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211.第211章 十六年逝

    因为又一年大比临近,江云不得不放弃前往赵国的计划,抓紧时间教导新政和不悔的修行。尤其是不悔,她只有十二岁,即便天才绝顶,在修为上还是差了师兄师姐们一大截,不得不在‘易气丸’的帮助下,半年中提升了两重境界,达到洞玄六重,勉勉强强可堪入目。

    江云不得不安慰她:“你母亲当年也是在这个境界夺得大比,你无需担心。”

    只是不悔的情况与迎梦不同,迎梦当年有‘汉苑轻舞’护身,又是成年之资,虽然当年也只有十五岁,但对少年而言,两三年间的变化极大,不悔是长高了不少,可在参比的学子当中还是个小不点,又不善言语,便显得木讷弱势,令人担忧。

    为此,武思敏亲自来找江云,传达武皇的意思,钦点不悔为圣女,这样一来,不悔就不需要参加大比。但江云不允,倒不是因为他做作,而是不悔的性情决定她不染微尘,乃是飘飘之袂,楚楚之衣,必须堂堂正正走供蚕之路,羽化成蝶,绝不可以拔苗助长,否则会令她心生不安,在往后的修行中埋下心结。

    说白了,不悔是那种不能心有愧疚的人,别看她不爱言语,但心里装不住事儿,一旦认为自己沾了父亲的光,她会动摇本心,否定自己。

    在武思敏看来,江云的想法不可理喻,不就是个孩子吗?哪那么多弯弯绕绕,她是武国长公主,想让谁去就让谁去!

    但江云摇头,天地炼炉,造化弄人,人的成长皆与自身经历有关,虽然性格使然命运早定,但若能循加善导,将会改变孩子的一生。

    就好比是江云、江枫,他们两人能有多大仇恨?可江枫如今仍对江云冷眼相待,还不是因为周锦的大姐,周蔓芸施加在江枫身上的造化在作怪。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江云对自己的三个孩子要求不同,对待不悔,江云绝不会让她心头蒙垢,沦落凡尘。

    这事没得商量,而且江云相信,不悔肯定有自己的办法羽化成蝶,因为她足够聪明。

    果然,大比开始前的一个月,江云发现了不悔的变化,她竟然将扫院的扫帚拆掉,自己偷偷的躲在唐府后园练习棍法。

    江云询问,她为何要如此。

    不悔给出的答应很简单,因为她怕,担心自己的手中的剑会伤及同门,还是用木棒好些,这样打到谁,也不会伤的太重。

    江云点头,示意不悔无需自责,继续练习她那套不知名的,根据‘沾衣剑法’衍化出来的棍法。渐渐的江云发现,不悔说的没错,她自从用了木棒,就能放开手脚,舞的虎虎生风。只是这头发半长不短,束又束不牢,于是不悔又让江云给自己剃了光头,光明瓦亮。

    江云笑了,造化!

    既然如此——上弓捧打雁翅同,须知左右虚实异,移身后足推向前,棒舞梅花点点开……

    难怪江云总觉得,找不到教授不悔的合适剑法,原来是不悔的禅心在作祟,江云逼她习剑实属强求,误人子弟。

    知错能改,江云心想罢了,既然不悔是佛门弟子,那就持戒修行,收起刀剑,开始教授她棍法。

    以不悔如今的情形看,《小梅花棍法》最适合她,神出鬼没,四中平势,以奇至胜。

    此套棍法出招,朔风如解意;致胜,容易莫摧残。正合丫头的心意。

    如此在大比前的一个月,唐府后宅庭院中,总能看到一个身穿青衣怪服,留着光头小女孩儿在舞枪弄棒。

    不悔眼中再也没有了从前的怀柔耽度,目光凌厉的勤加练习着。

    “老爷,小姐这身武袍真好看,是您自己做的吗?”如今早已是妇人的萍儿欢喜的为江云添茶,她在小小姐身上,似乎又看到了小姐当年的影子,这才像小姐,杀气腾腾的。

    关于僧衣的事情,江云没有解释,坐在石案前看向萍儿,问道:“你怎么还在府中?若照我说,早就该将你逐出府去。”

    江云在与萍儿开玩笑,萍儿已是有了自己夫君的人,姨娘也放弃了为江云纳妾的打算,因为她人老了,很多事情已力不从心。只是唐府的规矩多,下人子嗣不能住在宅子中,若非姨娘心疼萍儿,也需要个人做伴儿,萍儿早已不是唐府之人。

    “老爷要卖了我吗?”萍儿没好气的道,并白了江云一眼,毫没有主仆身份的道:“可惜我的卖身契在小姐手中,我与老爷一样,都是客居于此。”

    江云连连点头,这事儿他忘了,他在城西还有一个家!看来家中没个女人是不行,他带着三个孩子到处流浪,做野人做的都忘了家。

    “迎梦……”江云心中哀叹,转头对萍儿道:“有时间回去一趟,打扫打扫。”

    萍儿又是一白眼,道:“知道了,每日都去呢。”

    江云笑笑,他这个当老爷的确实不称职,已好久没回去过了。

    江云拿起茶盏,欣慰的看着不悔,却不知,此时在城西‘百陌巷’中,一身材高挑的女子身穿淡蓝长裙,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秀发高挽,轻轻的推开了家门。

    吱呀一声,院中打扫的阿大闻声眯着眼睛张望过去,许是年纪大了,未能看清进来那人,只知是位年轻的女子,拄着扫帚问道:“谁啊?”

    蓝衣女子黑眸如潭,眼扫庭院,见这庭院落败不堪,本无甚表情的面孔上显出不悦的神色,一道神芒自眼底划过,令已离开天武阁的阿大一惊,细看了两眼,道:“夫人,您回来了……”

    阿大张大了嘴巴,他决然不会看错,站在自己眼前的人不但是位神境夫子,而且还是自家的夫人,唐迎梦!

    十六年过去,唐迎梦虽比从前改变不少,不再是少女小妇,但那仙露明珠的气质没变,异秀如锋,透着男子性情,令人心生畏惧。

    迎梦问道:“江云呢?”

    迎梦很生气,那该死的人竟然将她一个人扔在荒岛上十年不闻不问,走也不说一声儿,亏得她每个月还去看那个家伙,看他回来没有。结果,枯海烂石,没良心的!

    本以为他在世间闯出偌大的名头,这家也应该更好,可是破屋烂瓦,与荒岛一般毫无人烟!迎梦哪能没气,她一回到京城就赶往家中,连母亲都没去看,可这个家太让她失望了!

    这就是女子与男子不同,迎梦归家,第一件事就是来到城西,看看自己的家和孩子,而江云住在唐府乐不思蜀,悠然不止大难将临……

    见夫人如此不悦,阿大磕磕巴巴的道:“老爷与小姐,住,住在唐府。”

    “恩”迎梦转身要走,又回头道:“你说什么?小姐?”

    十六年逝,怎么突然间多出个小姐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