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197.第197章 禅心

    蜀山城巨大非凡,自太始元年起,便是郑国学都所在,它的繁荣与城南的‘蜀山书院’密不可分,作为郑国唯一的官办学府,曾经的‘祈良书院’远迁到此,改名‘蜀山’,便有‘鳣似蛇,禹似蜀,人见蛇则惊骇,见蜀则毛起’之意,暗指盘龙地伏,警告野心勃勃的南陈,不可跃蜀山半步!

    两百余前的郑国,可谓是八荒九国中最弱小的国家,备受诸强欺凌,先是被武国抢去雍梁二州,后又被南陈连年袭扰,战乱不堪。直至穷则思变,太始中兴,郑王安荣重用苏庞两家豪族,庞家老祖圣原,提出了‘鼎蜀山而器,以拒南贼’之策,将‘祈良书院’远迁到此,改名‘蜀山’。

    从那以后,南陈若再想犯境,则先要问问‘蜀山书院’中的诸位夫子,答不答应!

    这便是‘鼎蜀山而器’,警告南陈,郑国已退无可退,再若犯境,唯有以死相搏!

    也是从那时候起,向来赢弱的郑国有了自己魂儿,鳣似蛇,禹似蜀,不要看郑国弱小的像只毛虫,但一样也能令人生畏!葵中蚕种,终有化蝶之日!

    在天下九国中,江云原本最看好的便是这郑国,曾不止一次,想在此地起家,但树祖四附的出现和赵国的做法改变了他的想法,赵若吞武,郑将无路可出!

    保善之邦,亦有难伸之屈,选择郑国虽然稳妥,但收效缓慢,又有万冢垣的威胁,江云等不了那么久!

    进城后,江云带着女儿沿着整洁的石板街巷闲逛,走到热闹之处,身边的不悔突然‘咦’一声,看向江云。

    “怎么了?”江云好奇的道。

    “爹爹,你身上有铃声。”

    江云奇怪的看看,哪有?

    “在您的袖子里”不悔说道。

    江云伸手一掏,拿出了乾坤袋,这才感觉到,确实有震响!

    江云略微思索,将乾坤袋放回袖中,再掏出手来,多了一只带把儿的摇铃,这是道家法铃,名为‘镇魂’,响声清脆,无芯自鸣,说明此地有厉鬼亡魂!

    这铃铛是十七年前,江云得自清明境仙冢,大匠秦勉墓中所得,如今震响……

    江云环视左右,看到了一块极为熟悉的牌匾——万珍楼!

    江云忙把‘镇魂铃’收好,看向不悔。

    “你能听到这铃声?”

    江云的眼神古怪,乾坤袋自称方圆,可固万物不移,连他都听不到的动静,不悔为何能听的到?

    不悔点头,江云便把手掌贴在她的额头,嘴中念念有词,但不出声,如此半晌。

    至始至终,不悔都睁着眼睛仰视江云,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

    江云所用的是‘离火乱心咒’,心头火起,人往往会失去理智,但不悔没有!

    江云收回手,看着一尘不变的不悔,淡笑道:“好了,我们去望去楼吧。”

    不悔如槌击鼓,拼命点头,笑的非常灿烂,任是谁看了都会喜欢。

    就这样,江云带着女儿路过万珍楼,扫了一眼后,旁若无人的离去。他知道这楼中藏着一只厉鬼,否则镇魂铃不会响,但比这更重要的是,不悔有‘禅心’!

    清池皓月照禅心,意为大智慧,不受物外所动,静守本心。其实和道家的斋心坐忘,清明法门是一样的,如那猴子一般,有禅心者,可直窥大道根本!

    难怪江云觉得,只有九岁的不悔,乖巧的有些过分,察言观色,连许多成年人都不如她。

    原来是禅心在作怪。

    江云说什么也没想到,凭白捡来的女儿,竟是佛门中人,禅心天运,不悔曾经,最不济也是佛前罗汉!这个修为,相当于道门金仙,不灭之体,不知何故,黏上了他!

    关于‘因果循环,报应理法’江云不太懂,因为他不是幽冥众神,更没研究过六道轮回,否则当年,为了帮舒精光锻造骰宝,他也不用费尽心思,去佛门抢夺‘六字大明轮’。

    这小丫头,是个冤家,来找江云讨债!

    如此,江云带着不悔,朝望江楼走去,虽然他知道不悔黏上自己,怕不会是什么好事儿,但作为已经死过一次的人,江云坦然接受,因为他知道,这缘法躲是躲不过去的。当年,袁守城也看出武氏媚娘是‘心月狐’下界报仇,为什么还极力劝阻唐太宗杀武氏?因为袁守城担心,会引来更大的报应!

    该来的总归要来,躲债如同拖荒,早晚有一天,会将自己拖死。

    于是江云摸摸不悔的头顶,经过近半年的相处,不悔也与江云亲切了许多,忙露出洁白的皓齿,冲他咧嘴傻笑。

    这样子像谁?

    江云实在想不起来,不悔的前生是谁,于是便不再想下去,想那么多干嘛,得过且过,至少她如今还是不悔,假如能修到金仙,忆起从前,那到时候再说。

    如此父女二人环山而上,来到望江楼,可惜最高的九层不能上去,哪里只有神境夫子才能造访,江云还不想泄了自己的根底。

    于是江云花了大价钱,在八楼落座,远眺白江飞瀑,出神怅往。

    “爹爹,您在看什么?”

    可能是看得太久,不悔拉拉江云的手指问道。

    江云笑道:“这里是难得的悟道之所,往后没事你也可以来这里坐坐,耳门拢江,心纳百川之涛,或许有大造化。”

    不悔仰头应着,江云身后却有人道:“哼,凡夫俗子,这是闽江,哪来的百川!”

    这楼中的游人很多,旁边是几名学子,身穿蜀山书院的白袍,对江云父女不屑一顾。

    几位学子的反应,令不悔感到害怕,急忙眼望着白江,连头也不敢转动一下。

    江云便抱起她,放在窗上逗笑,不悔大叫,生怕掉下去。

    这又一次惹恼了身边几位学子,一人起身道:“你是哪里来的!圣贤之地,岂是小童撒野的地方!”

    江云毫不客气道:“只许尔吠,不许童言?”

    “你!”学子面红耳赤,因为江云骂他是狗。

    “狂妄!”一人起身,‘喀嚓’一下将身前几案拍碎,楼上众人大惊,但一声不出,连此层的掌柜也不例外,看来这几人是嚣张惯了。

    突然间,一名学子抢出,白光闪现,手中多了一把利剑,朝江云父女刺来。

    乾坤袋,这学子身上有乾坤袋,还敢在这天下闻名之所拔剑杀人,足可见,这几人嚣张到了何种程度!

    江云正要有所动作,忽的一下,楼上下来一人,从那少年学子的身后而来,如同魅影,转瞬抢走了他手中的剑,但剑势不减,仍旧朝着江云而来!

    江云发怒,这些人吓的不悔大叫,江云抱着不悔闪身躲过,但没有出手,只凭转身的力道,便将那人送出楼外!

    喀嚓!木屑飞舞,那人飞出楼外,几十丈高掉落江心,激起遥不可及的一滴白浪。

    “爹爹……!”

    待江云站定,不悔嚎啕大哭,环抱江云脖颈,江云安慰她道“不哭不哭。”

    江云看向几名学子,冷声道:“跳下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