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226.第226章 忽悠长公主

    当夜,古槐西侧,天武阁内。

    地上的两具尸体肤色青黑,犹如重铜面目恐怖,‘百鬼堂’堂主带着面巾、手套,小心的捏开黑衣老者的嘴,对武思敏道:“凶徒将毒药藏在假齿之中,行凶时已舌力扼断假齿,但毒药流出后凶徒不会马上死去,便有时机以埋祟作为遮掩,刺杀世子。这小童也是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老者的假齿上细针密布,公主请看,做的极为巧妙。”

    武思敏极是厌恶的瞅了眼做成烂齿状的暗器,挥手让红袍端下去。

    江云道:“等等……”

    江云用铁钳夹起烂齿,仔细端详,并不住的摇头。

    这烂齿上细针密布,虽然不长,但想口吐这样的东西准确无误的袭杀目标,非多年苦练,饱受莫大的痛苦才行。

    江云把铁钳放回托盘中,武思敏道:“一一记录在案,往后包括牙齿在内,都给我严加盘查!”

    “是!”天武阁众人领命。

    “杀手的来路查清了吗?”武思敏又问。

    百鬼堂只负责关押、审讯、仵作等事宜,堂主闻言后退一步,猎云堂主上前,禀报道:“卑职无能,如今只探明,这祖孙两人都是身份不明的外乡人,因‘十里铺’日前死了位‘埋祟’艺人,村正便雇了他们顶替。”

    武思敏闻言看向江云,江云微微点头,武思敏散退众人,询问道:“你觉得他们还有同谋吗?”

    江云道:“防不胜防,还是想办法解决顾主吧。”

    “但无凭无据,林家肯定不会承认。”

    “让他们明白利害便可”江云冷着脸道,因为他的心情不好,墨者对仙家而言可是个大麻烦。

    武思敏不断点头,越想越气,回想着今晚发生的一切,又不由后怕起来。

    若不是江云,世子被杀,武国必定大乱!

    “好险”武思敏不由道,她没想到草镖行派来的真正杀手,竟然是一老一少,两个普通人。

    而这正是江云担心的地方,墨者明鬼天志,连神仙也头疼。

    “你说的墨家到底是什么门派?”武思敏也问道。

    江云放下茶盏道:“是宗派,兼爱非攻,明鬼天志。兼爱非攻不提,这明鬼天志可是仙门禁忌。”

    “禁忌?”武思敏屏住了呼吸,自从那日与江云谈论了武家的未来,她对仙门便倍感兴趣。

    江云解释何为明鬼天志,“明鬼神之事,志天道造化,神之所以称之为神,是因其能行常人不能行之举,而墨者的研究的便是道门山术中的奥妙,可以让凡夫俗子,巧用山术!”

    武思敏闻言张大了嘴巴,凡人也能用使用仙家法术?

    江云问道:“爆竹你知道吧?”,八荒也有爆竹,武思敏亦然点头。

    江云道:“爆竹为何可以引起九霄雷鸣?因为它运用的正是山书中的‘霹雳火’。”

    “霹雳火?”武思敏忙去翻书,她的这间密室内便有整套《六经》,找出来念叨:“霹雳火者,一缕毫光,九天号令,电掣金蛇之势,云驱铁马之奔。此火须资风水雷方为变化,癸亥为引凡入圣,己丑为上,戊子次之……”

    江云不住点头,摊开手掌,运气道:“道家子弟运用此术时,己丑为上,而在天干地支化合中,已丑皆为阴土,若在世间寻找此物,指的就是芒硝等物,外域也称硝石。先将土块击碎,置与柄内,加水浸泡调匀,如此反复多次,上屉蒸熟,便可得到阴土芒硝。”

    芒硝武思敏知道,泻下通便之物,医馆中就有。但她没想到,芒硝原来就是已丑阴土!

    但道家的幻化手法与民间不同,人身鼎炉内本就藏有五宝真精,金木水火土,若想求取‘已土’‘丑土’,先要将‘脾土’引出,送入天干地支所对应的穴位炼化便可!

    因为天干地支在人体诸穴中都有对应,简单类比,甲是头和胆,乙是肩和肝,丙连额、小肠……比如求取已土,就要将脾土送入‘水沟’‘承浆’等穴,行功炼化,如此,脾土便会成为所需的‘已土’!

    丑土也是一样,只是送穴的位置不同,所以每一门功法,都有其独特的行功诀窍与路线,绝非念念咒就能求来。

    念咒只是习惯,习惯成自然,如同凡人听着乐曲会翩翩起舞,道家的咒若是念熟了,随着咒,体内的气息会自行运转,施法之人便可分心旁顾,专心对敌!

    如此幻化,江云手中出现了晶白与灰白两色,并渐渐柔和在一起。

    江云解释道:“五色五行,脾土本为雅黄,但气走诸穴幻化不同,晶白为已土,灰白为丑土,看明白了吗?”

