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217.第217章 尸鬼恶斗

    “这后面是什么?”

    江云二人站在龛墓前,发现墓龛内浅而平整,半尺多深,内镶平整石板,石板上用暗红色符墨画着诡异的符纹,整张符纹比人还高,在夜明珠绿色的光影下显得极为诡异,恍惚间,似乎变成了黑色。

    江云的神情有些不自然,语调低沉道:“硃鸟凌天,山源四镇,邪根藏伏,鬼井逃亡……这是‘邪灵大祝’,万冢残惯用的手段。”

    见江云神色如此,迎梦不自然道:“很厉害吗?”

    在迎梦的印象中,江云从没有这样过,即便是清明境内的仙冢,江云也面不改色,但如今江云的脸色很不好看,因为他想到了无数年前,幽上魔林的灭门惨祸!

    漆着‘邪灵大祝’的黑色尸棺遮天蔽日……

    那样的场面,江云只在鬼王宗见过,当年鬼王宗剿灭‘清源派’,万尸哮天,江云也在其中,这勾起了他心底里的最疼的回忆,所以他才执意离开鬼王宗,叛投绿柳楼。

    如今再次见到可以令恶魄强留与世的‘邪灵大祝’,江云内心翻江倒海。是‘苍青山——万冢垣’没错,过去这么多年,那彻骨的仇恨还是令江云忘不了,他牙关了紧咬。

    “夫君……”也不知迎梦第几声唤他,江云低声道:“这石板后面封着僵尸,一会一旦诈尸,记得往前跑,冲到墓室再说。”

    “恩!”迎梦攥紧手中宝剑,江云拉着她另外一只手,朝前走去。

    诡异的龛墓两两相对,走到中段时,‘咚咚咚’的一声连着一声,似乎有人在墓道深处敲响了战鼓,江云陡然加快速度向前急奔,“走!”。

    二人掠身朝墓室冲去,龛墓内的石板也飞了出来,像是突然闭合的石门,两两相对猛烈撞击在一起,发出空闷的巨响。但这些石板却没有躺倒,而是竖立在墓道中,与墓道内摆放的祭品一同,将墓道割裂成迷宫般混乱的格局。

    “上去!”江云托手,将迎梦送上一辆马车,自己也飞了上去,刚刚才站稳,二人先前落脚的地方,数道鬼影从前后而来,肤色青黑的尸鬼扑空后,又朝马车而来,江云二人挥剑砍去,想要攀上马车的尸鬼用手臂抵挡,利剑砍在它们身上,带起数道星火。

    “铜皮!”江云提醒,‘铜皮’‘铁骨’是尸鬼中最常见的鬼通,虽属下品,但极为难缠,只凭八荒所出的凡品刀剑很难伤到它们。而且江云发现,这些尸鬼不可能是才下葬没几年的人牲,少说也有一甲子以上的气候,被移穴至此。而且生前都是体格强壮的力士,否则生不出‘铜皮’‘铁骨’。

    看来这天下间,还有一方养尸之地江云不知道,万冢垣在此地布下的门道不少。

    论修为,这些尸鬼已入副差境界,相当与凡境三品中的洞神,虽然难比江云的五重境界,但也不好对付。

    既然寻常刀剑伤不了它们,江云连忙颂咒,手掐指诀,动用真元,数道火丸自手间飞出,杀开一条血路。

    “走!”

    江云带着迎梦跳下马车,沿着甬道一侧朝前冲去,但有僵尸阻路,便祭出火丸轰开,这便是神境夫子与玄境的区别,有了丹沙奥妙,神境夫子就可以运用简单的道术。

    只是迎梦还不会运用这些,只能舞起手中宝剑,汉苑轻舞,杨柳婀娜,舞的密不透风,为江云抵挡着身后。

    就在这时,江云面前突然冲出来一只身材娇小的尸鬼,冲着江云厉吼,动静有如山魈,甚是恐怖。

    掐诀中的江云一个不查心头巨震,刚刚凝起的‘心火’乱走诸脉,但被江云强压了下去!

    不但是他,他身后的迎梦也是如此,体内气息不稳,手中的剑势立时慢了几分。

    江云立时意识到,是鬼通‘舌剑’!有此鬼通者,生前多是恶口悍妇,唇枪舌剑伤人无数,所以才能显化出这门鬼通来。

    总之,都是天地炼炉的造化。

    江云面前的铜皮尸鬼趁机冲了上来,江云卯足力气,挥剑才将它们斩退,隐在这些‘铜皮’后的‘舌剑’这时又是一声厉吼,震的江云心中发闷,他身后的迎梦也痛哼了一声,但还在尽力抵挡。

    江云左手探向乾坤袋,当‘铜皮尸鬼’再次冲过来时,他猛然张开手,手掌间一颗冷白光焰的珠子,如同吸附在手掌中,漂浮转动。

    吼——

    刹那间,从冥灵阴珠内冲出数道血影,周身挂满未干的血肉,体色猩红刺眼,朝被震慑住的尸鬼们冲了过去!

    江云连忙回身,提醒道:“退回来!”

    迎梦撤步,江云将她护在身后,冥灵阴珠内又是数道血影冲出,抵住了身后的尸鬼。

    “走快!”江云收手,带着迎梦赶往墓室,仙身血池煨养出的嵬傀虽然厉害,但还不成气候,眼前下只有这八只入了鬼府差境,勉强能抵挡住这些尸鬼。

    “那是什么东西?”迎梦边跑边回身看向消失在黑暗中的红色鬼物,江云也不避讳道:“我养的鬼。”

    二人来到墓门前,江云再次拿出罗盘,上下对应方位,寻找着机关所在。迎梦持剑护在他的身后,戒备着墓道方向。

    情况很是危机,身后尸鬼的打斗声儿越来越近,江云却并不慌乱,因为他的手一抖罗盘就不稳了,斋心物外,安心做好眼前的事再说。

    “这里!”江云伸手指向墓门上的石刻图形,咔吧一声,墓门开启,江云拿过迎梦手中的夜明珠,朝墓室中扔去。

    也不知江云的手法是如何运用的,夜明珠好似打转的鸟儿,飞转一周再次回到他的手中。

    江云动作极快,又把夜明珠交给迎梦,收剑掐诀,数颗火丸祭出去,飞向墓室四周,燃起林立在墓室两侧的石生盏台,火丸所去的方向分毫不差。

    燃起灯盏后,墓室内明亮起来,江云手拉迎梦转身,再次抬起手来,冥灵阴珠又出现在他的手中,低声道:“收!”

    血影朝江云而来,飞回到阴珠内,江云急拍墓门上方的石刻虎头,赶在尸鬼冲进来前关闭了墓门。

    吼——

    舌剑的吼叫声仍在门外,但有石门阻隔,已经无法再震人心胆。

    江云看向迎梦道:“肉体凡胎就这点麻烦,易被舌剑所伤”,他和迎梦若能结成金丹,化入仙境,舌剑对他们的影响将会变得很小。

    迎梦点了点头,一场尸鬼恶斗诡异非凡,令她大开眼界,若非江云应对的及时,她都不知如何是好。

    江云转身,看向墓室后方那高高隆起的怪异事物,寻常的墓室中摆放的都是棺椁,而这里却是一口倒扣过来的大缸,缸身暗纹遍布,山源、鬼井、冥池、邪根、魂台,幽冥五邪俱全,如同墓中之墓,看上去分外恐怖。

    这就是赵廉的封缸之所,那老鬼一定想不到,这么快就又和江云见面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