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245.第245章 兵者诡道

    “你坐吧。”

    十余日后的某天晚上,北出的武军攻陷第二座鲁国城市时,城池尚在燃烧,哀鸿遍野,营中也时不时的传来儿郎们的浪笑。

    那笑声来自‘洗衣院’,被掠来的鲁国妇人都被关在‘洗衣院’中,供武军有功之士随意挑选,所以那笑声****放荡,令禹岩铁青的面孔在灯光的映照下似乎已结出了锈来,老与世故苍茫。

    禹岩忍不住来找江云,已证道夫子三十余载的江云竟会做出这样的事来,这是出发前禹岩决然没有想到的,如果他能想到,也不会来。

    这不是战争,是毫无目的的杀戮,如同野兽般的行为!

    江云总说: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意在提醒统兵诸将,慎用兵事,切莫妄起战端,可如今他自食其言,又在干些什么?禹岩忍不下去!

    看了看禹岩的脸色,江云合上书道:“《兵势》可看过?”

    《兵势》是七真诸篇,《战》篇中的杂章,取自上古兵法,行军用阵之要,禹岩自然看过,因为在清明境内,他正是靠着《战》帮助古林乌氏立国,闻言点了点头,但没说话。

    江云道:“激水之疾,至于漂石者,势也;鸷鸟之疾,至于毁折者,节也。故善战者,其势险,其节短。势如彍弩,节如发机。所以用兵者不可默守陈规,势、节有度,我等此时正在取势,你身为统兵大将,有何不悦?”

    自从重返军中,江云整个人的气势就变了,再也没有了从前的随意洒脱,中守之道,变的不苟言笑,如同出鞘利剑,锋芒毕露。禹岩与他脸色,江云毫不客气,责问禹岩,你有什么可不高兴的?

    禹岩闻言,死丘般的气势似乎被江云压下去了一些,道:“多算胜,少算不胜,末将只是不解。”

    “说。”江云道。

    禹岩问道:“兵法云,久暴之师国用不足,攻城则力屈,将军如此做,岂不是犯了兵家大忌?”

    江云闻言哼了一声,牛头不对马嘴,此言出自《战篇》,说的是兵事劳国,穷凶极恶之师会拖跨国家,所以总结‘兵贵胜,不贵久’。

    江云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才决定速战速决,用势诱敌。他两翻统兵屠城,为的是夺势,同时也能将鲁军引入败局。

    江云便问道:“何为五危。”

    五危是为将者的五大忌讳,在江云眼中只有将,没有兵。

    禹岩答道:“必死,可杀;必生,可虏;忿速,可侮;廉洁,可辱;爱民,可烦。”

    “背的不错”江云看看他,道:“但你还未学通,回去再好好想想吧。”

    江云又一次此拿起书册,禹岩沉默了一会,道:“劳烦将军指教。”他这个人很固执,非要问出了所以然来。

    江云也不看他,道:“兵贵胜,不贵久,我用屠城吸引鲁军前来,其为复仇,必报必死之心,明白了吗?”

    禹岩闻言呆呆的看着江云,许久才道:“好毒的心思。”

    江云道:“兵者诡道。”

    “真的可以一战破敌?”禹岩问道。

    “你少给我添乱就可以”江云毫不客气,看向禹岩道:“记住,闻鼓不进者斩,闻金不退者斩,有令不尊者斩,冒犯主官者斩。”

    江云冷视禹岩,警告他别在怀疑自己的军令,否则动摇军心,江云不会客气。统领大军,主帅若无不可动摇的权威,那众人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禹岩屏住呼吸点头,他明白了江云要做什么,同时也对兵家之道有了更深的认识。

    为将者,绝非谦谦君子,正如江云说言,君子守节,但将却要节、势有度,该狠的时候,必须要行手段非常,如那滔滔洪水,大势下寸草不留。

    江云不但用屠城吸引鲁军前来,而且还将鲁军大将引入五危之地。

    ‘五危’指的是,如果对手报着必死之心,你就可以想办法杀了他,因为他想死!

    如果对手偷生,不敢死战,则可以想办法俘获他,因为他贪生怕死,必可活擒。

    如果对手性如烈火,忿速行事,则可以羞辱他,引他犯错。

    如果对手是君子,则可栽赃陷害,折其君子之名,毁其心智。

    如果对手爱民,就可以不断的扰民,迫使对手劳与奔波。

    这就是兵家,各个小人!

    所以儒家从不认为,兵者出与儒门,即便世间出了不少儒将,可哪一个不是能掐会算,可占卜天时地利的道家门徒?

    此儒,非儒。

    而为将者,有此五危,必败!

    也就是说,江云在谋划杀很多人,成全鲁军的必死之心……

    “下去吧”江云看了看禹岩道。

    禹岩行礼,退出帐外,正巧碰上王威要进账,王威抱拳道:“禹将军,这么脸色如此难看。”

    禹岩闻言摇摇头,返回自己的营寨,但其心中有股莫名的情绪让他很是难受,但他又说不出来,如同整个人被什么东西击垮了,心情烦躁。

    平心而论,禹岩不服江云,到不是说他眼高于顶,看不到江云惊采绝艳,江云这几十年来做出的事情,足以令万人敬仰。

    只是,禹岩还是不服!

    不为别的,秋烟雨对江云仰慕已久,甚至敬如师长,在江云高大的身影下,禹岩似乎看到任何希望。

    即便他陪着秋烟雨走了四十年的风风雨雨,也难成音声之合。

    因为在江云的身影下,秋烟雨已然耳聋、目盲、神消,心死。

    不管禹岩怎么努力,秋烟雨眼中还是只有江云。

    但禹岩不愧是非常人等,真金之炼,即便如今江云的身影变得更加高大,遥不可及,但非但没能击垮他,还让他觉得斗志盎然。

    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逆天改命,不正是我辈修士所愿吗?即便天人合一,亦可斗之!

    禹岩扫尽心中阴霾,洒然而笑,他相信终有一天,秋烟雨也能看到他禹岩如同天地般高岳的身影。

    如今看不到,是因为他还不够优秀,尚需努力。

    那么便从这兵家开始,禹岩很想知道,江云会用什么办法,以十万军力撼动六十万鲁军,还生怕他们不来,来的太少!

    用形还是用谋?

    九变还是九地?

    亦或是,火攻用间之法……

    禹岩想到了如今的草原,已入秋时,江云难道打算用五火之变?

    这可是诸多兵法中最歹毒阴狠的法子,所以单独成篇。

    与此同时,王威对江云道:“将军,四百辆辎重已经运抵,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江云看了看热情高涨的王威,点头道:“会来的。”

    而九百里外,雍星欧正带领三十万大军,如风赶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