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242.第242章 兵者再临

    数日过去,崇明书院一片肃静,因为七真祖庭内发生的事情使得气氛压抑,重伤未痊的秋烟雨也没有了落脚之处,不得不带着魏春儿与鹿凤儿等人落脚崇明,养伤反思。

    而高阁内,同样重病在身的程有道深咳着道:“童君,老夫有一事不明,这么多年过去,你为何不一劳永逸的解决掉天道阁的麻烦?”

    程有道总觉得江云行事畏手畏脚,拖沓阻滞,而且他也相信,凭江云的手段,通过几十年的努力,绝不该还让天道阁还压在自己的头上,略胜一筹。

    江云闻言道:“没有的事,我这样做,正是为了一劳永逸。”

    众位夫子疑惑,江云解释道:“众位可以想下,在什么情况下,天道阁才会全力尽出,留给我等一网打尽的机会?”

    众人思索,向来少言寡语的时旭轩道:“彼此实力均衡之时。”

    “而且天道阁还要略占上风”楮远年也想明白了这个道理,连连点头。

    古语云:富贵而骄,自遗其咎。江云这是在设局,将天道阁引入自娇之道。如今天下的局势不也正如此吗?彼此算是均衡,但天道阁略占上风,当逢七真传承归属,自认为略胜一筹的天道阁,很可能会全力尽出!

    这让众人意识到,江云这位小夫子的心思实在太可怕,他以天下做局,而非阴谋诡计。

    但事无全事,虽然江云对天道阁早有提防,也意识到他们将要在秋烟雨身上做文章,但趋势很难改变,将要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以至于秋烟雨弃道寻死,差点令众人前功尽弃。

    眼前所要面临的危局是,距离清明境开启还有两年,在这两年中,如何提防天道阁的顺势利导?

    均衡的局势已经打破,学子们进入清明境后,肯定要结成自己的同盟,如今武国、薛国、晋国、梁国结成一党,九者占其四,也许还不到,梁国只算半筹。所以对进入名额的抢占,将会成为重中之重。

    按照江云原本的打算,他会临危发难,将为穷途末路的楚国踢出局外,但如今已经难以实现。

    而且江云还不能做出太有效的反制,因为一旦把天道阁敲打的疼了,他们会龟缩不出,无法一网打尽。

    难,秋烟雨为众人出了天大的难题,纵观眼下局势,夫子们商议了一翻,认为,向来蛮横的鲁国肯定会有所动作,而其兵锋所指,不是武国就是薛国。

    如是薛国还好办,七真势力可以结成一党彼此呼应,而陈郑两国南北相隔,能发挥的力量也有限。

    但武国身处四战之地,一旦天道阁釜底抽薪,将会引发生死存亡的恶战。

    所以,前几日江云才提醒薛国,防备鲁赵犯境,其心不乏歹毒,是在给鲁国提醒,你自己身边还有个更好对付的敌人,想将战火引入薛境。

    如此一来,便应兵者之言: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

    临战择势,天时、地利、人和。

    江云这是在择地利之实,不能算是用心歹毒,因为在他眼中众生平等,只是为了少死些人。

    在江云的一再‘提醒’下,薛晋两军调动频繁,也引得虎视眈眈的鲁国出现了相关异动。

    夏中时节传回消息,登真有成的鲁国皇子星欧幕府聚将,引军六十万东进,薛晋两国屯兵四十万以拒西线,大战一触即发。

    同时修养生息二十余年的赵国也有了反应,再起染指霸上之心。据扶风堂传回的消息,其能动用的兵马,竟然超过了五十万之巨,可谓是压上了所有的身家!

    江云得此消息后咬牙道:“赵国,寻死!”

    而薛晋联军在霸上草原,只有十万兵马。

    这让众人意识到,武国已到了不得不出兵救援的时候,均都制霸过八荒的双雄,难免要一较高下。

    于是,胥关老将武成天被秘密调回京城,并提出了‘伐赵之策’,要与梁国联手瓜分赵国。此番计议受到朝堂百官的鼎立支持,因为对中土民众而言,北方的不毛之地,实在难以提起他们的兴趣。

    只有江云反对,身为国师的江云再次入朝,提醒众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虽然这只黄雀很胆小,可它一旦化风而来,将会成身为目光如炬,直击要害的苍鹰!

    言下之意,陈国是武国的心头大患,若在中土挑起战端,武国将腹背受敌,顾此失彼。

    但武成天等人早已将南陈府兵瞧扁,认为不足为虑,更言其不敢战,也不能战。

    但江云心里清楚,将者五德——智、信、仁、勇、严。

    严勇只是左手偏锋,决定战争胜负,绝非严勇这么简单,两者与智信相对,严勇者善动,智信者善谋,难分高下。

    陈国绝非是不敢战也不能战,而是慎战善谋,此等人如同吴下阿蒙,不出手则已,出手便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因为智信之道,属于右道,阴之道,在儒家善用此道者被成为毒士,死士。而与之相对的是勇士,义士。王者居中守仁,秉承厚土之德,是为无敌,谦谦君子。

    这一子四士,便是隐与世间的儒家五常,同样不容小觑。

    神仙也不能瞧轻了凡人。

    等众人热切的讨论完毕,江云只说了一句话,如冷水泼头道:“四墙无有,屋将无立。”

    江云不想与这些人讲说大道理,世间的人多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便是惨痛的失败也不能令凡夫俗子知道悔改,驭人之道寻情入理,江云在吓唬他们——即便南陈不算什么,难道你等忘了郑国与西南的忧患?忘了北有强鲁,东有世仇环视?四墙若无,屋将何立?

    道家五情‘喜怒忧思惧’,江云抓住人心弱点,危言恐吓,这才令武成天不得不低头,打消了染指赵国之心。

    而接来,便是要讨论如何解救薛国的事宜。

    关于此点,江云心中虽然已有了计较,但他没说。

    因为他准备出其不意,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一战定局,不能让当年的广阳之围重演。

    道家认为,久战属于三刑之势,无恩持势,无礼自刑。是对彼此双方都没有好处的事情(无恩),而且容易自伤(自刑)。

    所以道家兵者秉承:故兵贵胜,不贵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