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220.第220章 默契

    墓室中舞动起黑风,吹灭了所有灯盏,只剩下迎梦手中的夜明珠,还绽放着蒙蒙绿光,将四下里映的更加幽萤恐怖。

    “别轻举妄动”江云朝迎梦看去,迎梦面色凝重的点着头,江云也点头回应,而后飞身掠去,冲入到黑雾中。

    “江云,老夫今日不会放过你!”

    刚进入黑雾,化身碎骨的赵杰就从四面八方而来,迅速的围拢住江云。

    江云爆开手中青芒,冷声道:“是老天不会放过你,因为你天地不容!”

    霎时间,旋风激起,猛烈呼啸,赵杰哼声道:“哼!若是旁人说这些话,老夫还信,可你江云,你比老夫杀的人少吗?我赵国二十余万青壮死在你的手中,你难道忘了!”赵杰愤怒的道。

    江云开分双掌,朝外攻去,回道:“我江云行事顺天应人,与你不可同日而语。”

    赵杰闻言狞笑,道:“好一个不可同日而语,你杀人数十万,难道天道就能容你吗!”

    江云迅猛出手,擒住一根腿骨,手中青芒迅速的包裹了上去,痛的赵杰再次大叫。

    “你不懂天道,你有没有想过,我杀的那些人命中注定要死,你赵国挑起边乱时就应该想到,这债早晚要还,即便我江云不杀,百年后也会有武国俊杰起兵东讨,报裂土夺城之仇!”

    江云义正言辞,说的正是‘天道循环,报应不爽’之理,好比当年的袁守城,为什么不杀掉武媚娘,因为袁守城知道,房日兔心中有怨气,如果不能宣泄,越积越多,将会引来更大的灾祸!

    武赵两国的争斗也是同样,仇恨因果已然种下,早晚有一天会爆发!

    赵杰咆哮道:“你住口!老夫只知道,天地不悯,人心该死!我赵杰英雄一世,为什么要死!”

    趁着赵杰分心,江云又擒住了两根碎骨,攥在手中,用青焰将其焚化,而后追杀起赵杰的头骨天灵。

    只要能毁了这天灵骨,赵杰也将魂飞魄散!

    江云一边追杀一边道:“你有没有想过,天下谁人想死?《毙天相法》这等邪功若流传出去,将会有千千万万个你这样的人,到时人人都想着超脱生死,自绝子孙血脉,这天下的人种还会存在吗?”

    赵杰大叫道:“够了!够了!”

    人心向道,善恶自知,赵杰也是修道之人,又岂能不知自己做的事情有违天理。但在生死面前,他没得选择,那样的感觉不是将死之人是无法体会的。

    翁老惧死,离死越近,人心也越脆弱……

    江云却是在搅乱赵杰的心神,令他无法全心全意控制骨身,如此一番追杀过后,赵杰的骨身不得不四散奔逃,黄蜂般散开,同时一双鬼爪也重新组合起来,好似两柄骨剑,挡住了江云的去路。

    江云的手中正好抓着一根肋骨,还没来的急将其彻底焚化,见状丢了出去,打在一只鬼爪上。

    砰!

    鬼爪如中火矛,迅猛的燃烧,但却没有逃开!

    “迎梦!”江云忙提醒迎梦。

    赵杰这是要拼命,宁可舍去一双手臂,也要破开墓门。

    果然,漫天逃散的枯骨又聚拢起来,朝墓门冲去!

    迎梦舞起手中长剑,奋力抵挡,一时间星火冲天。

    朝迎梦而去的碎骨如同流星急火,猛烈的撞击在迎梦舞起的剑屏上,发出密集的脆响与片片火光,铺天盖地……

    血傀相继倒地,情况危机,江云想过去帮忙,但被一双鬼爪死死的纠缠住,尤其是那燃烧着的鬼爪,自杀一般朝他扑来,江云闪躲不及曲臂抵挡——轰,鬼爪四分五裂!

