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206.第206章 密料

    从深溪返回乌铜寨,江云就常带着不悔走山蹿寨,寻找着唐晓华的踪迹,虽然他是个半仙,但大海捞针的事情做的还是很艰难,对卜术的运用,尤为不便。

    因为世间万物在‘卜’中都有自己的象,比如坤为地、为母、为布、为釜、为吝啬;离为雉、为鸟、为飞、为鹤、为黄。两相感应,动静断卜,便能得出卦书中的‘离上坤下,地火晋卦’,再根据卦象中的指示,料定未来祸福。

    可大山中的事物,对江云来说也很陌生,他需要仔细了解,这些事物具体是做什么用的,又在卦象中代表着什么。

    这便是卜术的运用,但关于卜术的神奇,便是神仙也说不出所以然,只是笼统的认为,世间万物,今生来世,彼此间都有关联,如同一张无形的大网,牵一发动全身,修行中人能通过今时今地动静变化,推测出事物发展的必然轨迹,是为道纪,自然。

    江云要想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做到动静用体,准确无误的卜定未来,就必须用心观察,融入其中。

    如此,江云和不悔又在这片大山中待了半年,屈指算来,他们离家已有两年,不悔将要十一,而江云也是三十有三的人。

    如今不悔也开始了修行,在江云的教导下精进迅猛,短短一年间,便已是洞玄四重境界,跨过了她人生中第一次‘三才之隔’,江云也开始教她练剑。

    早前说过,不悔是桑拓木,绮罗根本,士民飘飘之袂,圣贤楚楚之衣,极为内秀的一个人。可江云所创出的两套剑法,教授给迎梦的女剑‘汉苑轻舞’,遵循的是随风杨柳的内里变化,并不适合不悔练习。而武思敏和唐晓华所练习的‘景城剑法’,虽然变化之道源与石榴木,与桑拓木相近,但又不同,花红似火,房内莹莹,鬼灵精般的多变性情不悔并不具备。甚至就连唐晓华,也不适合这套剑法,虽然她和武思敏同样都有争心,但却不同,武思敏才是红花似火的石榴木,随性洒脱,虽然贵为公主,但又不恋权贵。而唐晓华是覆灯火,金盏焰,爱据高台之上,渴望光照世间,心中赤焰极盛,什么都想做到最好,所以总遇挫折。

    江云手中并没有适合不悔练习的剑法,她这个孩子,供蚕为弧,其用甚大,需要经历化蚕之变才可以羽化成蝶,未来要走的路还很长。所以江云不急,教授了她一套不依气理的‘沾衣剑法’,此套剑法重意不重气,主要磨练一个人的‘剑意’,化剑为身,算是为她打牢根基,尽快熟悉这用剑之道。

    因为江云发现,佛门弟子恶剑,对剑天生有排斥之心,因为剑道守中,双刃,阴阳互补,亦正亦邪。而佛宗守善,喜欢用那单刃戒刀,钝善去恶,行事立场分明,誓要斩尽这世间一切妖邪恶孽,如同拆散许仙与白蛇的法海一般,凡是他们认为是恶的事情都要斩断!

    这是一个极端,江云想把不悔引入道门并不容易,这不是穿身道袍就能改变的事情,江云想让不悔从骨子里明白何为道,为何阴阳取舍。

    秋时,不悔在竹楼前练剑,一板一眼,江云也在打坐,六年未用神通,江云如今的修为已更进一层,进入了神境五重,算是半过天梯的大人物。这让江云想到,江君羽等人的隐忍,可能也是在养精蓄锐,等待着最后一搏。只是不知这些老鬼到底有多少,而江云身边能帮他的人,只有梁基夫妇和四附老仙,左文峰的态度一直不明,摇摆于左右之间,对崇明书院和天道阁都很有感情。

    反倒是关键时刻,云霄子和封星逸或许也能帮得上江云,可贾灵雁绝对无望,至少如今看来是不可能。

    江云总担心,贾灵雁的存在会影响秋烟雨获得七真道统,他甚至有想过,杀掉那个女人。但江云和秋烟雨的合作是长远的筹谋,两相取舍,江云便没有对贾灵雁动手。因为这样做,很可能会在他和秋烟雨之间,埋下永远也解不开的隔阂,为长远计,还是放过贾灵雁得好。

    骨子里,江云绝对不是什么好人,至少不是儒佛两家认为的那种好人,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天盗’,为了达成目的,不择手段,更何况是贾灵雁此等并不相干的人,江云若杀她,不会有一点心理负担。

    而放过她,却有足够的理由。

    “爹爹,我去小欣家了”不知不觉中,不悔今天的功课已经做完,又想去采蓝家玩耍,小欣是采蓝的女儿,与不悔差不多一般大,两人十分要好,时常结伴进山。

    “恩”江云点头,不悔便从家里拿出吹枪,背在身上,一蹦一跳的去了。

    江云闭目,继续修行,感受着那磅礴而来的天地灵气,众生供奉。

    不需要返回武国,江云也能感觉到,七真观一日比一日强大,因为七真道统内包含的不止有山术道法,民生种种也在其中,甚至包括农事,如今武国各部官员也都在习经,根据《齐农要术》、《天工开物》等书中的记载,改造民生,梳理民事,江云相信用不了多久,武国就能改天换地,在这八荒中大有一番作为。

    更主要是,《鬼谷子》中的《兵道》,江云把此事交给了禹岩,因为禹岩不但要在八荒用兵,在清明境内也是同样。

    这让江云想到,再过两年,清明境又要开启,这已经是秋烟雨的第四次清明境之旅,恍惚间,她已经是五十岁的人,老天留给她的时间可不多了。

    江云想着这些事情,渐渐的入定。

    直到黄昏十分,不悔轻声的道:“爹爹?”

    这丫头回来了,脚边还放着一只野兔,江云起身,不悔虽然学会了狩猎,但炮制肉食的事情还是要江云来做,不悔害怕开膛破肚。

    江云拎着野兔正要去收拾,不悔又拉住了他道:“爹爹您看。”

    江云不悦道:“我如今不是你爹爹。”

    不悔手中有个小包,江云拿起道:“这是什么?”

    “佐料,小欣给的,据说很好吃呢。”

    江云点头,但等他炮制好晚餐,尝了一口,疑问道:“这佐料哪里来的?”

    “小欣给的”不悔道。

    不对,江云微微皱眉,这味道很熟悉,大户人家都有自己的特制密料,江云在唐府多年,这味道决然不会错!

    “走!”江云拉起不悔便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