    武思敏点头,江云继续道:“可只有它们还不够,若想幻化霹雳火,需要按照道家法门巧妙化合,法门在书中就有,你可以看看。”

    武思敏闻言,低头观书,问道:“己丑为上,戊子次之;若见大溪,乙卯为雷火变化……是不是要用乙卯?”

    江云点头“你看看乙卯是如何化合的。”

    武思敏又快速翻书“天干之乙属阴之木,地支之卯属阴之木。”

    江云幻化道:“引肝木入太乙、气冲等穴,可得乙木;入少海、梁丘等穴,可得卯木”。抖手间,江云手中控着的气旋再次发生了变化,参杂进去些许的阴黑与幽绿。

    江云道:“这便是乙木与卯木,在民间,用木炭代替,因为乙木与卯木都是阴之木,薪尽则火灭,必须先将木中的纯阳燥气燃尽,便可得到阴之木。”

    “哦,原来是木炭”武思敏认真的看着,似乎明白了什么。

    “接下来该如何幻化?”江云小心的控住手中气旋,又问道。

    武思敏观书道:“辛卯有雷,大林有风,平地有天门,与此火相资……”

    江云点头道:“风与天门如今都已有了,大林中取风,平地得天门,独缺辛卯雷光。辛为阴金,卯为阴木,两者相合便可得成雷光资助。

    但此时幻化需要小心,因为金为木之克,同时送肺金与肝木入穴,一定要避开彼此的行功路线,肺金走灵道,干木入天池,如此便能避开。”

    武思敏闻言,摸了摸自己的手肘和胸口。

    突然,一青一白两道毫光窜入江云手中的气旋,好似两道闪电,速度极快,一左一右蜿蜒而上,似要疾奔在一起。

    趁它们还未化合,江云甩手出去,极光闪电骤起,四下里青焰蹿腾,亮若白昼!

    ‘砰’的一声巨响,整间密室似乎都在颤抖,震耳欲聋。

    “公主!”天武阁红袍多是些一惊一乍的疯子,提刀闯入,如临大敌。武思敏愣了愣道:“滚!”

    她看向江云道:“道法显化原来如此……”

    武思敏从前只是按照书中所写的法门运功送气,却从没想过,道法原来是如此来的!

    江云平稳住气息,因为在体外幻化道术太过吃力,如同火中取栗,还是在丹沙内幻化来的安稳,否则他修什么仙。

    江云喘了口气道:“民间用硫磺代替辛卯有雷,这世间万物,皆为造化使然。”

    “硫磺?”武思敏闻言不解。她明明记得,硫磺在医馆中也能找到,但硫黄乃秉纯阳之精,赋大热之性,能补命门真火不足,辛卯却都是阴物。

    江云扫了扫身上飞灰尘土,解释道:“阴金生阳水,阴木生阳火,阴阳化合妙用无穷。”

    “但医书上讲,硫磺不宜与芒硝、玄明粉同用。”武思敏一本正经的问道。

    江云看着她,无可奈何道:“那是给人吃的,而道家化合,冲型害破也在其中,可不止有相合一法。你啊,有时候真像个孩子。”

    江云笑笑,武思敏则气恼,她都多大了!

    “好了好了,算你说对了还不行,寻常人确实有法子运用山术,芒硝,木炭,硫磺,爆竹也就是霹雳火,但为什么要禁忌?恩泽众生不好吗?”

    江云道:“明鬼神之事的墨者对神仙而言是大害,你可以想想,若是凡人用爆竹把神仙炸死,神仙会如何想?”

    “呃……”

    “放心吧,墨家鲁班等人的奇术早已禁绝,归于庸儒门下。”

    “儒家?”

    “恩,中庸为本,安守本分,往后八荒也要推行儒术,纲常理法,禁绝世人行为,但现在还不急,因为八荒太贫瘠。”

    江云做着考虑,武思敏似懂非懂的点头,突然道:“我不想做阁主了……”

    江云起身,一副阴谋得逞的笑容“恩,你也快悟了,归根结底,活着最重要,他年夫子们飞升仙界逍遥快活,你却被红尘所累化身一掬黄土,不觉得可惜吗?”

    “真的有仙界?”仿佛年轻了几十岁,武思敏问道。

    江云点头“浩宇之大,你决然想象不到,不去看看岂不可惜。”

    见江云神秘莫测,武思敏为难道:“可是我……”

    江云似乎会读心术,笑道:“庸人自扰,对真正的仙家而言,半百之龄与婴儿无异,如何取舍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对了,别忘了提醒你那孙媳妇,她再给我找麻烦的话,我可就不客气了。”

    武思敏连连点头,而又要拉人下水的江云已经离开天武阁,只留下武思敏一人独自思索。

    江云的手段令她惧怕,似乎只有寻仙,武家才有出路!

    而寻仙,则必须要依靠那个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