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233.第233章 以物易物

    子时已过,江云返回馆驿,进屋后发现自己床上躺着一个人,竟是先前与他冷眼相待的周蔓芸。

    周蔓芸睡得极香,在烛光的映衬下脸色温黄中透着红润,玲珑曲线娇俏尽显,江云咳了一声,但她也毫无所觉。

    “被人下了药”,江云对出现在身后的老仙四附道,四附神色不善,瓮声瓮气道:“这些恶鬼,真把这女娃送来了。”

    江云来到桌边坐下,脸色不好道:“是在试探我。”

    四附回头看他,而后道:“这女娃我见过,多年前曾随周松阳去过琞京。”

    “恩”江云随口道,又看了看周蔓芸后起身来到床边儿,见她人中处凝着细密的汗珠儿,便轻点了一下,放在鼻下闻了闻。

    果然有古怪,江云道:“是送子观音。”

    “怎么?”四附不解。

    江云道:“大耗之药,医家珍密,服此药同房可保子成。”

    “……他们这是什么意思?”老仙询问道。

    江云解释:“既然是狼狈为奸,总要拿些诚意来,江君羽怕是找到了我的命门,难怪他不肯放陶兄脱困。”

    宴席中,江云提出让江君羽放了陶晋恒,江云能感觉到陶晋恒未死,可江君羽的态度暧昧,还说什么,此事明天再说。当时江云不明白江君羽的心思,如今才懂,老鬼是想以物易物!

    陶晋恒不但是江君羽的人质,更是江云的助力,所以江君羽不会轻易交出,他肯定是认为江云动了凡心,割舍不下红尘眷恋,便想出了此等法子,打算扣下江云的血脉作为要挟!

    说实话,若出于本心,江云宁可不救陶晋恒,也不想将自己的血脉送与他人作为人质。可是如果他不这样做……

    江云能带走七真传承,却带不走迎梦等人……

    “你准备如何处置?”通过这些年的修行,四附也明白了些仙家的道理与忌讳,不由替江云为难。

    江云道:“顺天应人,还请老仙回避。”

    四附愣愣,无奈的叹了口气,消失不见。

    许久,江云瞅着熟睡中的周蔓芸,渐渐冷静下来,她是周锦的大姐不假,江云如此做无疑对不起好友,但天道如此,压的神仙也不得不低头……

    江云在想,天道环环相扣,江君羽给他设局,逼他就范,他同样也可以给江君羽等人设局!

    ……

    翌日清晨,天还未亮,江云在院中练剑,突然一阵阴风朝他袭来,院中如同刮起一阵旋风。

    老仙四附突然出手,铜墙铁壁般挡在江云面前,大喝:“哪里来的妖孽!”

    但猛然间旋风不见,老仙一击走空,好似山魈巨兽,面目狰狞,四处寻找起来。

    “在你的脚下”江云提醒道。

    四附看向自己的脚下的虚影,双拳猛击,‘轰’的一声!

    红袍们这才赶到,看到身高近两丈的巨人目瞪口呆,而后纷纷出刀,将四附围了起来。

    “你们这些娃娃!”四附如同蒙受冤屈,被小鬼纠缠的莽汉,气得说不出话来。先前他明明看到有鬼影掠过,可如今又找不到了!

    江云接话道:“有眼不识泰山……好了,你们都退下吧,没我命令谁也不许进来。”

    红袍们你看我,我看你,不得不退出院外。

    江云道:“陶兄别来无恙?”

    四附睁大了眼睛,诡异的一幕再次出现,方兴未艾的院落中似乎有一滩水渍来回游走,他还未动,江云提醒道:“老仙,是自己人。”

    四附看向江云,便听有人笑道:“上仙果然是上仙,这才多少年未见,便要境入逍遥。”

    笑声爽朗,当那滩阴黑水渍游走到江云面前时,恍然间变为一人,正是多年未见的陶晋恒!

    江云道:“还差得远。”

    凡人三境后便是仙门四境,四境中的第一境为‘逍遥’,意在——铅遇癸生须急采,金逢望后不堪尝。内运金丹有成之境,逍遥小仙是也。

    但江云离这一境还差不少火候,神境九重才过六重,之后还有大成、巅峰阻路。据江云自己估算,尚需二三十年的光景,除非他能一统八荒,收尽这天下众生之力!

    可如今七真观也就在武国半境,外加梁、晋两国有些许道场,若认真算起来,还不如药王庙的香火旺盛。

    陶晋恒仍旧是那副谦谦君子的外貌,打量着江云,一笑再笑,丝毫都不在意自己被关了这些年。毕竟他曾是造化真仙,区区的二三十载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如梦做了场梦般随意。

    “毫无存进”江云也打量着陶晋恒,开口道。

    陶晋恒仍是从前的修为,无奈道:“老夫的功德早绝,自然无法与你相比。”

    “那立门鬼方如何?”江云问道。

    “这里?算了,乌烟瘴气。”陶晋恒甩甩袖子,问道:“这位是?”

    “社祖翁老”江云解释。

    陶晋恒见礼道:“多有冒犯。”

    “恩!”四附仍盯着他。

    陶晋恒转头,对江云道:“我说了吧,这里乌烟瘴气,就连仙佬也怒火中烧,这里有些什么仙师决然想不到!”

    陶晋恒似乎要卖弄自己的发现,江云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无非是万冢垣,但陶晋恒并不清楚万冢垣是什么,他身陨前道屠还未出世,自然也没有《毙天相法》。

    陶晋恒思索道:“上仙已然知晓?”

    江云点头。

    当年,江云派陶晋恒来安阳,就是为了摸清江君羽的底儿,如今一切已见分晓,江君羽就是万冢垣余孽!

    “那上仙可是要与他们……”

    想到自己脱困,有些话陶晋恒不吐不快,虽然他曾经做下的勾当,不比万冢垣差,但陶晋恒的初衷是为了大义,与其不声不响憋屈的死去,还不如轰轰烈烈,用自己这些人惨死,唤醒一盘散沙的道门诸圣,睁开眼睛看一看吧,道门将亡!

    所以七真被灭后,就连道祖老君也忍不下去,八景宫前振臂一呼,祭出太极图,与佛门斗的昏天暗地。

    虽然最后老君也不免陨落,但他困死了如来的转生,如今佛门还是寻找佛祖真身,否则道门早已不复存在。

    可以说,道门先贤用自己的死换来了这一万年的太平光景,江云便是其中受益之人,否则他有没有今日的成就还是两说。

    而陶晋恒便是慷慨赴死的先贤!

    见他脱困,江云的心事也宽慰了很多,至于因果后事,静待天时吧。

    面对陶晋恒的询问,江云小声的道:“对头怎么说来着?不可说,不可说……”

    陶晋恒懂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