    但火光还没散开,另外一只鬼爪又冲到江云面前,江云侧身闪躲,待鬼爪将要从自己身边掠过时,回身捞去,擒住了鬼爪的肩骨,并猛地向回一带。

    喀嚓!

    不料那鬼爪像条大蛇,随着力道半折身躯,朝江云的面门扑来!

    江云急忙仰身,同时迅捷一甩,又将手中的鬼爪甩直了回去。

    咔吧!

    或许是用力过猛,鬼爪从中间反断,被它逃脱了一半儿,江云手中只剩下一节大骨。

    忽——

    江云没有犹豫,把手中的大骨甩飞出去,正好砸在赵杰的头骨上,因为大骨覆着青灯底火,此火沉海不灭,也称蓝焰,赵杰的头骨也跟着燃烧了起来。

    赵杰惨嚎,不得不将残肢断臂招回到自己身边,就连残破不全的手骨也不例外,奇异的组合在一起。

    迎梦压力大减,江云落到她的身前,速度极快的将重伤的血傀收入到阴珠内。

    与此同时,赵杰重新组合好了身躯,但只有一只手臂,正奋力的拍打着身上的火焰。可是没用,那火焰还是一寸寸的席卷全身。

    终于,赵杰停止下来,浴身火海之中,任由蓝焰一寸寸的蔓延在自己身体上,盯向江云。

    江云见状侧走了几步,打趣道:“佛前灯盏,沉海不灭,现在才知道晚了。”

    “吼!”

    赵杰咆哮,口中喷出蓝焰,朝江云扑来。

    “别过来!”江云提醒一声,急速后退,他先前侧步,也是担心会波及到迎梦,但迎梦还是扬起手中长剑,朝赵杰斩了下去。

    砰!

    赤红色的‘水云血珀’应声而碎,爆开的气浪将迎梦震飞回去,狠狠的撞在墓门上,同时赵杰也被震飞出去,墓室中传来了骨骼的碎响。

    “没事吧?”江云急掠回迎梦身边,搀扶住她。

    迎梦嘴边挂血,摇头看向前方……

    幽黑的墓室中,已经完全包裹在蓝焰中的赵杰再次站起身来,但却佝偻着身子,似乎是在喘息,仰头敌视江云。

    “他快完蛋了”江云忙挡在迎梦身前,因为赵杰的胸骨已经再次撑开,他先前并不是在喘息,而是要最后一击!

    刹那的安静过后,江云嘴中速度极快的默念起咒诀:“三界内外,惟道独尊,体有金光,覆映吾身,内含霹雳,妖邪丧胆,雷神隐名,金光神咒!”

    同时赵杰也猛然直起身子,嘴中爆发出尖啸的厉吼,如同刮起一阵狂风,胸膛大开,万箭齐发,道道蓝焰朝江云而来!

    江云双掌前推,护住身前神咒,金色光罩爆开,奋力的抵挡着那疾风暴雨般的侵袭。

    包裹在火焰中的碎骨如同雷鸣雨泄,猛烈的撞击在光罩上,似乎永远都不会停止,在墓室中掀起天塌地陷般的震动。

    强烈的撞击声中,赵杰的嘶吼声也一次次的传来,他正在碾碎自己的身躯奋力一搏,就如同他身死前的愤恨,天地不悯,自毙与天!

    同时,尸缸内的赵廉也哭号起来,这还是江云二人进入墓室后,赵廉第一次出声,哼唱起古老的词谣——魂兮归来!东方不可以讬些;魂兮归来!南方不可以止些;魂兮归来!西方之害,流沙千里些;魂兮归来!北方不可以止些……

    此时的赵廉无法从缸中脱身,但他却在为自己的哥哥招魂,不甘心与命运的屈从,走上了血食子孙的不归之路。

    正应了江云前世常说的一句话:天道漫漫,烘炉炼心,燃身磨骨,无以留香。

    人终有一死,也终将会被世人遗忘,但真的没有留香之处吗?不,有一个人永远不会忘了你,那便是你自己!

    所以这一世江云只求心中无垢,宽慰己心,他可以对路人不管不顾,但他在乎的,值得的,必定珍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