展的手段都不同,江云也解不开它,除非他重返真仙境界,才可以帮助雍佩再造乾坤肉身,当年太乙搭救灵珠子,用的就是此种法门。

    见四附出现,那老妪又是连声鹫笑,身躯抖动。

    “魍魉鬼魅,你这个见不得人的东西”老妪对江云道,意思是江云不但养鬼,身边还蓄养着魍魉山精。

    四附站到一旁,江云道:“她也是你的子嗣。”

    江云希望老妪能念及血脉,出手相救,但老妪却眼瞅雍佩道:“可有可无。”

    雍佩闻言,默默的流淌下了眼泪。

    “江云,你带我回家吧”雍佩低声的道。

    江云面无表情,只想将万冢垣门徒杀光,这些人早已丧心病狂!他手中抱着的若是雍家唯一血脉,那还好办,可雍家百子千孙,根本就不会在乎雍佩的死活。

    江云抱着雍佩飘落了下来,根本不去理会身边的厮杀,脚踏实地后道:“若是我拿着吉安跟你换呢……”

    江云脚下的地面生出道道裂纹,甚是恐怖。

    老妪瞅了一眼,道:“神通,你这手段我见过,北海惊潮,骇浪浮天,确实了得,但又能如何?”老妪话锋一转,深邃的目光似乎能看透江云的内心,取笑道:“你便是把这吉安城都毁了,老妇也不会在乎,也只有你这等的凡夫俗子,才会受困红尘秽累,可笑的爱恨情仇……”

    老妪目光阴鹫,不断取笑着江云,而她说的正是仙家绝情绝义之理,仙不能受困与凡尘,如同现在的江云,他的手段再高强又能如何?还不是要受人要挟,畏手畏脚。

    只是雍佩的死活便难住了江云,江云在想,若是换成迎梦和姑母会如何?万冢垣逼着他自绝,他会吗?

    江云的心绪开始不宁,他可以虚待万物,唯独不可自观本心,便是道祖也会观心而乱。人这一生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自我的超越。

    江云稳了稳心绪,低声的道:“你到底是何人?”

    这老妪见识不凡,江云开始怀疑,她才是万冢垣真实的头目。

    老妪又笑,道:“茫茫天道,哪有清明之处,老妇人福浅缘薄,没有你的孟婆之醒,也不知道自己是谁。”

    江云闻言攥紧了手,老妪继续道:“不过我相信,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天定,比如你抱着的这个丫头,她只是我的子嗣那么简单吗?也许她也是你的故人,你舍得她死吗?哈哈哈……”

    见江云又变了脸色,老妪得意的道:“慎内闭外,多知为败,孟婆之醒也不见得都是好处,哪有我青雪这般活的无忧无虑!”

    她是雍青雪,不但是雍家的老祖,同时也是江家的祖婆。

    那么江君羽就是武祖之师,天下夫子的楷模——江若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