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203.第203章 哑娘梅清

    ‘鸡心岭’是个大寨子,有近千户人家,江云很快便收到许多散碎金银。

    物以稀为贵,盐池的沙土来到此地也能换金银,而让世人舍生忘死的金银,在山民眼中,不过是运气好,可以从山中溪流内捡来的稀罕石子……

    江云被一大群大老娘们儿围着,叽叽喳喳吵闹不停,有趁机赚他便宜偷取盐巴的,也有为了多换几颗盐巴,苦口婆心喋喋不休之人。江云真想告诉这些死心眼的大姐一声,想多要盐巴就拿吧,人家都在偷,您怎么就下不去手呢……

    众生万象,把江云烦个够呛,好不容易才等来了他要见的人,只见一位面带刺青的黑妇人,手拉一位柔弱女子,挤进人群道:“哑娘,快!”

    江云很失望,因为那女子根本就不是唐晓华,长的很面老,应该有快四十岁,正极小心的捡拾着盐巴,包在手帕中给江云看,同时递出一枚粗银,很小,只有指甲盖大小。

    江云接在手中,触指间,忽感一股寒意袭来,使得江云打起精神,再次看向哑娘,但她已经离去。

    胎阴毒?

    那女子身上竟然有胎阴毒,这大大出乎江云的预料,因为他明明记得,采蓝说过,这女子有三个孩子,怎么可能既有胎阴毒,又有孩子?

    江云向其他人确认了哑娘的身份后,夜幕降临,返回寨中,找到哑娘家所在的竹楼,但竹楼中有人,三个孩子与她男人都在,孩子们已经睡去,而哑娘和她的男人……

    哑娘赤身裸体,躺在竹席上,身边放着一只罐子,而她男人福生跪在罐子前,口中念念有词,回告鬼神,供养盅神。

    这一幕极为诡异,幽黑的小楼内充满阴森之感,只见破破烂烂的罐中,似乎飘起一缕黑烟,摇曳舞动,朝着哑娘光洁的腹部而去。

    但那却不是一缕烟,而是一只虫,名为‘铁线****’,正顺着巧娘的肚脐爬了进去。

    巧娘香汗淋漓,虽然极力控制,但身躯还是不由自主的扭动起来,光洁的双腿也搓磨不止,脖子扬起老高,轻声唤道:“福生……”

    江云不再看下去,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连屋内的孩子都知道,以毒制毒,靠‘铁线****’压制‘胎阴毒’,原来她和福生是这样有了三个孩子。

    但江云想搞明白的是,哑娘如何会中‘胎阴毒’,所以只能等着,直到后半夜,楼内不再有动静,江云正要进去,哑娘突然起身,就这样赤身裸体,走出小楼,绕到楼后的水潭中坐了下来。

    哑娘压制不住铁线虫淫思勾扰,在冰冷的潭水中闭目自抚起来……

    江云突然出现在她身后,制住她的穴道,并将她带离此地,当哑娘醒来时天已大亮,刺眼的阳光穿过树顶斑驳而下,晃的哑娘眼晕。

    哑娘突然感觉到,那样的感觉不在了,无论是下腹的冰凉还是火热全都消失不见,她猛然坐起身,发现身上罩着件柔弱的雪氅,做工精细,绝非南夷所有。

    “你醒了?”江云出现在她身后。

    哑娘猛然回身,并用雪氅护在自己身前。

    “换上吧”江云拿出一身中原女子的衣物,放在了地上,背向哑娘。

    “你是谁?”哑娘问道,她和江云说的都不是溪语。

    “阁中夫子”江云轻声道,等身后窸窸窣窣的响动没有了,江云回身看向哑娘,虽然她已面老,但还算是位样貌不错的女子,尤其是神情,不似普通民妇。

    “梅清谢过夫子救命之恩”哑娘叩拜,她已感觉到,江云治好了她身上的病。

    江云询问:“你怎么会零落至此?”

    哑娘或是梅清闻言,落下泪来,轻抹起眼角,那举止更让江云确定,她出身不凡。

    “以后不要再用毒盅了,生个健健康康的孩子”江云对哑娘道,因为她的三个孩子,同样身有胎毒,而且情况比哑娘严重得多!

    天生胎毒很难医治,哑娘夫妇虽然靠着铁线虫有了自己的孩子,但他们的孩子也毁了,如今的江云也束手无策,这也许就是报应,做任何有违天理的事情,都要付出代价。

    但哑娘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些,深深点头,江云又道:“我来此就是为了你,我在追杀一只鬼物,它食人心肝,你见过它?”

    哑娘闻言惊愕,脸色煞白,呆呆的点着头。

    “你慢慢讲……”江云看向哑娘,他没想唐晓华没能找到,却发现了万冢垣的线索!

    ……

    来日,江云没有返回乌铜寨,而是以最快的速度来到闽江北岸,距离蜀山一百五十里之遥的‘桑青镇’。

    十三年前,这里曾发生过一场莫大的灾祸,‘西山丹夷’排舟而来,聚众万人毁了这里,宣泄对苏家的愤怒,但听梅清讲,那一夜来的不止是夷人,还有厉鬼,桑青苏氏便在那一夜满门死绝!

    所以江云赶到此地查找线索,他总怀疑,当年发生在安阳江家的灭门惨祸,曾在这里重演,蜀山苏氏中,也有万冢垣门人!

    如今废墟还在,江云步入其中顿感哀凉,偌大的一座庭院火焚便地,荒草已长起一人多高。

    看来梅清说的没错,桑青苏氏是个大族,蜀山苏氏的直亲,共有一个高祖,那便是一百余年前,与庞家老祖庞圣元一起,迁建书院的苏天宇!

    苏天宇此人生前也是神境夫子,掌权山郑多年,离世距今已有九十三载,而他的坟茔,就在‘桑青镇’十里外的‘捞云渡’,当年福生正是在那里救了梅清,并不是被夫子戎瑛所救。

    只不过,苏家出来要人的时候,戎瑛阻止,成全了福生与梅清,山民们便误会,是戎瑛救了哑娘。

    江云在废墟中查找着痕迹,终于在一根烧毁的廊柱下,找到了长满苔藓的爪痕,清理出来后目测,入木两寸有余,人是不可能留下这样的痕迹!

    江云起身,梅清没有说假话,看来此地确实有鬼,而那老鬼的穴居之所,很可能就在‘捞云渡’!

    江云又赶往‘捞云渡’确认,但令他失望的是,苏天宇的坟地早已被丹夷所掘,尸骨无存,只留下江边一片荒地,而蜀山城外新起的苏天宇墓,据说也只是座衣冠冢。

    线索到此断掉,江云不由思索,这桩桩件件结合在一起,似乎有意为之,做的天衣无缝!

    而要想确认这一切,他就必须要去‘丹夷’一次,江云拿出了不悔给他的山丹香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